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日常

“劉姥姥?”

賈薔聞言眉尖輕輕一揚,紅樓夢裡好人不多,但劉姥姥絕對是整個悲劇世界中的一大亮點。

賈家敗落抄家後,她和賈芸、小紅千方百計的救出巧兒,並收留了她。

要知道,賈家的那些對頭們,隨便伸出一根小拇指,都能將劉姥姥一家捏的粉身碎骨。

但爲了過去的那點恩情,劉姥姥依然出手相救,當得起有情有義四個字。

這樣的老人,無論前世還是今生,都少見。

李婧笑道:“帶了許多農家鮮活和地瓜來,這位劉姥姥十分有意思,對地瓜情有獨鍾。我讓人打聽了下,她用上年從賈家打秋風得到的銀子,新買了二十畝地,都種上了地瓜,今歲收成極好。”

對靠近賈家的人,夜梟不可能不查清根底。

賈薔笑了笑,道:“雖是王家的親戚,看在鳳丫頭的面上,善待些罷。”

話音剛落,就聽親衛前來稟報道:“王爺,徐臻到了,正等王爺召見。”

賈薔點了點頭,親衛出去,未幾,就見披着斗篷一身錦衣的徐臻徐二爺雙手攏在袖中,竟是佝僂着身子骨進門來。

賈薔見之笑罵道:“一天到晚就知道作相,揚州的冬天不比京裡冷多了?也沒見你這麼着!”

徐臻賠笑道:“王爺,我還是更習慣南邊兒的冷,北邊兒的冷躁的很,我身子骨嬌弱,哪裡經得起?”

李婧似笑非笑的看着徐臻,不無警告意味的提醒道:“王爺最厭煩兔爺兒!”

徐臻一口口水噴了出來,跳腳道:“姨奶奶,你老人家可得再擦擦眼,您可瞧仔細了,我徐老二不是兔爺紅相公!”

賈薔淡淡道:“這就是你近來偷懶的理由?”

徐臻忙道:“王爺,我豈敢偷懶?您吩咐下來的事,一直都在張羅着呢。”

賈薔搖頭道:“我怎麼聽說,你近來怠惰的很,大門都不怎麼想出去?”

徐臻瞬間恢復正經,乾咳了聲後笑道:“你老千歲吩咐的事,小的哪裡敢怠慢?這月餘功夫,一直忙着四處摸索手藝高明精絕的匠人,也就這兩天稍微歇一歇腳。

王爺,按您的意思,鐵匠、木匠、鎖匠、泥瓦匠……凡是高明的手藝人,都沒放過。用銀子砸,砸不通就用繡衣衛的招牌去誆……總之,已經送出去近兩千位手藝精絕的匠人。

王爺,您可真是高明!”

“怎麼說?”

賈薔對這個數字談不上多滿意,但也還好,畢竟剛開始。且人離鄉賤,絕大多數人都不會自願離京遠赴小琉球,能有這個數字,也算徐臻辦事得利了。

徐臻笑道:“先前我還在納悶兒,王爺不斷的招人去小琉球,開出的條件好的驚人。免三年地稅,後三年也減免一半。能墾荒出多少地來,就種多少地!

就憑這一點,讓不知道要讓多少百姓流口水,可我想不明白,不收稅,小琉球靠甚麼延續下去?

現在我大概想明白了些,對王爺而言,眼下小琉球的地稅收上來,也並沒多少,還在墾荒中,哪裡比得上做生意賺的多?

那麼多工坊、織造作坊都是王爺的,如今又送去那麼多匠人,也就愈發有用武之地了,再加上德林號在大燕愈發興旺,四通八達的商路,小琉球生產出商貨來,賣到大燕來,可不得撈得金山銀海?

用這些銀子,足以堅持一年。只要堅持一年,小琉球百姓富裕了,這盤棋就活了!

怪道王爺一直捨不得和朝廷翻臉,實在是高明,高明啊!”

李婧同賈薔道:“王爺,這位大明白如此明白,要不要……”說着,在脖頸上比劃了下,繼而道:“滅口算了?”

賈薔瞥了徐臻一眼,道:“少操些沒用的心,抓緊功夫往小琉球送人。最多也就一年的好日子,等明年朝廷度過難關回過神來,再想如現在這樣,將手藝精湛的匠人和其弟子家人隨意送去小琉球,想都不要想。

這些人送去小琉球,以後就都歸你來管,設一小琉球的工部。你到底能管多少人,能擁有多大的能量,就看你如今自己的能爲了。”

徐臻聞言精神一震,忙道:“王爺放心,保管多多益善。都中不愧神京重地,靠手藝吃飯的人極多。王爺,外省的是不是也可以……算起來,一年下來少說也有十來萬。”

李婧在一旁扯了扯嘴角,總覺得這貨不靠譜,滿嘴炮竹,不過賈薔很信任此人的能爲。

果然,就聽賈薔道:“一切你看着辦。總之要人給人,要銀子給銀子,能將此事辦到甚麼地步,就看你自己的了。別說十萬,若能送去一百萬,也都歸你管。”

徐臻聞言,再不停留,匆匆離去繼續招兵買馬去了。

他是極聰明的人,聽出了自己前程之所在,在有限的時間內,送去小琉球的工匠愈多,日後他的權勢也將越大。

而小琉球三五年內都不指望地稅活着,重點都在工坊上……

賈薔卻道他將主管一切工匠,如此一來,他的分量大大提高!

就看他到底能送去多少人……

等徐臻走後,李婧同賈薔笑道:“這人好說大言。”

賈薔搖了搖頭,道:“十萬之數倒不算過於浮誇,明年一年,他徐仲鸞要是不給我送去十萬工匠,他的好多着呢。”

李婧咋舌道:“十萬工匠,那得造出多少東西來?賣的掉麼……”

賈薔笑道:“不要小瞧大燕,億兆黎庶,一旦從天災中緩過勁兒來,有錢人不要太多。對外開海需要金山銀海去堆,需要大量百姓做根基,全指着大陸呢。”

李婧擔憂道:“可一旦大旱過去,朝廷不是會對咱們動手麼?就算不直接動手,也會各般打壓咱們。德林號還賣的動商貨麼……”

賈薔好笑道:“你當咱們拼命賑災,德林號的船隊四處航行是在鬧着頑麼?和揚州鹽商、江南九大姓還有十三行等緊密合作,鼓搗他們到小琉球上開發,和德林號一道去暹羅、安南圈地,一年後他們在外面的利益,不會比在大燕少多少。尤其是,在外面不必交稅。而大燕境內施行攤丁入畝和士紳一體納糧新政,對他們大大的不友好。有他們這些巨室地頭蛇在,都中這些宰輔還想打壓德林號?給他們面子,咱們換一個招牌。不給他們面子,連搭理都不用搭理。

行了,這方面的事不用你擔憂,你只要好生準備生孩子就好,也就半個來月光景了。你還不放心老嶽?”

李婧笑道:“那倒不至於。嶽之象的確是能人,回京後連面都沒露過,我不死心,私下裡讓人去尋摸一下,居然也毫無蹤跡可尋。”

賈薔聞言眉尖一揚,提醒了句:“這樣的事,不可做第二次。別外面人尋不着蹤影,倒被自己人暴露了。”

李婧忙道:“這次是我的不是,再不會了。也並未大張旗鼓的去找,就是稍微留意一下。規矩我還是懂的,不敢自己破壞。”

賈薔笑了笑,道:“知道就好……你且休息罷,我去後面轉轉。”

……

“王爺回來啦!”

賈家一衆內眷正在沁芳亭上說笑,忽聞丫頭驚喜叫聲,除賈母外,餘者皆站起身來,往竹橋處看來。

賈薔步履並不急促,看起來十分穩健從容,似是悠閒。

但跨過一座竹橋,只轉眼間就到了。

他呵呵笑道:“往後不必如此相迎,究竟是國禮大,還是家禮大,也要看情況。林妹妹不也沒坐主座?”

鳳姐兒在一旁高聲笑道:“了不得了!王爺這是回來爲王妃娘娘打抱不平來了!”

衆人知是頑笑,紛紛笑了起來。

黛玉沒好氣白她一眼,不過還是同賈薔笑道:“原先老太太倒是非要我同她和姨媽一道坐,我哪受得了這個?還不被姊妹們笑話死了。還是同她們坐一起的好,自在些。”

賈母、薛姨媽坐在鋪了大錦褥子的欄杆榻板上,黛玉自不會老封君似的一般去坐,笑死人好吧……

賈薔笑道:“原是這個道理,過日子,自然是怎麼受用自在怎麼來。爲了那些勞什子虛禮,倒讓自己不自在,豈不本末倒置?”

賈母笑道:“偏你道理最多。”說罷,又同一旁一個着布衣,頭上插滿菊花,看起來和這裡珠翠滿堂格格不入的老婦笑道:“這就是我家那位重孫,如今剛升的郡王,比他祖宗還風光的多。”

那老婦人聞言面色肅然起敬,當時跪下,就開始磕起頭來,還唸唸有詞道:“王爺千歲千歲千千歲!”

衆人一下鬨笑起來,哪有這樣的說法,必是看野戲看傻了。

賈薔指了指一旁眼淚快要笑出來的湘雲,道:“將劉姥姥攙扶起來罷,這樣大的年歲,與我磕頭算甚麼?”

湘雲笑的東倒西歪的,不過還是聽話,上前要扶。

劉姥姥這樣的人精,哪裡肯讓她動手攙扶,自己一骨碌就爬了起來,隨後堆起一張大笑臉來,同賈薔道:“歲數再高,不知禮便空活百歲。王爺是天上的神仙下凡,我能磕頭拜拜,也算沾沾福氣!”

說罷,又拉扯過孫兒板兒來磕頭。

賈薔叫起後,挨着黛玉身邊空出來的座位坐下後,問劉姥姥道:“今歲地價如何?地裡收成如何?”

劉姥姥歡喜不已,道:“託王爺千歲的福,地價倒比往年便宜的多,降了三成還有富餘。如今朝廷變了法兒,收稅不收人頭稅了,就指着地收。往年那些官紳老爺的地不必納糧,如今再沒這樣的好事了,所以一個個都在往外放地,地價就清減了下來。可糧食的價卻漲了上去,別處鬧大旱,都中糧食的價錢也跟漲了。今歲我種了幾十畝地的地瓜,嘿,一年的收成頂上過去十來倍。正好還上年從府上借去的銀子……”

“哎喲喲!姥姥可不敢說這些,尤其不敢在王爺跟前說這些!素日裡他就比我們這些婦道人家更憐貧惜弱,一年到頭往外面散出去給窮人的糧食衣裳布匹換成銀子加起來,堆三座金山也堆不下!若是知道了我們幫扶姥姥一把,回頭還把那點銀子要回來,往後我們可沒臉再見人呢!”

劉姥姥話音未落地,鳳姐兒就高聲笑着攔斷道。

衆人又笑了起來,賈母同劉姥姥道:“說起來也都是親戚,誰家有個難處,便是不認得的,也該幫一把,更何況咱們這樣的關係?還銀子的事再不必說,你也是個心大的,這樣大老遠來,還帶了那麼些銀子,也不怕旁人給你劫了去。下回再不敢如此,果真有份謝意,來年家裡再豐收,送些瓜果來就是。”

黛玉悄聲問賈薔道:“就你一人回來了?子瑜怎未回來?”

賈薔搖頭道:“太后娘娘留宮裡住一宿,明天接回來。不過後日還要去朱朝街那邊,估計也要住幾天。”

黛玉笑道:“也好。她一家子裡就她一個姑娘,打小寵的甚麼似的,如今回來了,可不就得多住幾天?”

賈薔擔憂道:“只你一個,怎麼受得了哦……”

“呸!”

黛玉冷不丁聽聞這混帳話,一張俏臉滾燙,啐了口後忙低下螓首,免得叫人看出端倪來。

好在衆人眼下隨着劉姥姥多歡樂,正要啓程遊園。

一大羣人先到了瀟湘館,一進門,只見兩邊翠竹夾路,土地下蒼苔佈滿,中間羊腸一條石子墁的路。

劉姥姥讓出路來與賈母衆人走,自己卻趕走土地。

琥珀拉她說道:“姥姥,你上來走,仔細蒼苔滑了!”

劉姥姥連連擺手道:“不相干的,我們走熟了的,姑娘們只管走罷。可惜你們的那繡鞋,別沾髒了。”

她只顧上頭和人說話,不防底下果踩滑了,咕咚一跤跌倒。衆人都拍手哈哈的笑起來。賈母笑罵道:“小蹄子們,還不攙起來!只站着笑。”說話時,劉姥姥已爬了起來,自己也笑了,說道:“才說嘴就打了嘴。”

至瀟湘館內吃了茶,又在秋爽齋處用了飯,自又是好一通大笑。

後乘船路過鳳姐兒的百花深處,前往了蘅蕪苑。

如今的蘅蕪苑不像當初那樣清冷素淡了,雖仍大氣簡潔,卻也擺設了些家俬古董和把玩的器具。

衆人遊了半天園子,也累了,便在此處歇歇腳。

等落座後,薛姨媽給賈母了一個請求的眼色,賈母見之會意,坐在炕上同賈薔笑呵呵道:“薔哥兒,如今你也封王了,答允人家的事,是不是也該操持起來了?”

賈薔聞言一怔,看了看賈母和滿面含笑的薛姨媽,又回頭看向寶釵。

寶釵面紅耳赤,起身往裡面屋子去了。

其餘姊妹們則紛紛笑了起來,有起鬨之意。

黛玉似笑非笑的嗑瓜子,一雙星星點點的星眸時不時的瞟賈薔一眼。

見他看過來,奇道:“你看我做甚麼?你許諾的時候,也未看過我呀?”

衆姊妹愈發鬨笑,賈薔哼哼了聲,道:“你少來這套!早八百年就同你交待過了!”

黛玉“呸”了聲後,不理他。

賈母同看熱鬧的劉姥姥道:“我這外孫女兒,原先上上下下都說她小心眼,愛使小性兒。誰能料到,和薔哥兒在一起後,愈發大氣了,上上下下里裡外外,就沒有不歎服的。”

劉姥姥多會說話,道:“小時候那是因爲跟在老太太跟前,知道您老最是疼愛她,小孩子纔會撒個嬌。如今大了,得了老太太的教誨,出閣成了王妃娘娘,在人前自然又是另一番做派,可不就愈發大氣?越是這般,越是尊貴氣象!”

衆人笑罷,都等着賈薔表態。

賈薔思量稍許後,道:“那就請人算算吉日,請人去姨太太府上登門說親罷。”

鳳姐兒在一旁笑道:“一個郡王,有一個正妃、兩個側妃、四個庶妃,都是禮部正經登名造冊發放俸祿的。薔兒,如今才一正妃一側妃,剩下五個怎麼分?”

賈薔笑道:“這樣的事我哪有功夫理會,林妹妹去操持就是。日後一大家子,還不都得累她操心?”

黛玉心裡彆扭了一陣,此刻聞言心氣卻是順了,笑道:“罷罷,這得罪人的活計還是指着你自己罷,給了這個那個不平,給了那個這個又不高興,且由你自己去頭疼。”

鳳姐兒湊趣道:“要不我幫你?”

黛玉好笑的看了她一眼,連理也未理。

姊妹們見了,紛紛鬨堂大笑。

裡屋,寶釵聽着外間的動靜,臨窗坐着,看着外面庭院內奇草仙藤愈冷愈蒼翠,都結了實,似珊瑚豆子一般,累垂可愛,心情也跟着大好。

雖然早先已經認定了賈薔,莫說是現在這樣,便沒個名分,又能如何?

愛到深處,卻也顧不得那樣許多了。

或許等再過些年,生了兒女,方會後悔。

卻也不是爲她自己,而是爲了兒女……

但好在,賈薔未辜負她,搏命搏出一個王爵來。

便是側妃,也比尋常大戶人家的當家太太尊貴的多呢。

生下的兒女,一樣有位份。

不過又不知想起了甚麼,寶釵白若冰雪的俏臉,忽地漸漸變紅……

……

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上架感言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五章 外家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章 “當牛做馬”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
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上架感言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五章 外家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章 “當牛做馬”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七百六十七章 萬劫不復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