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

“元輔,爲何替奸逆說話?”

回至武英殿,李晗意難平,十分不解的問韓彬道,語氣生冷。

韓彬沉默稍許後,淡淡道:“子升,至少在明年旱情緩解前,老夫不願再看到任何衝突。朝廷沒有多餘的精力在這個時候撕破臉。”

李晗大怒道:“可是那奸逆剛剛血洗了兵部,更將僕的二子抓走,現在生死未卜!元輔,現在你叫僕退讓,與那奸賊不撕破臉?”

韓彬忽地擡起頭來,看着李晗聲音深沉如山嶽,一字一句道:“子升,你捫心自問,你二子有沒有問題,兵部那些官員,有沒有問題?身爲儒家子弟,無論何時,都莫要忘了三省己身。尤其是到了這個地步,修德,修身,比能力更重要!

此事到此爲止,既然你擔憂二子,那就且回家安頓好家事再來罷。兵部的事,暫且交由……”

未等他說完,李晗面色劇變,竟跪地叩首道:“半山公!!僕亦爲社稷思量也!既然半山公以爲李銳李鈺有罪,那就待朝廷定罪就是。眼下西北兵戈未止,西南糜爛未平,僕此時退去,一世之名盡毀也!僕,雖死不能甘心!”

這時尹褚從外進來,嘆息一聲勸道:“元輔,李大人也是關心則亂,人之常情嘛。如今諸事繁雜,離了他這個幹才,許多事都要一團糟。關鍵是西北方向,每日裡兵部公文起碼有三尺高,許多大事沒有一個熟悉的來拿主意,怕是要出大亂子的。且與他一個將功折罪的機會罷……”

李晗感激的看了尹褚一眼,眼下六部中,原當以戶部最重。

但林如海自毀前程,南下小琉球,也就不必多說甚麼了。

接下來,就是因西北、西南兵事,而氣勢大盛的兵部。

再加上李晗身爲軍機大學士,對一應軍國大事皆有話語權,如今軍機處五位宰相中,除韓彬總領全局外,數李晗權勢最炙。

且,等到他借輪調京營和九邊邊軍輪戍之機,將十二團營換個遍,乃至將豐臺大營和西山銳健營都插手後,其權勢之盛,未必下於韓彬。

這個時候,他又怎捨得撒手?

“半山公,僕保證,只要證據確鑿,果真那兩個孽畜犯下死罪,僕絕不多言半句。王子犯法,庶民同罪,更何況僕之逆子?”

韓彬見尹褚有力保之勢,輕聲一嘆後,道:“且記住,以國事爲重!”

說罷,埋頭案牘中。

李晗、尹褚告退。

……

“承願,數次承你的情,雖然相識不久,卻是傾蓋如故。相比之下,有些人着實讓老夫寒心吶!”

出了東閣,沿着抄手遊廊往外行去,李晗感慨萬分的說道。

尹褚微笑道:“哪裡話!李相才幹出衆,乃當世不可多得的能臣!至於家中小事……大丈夫縱橫天下,難免妻不賢子不孝。這是爲社稷故,朝廷理應多寬容些。賈薔那邊李相不必多擔憂,別的不敢多說,保兩位公子無恙,至少不會有性命之憂,僕還是能辦得到的。”

李晗聞言登時一震,忙道:“承願,就老夫所觀之,那奸佞對你,似乎並不算……”

尹褚搖頭道:“打一開始,僕就不願意尹家與此類結親,只是……唉。不過也好,僕雖出面不得,卻還有家中老太太。她老人家出面,太后和皇上都要承三分情面,更何況彼輩?”

李晗自知人情欠大了,連忙作揖,可還未等他開口,就見手下行走急急走來,面色十分難看,道:“相爺不好了,兩位公子和諸位被拿走的大人,面上皆被刺下烙印,坐囚車被押赴出城……”

聽聞此言連尹褚都嚇了一跳,以爲賈薔要大開殺戒。

好在,就聽那行走喘了口氣後繼續道:“被送上了船,直接南下發配小琉球了。”

李晗聞言,面色陡然漲紅,眼前一陣發黑,剛一張嘴,竟嘔出一口血來。

刺印!

發配!

他堂堂一國宰輔之子,竟都成了賊配軍!

而且,還被髮配至小琉球!

好個歹毒的奸佞!

他李晗,豈不成了千古笑柄?

“李相暫且寬心,此事僕儘快去周旋。只要令郎性命無憂,早晚必招回!”

……

九華宮,西鳳殿。

尹後拿着手抄紙箋看了眼後,眼角含笑道:“竟是你攔下了賈薔的子嗣回京?都道女兒外向,沒想到,連我家子瑜也如此。”

尹子瑜俏臉飛紅,不過並無甚嬌羞不依的眼神,眸光依舊澄清寧靜,落筆書道:“因爲我知道,他斷無反意。”

尹後好笑道:“這種事,他會同你說?”

尹子瑜沉吟稍許,落筆道:“外人都道他心狠手辣,殺人抄家無數。可我細細觀之,卻以爲他所殺者皆壞人,皆強人。對百姓,對貧弱之人,乃至對一些世人踐踏的青樓女子,他都十分憐愛敬重。

他的強硬只對仗勢欺人者,對黎庶百姓,他有極深的感情。儘管,我也不大明白,這份情感因何而起。

姑姑,在我心裡,他是天下第一善良的人。

而一旦造反,勢力生靈塗炭,普通百姓死傷最慘。

所以我能斷言,王爺必不會謀反。”

尹後聞言笑道:“他不會反,本宮也知道。可難道本宮和你五哥會害他?你信得過他,信不過天家?”

尹子瑜笑而不語。

尹後見之愈發笑的開心,道:“果然了不得了,倒比信我還更信些,你能這樣也好,不作難。不過你也不必多心,賈薔那小混帳,賊心機敏。他回京了,卻將林如海打發去了小琉球。師徒二人,不肯同時在京。對天家和朝廷的防範,也稱得上小心謹慎了。

倒也沒甚麼不好,想謀他的人,的確不少,有些還很危險。只是本宮料想,他應該知道那些危險來自何方,並有對策。

咱們娘們兒們,終只是內眷,外面的事心有餘而力不足。選擇了那個男人,就只能信他。

說起來,這回南下,賈薔房裡那麼些個有了身子,再加上那些亂七八糟的人,不過一年光景,生下來的沒生下的,孩子都快十個了。

子瑜,你怎還未見動靜?”

尹子瑜聞言,俏臉登時漲紅,搖了搖頭。

尹後鳳眸閃動,拉着尹子瑜的手小聲問道:“你們小倆口,閨幃生活可還相諧?賈薔那個混帳,有沒有欺負你?”

尹子瑜螓首低下,又搖了搖頭,這等話,她怎麼迴應?

落筆就是虎狼之詞!

總不能告訴尹後,賈薔看着清秀單薄,實有野牛之力……

尹後愛憐的撫着尹子瑜的鬢角,笑道:“這些話原該你娘和老太太她們來問,只是你成親後,也沒在家住過對月,好些事來不及問。你也大了,這些事不必害羞。內瑋生活過的相諧些,小兩口才能愈過愈親近,日子過的也滋潤些。若是不相諧,就要想法子調理調理。日久天長的事,不是頑笑的。”

尹子瑜無法,只能落筆書了兩個字:“相諧。”

尹後聞言笑道:“本宮想來也該如此,以子瑜的品格相貌,他能得了去,也是積了十輩子的德了!只是本宮聽說,賈薔雖看着瘦弱,卻有霸王扛鼎之力。你警告他些,仔細弄傷了你!”

尹子瑜:“……”

見尹子瑜愕然的神情,尹後也自知有些過火了,笑道:“如今啊,本宮愈發羨慕百姓人家的日子了。娘倆兒能絮叨些日子裡的家長裡短,何嘗不是一件幸事?總也比天家這般,冷冰冰的好。”

尹子瑜聞言,沉默稍許後,落筆書道:“姑姑,要我去看看太上皇麼?”

尹後見之一怔後,搖頭微笑:“倒也不必了。”

……

“王爺,府上來客人了!”

賈薔剛回至寧榮街,就見管家李用迎上前來稟告道。

“客人?甚麼客人?”

賈薔翻身下馬,隨手將馬繮交給親衛,一邊往裡走,一邊說道。

李用躬身跟隨着稟道:“是尹家二老爺來了,正坐在前廳裡吃茶等着呢。”

賈薔:“……”

……

“岳父大人,怎今兒得閒來家裡一坐?”

賈薔進了前廳後,微笑招呼道。

尹朝斜着眼瞧他,依舊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哼了聲道:“到這左近溜達,正巧路過。怎地,來不得?”

賈薔呵呵笑道:“哪裡話,往日裡請都請不來。”

尹朝見他態度依舊這樣溫煦,臉上的神情也不再那麼刺撓了,道:“是老太太打發我來看看,子瑜何時回孃家住幾天。”

賈薔笑道:“今兒早剛入的宮,原打算明兒去朱朝街,只是太后娘娘不放人,非要留宮裡住一宿,只能後天了。”

尹朝“唔”了聲,又看了賈薔一眼後,道:“老太太還說,你和子瑜她大伯之間有矛盾,那是朝堂之爭,和家裡沒甚相干。難道朝堂上有些齟齬,就斷了親戚情分了?”

賈薔無奈笑道:“沒有的事,就是近來形勢不大好,有些忙……”

尹朝看着賈薔,頗有些恨鐵不成鋼的眼神,訓斥道:“你到現在還沒想明白,爲何做了那麼些於國朝社稷有功之事,偏人家都恨你不死?”

賈薔呵呵笑道:“請岳父大人指教!”

尹朝一拍桌子站起來,道:“咱們自家人都知道你是個心地純善的,是個不在意權勢地位的,可別人會知道?他們以己度人,怎麼也想不明白,這世上還會有這樣的傻子?即便是歷朝歷代那些愛民如子的大清官,你見哪個將自家家財拿出來,貼補給百姓的?連那些忘八球攮的都只喊一聲愛民如子,甚麼叫愛民如子?當兒子孫子一樣的看。可你看看誰家對待兒孫,不是非打即罵?

偏你,傾家舍業的救濟。你做的越多,他們越難看入眼,越覺得你心懷叵測!別說他們,連我都不明白,你小小年紀,哪來的這份善心?你是菩薩轉世不成?”

賈薔聞言,面色漸漸沉肅起來,長久未言。

他爲何會如此?

他也不知道……

除了做這些事,能讓德林號借勢恣意擴張強大,將觸手深入各處外,他還有些不得不做的理由……

前世,每每看到洪災肆虐,同胞流離失所時,他會“莫名”落淚。

每每看到地震猖獗,同胞死傷慘重時,他和他身邊很多同學都在落淚。

在任何場合,當國歌聲響起時,當《我的祖國》、《歌唱祖國》之類歌曲大合唱時,他都會心情澎湃,紅了雙眼。

每當他翻開近代史,看到那一段段用鮮血和恥辱記載的歷史時,他都爲這個民族之艱難,感到感同身受的痛苦和同情。

若他只是一個尋尋常常的普通人,還在爲一日三餐奔波操持,那他也不會多說甚麼,還會埋怨這世道不易,狗官當道……

可如今他有能力在能自保的前提下做些甚麼,甚至能改變這個民族的命運,讓她不再經受那段最恥辱最黑暗的歲月,賈薔實在尋不出他不去做的理由……

對這個民族的熱愛,是刻在他骨血深處的東西。

“岳父,丈夫當世,自該有所爲,有所不爲。我所爲之事,無愧於心。”

有些事,賈薔着實無法解釋。

尹朝見之額頭青筋都跳了跳,卻還是強壓怒氣道:“賈薔,你自己尋思明白。若你沒有德林號,沒有那些亂七八糟的德林軍和金沙幫,就你現在守着一個王位,太后會不會保你一世富貴?小五……皇上會不會保你一世富貴?老太太那麼喜歡你,你受了委屈,她會不會保你?你何必非要將路走絕?!”

賈薔聞言,苦笑稍許道:“岳父,這些道理,我都明白。只是時至今日,許多事已經退不得了。好些敵人隱藏在暗處,譬如當初火燒王妃車駕的幕後黑手。數次伏殺賈家內眷的人,至今都還沒挖掘出來。這些人不除,我心難安,意難平!”

說罷,賈薔眼睛看向尹朝。

尹朝聞言一怔,隨即皺眉道:“你這都扯到哪去了……不過你說的那些忘八肏的,後來我也託人去查了查。可查來查去,也沒查出個頭頭來。那會兒都中亂糟糟的,甚麼人都有……”

想了片刻一團麻,然後才反應過來賈薔岔開話題,不過尹朝也懶得再勸了,道:“我知道,如你這般人,必是心智堅定,存下志向後就必去實現的。只是老太太和你岳母都十分關心你,回頭你自己去解釋罷,我也懶得再說你。”

又閒扯了兩句後,賈薔讓人安排了兩車南貨,和尹朝一道送回了朱朝街。

等尹朝走後,賈薔輕輕呼出口氣來,同自後廳轉進前來的李婧笑道:“八成把握,不會是他。我這個岳父,沒那麼深的城府。如今看來精明如太后也是人,只因喜歡這個幼弟,就將人手託付給了他。”

李婧笑道:“也有出其不意的盤算,畢竟任誰也不會想到,那支龍雀在國舅手裡。”

賈薔笑了笑後,問道:“林妹妹她們呢?”

李婧笑道:“西府來了個客,如今太太她們正一道陪着遊園呢。”

“也來客了,還要林妹妹她們一道陪同?誰這麼大的體面?”

“倒不是甚麼大人物,說是一個叫劉姥姥的遠親。”

……

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一百八十五章 說客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六百七十四章 儲位已定?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九百零六章 光宗耀祖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
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一百八十五章 說客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六百七十四章 儲位已定?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二百七十九章 憐可卿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九百零六章 光宗耀祖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五百五十一章 賈薔過生兒?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