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

“賈薔,你說甚麼?”

李暄楞了片刻後,看着賈薔眨眼問道。

賈薔也眨了眨眼,道:“臣說,娘娘和皇上下回莫再攔着他了,人想作死,您二位雖爲至尊,也攔不住的。”

李暄又無語了半晌後,咬牙罵道:“你們球攮的都有能爲!一個個都比爺厲害!”

鳳榻上,近乎兩張相同的臉,一張面色淡然,一張隱帶憂色。

賈薔先與尹子瑜一個寬慰的眼神後,哈哈笑道:“沒有的事,李子升這樣做,不是他真敢這樣做,就是想看看,太后和皇上是甚麼樣的態度。

昨兒臣先生離去,他就來這一出,他這是在揣測聖心是否暴怒,生出忌憚乃至剷除臣這類權奸的心來,看看太后和皇上是不是還被我這個佞幸給迷惑着。

其實娘娘和皇上若果真應下了,二韓那邊也會攔下,不會讓他作死。

嘖,以臣子試君,其心可誅!

不給他一個教訓,他李子升還真以爲他權傾朝野,封疆總督都要巴結着給他獻夷女呢。

怎樣,皇上要不要繼續護着他?”

“護個屁!”

李暄聞言一張臉黑紅,惱火道:“隨你怎麼都好,直接打死拉倒!”

不過罵完又氣呼呼道:“你想怎麼打死都成,別扯夷女的事。他李子升臭不要臉,朕和朝廷還要呢!”

賈薔惋惜道:“皇上和太后都駁回去了,還怎麼打死……李子升目前還得留着,兵部的事千頭萬緒,國有戰事,李子升品性德行不佳,但的確是太上皇簡拔起來的幹臣,能力強悍……”這會兒殺了李晗,兵部的事絕對要賴到他身上。

李暄這個忘八蛋怕就等着他出手。

也不怕他插手兵權,因爲沒甚可插手的。

餘下所要做的,就是繁瑣的部務,主要是輜重糧草和邊關將士的棉衣棉鞋等。

賈薔這會兒可不願接手這個“爛攤子”……

最重要的是,他要替德林號和小琉球,儘可能多的爭取穩健壯大的時間。

不過聽聞他依舊以國事爲重,尹後眼眸微微眯起,眸光中神采動人。

李暄也變了變面色,有些擰巴着臉看賈薔道:“朕還以爲,你想直接弄死李晗呢。賈薔,說真的,你果真下了狠心要弄死他,朕不會攔你的。李晗根子都爛了,朕都不想再忍他了。你倒成了好性子……”

賈薔笑了笑,狗屁好性子。

見賈薔自嘲的笑了笑,一臉相忍爲國的苦澀模樣,李暄眼角都抽動了下,他拍了拍賈薔的肩頭,問道:“你準備如何給他一個教訓?你只管去辦,朕給你兜着!

咦,要不你認朕當義父,做個幹殿下如何?以後他們就再不敢欺負你了!嘎嘎嘎!”

“……”

賈薔看着眼前這個被他自己的“幽默”打動,笑的前仰後合的二貨,目光轉向高臺鳳榻,在尹後、子瑜兩張幾乎無二樣的臉上掠過,見尹後鳳眸中含有嗔責警告之意後,心裡滿足的笑了笑,道:“李子升掌兵部事,這二年來,在兵部大肆安插黨羽,甚至將手伸至京營、九邊軍鎮和外省駐軍大營。他確實能力了得,不過二年光景就佈下一張網來。只可惜,到底心焦了些。

這樣倉促奔投他的人,有幾個好東西?就臣所知,那些人剋扣軍餉、奴役士卒乃至盜賣軍械的事層出不窮,且證據確鑿。而買賣武官官位,更成了一大塊肥肉。對了!李子升雖然沒收銀子,他大兒子忙着尋夷女開青樓,卻收了不少。關鍵是他二子,那小子真是個人才,坐莊抽水,當幕後老大……

皇上,你若是不護着,臣可要出手了。這一回,非將他拔成了脫毛雞不可!”

李暄聞言,咬牙笑罵道:“爺就說你小子怎麼可能轉性了……賈薔,你這雖未殺人,可誅心更狠啊。李晗非被你這一傢伙打擊頹敗了不可。

朕護甚麼?只要證據確鑿,你現在就可以動手!

一羣賊忘八,對陣景初舊臣時一個個喊打喊殺,罵人家賣官鬻爵。如今他們上位了,倒比景初舊臣還狠。只要不耽擱西北、西南兩處兵事,其他的隨你處置就是。

那起子,真當天家成了擺設了!”

一直作壁上觀的尹後忽然開口淡淡道:“皇上說的在理,也要給那邊兒提個醒,莫要太過分恣意了些。爲了私怨,連調離豐臺大營和西山銳健營的話也敢說。

賈薔,此事關鍵要證據確鑿,經得起查驗,讓人說不出話來。再者要快,速戰速決。”

賈薔點點頭,對鳳榻不遠處躬身侍立的牧笛道:“小牧子,幫我傳個話出去,就兩個字,動手。”

牧笛:“……”

李暄在一旁已經咧着嘴快笑抽過去了,小牧子!!

尹後和尹子瑜也抿嘴淺笑,形容無二。

賈薔與尹子瑜悄悄擠了下眼,惹得她目光嬌嗔一下。

一旁處,尹後似笑非笑的看了賈薔一眼,很會哄女人嘛……

牧笛則頂着一張懵然的白臉出去……

他雖才三十出頭,可卻是滿皇城內侍的老祖宗了。

被人叫一聲“小牧子”,還是頭一回。

……

武英殿,東閣。

李晗正面色凝重的與韓彬商議兵事。

雖然聽起來西南糜爛很是駭人,實則遠不及西北嚴重。

便是最強硬的鄧橫寨,也不過千餘兵馬。

大小土司四散開來,只是借地利起事。

何澄上報朝廷,與其說是在求援,不如說是在訴苦,以示西南艱難,順便要些錢糧,待平叛後再表功。

只可惜他未想到,西南土司裡發生的事,朝廷居然會有人知道,頑脫了……

“西南事何毅庵必能幹淨利落的抹平,不足爲慮。調山東大營的兵馬,也是爲了驅散危險。山東就在北直隸,距離京畿太近。可恨山東提督謝鯨,身爲定城侯,世襲一等子,如此皇恩浩蕩,竟然也自甘墮落從逆!不將山東大營肢解分散,京畿難安!不過……”

李晗面帶煞氣的揮手說道,只是話末,語氣卻又是一變。

韓彬淡淡道:“不過甚麼?”

李晗道:“也不可操之過急,西北那邊打了幾個摺子上來,要厚棉甲,厚棉布。今歲甘肅鎮乾冷異常,因凍寒而歿的士兵,比往年多了不少。棉布採買,進展的有些慢……”

韓彬聞言,皺眉道:“戶部先前不是庫存了不少存貨麼?怎會缺少棉布?”

李晗苦笑道:“半山公,如今戶部哪裡還能存得下東西?但凡有些家底兒,都運往災區發給百姓了。若非如此,這樣百年難見的大旱,怎會只死那麼點人?林如海行事霸道,爲了賑災搏虛名,京城六大布號的布,除了京城百姓的餘量外,都叫他買光買盡了。眼下陡起兵事,朝廷便是有銀子,都沒地兒去買布。”

韓彬搖頭道:“此事武英殿不好插手,即便舍下麪皮來讓那位去啐,也無濟於事,還是請皇上出面罷……”

言至此,韓彬面色忽地變得極其複雜,道:“子升,以後莫要再以國賊之名稱呼林如海師徒了。只是理念不同罷,林如海爲賈薔所言海外盛景所迷,他相信開拓海外之地,能解王朝三百年之厄。我們卻以爲,只要不斷深化新法,便能解決此難。海外之領,近乎無稽之談。但歸根到底,都是爲了大燕社稷。唯一的擔憂,只是賈薔的德林號強的太過。眼下一二年內,災情和邊戎不斷,不要再掀起內鬥。今日上書一事,就十分冒失。一旦賈薔得知後反擊……”

“他敢!”

李晗怒道:“調換京畿軍營,原是本閣分內差事,他敢……”

話音未落,就見一軍機處行走急急進來,同李晗道:“李相,不好了!”

“甚麼事,慌慌張張。元輔當面,成何體統?”

李晗斥責道。

他手下這名行走卻顧不得許多,道:“李相,繡衣衛突然出動,於兵部抓捕了兵部右侍郎,三位郎中,六位主事。另外,武選清吏司和庫部清吏司也被查抄了,連武官升遷的卷宗和庫部賬簿都抄了去……”

李晗臉色鐵青下來,回頭看着韓彬怒道:“無法無天!無法無天!元輔,你看看這個權奸,跋扈到甚麼地步!”

韓彬聞言,面色卻十分淡漠,緩緩道:“你調京畿兵馬,輪換山東兵馬,是分內事。他爲繡衣衛指揮使,查抄奸佞不法事,難道不是分內事麼?”

李晗聞言簡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道:“半山公,兵部諸官,怎會是奸佞不法事?”

韓彬嘆息一聲,道:“這兩天,查何毅庵之餘,老夫還讓人打聽了下兵部的情況。雖還不至於如景初年間那般一塌糊塗,但又能好到哪去?子升,賈薔現在敢動手,除了是還擊外,也代表了天家的意志。若無太后和皇上點頭答允,他會這樣做麼?

都熬到了這個位置,好些事你並非想不到,只是不願去想。只覺得如今大權在握,待將賈薔兵馬驅逐出京城,十二團營握在手中,便誰也不放在眼裡……

如今你當明白,爲何天家不肯讓賈薔離去了罷?”

李晗:“……”

然而壞消息仍未盡,又過不到一刻鐘,李府管家被引入宮中,一見面就哭道:“老爺不好了!銳大爺和鈺大爺被繡衣衛的人抓走了!”

李晗:“……”

這一刻,他突然冷靜了下來。

……

午膳罷。

賈薔一邊懶散的倚坐在椅子上,一邊同李暄笑道:“前兒得了回信兒,安南、暹羅那邊也漸漸不素淨了。咱們買了太多的糧食,多的叫他們有些吃不消了。分明收成不錯,糧價卻節節上升。好些百姓吃不起飯,情緒很壞。那邊兒傳信回來,說怕出事。”

李暄聞言轉過頭來,問道:“那怎麼辦?把你的德林軍調過去鎮壓?”

賈薔笑道:“鎮壓個啥?眼下能不動手,就不動手。再者,在那邊已經租了足夠的土地,明歲直接自己栽種糧食。

另外,既然他們養不起,那就由臣來養。小琉球那邊到處是荒地等着開墾,也能做到一年三熟。織造女工更是奇缺,所以就從那邊招工……

當然,他們那邊是當人口買賣。一個十六七的女孩子,不過二兩銀子。德林號準備五年內拿出兩百萬兩銀子,從那邊招女工。一來解決用工難的問題,二來緩解安南、暹羅等國的壓力,第三嘛,給小琉球的男人尋個婆娘。”

尹後在上面與尹子瑜聽着,至此笑道:“賈薔,一個小琉球能養民幾何?你從大燕晝夜不停的往那邊遷人,還不夠?”

賈薔搖頭道:“遷不了多久了,軍機處爲了打壓臣,最多一年後,就開始動手腳。不給拉倒,他們願意關門就關門罷。如葡里亞、尼德蘭等西夷番國,人口也不過二三百萬罷了。臣在小琉球使子民繁衍生息上十年,總有五百萬之數,而後對外開海。人口不足,就少佔點地兒。爭取三十年後,能佔據三到五塊地盤。再用三十年來發展……唉,這輩子估計也就能開個頭。後續之業到底如何,能不能繼續向外與西夷爭鋒大海,就看後世子弟爭不爭氣了。”

尹後還從未聽說過賈薔如此意氣消極的話,奇笑道:“你今兒怎麼還謙遜起來了?不想着佔盡天下膏腴之土了?”

賈薔落寞搖頭道:“沒人口啊,精窮。若朝廷上下齊心,以舉國之力對外,那還有可能。只是這種事又絕不會發生,不管軍機處換誰,首當其衝的,都是安民定邦,而不會再對外開拓。也好,不能說對錯,各有其志罷,兩相無事就好。

就怕連這點都做不到,令人煩憂。”

李暄聞言眉頭挑了挑,雙手抱在腦袋上,使勁抓了抓,之後嘆息一聲同賈薔道:“朕還未親政,說話做不得數。即便親政了,估計也說服不了那些宰輔大臣們。廷杖他們罷,母后估計也不會答應。賈薔,你如今大了,還是得靠你自己。”

賈薔哈哈一笑,上面尹後心裡默然稍許後,忽看着賈薔笑道:“賈薔,你如今到底有幾雙兒女了?”

賈薔“唔”了聲,隨即在李暄瞠目結舌下,掰起手指數了起來。

等看到賈薔數滿一隻手不夠用,另一隻手也一根一根豎起來時,李暄又嫉又羨,罵道:“你是頭豬啊!這才一年光景!!”罵罷又不甘心請教道:“怎麼做到的?”

他到現在爲止,也只一個閨女。

當初幾個房裡人和妾室有懷上過,但多不明不白的流了。

這種事在當下這世道原不算稀奇,天家子嗣艱難也不是哪一朝的事,歷代皆如此。

再加上,內眷皆由邱氏所掌,他幾乎沒過問過。

後來手裡有了些可用之人後才發覺,邱氏在其中動過手腳。

雖恨極,卻也無法挽回。

這一年來,他倒是常常耕耘着,可卻奇怪,一個有動靜的都沒有……

賈薔聞言,呵呵笑了笑,往高臺鳳榻上看了眼後,眉尖揚了揚,道:“天賦異稟罷,抱歉,這種事教不得皇上。”

“天賦異稟”四字一出,尹子瑜就紅了臉。

尹後也咬牙啐道:“兩個混帳東西!”

“主子,元輔韓大人在養心殿,等着主子爺呢。”

陸豐悄然入內,與李暄說道。

“說甚麼事了沒有?沒見朕正在忙着麼?”

李暄也難得偷懶一天,這會兒不耐煩的問道。

你忙個錘子哦!

陸豐賠笑道:“繡衣衛突然入兵部抓人,人心惶惶。另外李相爺的兩個公子也被抓入詔獄了,許是因爲此事。”

李暄聞言看了賈薔一眼,嘆息了聲道:“走罷,都是你惹出來的混帳事!”

賈薔“嘖”了聲,道:“臣要去了,皇上怕是更爲難,還是不去的好。”

李暄炸毛道:“你不去,朕同他們怎麼說?”

賈薔呵呵笑道:“就拿還未親政說唄,有事讓他們自來尋太后做主。臣先去一趟繡衣衛詔獄,將他們的口供按壓都備好。爭取沒一樁冤案就是……尤其是,李子升那兩忘八兒子!”

李暄笑罵道:“成!就看你們怎麼鬥,朕一天到晚無趣,就指着你們這些勾心鬥角解悶呢。”

賈薔不搭理,問尹子瑜道:“跟我一道回家,還是回頭再來接你?”

尹子瑜抿嘴淺笑,一旁尹後道:“今晚子瑜與本宮一道安歇,你自忙你的去罷,明日再來接人。”

賈薔無奈笑道:“明兒要送去朱朝街,回家怕是要到月底了。”

尹後責備他道:“原就沒住對月,急糙糙的被你帶着南下了。如今不過多住幾天,你也不許?”

賈薔叫屈道:“何來這樣的事?早幾百年就同子瑜說過,甚麼時候想回朱朝街,讓人架了馬車擡腿就回便是。回自己家,還要誰允許?臣家沒這個道理。”

尹後聞言笑道:“也不知是該誇你好,還是該說你好。你家裡哪裡還有甚麼道理?一個幫派小妾掌着一羣亂七八糟的人爲你打打殺殺,南邊兒還有一個海匪小妾替你掌着德林軍征戰四海。子瑜說你那小琉球島上,工坊裡也盡是女子,還專門立一女營?子瑜還是總掌女郎中?賈薔,本宮怎沒看出來,你還是個指着女人吃飯的?”

賈薔哈哈大笑道:“娘娘,這又如何?不寒磣!”

說罷,和不斷嘲諷他的李暄一道笑着離去。

……

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九章 警示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九百八十章 “當牛做馬”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四百八十二章 驚心!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六章 舊事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
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三百九十章 盼頭(第三更!)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四百九十四章 龍潭虎穴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九章 警示第五百八十六章 李紈:薔兒,今晚單請你一個東道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六百五十一章 林如海:薔兒,送她早日歸西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九十五章 李紈:蘭兒,要做你大兄那樣的男人!第二百九十一章 智深如海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九百八十章 “當牛做馬”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四百八十二章 驚心!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六章 舊事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