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人想找死,皇上你攔不住的

榮國府,榮慶堂上。

賈母執黛玉的手一道上了高臺軟榻,又挨個仔細看了看賈家姊妹並子瑜、寶釵、寶琴等。

最後奇道:“還短了不少人?蘭兒他娘呢?還有寶玉家的怎也沒回來……”

黛玉不開口,似笑非笑的看向賈薔。

賈薔乾咳了聲,道:“大嬸嬸和秦氏在小琉球尋了處觀音菩薩的道場,發下宏願,祈福去了,怕是要一年光景。至於寶玉媳婦……老太太別看我,和我沒甚麼相干。那位在小琉球上練了一營女兵,不亦樂乎。正好島上新定,有專門的女子作坊,她那一營女兵正合用,就讓她留在小琉球了。”

賈母聞言看向黛玉,黛玉頷首笑道:“確實如此,姜英姐姐如今威風着呢,帶着一千餘人,結陣放對,聽說連那些男兵都不懼。”

聽聞此言,賈母、賈政的臉色卻難看起來。

國公府的嫡孫媳,帶一羣女兵和男兵放對,傳言出去,寶玉還怎麼做人?

黛玉自知失言,不過如今以她的身份地位,卻也不需要找補甚麼了,她同賈母笑道:“老太太倒也不必多怪,如今小琉球上人最金貴,處處缺人手。如今有全部都是女子工匠的工坊,效用很不錯。

不止她們,連我們這些知點文識點墨的,這段時日也都派上用場,抄錄些名案卷宗。小琉球現有丁口三四十萬,每日還在源源不斷的進新人。多虧了姜英姐姐的女營,解決了大難處呢。你老若怪,就怪薔哥兒罷。誰讓他折騰到這個地步……剛纔,我爹爹去碼頭迎我們,上了船就直接南下小琉球了。也是薔哥兒說那邊着實放心不下,託爹爹去照看。”

此言一出,賈母、賈政、薛姨媽等聞言無不面色駭然,連姜英也顧不得了。

林如海是誰?

那是當朝軍機宰輔,隆安帝“遺命”輔政託孤大臣!

真正的朝廷巨擘,頂了天的大人物!

居然,跑去小琉球?!

林如海在大燕能主宰億兆人口的命運,去小琉球能做甚麼?

管那三四十萬流民?

賈母滿是不解的看向賈薔,這不是在坑老岳父麼?

不過賈母到底不全是沒見識的老太太,忽地腦子裡一亮,臉就白了,看着賈薔有些哆嗦道:“莫非,還有不大穩妥的事?”

賈政等也都是遭過難的,一聽也明白過來。

賈薔笑着擺手道:“和你們不相干……若是擔憂,不若翻過年,送你們去小琉球。”

他可沒心思再與賈母等解釋一通,太水。

除了讓她們日夜擔憂驚懼外,也沒甚用處。

“呀!還去?”

卻是迎春最爲吃驚。

賈薔回頭看向她,笑眯眯道:“二姑姑不喜歡那裡?”

迎春有些羞赧,也有些壓力,輕笑着解釋道:“好是好……沒家裡安寧。”

湘雲倒是豪氣笑道:“若是家裡都搬過去,也不是不行。那裡也有安寧的地兒,我們去過!”

賈薔笑道:“且先好生過年罷,翻了年,二嬸嬸肯定還是要過去的,孩子在那邊。其他的,愛去逛的再去,不愛去的在家也沒甚。”

賈母聞言方寬下心來,笑問諸姊妹道:“這次出去,可開了眼了?連我也沒見過海是甚麼個模樣,你們倒比我還長了見識。”

一羣女孩子們,開始嘰嘰喳喳興奮的說起海邊見聞。

甚麼海之大,不知幾萬裡啦……

甚麼瓦藍藍的天上飛海鳥啦……

椰子好喝,貝殼很好看,螃蟹好吃啦……

沙灘踩着很舒服,趕海很有趣,日出很壯觀啦……

這一說就停不下來,你一言我一語,七嘴八舌的說了小半個時辰。

說到最後,湘雲眉飛色舞發宏願:“明年我還去!日後要是能京裡住半年,小琉球住半年,就極好啦!”

黛玉笑道:“怪道你叫雲,趕緊上天罷!”

衆人鬨笑罷,賈薔樂呵呵道:“日後的事,誰又說的準?不過我聽說那邊忙的緊,人手着實缺的厲害。主要是缺通文識墨的,女工太多,識字的女管事更少。回頭你們在京裡頑夠了,還是早早過去幫忙纔是。

便是不耐和人打交道,幫着教一些小孩子認字也是極大的幫助。也是實在沒法子,萬事開頭難。”

湘雲聞言一下得意了,手舞足蹈道:“看罷看罷,我就說行!”

寶釵將她拉扯着坐下,嗔道:“雲兒愈發頑皮了!”

寶琴則“陰惻惻”的提醒:“雲姐姐,薔哥哥說的未必作數,可你惡了林姐姐,那必是作不得數的哦。”

“嘎!”

湘雲臉上的得意一滯後,轉頭去央磨起黛玉來:“林姐姐~林姐姐~”

黛玉“嫌棄”的推開後,笑啐道:“少人來瘋!”又同賈母道:“時候不早了,該用飯了。”

賈母歡喜的拉着黛玉的手起身道:“好好好!我都歡喜傻了,都忘了。玉兒如今愈發長進了,去小琉球那邊,可是管事了?”

黛玉笑道:“我能管甚麼事,並沒有。”

鳳姐兒在一旁歎服道:“到底是宰相千金,讀過書的不一般。林妹妹在香江時還好,只管我們這一大家子。到了小琉球,方顯出真能爲來。好些事,那邊都尋她來拿主意。她也必能想出好法子來,將事情辦的妥妥當當的。要我說,真算得宰相之才了!”

見賈薔都看了過來,黛玉紅着臉啐道:“少渾說!又不是我一人的功勞,還有子瑜姐姐,寶丫頭、三丫頭她們一併出主意。”

賈母稀奇道:“前面的大事,你們也能拿主意?”

黛玉搖頭道:“還是那些女作坊,那麼些女人做事,男管事們也沒經歷過這些。薔哥兒定下的規矩又極嚴,敢叨擾者直接打死。所以他們就傳到裡面來問話。起初鳳丫頭出面,後面我們也一併想主意了。也是磕磕碰碰的,遇到了事再想法子化解。”

賈母聞言明白過來,嗔怪賈薔道:“怪道你讓她們還去,你倒會使喚人!”

賈薔哈了聲,也不言語,一家子說說笑笑的往園子裡去。

重入大觀園,上了後山山脊凸碧山莊。

今日是十六,月兒正圓。

雖晚秋夜風清寒,耐不住諸人歸家,興致高揚,並不怯寒。

站在山脊上,隨也只幾丈高的小山,此刻卻有登高俯視的感覺。

大觀園內早已點滿了玻璃風燈,星星點點。

天上一輪皓月,山下沁芳湖水中,亦倒映一輪水月,上下爭輝,如置身於晶宮鮫室之內。

倚欄杆觀景,月明燈綵,人氣香菸,晶豔氤氳。

微風一過,愈發令人神清氣淨。

賈薔尋一角落坐着,看一堂熱鬧,也不多言,只是微笑。

姊妹們說話問他,他就答應一嘴。

直到尹子瑜坐到他身邊,與尹後有七成相似的俏臉上,氣韻卻截然不同。

見尹子瑜淺笑望着他,賈薔揚起嘴角,輕聲笑道:“路上可累?”

尹子瑜微微搖頭,坐船而來,怎會累?

她一雙靜韻清神的眸眼看着賈薔,遲疑稍許,還是拿出手抄本,以墨碳筆書道:“爺欲反乎?”

賈薔笑道:“怎會問這個?”

尹子瑜眸中浮現擔憂之色,落筆道:“想不出第二條生路。”

賈薔搖了搖頭,道:“不反黎庶,不叛蒼生。”

這八個字,讓尹子瑜一怔,過了好一會兒,方明白過來。

不反黎庶,不叛蒼生。

但是,卻未說不叛天家和朝廷……

“放心,不會叫你爲難的,我心裡有數,你還不瞭解我?且信我罷。”

尹子瑜緩緩頷首,明眸內蒙上的那一層擔憂,緩緩散開。

愈是讀的書多,愈知今日之險。

不過,既然賈薔如是說,她信之便是。

“咦,東府大嫂子她們怎沒來?”

黛玉同賈母等說了好一起子話,連金陵被抓,半步被救之刺激過往都聊了遍,最後看府上諸人缺了尤氏和尤三姐姊妹,便笑問道。

賈薔回話道:“送去小琉球了。”

黛玉似笑非笑的看他一眼,眸光滿是深意,道:“好端端的,怎送去那邊了?”

賈薔笑道:“我把平康坊七十二家青樓都查抄了,救出清倌人大幾百人,多是知文通墨的,另外還有丫鬟之流二三千。這些人裡,尤其是識字的那一批,都是極好的錄事文員。可要大用前,得洗脫身上的風塵氣。尤三姐性子剛烈桀驁,最適合教訓那些人。我就託付了她,去管教那些人,再送去工坊吃半年苦,也就差不多了。回頭你們再去小琉球,手下就有能用的人了。”

黛玉好笑道:“你也是想絕了,甚麼樣的人都敢用,也不怕外面人啐你。”

賈薔呵呵笑道:“如我這般當世英雄,自然是譽滿天下,謗滿天下。罷了,隨他們去罷。”

看着周身靈秀氣息的黛玉,如一泓秋水所化,賈薔目光漸漸炙熱。

黛玉不動聲色的白了他一眼,身子也有些發熱,趕緊不理他了。

好在這時鳳姐兒帶着林之孝家的,引着一衆婆子丫頭,提着食盒進來開始擺飯。

此時已是二更時分,風清月朗,上下如銀。

大半年光景,賈母還是頭一回吃上一頓團圓飯,胃口大好,多用了一碗。

待飯罷,已是子時,賈母同黛玉等道:“早二日就叫人將園子都拾掇出來,晾曬的晾曬,薰香的薰香。今晚你們也別回東府了,就在這歇下罷。”

黛玉等笑着應下後,賈母、薛姨媽並賈政等就先告去了。

寶玉雖一萬個不想走,可眼下他都成親了,自然留不下。

好在看到賈薔也要回,心裡受用了些。

只是他自然不知道,賈薔不是一個人回,而是同黛玉、子瑜一道折返寧安堂……

三人有太多的話要說……

……

翌日清晨。

寧安堂,內堂。

候在湖光山色屏風後的紫鵑和南燭聽聞動靜後,都赤紅着臉進來,紫鵑服侍賈薔更衣,南燭服侍尹子瑜穿衣。

至於黛玉……她不急,還要睡一場回籠覺。

踩在金絲錦織珊瑚地毯上穿戴齊整後,賈薔就着一隻蓮瓣紋雞心小碗吃了盞茶,回頭與螓首埋在錦被裡不肯擡頭的黛玉打了聲招呼道:“妹妹且在家休息,我和子瑜進宮了,爭取早去早回。”

黛玉也不起身,只在錦被裡“唔”了聲,算是知道了。

……

九華宮,西鳳殿。

尹後滿面愛憐,喜之不盡的握着子瑜的手不放開,坐於鳳榻上,看了又看。

待看到她滿面紅潤時,自然知道昨晚發生了甚麼。

看賈薔時不動聲色的白了眼,隨後拉着子瑜問了好些話。

殿下,李暄看着賈薔,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賈薔瞥他兩眼,莫名其妙道:“瞪我做甚麼?”

李暄生生氣笑,咬牙罵道:“好球攮的!還有臉子問朕?來來來,你給爺說說,你先生,朕的顧命大臣,軍機處大學士,哪去了?!”

聽聞此言,高臺鳳榻上的尹後都側目看了過來。

賈薔呵呵笑着解釋道:“此事當真是臣先生臨時起意,昨晚上臣都未想到他會來碼頭迎接,還只乘了一頂小轎,就帶了四個長隨。聽說他現在要走,連臣都大吃一驚。問明白後,才知道竟是因爲和韓彬等割袍斷義了。因爲韓彬他們一夥子,分明都查明瞭何澄、李晗乾的那些忘八事,居然要壓下去。嘖嘖嘖,這和景初舊臣有分別麼?臣先生何等風骨之人,一氣之下,就掛冠而去了。不過畢竟受天家恩重,此次南下,也不全爲了置氣,還要督導明歲災糧賑濟之事。”

李暄聞言咧了咧嘴角,笑罵道:“你就扯你的淡罷!算了,你們師徒和武英殿鬥法,朕也插不上手,到底還沒親政。

不過你下手的時候輕些,別把他們折騰毀了。尤其是西南那邊,何澄在那邊幹了不少年,換個人去怕是更麻煩,你且容他一陣。

說來也是頭疼,要是不當這個皇上就好了,咱倆還能一起和他們過過招,狠狠拾掇他們。

如今,反倒不好出手了。”

賈薔聞言連連搖頭道:“皇上多慮了,臣下甚麼手?臣素來規矩本分。”

李暄差點沒笑死,道:“你還規矩本分?隨你罷。對了,有一事知與你。李晗今日一早上了一本,還是輪換京營和九邊軍鎮的事。他要將豐臺大營和西山銳健營一併調出京畿,調邊軍入神京……不過母后沒準,朕也覺得不妥。你以爲呢?”

賈薔呵呵笑道:“皇上,下回他再弄這些動作,你和太后娘娘千萬別攔着。人想找死,皇上雖爲帝王貴胄,也攔他不住的。”

李暄:“……”

……

PS:推薦一本寫穿越東晉的歷史新書《晉擊天下》,作者是老作者,之前著有《兵甲三國》,可以放心入坑,大家有時間可以去看看。

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騷客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五十章 相托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
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騷客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一百五十六章 透露 (求訂閱!求月票!)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六百四十一章 尹皇后:賈薔,你敢同本宮說這樣的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八百零一章 海船出事了……第五十章 相托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四百零九章 信個鬼!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