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

皇城,九華宮。

西鳳殿。

尹後面色淡淡的看着李暄,看的李暄不自在起來,開口賠笑道:“母后,您這是……”

看着尹後那張豔絕天下的臉,李暄心裡壓力卻極大。

蓋因他明白,普天之下,若還有一人能動搖他的皇位,便是他的這位母后。

儘管他也知道,尹後絕無可能這樣做,因爲她最疼愛他這個幺兒。

可打心裡,仍舊懼怕。

尹後面上不見一絲笑意,看着李暄沉聲問道:“五兒,你和賈薔是怎麼回事?”

李暄聞言一怔,不解道:“兒臣和賈薔……沒怎麼回事啊,好着呢!”

尹後鳳眸微眯,道:“往常你們見天在一起渾鬧,恨不能焦不離孟,孟不離焦,臭味相投。這旬月來,卻纔見了幾回?你如今確是長大了……”

李暄聞言笑道:“嗨,兒臣以爲甚麼事,原來是這個……這母后您可不能怪兒臣,是賈薔那廝,聽說朕要組建一支內衛親軍,如先帝之龍雀,父皇之中車府……此事兒臣同母後商議過啊,母后還讓二舅舅將他手裡那支人給兒臣。”

尹後聞言皺眉道:“此事和賈薔何干?就因爲他執掌繡衣衛,就反對此事?他好大的膽子!他以爲他是誰?”

原本還因爲尹後向着賈薔說話,心裡略略有些不自在的李暄此刻聞言,心裡一下痛快了,嘎嘎笑道:“母后倒是冤枉他了,他倒是想將繡衣衛交出來,兒臣沒要。另外,兒臣問計於他時,他還說這等親密內衛,除了朕和母后外,其餘誰也不能摻和,不僅不讓兒臣問計於他,也不建議兒臣問計他人。倒是說可以問問母后,因爲母后天下第一聰明,必有法子。

這不,近來和朕避嫌來着。兒臣也不知道,他到底是避嫌,還是在偷懶。”

尹後聞言思量稍許後,嘆息一聲道:“便是如此,你也該二三天裡抽空見他一見,不爲別的,只當做給外面的人看。不然,旁人只道你君臣二人生隙,給人可趁之機。”

李暄聞言神情動了動,隨後一迭聲應道:“母后放心母后放心,有母后這句話,兒臣……”言至此,他眼睛忽地一亮,高興道:“咦,差點忘了,母后,過幾天賈薔可能就要住宮裡來了!”

尹後聞言鳳眸微眯,道:“你是說,尹江尹河回京,帶德林軍出征之後?”

李暄樂呵呵道:“正是。賈薔也是個膽小的,調走兩千他那勞什骨子德林軍後,就只敢留在宮裡了。要緊時候,還能拿母后和朕當人質……”

尹後聞言,面容簡直震驚。

她雙目凝重的看着李暄,一時不知該如何開口。

李暄見尹後如此,忙又賠笑道:“母后母后,兒臣只是在頑笑,只是在頑笑!”

尹後目光復雜莫名的看着李暄,輕聲道:“何來的頑笑啊……五兒,這個位置,果真就這麼容易變化人?”

李暄還急待解釋他只是在頑笑,尹後卻擺手道:“天子,註定是孤家寡人。賈薔做的事,又於皇權有莫大的威脅,你忌憚他,是應該的。

一個合格的天子,一個好皇上,都會將他視若眼中釘,肉中刺。

只是本宮未想到,你這樣快就能變成一個好皇上。但有一事,皇兒要明白。”

見尹後面色肅穆起來,李暄忙道:“請母后教誨!”

尹後見他竟未再分辯本心,心中再受震動。

難怪賈薔和她在一起時,話裡話外總提點,天子非凡人,登基前的七情六慾,包括友情甚至親情,父子親情,母子親情,都會淡漠改變。

人上去了,就怕下來,尤其怕被別人逼下來。

現在看來……還真是如此。

連這個先前天家裡最有人情味的幼子也不例外。

尹後心中千頭萬緒,面上不顯,緩緩道:“賈薔需要防備,武英殿那邊,同樣也放鬆不得。當日數位軍機大臣於御前逼宮,要殺荊朝雲一事,你父皇臨昏死前都念念不忘,視爲奇恥大辱!

畢竟,韓半山那些人,都是他一手簡拔而出的。他們對你父皇尚且能夠如此,更何況是你?

賈薔行事雖然不着調,甚至驚世駭俗,當得起大逆不道四個字。

但好在,咱們娘倆兒是清楚他的本心的。

若不是咱們強留他在京守衛咱們娘倆兒,護衛皇城周全,他當時就準備離京的。

所以,且論心不論行。

想當一個好皇帝,不需要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不需要包攬經史子集,但五兒,你一定要用好帝王術,平衡賈薔和武英殿兩邊的勢力。

不可讓賈薔坐大了,同樣也不能叫武英殿那邊相權過盛。

本宮的心意,是真想留賈薔在京五年。爲何是五年?

因爲韓半山、韓邃庵他們,就只能做滿這五年!

五年後,你也必是一個好皇子,好天子了。

到時候,賈薔和韓彬等同去位。

你正好親政,做你的宣德大帝!”

聽完尹後之言,李暄沉默好一陣後,無奈笑道:“母后,旁人不信,您必是信兒臣的。兒臣真不願失去賈薔這個朋友,只要……只要兩年後他肯將小琉球交還朝廷,將德林號給朕,再將他手下那支人手散了去……朕以列祖列宗的名義起誓,保他這個郡王,一生富貴無憂!

母后,兒臣這個條件,算是優待了罷?

歷朝歷代,再沒哪個天子能做到這一步。

只要他答應,兒臣頂着個憊賴荒唐的名頭,豁出臉去也要保下他這樣的臣子……”

尹後秀美輕蹙,道:“五兒,你又不是不知道賈薔平生之志,就在開海一事。原先你不是答應的,怎麼現在……”

李暄苦惱道:“原先他手裡沒有能調入京中,一下滅掉兩營馬步精銳京營的德林軍,沒有小琉球啊。誰知道,他球攮的弄的這樣快。若是他在外面搞上十幾二十年,弄出眼下的實力,兒臣也不會說甚麼。

母后,兒臣不是容不得人。尤其,朕還拿他當兄弟。可是這忘八也太嚇人了,出去才一年光景,就弄出這樣大的陣仗來。

再給他十年二十年,兒臣都不敢想象,他會變的多強。

母后,兒臣也怕啊……

上回賈薔和林如海爺倆,同武英殿鬧起來,朕就按了下去。

聽說今兒那邊又鬧了起來,都割袍斷義了。

韓彬、韓琮他們原先最是厭恨貪官,可李晗鬧出那麼大的笑話,還有西南的何澄,按二韓的性子,哪裡還需要林如海相逼,早早就該發作了。

可是連他們這樣剛直的人,眼下都強嚥下一口窩囊氣,暫且團結一致,防的不就是賈薔麼?

是,賈薔是想出海。

可他這樣能折騰,出海一年就這般模樣,出海三年又如何?

出海十年呢?

打小上書房裡學的那些話,兒臣記住的不多,就那句‘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朕記得明白。

不過母后您放心,不到萬不得已,兒臣不會和那球攮的撕破面皮的,總要想個法子,不戰屈人兵纔好……”

“娘娘!”

這一對天家母子正難得交心之際,卻見牧笛從側門轉入,面色有些凝重,喚了聲。

尹後一看他的神色,就知道出了不小的事,不過當着李暄的面承奏,想也沒甚麼不該說的,便眉頭蹙了蹙,問道:“何事?”

果不其然,就聽牧笛道:“元輔半山公遣人送信過來,說,說輔政大臣林如海,今晚已經乘船出海。”

聽聞此言,尹後臉色瞬間陰沉下來,鳳眸震驚!

賈薔,竟未同她言語半句!

倒是李暄,反倒嘎嘎樂了起來,形容輕鬆許多,笑道:“母后您瞧瞧,那邊其實也在防着咱們嘎!”

笑罷,又嘖嘖起來,見尹後臉色難看壞了,還勸說起來,道:“母后,您也想開點。都是人之常情,嘿嘿嘿,朕害怕,那忘八蛋也怕來着。林如海那樣的當世數一數二的聰明人,也怕來着。看來都差不多嘛!”

尹後看着李暄,緩緩問道:“你準備如何對付賈薔、林如海師徒二人?”

李暄連連搖頭道:“母后,兒臣怎好出手?兒臣甚麼都不會做,果真一出手,那纔是傻子!此事全是二韓、李晗還有舅舅、葉芸他們去操心的。果然他們覺着相安無事下去就很好,那兒臣也無話可說。憑朕和賈薔的交情,來日即便他造反,也必不會殺母后和兒臣,這個自信,兒臣還是有的。”說至此,自嘲一笑。

但這話,連他自己都不信……

“那你呢?你勝了後,又如何發作賈薔?”

尹後輕聲問道。

李暄聞言抓了抓腦袋,遲疑了稍許後,樂呵呵道:“算了,這輩子許就這麼一個朋友了。果真落朝廷手裡,兒臣也無論如何保他一條性命。要不,去了勢,進宮和朕作伴如何?嘎嘎嘎!母后,賈薔還是聽您的。有機會的時候,您多和他談談。一個臣子,要那麼大的勢力做甚?還是交出來的好,母后和朕兩人,必保他滿門富貴!這是兒臣的心裡話……”

尹後沉默稍許後,道:“回頭見了他……罷了,待日後再說罷。眼下林如海剛走,咱們娘倆兒就急着謀取德林號,吃相太難看。日子還長久,一二年的功夫裡,慢慢熬浸罷。”

“母后高明!”

……

李暄去後,尹後看着牧笛,輕聲問道:“可查清楚了?尹朝手裡那部人手,皇上可是早就接觸過,已經接手了?”

牧笛躬身道:“娘娘,奴婢讓人悄悄去查問過,管那支人手的內侍是李春雨。這廝,的確早早就認投皇上了,不然皇上想要重組內衛,也不會第一個就來娘娘這裡求他。”

尹後聞言嘴角揚起,覺着好笑,防誰,都沒防過這個幼子。

卻未想到,這個幺兒隱藏的最深。

再者,她那個二弟也真是不靠譜,這樣的事,居然會讓李暄早早接觸到……

忽地,尹後不知想到了甚麼,面色隱隱一變,擡眼看向牧笛,沉聲問道:“牧笛,當初林如海之女遇刺,馬車被焚,之後乘船南下揚州時,又被人伏殺,事後百般查探,都無下場。會不會是……”

牧笛聞言,臉色亦變了變,卻是皺眉道:“沒道理啊……”

那兩場刺殺,一場讓皇次子李曜身敗名裂,失去了繼承大位的希望。

另一場,卻是牽連到了大皇子,李景!

也是自那一回後,隆安帝對李景這位嫡長子的信心,消失大半……

若果真如此……

“去查!”

……

“王爺、王妃回來啦!”

榮國府,賈母院門口方向,幾個穿着紅綾襖青緞掐牙背心小丫頭子們跳腳拍手歡呼道。

賈母、薛姨媽、賈政、傅秋芳、寶玉並趙姨娘等,都候在抄手遊廊下。

大半年未見,一家人分離天南海北,如今終相逢,連賈政面色都隱有期盼。

未幾,就見好大一羣人說笑着進來。

老遠就聽鳳姐兒在那高聲喊道:“哎喲喲,我的老祖宗,可算是家來了!我可想死你了!”

聽到這熟悉親切的聲音,賈母等臉上的笑容愈發深了。

賈母亦是高聲笑啐道:“天南海北的逛了老大一圈,原以爲長進了,沒想到還是個潑皮破落戶!”

衆人大笑,久別的疏離散去大半,一下親近起來。

賈母仔細的看着步步走來的一衆孫女兒孫媳,連連點頭讚歎道:“可見出去逛一遭,還是有好處的。這精氣神大不相同,比原先更好許多!果然是不同了!”

賈政都忍不住道:“讀萬卷書,亦不如行萬里路。女孩子們能開闊眼界,這份造化世間少有。”

終至跟前,呼啦啦一片人俯身拜下。

鴛鴦許是早得了賈母的囑託,黛玉剛有動作,就被勸下了。

賈母看着面色訝然的黛玉,笑容滿面道:“如今你是郡王王妃,是娘娘了!國禮大於家禮,往後可不興見禮了。”

黛玉好笑道:“家裡還講這個?若講這個,原先咱們全家都要給子瑜姐姐見禮,她還是長樂郡主呢,比同郡王例。先前不講這個,如今也大可不必。不論甚麼時候,外祖母仍是外祖母。”

說罷,到底還是福了一禮。

這舉動,自然贏得滿院人暗暗喝彩。

貴人,到底是貴人。

行禮不行禮的,又何須看在眼裡?

這個禮下去,旁人只會愈發尊重黛玉。

“快快快,裡面去坐坐。我讓人把園子裡凸碧山莊收拾利落了,一會兒就擺飯!”

賈母牽過黛玉的手,一迭聲吩咐道。

回頭又看了鳳姐兒的肚子一眼,笑道:“生了?”

鳳姐兒有些害羞,又有些得意,點頭道:“生了個哥兒,名喚賈樂,小名平安。”

賈母神情微微有些複雜,不過也沒說甚麼,問道:“孩子呢?”

鳳姐兒笑道:“林妹妹和子瑜讓留在小琉球了,說路途遙遠,孩子太小,不敢冒險。”

賈母笑了笑,便在一衆孫女兒孫媳的圍繞下,歡聲笑語的進了榮慶堂。

賈薔在一旁,看着神采飛揚咧着嘴只顧樂的寶玉,低聲笑問道:“傻狍子,怎麼不問問你媳婦兒哪去了?”

寶玉:“……”

……

PS:今天去機場送母親回鄉,重慶待不下去了,水土不服,思鄉甚切。媳婦兒馬上又要上班去了,我太難了,快抑鬱了……

另外劇情再稍微解釋一下,不是翻來覆去,設定是層層遞進,危局浸透,和一些主要人物的心理變化。想的是寫的牛逼些,深刻些。一波波的壓迫感……如今看來也許是貪心了些,也許是筆力差的太多,球囊的沒寫出味道來,爭取能一點點進步吧,都說園子戲外的不大好,所以總是不死心,想進步。

不過這種寫法既然不討喜,就換一下罷,讀者是上帝。好在該鋪墊的已經夠了……

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一章 清白身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三章 污名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四章 出衆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一百七十二章 憂慮 (爲MUNDI和多炮塔的遼河加更!)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
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一章 清白身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三章 污名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二百八十二章 父皇,兒臣冤枉!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四章 出衆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一百七十二章 憂慮 (爲MUNDI和多炮塔的遼河加更!)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八百二十九章 元妃歸寧!(新年好!!)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