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

神京城外,青石碼頭。

亥正。

賈薔王駕,於半個時辰前至此。

隨行除五百親衛外,周遭更有數百頭戴三山無翼紗帽,身着玄色黑鵠錦衣,身披墨色斗篷的繡衣衛緹騎環繞。

數十面王旗招展,斗大的“賈”字在火把照亮的夜空中,隨寒風簌簌作響。

亥時二刻,一頂文官青呢轎子,在一個老僕,四個隨從的護從下,輕便前來。

賈薔見之唬了一跳,顧不得擺威風,忙迎上前去。

“忠伯,這是……”

迎上老僕後,賈薔迫不及待的問道。

林府老管家忠伯未言,只笑了笑。

青呢轎子落下,賈薔親自上前揭開轎簾,就見林如海坐於轎中。

一身常服儒衫,手中捧一手爐置於膝前。

神情寧靜,賈薔很羨慕這種,一眼看去就很清淨,又給人感覺智謀如淵似海的氣度。

他希望有朝一日等他年老時,亦能有如此境界。

不過林如海看到賈薔也沒甚麼多餘要說的,直言道:“薔兒,今日爲師先一步南下。佈政坊那處宅子,是御賜宅第,你代爲師交還與朝廷。”

賈薔應下後,左右看了看,問道:“先生,姨娘呢?”

林如海微微搖頭道:“她先去前面等我了……”

賈薔聞言恍然,看來他這位先生,雖將青鳶交上去了,手裡並非沒人。

頓了頓,賈薔關心問道:“先生,若宮裡問起先生,當如何作答?”

林如海道:“此事不必你作難,今日於宮中,爲師已與半山公等割袍斷義。今日南下,他們不會多言甚麼。至於天家……你看着解釋便是。”

得聞隆安帝派人前往小琉球下手後,林如海對天家,着實再無甚麼心思。

隆安帝昏迷前並不會猜到其子已送走,仍是當成早夭。

而他的獨女,就在小琉球。

顯然,隆安帝想要動手的,不只是賈薔,還有他林如海。

君臣義絕,不必贅言。

賈薔聞言點了點頭,他沒追問爲何割袍斷義,此事對林如海而言,顯然也非一件簡單輕易之事。

他看着林如海道:“先生,您放心南下,京裡弟子有把握。明歲一早,師妹就會攜家眷南下。最遲二年,咱們一家人便能團圓。到那時,天下再無人能左右咱們!”

兩年時間,海量的資源傾入小琉球,將會得到極大的發展壯大。

林如海聞言微笑道:“爲師南下,可不只是讓人無法左右而已。薔兒,你的路還很長,不可自滿。人一旦自滿,必會忽視疏漏。你面對的,是一個龐大的對手。這種鬥爭手段,未必只是刀光劍影,還有可能是誘惑。爲師南下後,誘惑只會更多。

爲師相信,沒人能左右的了你,但你要能掌控住自己的本心,不被慾望和貪婪所反噬。”

賈薔頭皮隱隱發麻,躬身道:“先生教誨,弟子銘記於心。許多退讓,只是想爲德林號多爭取些時間,儘可能的壯大。是有些貪心……”

林如海搖頭微笑道:“倒也不必束手束腳,只要你心中始終記得要做甚麼,本心不易,其他些許手段縱然有些冒險,也未嘗不可爲之。大體上,這二年內,還是太平的。一來大旱未完,二來邊關不靖,三來,爲師南下。

但是,也保不準有人希望我們這樣想。你說是不是?”

賈薔點頭道:“弟子明白。他們若動手,絕不會等到徹底事畢。不過先生且放心,他們做甚麼,弟子會緊密留心的。哪怕他們不顧小琉球方面,弟子也會讓他們知道,輕舉妄動,只會自取其辱。

弟子的確憂國憂民,願社稷黎庶安泰無恙,但前提從來都是自保無憂。他們若不擇手段,弟子會教他們重新認得,甚麼是狠辣決絕,喪心病狂。”

林如海聞言笑道:“你能有這個認知就好,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你在小琉球已經打開了局面,若果真如你所說,能在海外尋到另一片天地,那麼,即便捨棄這裡,再造中華也不是一件不可能之事。

不過,你既然有所打算,還是按你的來罷……狠辣決絕也就罷了,喪心病狂卻不必。

我更相信,你不會讓事情發展到那一步。

薔兒,你可知他們若想對付你,會在甚麼時候?”

賈薔沉吟稍許,輕聲道:“在十二團營重新佈置穩妥後。”

林如海聞言,滿意的笑了笑,沒再說甚麼。

正這時,忽見商卓近前,稟道:“老太爺,王爺,王妃娘娘的座船就要到了!”

林如海卻未起身,而是看着賈薔最後說了句:“薔兒,要多保重。”

目光中既有欣慰,也有淡淡的擔憂。

相比於大燕而言,賈薔的勢力,其實仍小的可憐……

而對上朝廷那些政爭巨擘,賈薔的智謀,也絕談不上能佔上風。

當然,除非朝廷失心瘋了,願意玉石俱焚,否則絕不可能在天災和人之禍未大體安定前,就對賈薔和德林號下手。

所以,至少還有一年半的和平共處期。

這一點,倒是可以篤定。

“太太快看,太太快看!是國公爺來接您來啦!是國公爺來接您來啦!”

緩緩停泊於碼頭岸邊的賈家客船三樓上,一個還留着頭扎着總角的小丫頭子在窗戶縫裡看到岸邊飄揚的賈字王旗後,歡天喜地的叫道。

正與姊妹們說話的黛玉聞言,起身上前走了兩步,遙遙看了眼,哪裡能看得清甚麼?

鳳姐兒倒是比她還高興,笑的滿面桃花,啐小丫頭子道:“藕官,往後要改口叫王爺王妃了,訂正幾百回了,這些小蹄子就是記不住!”

說話間走到窗邊,往外看了眼,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越來越近,身旁還跟着一頂青呢小轎。

鳳姐兒回頭同黛玉笑道:“瞧瞧,這是要上船來了!”

黛玉亦行至跟前,側身往外看了眼後,回頭與尹子瑜、寶釵等笑道:“且不必急着下去了,他上船來了。”

也不過半年,黛玉出落的愈發出挑,周身清明靈秀,自有一股風流在。

身旁青玉紫竹燈照耀下,更顯明媚動人……

……

皇城,武英殿。

東閣。

二韓對坐,長久無言。

直到行走將燈燭點燃,驅散了黑暗後,韓彬似乎恢復了些神采,他看着韓琮率先開口道:“邃庵,老夫當然知道吏治之重,乃國之本也。吏治敗壞,乃自毀根基。只是,先賑災、先平叛罷。

等此二事罷,再一併清算又何妨?

可恨啊,老夫看走了眼。李子升倒也罷了,原就好走詭道。何毅庵……着實可惜了。

老夫想了許久,都未能想明白,以其理學之深湛,怎會走上這樣一條路來?”

韓琮搖頭道:“終歸到底,還是未將西南十萬大山當做大燕,只當是在敵對沙場……但無論如何,因貪酷致使兵敗喪師,西南糜爛一事,其罪深重,不可饒恕。

半山公,何須擔憂沒有良才?大燕黎庶億兆,官員數以十萬記,良才無數!”

韓彬看着韓琮輕聲道:“若無林如海師徒,若無德林號和小琉球,老夫何必如此着急?邃庵吶,調兵入京啊!!太上皇……如活死人一般,落得個不明不白的下場。如今,朝廷頭等大患,自然是天災和兵禍。其次,就是他們師徒二人。”

“……”

沉默半晌後,韓琮艱難的吐出一言來:“何至於此?”

韓彬玄奧的笑了笑,緩緩道:“至不至於此,邃庵你看看天子,不就明白了?賈薔調兵回京前,天子待他是甚麼態度?如今又是甚麼態度?”

韓琮皺起眉頭,道:“僕自然知道,賈薔一手執掌皇城宮衛,一手執掌繡衣衛,都是要命的位置,權勢滔天。可是,他先前不是要走麼?是天家強留的他……”

韓彬搖頭嘆息一聲,道:“天家留他,是爲了平衡軍機處。但是到了那個位置,又怎會心中無猜疑?不過邃庵,你也不必生老夫的氣,老夫必會與你這位御史大夫一個交代。只這一二年內,還是暫且相忍爲國罷。”

韓琮聞言,看向韓彬道:“半山公,這一二年內,與賈薔也相忍爲國麼?”

韓彬聞言,沉默稍許後,並未直接回答,而是偏過頭去,看了眼外面的夜色,道:“這個時候,林如海應該已經登船,準備南下了……”

韓琮悚然一驚,起身道:“甚麼?不是說年後……”話未說盡,他陡然明白過來,臉色極其難看道:“今日割袍斷義,是有預謀的?林相,怎會變成這般?”

韓彬苦笑道:“說起來,老夫倒是羨慕他。對他而言,一生之抱負,這二年都實現的差不離了。新政推行飛速,大半功勞在他,功勞大的甚至到了受人忌恨算計的地步。所以,他了願了!如今所爲者,一爲弟子子女,二爲新志向。

如海活的比我等灑脫啊,舉重若輕,拿得起,也放得下。

歷經生死患難,如今他的境界,倒比我等高一籌了。

只是,越是如此,越可怕。小琉球有他坐鎮,說不得,真有可能成爲賈薔的王霸之基!

邃庵,你說說,老夫這個元輔,又怎能不防吶……”

韓琮聞言,嘆息一聲後,沉默稍許,忽地擡頭看向韓彬道:“那,就讓他這樣走了?”

都不是心慈手軟的人……

若是趁這個機會,將賈薔和林如海一起留下,以除無窮大患,韓琮即便再欣賞賈薔,也不會手下留情。

與彼師徒二人相比,大燕的長治久安,社稷的安穩寧靜,才至關重要!

韓彬無奈笑道:“你以爲林如海想不到麼?這樣的事,至少要三天時間來佈置。可他卻只給了半天的功夫不到,如何來得及?而且……”

韓彬看了眼深幽不見底的九重深宮,道:“此刻有些許動靜,先下手的,一定是他們。

罷了,且再等等罷。等天災過去,兵禍平息,朝廷恢復了元氣,以大勢碾壓過去就是。”

當然,是朝廷和林如海的對決。

賈薔,卻是不允許再去小琉球了。

焉能,放虎歸山林?

……

回城途中。

賈薔上了黛玉的馬車……

被賈薔抱於膝上摟於懷中,黛玉嬌羞不已,不過神情中更多的還是擔憂和難過:“爹爹上了船,也不與我多說幾言,讓我們下船回家就走了……”

賈薔嘿嘿笑道:“先生想兒子了嘛……”

見黛玉擰起秀眉來,忙又哄道:“從揚州請來的老神仙如今在津門等着,先生要去接上他,然後改乘海船。有那位老神仙在,先生就能長命百歲!咱們也就這二三年,都要搬了去,還在乎這一朝一夕的?”

黛玉聞言寬了些心,看着賈薔的神色,抿嘴笑道:“你又長高了些。”

賈薔在她晶瑩的耳邊說了句話,黛玉整張俏臉就紅透了,在他懷中捶了一下後,感覺到身下的動靜,忙岔開話題問道:“那位老神仙不是揚州齊家的麼?怎願意隨爹爹去小琉球?”

賈薔調整了下黛玉的坐姿,讓她眉眼中愈發多了分嫵媚,不過雖然旁邊沒有透明人紫鵑在,她還是不敢讓這壞人過分,一會兒還要見賈母等,怎好見人?

以威脅坐開爲由,讓賈薔管好他的勞什骨子壞東西,然後纔好好說話。

賈薔知道她面皮薄,自然聽愛妻的,笑道:“那老道士人在化外,心憂社稷。聽先生說,將在小琉球開展前無古人的新政,可使民富,可使國強,可讓國運不復三百載輪迴之厄。那老道士聽了大爲動心,再加上齊太忠早晚也會過去,就一道去了。你放心,有那人在,先生必會長命百歲。”

黛玉點頭高興道:“的確是高人,連我瞧着,爹爹的氣色都好了許多!且那位老神仙去了小琉球,連孩子們的事,我也放心了。”

言至此,賈薔才奇道:“怎麼就帶了小晴嵐回來?李崢、賈樂他們呢?”

黛玉聞言,輕聲道:“是子瑜姐姐的意思,她聽說了你的事後,很是憂心。子瑜姐姐也是讀老了書的,豈能不知你如今的險境?就頭一回拿主意,勸我將李崢、賈樂,還有幾個有身子的人都留在小琉球,以備不測。薔哥兒,果真到了這個地步?”

見其星星點點的明眸中滿是擔憂神色,賈薔笑道:“留下也好,但肯定不會到那個地步,我保證。”

黛玉最信他的話,將螓首往懷中又倚了倚,笑道:“那就好,甚麼王爺、國公、侯爺,又值當甚麼?一家人能齊齊整整的在一起,纔是最好的。果真京裡不好留,咱們就去小琉球,或是香江那邊都好。”

賈薔聞言,將黛玉抱的緊了緊,腦海中所想者,卻是尹朝手中的那支龍雀……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一百零二章 風波大惡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四章 出衆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一千零八章 好球!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
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五百四十三章 身份不同了的王夫人……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七百六十六章 幾個姑姑何時說親?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一百零二章 風波大惡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四章 出衆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百四十三章 長短 (爲繪金盟主賀!!)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八百零三章 砰!第一百六十七章 善良 (爲多炮塔的遼河賀!)第一千零八章 好球!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