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

半月後……

迎接皇太后鑾駕回宮,送走二尤,賈薔在京城露面的次數少了許多。

他忙着同賈芸一道,不斷的與皇家錢莊和晉商票號的掌櫃們,完善錢莊規則。

如今賈薔手裡握着德林號、揚州鹽商、十三行、九大姓、晉商等天下最大的商團,皇家錢莊和晉商票號如今統一使用銀票,對銀票的流通,有莫大的推動作用,對商業的發展,也起到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尤其是日益劇烈膨脹的德林號,效率提高了何止一倍!

無論古今,效率就是金錢。

德林號如同一個史無前例的巨獸一般,在大燕體內迅猛擴張着。

每過一日,都在飛速壯大。

不過,也不是沒有問題。

眼下最大的問題,仍是銀票信譽的建立。

即便是德林號內部,對大量持有銀票,都懷有不安的心思,更何況是其他商號?

只是信譽的建立,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決的。

如今誰都知道,皇家錢莊的信譽,就是維持在賈薔一人身上。

他平安,則皇家錢莊就能堅挺住。

他若出了事,那皇家錢莊的下場,多半就是內務府錢莊一樣。

正是這份擔憂,成了銀票暢通無阻的最大阻力。

賈薔也理解,畢竟誰也不願一朝變天,手裡的銀票成爲廢紙。

他甚至猜測,武英殿那邊已經有這種預備,否則爲何堅決不讓銀票在朝廷官府之間流轉?

是否擔心有朝一日廢黜皇家錢莊銀票,會引起官員階級的反彈?

針對此等情形,賈薔果斷動用天家的信譽來維持。

畢竟,天家在皇家錢莊內佔了大股。

雖然這份股三五十年內沒甚麼大作用,甚至連受益也沒多少,因爲賺到的銀子,絕大多數都會拿來進行擴張……

但畢竟佔着這份名義,所以不用白不用。

賈薔請動李暄,讓他將錢莊規矩抄寫了遍,並蓋上了寶璽。

隨後印發傳到每一處錢莊分號。

但這般做,也是治標不治本。

因爲大家對於天家的信譽,信得過的着實有限。

得知各大商號對銀票多存有疑慮和顧忌,賈薔當下也無其他好法子。

畢竟在巔峰封建時代,想開拓一條資本路線,本就是千難萬難幾無可能之事。

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不是不能掀桌子,只是沒必要。

一個相對穩定繁榮的大燕,對德林號利遠遠大於弊。

而朝廷如今這個爛攤子,發展速度遠不能與德林號相比。

至少兩年內,錢莊應該還能平安無事。

兩年後,以德林號之強盛,若有人當真想動一動錢莊,賈薔也不妨再教教他們,甚麼纔是真正的民族大義,甚麼纔是真正的大局爲重……

今日爲賑濟災民,爲邊關戰事,他選擇顧全大局。

二年後,他同樣爲了社稷,爲了民族命運和前途,會讓一些人明白,大局爲重的道理。

“爺,查出來了!”

賈薔剛從西斜街那邊回來於前廳落座,就見李婧挺着好大的肚皮,居然一路飛步過來,滿面激動神情卻十分凌厲的叫道。

賈薔上前幾步,抄手將她抱起轉了圈後,讓李婧穩穩坐於腿上,才責備道:“還有個把月就要生了,也敢這樣跑?”

李婧卻是顧不得這些,神采奕奕的看着賈薔咬牙道:“爺!查出來了!”

賈薔問道:“查出甚麼來了?”

近來也沒讓她查甚麼……

李婧壓低聲音小聲道:“爺,宮裡那位在宮外的龍雀,掌握在尹家二老爺手中!”

賈薔聞言眼眸一睜,眉頭登時皺起,腦海中浮現出那位不靠譜老丈人尹朝的形容來,緩緩道:“確定了?”

李婧仍難掩興奮,道:“確定了!多虧爺留了心思,那位白月樓的白月娘,果然不簡單!就是盯梢她,才發現了些端倪。然後順藤摸瓜,剝絲抽繭,發現了龍雀的老巢!爺猜猜,是在哪裡?”

“朱朝街?”

賈薔緩緩說道。

李婧眼睛明亮,點頭道:“就是朱朝街!誰能想到?誰能想到?”

從來閉門謝客,爲尹家搏得莫大賢名。

自律到極致,莫說結交高門貴戶,就是尹家自身,在隆安帝醒着的時候,也只在五品官打轉。

誰會監視這樣一戶人家?

也就沒人能發現,其中會有甚麼樣的端倪了。

賈薔臉色凝重,緩緩道:“繼續追蹤觀察下去,這一支龍雀,應該是太后交給尹朝掌管的。”

李婧忍了稍許,還是開口小聲道:“爺,當日太太過生兒離府回林家,半道遭遇截殺,查了這麼久都沒查出些名堂。會不會是……”

賈薔皺眉道:“太后沒道理這樣做吶。”

李婧輕聲道:“太后沒有道理這樣做,但尹家二老爺有道理這樣做。他是當爹的……”

賈薔臉色嚴峻起來,緩緩道:“你讓人繼續往下查,但先不要打草驚蛇,此事另有計較。另外,宮裡天子準備再立一支內衛,你讓人仔細查查,宮裡是不是要接觸這支人手,想辦法,摻沙子進去。”

“是。”

李婧應下。

二人沉默稍許後,賈薔又問道:“趙師道差事辦的如何?”

李婧笑道:“不愧是嶽之象的高徒,此次便是他親自出馬,追蹤到朱朝街去的。”

賈薔點了點頭,道:“嶽之象回京後,調他去小琉球。”

李婧聞言,小聲道:“爺,若是如此,林家老爺那邊會不會多想?畢竟,嶽之象隨林老爺在小琉球,林老爺才更便宜些。嶽之象原就出自林府……”

賈薔搖了搖頭,道:“你以爲我不知道?可這就是先生要求的。”

林如海南下,嶽之象也留在小琉球,那麼小琉球島上齊筠和閆三娘就算加起來,都毫無抗衡之力。

林如海這般要求,當然不是爲了避嫌,而是在親身教賈薔道理。

做事業做到這般地步,不可感情用事。

李婧都受感動了,嘆道:“爺,林老爺對您當真比親兒子還親。”

賈薔點了點頭,道:“也是擔心趙師道年歲淺,行事雖老道,可畢竟不如嶽之象。之後的形勢,看着比先前安穩許多,但也沒那麼容易。”

正說着,見鴛鴦進來,二人不由停了下來。

賈薔奇道:“你怎麼來了?”

府上規矩,除了黛玉外,內眷等閒不許進議事廳。

鴛鴦聞言笑道:“爺,不是說太太她們的船,晚上就到了麼?我來問問,多咱去迎?”

黛玉她們的船,終於要回來了……

賈薔笑道:“最快也要到戌時末了,多半是亥時。咱們酉時出發就好……你要去麼?大着個肚子,仔細着些。”

鴛鴦笑道:“怎能不去?太太這一遭可受累了!對了,我去回老太太一聲,老太太一早起就讓人準備,說今晚在園子裡,給太太她們接風!”

賈薔笑了笑,沒多說甚麼,道:“去罷。”

待鴛鴦走後,賈薔笑臉斂起,問李婧道:“先生那邊如何了?”

李婧搖了搖頭,道:“佈政坊那邊,老忠叔從來不讓我們過去幫忙。今兒林老爺進宮了,這會兒還沒回來。我約摸着,他老人家自有打算。”

賈薔聞言,緩緩頷首……

……

皇城,大明宮。

武英殿,東閣。

韓彬、林如海、韓琮、尹褚、葉芸、李晗六位軍機,依次列坐。

今日議政,從早起至下午,已經議了四個時辰了。

所議之題,便是李晗、何澄之流,於西南土司叛亂一事上,所要承擔的責任。

半月來,軍機處將該查的,基本上查清。

賈薔當日所言,雖略有誇大,但並非虛言……

此事對韓彬的打擊,着實太大了。

當初韓彬、張谷、李晗、左驤、竇現,五位隆安帝潛邸幹臣返京,誓要推行新政,造就隆安盛世。

結果不到三載,竇現死,張谷、左驤於謀逆案中也死了個不明不白。

還有發掘出的驚豔奇才郭鬆年,居然死於地龍翻身。

寄予厚望的門生弟子何澄,原是他心中定下的入閣乃至元輔人選。

誰曾想,會陷入這等醜聞中去……

新黨大興,也不過三載光景,中堅巨擘,幾乎死盡。

李晗……

李晗如今盡顯頹勢,已經墮落失去志向。

韓彬心中悲痛之極……

“人非聖賢,孰能無過?”

力保何澄、李晗的,是尹褚。

因其身份特殊,又爲顧命,所以如今在軍機處,僅在二韓之下。

當然,這是因爲林如海通常不入宮的情況下。

尹褚擲地有聲道:“李相、何澄,雖有微過,卻亦有大功於朝廷。瑕不掩瑜,過不及功。爲了些許夷女,就要壞兩位肱骨重臣之仕途,實非謀國之舉!連皇上都說了,人無完人,道德聖人,是當不得軍機宰輔的!”

而要求嚴懲的韓琮同樣不肯退讓,沉聲道:“雖有微過?尹大人,西南糜爛一片,朝廷耗費二載光陰並無數錢力物力,改土歸流,如今一朝回至兩年前。還有那戰死的兩千兵馬,失地失人之敗,也叫雖有微過?那在尹大人眼裡,甚麼樣的過,才叫大過?”

尹褚還要開口,沉默許久的林如海忽地開口道:“尹相,此案不只是些許夷女,還有……吏治。水至清則無魚沒錯,但不能從水之源頭就出現惡臭污水,否則,只會是一潭死水。”

李晗臉色鐵青,咬牙道:“林相,此言,過了罷?論起罪過,僕焉敢與令徒相比?無旨私自調兵進京,這纔是抄家滅門的滔天大罪,怎不見林相你大義滅親?”

林如海面色淡漠,道:“此話旁人說得,軍機處說不得。賈薔自出山以來,每一步都是爲人所迫,不得不出力,爲君父分憂,爲軍機解難。若無賈薔,此刻天下餓殍何止百萬?社稷一片糜爛。新政更是功敗垂成,連舉步維艱都談不上。半山公,此言無謬處罷?”

韓彬聞言沉默,只緩緩頷首。

林如海微微一笑,道:“卻不料,此等大功,卻招來嫉賢妒能的陰私小人,於御前搬弄是非,挑撥離間。才使得前方立大功,爲救濟海糧奔波操持,後方卻派人去抄家拿人,以迫功臣滿門抄斬。當初風波亭,也不過如此罷?只是奸人未料到,賈薔好讀《孟子》。”

李晗還待說甚麼,林如海擺手道:“道理很簡單,只要天家肯放人,賈薔願意爲此事擔過,去王爵,交還一切富貴,退出大燕。李子升,你又如何說法?”

李晗面色鐵青,卻不再開口。

一步步走到這個位置,誰人能知其苦?

就爲了些夷女而去位,他豈非成了千古笑柄?

眼見雙方僵持不下,而天色漸暮,林如海忽地緩緩起身,同始終不開口的韓彬道:“半山公,僕知汝心中之痛,亦知汝之艱難。所以,不逼你。僕去御前相談,請聖裁罷。”

韓彬聞言眼神震驚,卻仍只是看着林如海,無言以對。

李晗氣的發抖,他未想到,林如海竟如此惡毒,非要置他於死地,非要讓他身敗名裂!

李晗甚至能想到,從明日起,京城內大街小巷,市井處處都流傳起他李家和夷女的香豔故事……

林如海,着實太卑鄙!

御史大夫韓琮跟着緩緩起身,道:“僕同去。”

尹褚冷笑一聲,道:“爲些許下賤夷女,就要壞國之幹臣,僕斷不能苟同!便是官司打到御前,又何妨?”

說罷,他轉身同韓彬、葉芸道:“若此事牽扯大燕百姓,僕必第一個出面指責!可是那些夷女……何至於此?”

李晗聞言,感激的看着尹褚。

韓彬深深的看了尹褚一眼,並未開口。

葉芸遲疑了稍許,也未開口。

夷女,也是大燕之民啊……

正當再度僵持之際,韓彬看向林如海,今日首次開口,語氣之重,猶負山巒,他緩緩道:“如海,以大局爲重罷。”

此言一出,老邁的韓彬,愈發透出幾分老態龍鍾。

他是以一生清譽,爲李晗、何澄擔下了此次叛亂根由。

林如海不無震驚的看了韓彬稍許後,忽地倒退三步,而後緩緩彎腰,將青袍前襟拉起,撕扯下一角來,在諸人動容中,擺放於身邊條几上後,再不發一言,拄拐一步步離去。

自此,割袍斷義。

林如海走後,武英殿東閣內沉寂了好一會兒,悲憤震怒的韓琮本想指責些甚麼,可看到韓彬臉上竟是老淚縱橫,終是心軟,只仰頭一聲悲嘆……

大燕吏治,終將走上老路……

……

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十二章 肉香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六百章 白蓮教主林如海?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四十章 變故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
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十二章 肉香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六百章 白蓮教主林如海?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四十章 變故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九百九十三章 賈太白!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