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

李子升,你真是下賤!

這句話迴盪在養心殿內,一衆君臣內侍都驚呆了。

李晗先是一怔,隨即勃然大怒,一張老臉漲紅髮紫,雙目噴火般怒視賈薔。

韓彬看着賈薔嘴角凌厲的冷笑和譏諷,知道李晗再開口,形勢怕會愈發不可收拾。

他與賈薔沉聲道:“平海王,還請自重!須知,這裡是御前!”

賈薔聞言,看向韓彬,眼中滿滿皆是失望,道:“本王正是知道這是御前,所以從一開始,就表明態度,不願摻和其中。軍政國事,與我無關。偏他李子升以公謀私,因他兒子豢養娼妓謀利一事忌恨本王。此事,你韓半山看不出?”

李晗在一旁大怒道:“胡說八道!血口噴人!公是公,私是私!雲貴總督府上奏之事,難道是莫須有之罪?”

賈薔冷笑道:“好!既然你們非要本王辯白清楚,那本王就辯白一番又如何!”說着,他目光轉向韓彬,道:“元輔,你那得意門生何澄,當得好總督啊!”

韓彬聞言眉頭緊緊皺起,目光漠然的看着賈薔,道:“平海王此言何意?何澄雖爲老夫監考舉子,按官場規矩而言,的確爲老夫門生。但是,老夫從未與其結黨,視其爲黨羽。且何澄於雲貴總督,如今再加上一個廣西,督三省軍政,主持改土歸流之政,政績斐然,此功在當代利於千秋之事,莫非有不妥之處?”

若是賈薔現在想要干政,那韓彬絕不會手軟。

賈薔“哈”的一聲大笑,道:“改土歸流當然是善政,千百年後,後世子孫必會尊崇此政!但是何澄在西南推行新政,手段貪酷殘忍。”

“胡說八道!”

韓彬厲聲道:“平海王焉知政事?”

賈薔目光冷靜的驚人,他看着韓彬沉聲道:“你莫要忘了,本王仍是大燕繡衣衛親軍指揮使,奉皇命監察天下官員。就繡衣衛……是了,還有德林號在西南的人回報,西南土改過程中,手段酷烈。若只是對土司貴人如此倒也罷了,但最慘者,卻是普通夷民。據報:夷民之馬上者官取之,中者兵需之。不幸而妻女可觀。不幸而妻女可觀,無不嬲也。凡有薪炭入市,兵役輪抽,以爲‘過稅’。

對於鄧橫寨這樣的強寨,總督府以利誘之,對尋常寨子,則以兵威強壓之,搜刮極烈!但有反抗者,除“小有姿首之女不殺”外,“在者殺,去者殺,婦孺殺,”,虐殺手段更是無所不用其極,“鑿顱、批面、剁手、截足、劃腹、抽腸”,種種暴行,令人髮指!

此次西南諸土司羣起造反,除卻諸土司不願丟卻大權外,何澄的貪酷同樣是一個重要原因。他爲了滿足私慾,不擇手段地掠取財富和美人,對夷人淫污蹂躪迭加,逼得他們“求爲奴隸僕妾不可得”,結果種下了夷人的刻骨仇恨,使雙方陷入了仇殺的血海中!”

“胡說八道!!”

韓彬臉色難道的駭人,他看着賈薔憤怒道:“你怎敢如此侮辱構陷封疆大員?老夫回頭必責問林如海,看看他有何話說!何毅庵理學深湛,便是如海亦欽佩之。****念其鰥孤,欲賞宮女與其服侍,毅庵尚且堅拒之。朝中上下,誰人不知毅庵之道學深厚?你竟以此污衊,豈不荒唐?”

賈薔哈的一聲大笑,道:“好一個理學深湛!!此次與鄧橫寨同反,且成氣候者,還有一烏蒙寨!烏蒙寨首領隴慶侯之妻名喚白閭,爲西南十萬苗寨公認第一美人!何毅庵聽聞其姿容絕佳,美豔不可方物後,滇南之殺機動,而花妖血眚,迭起環生,慘痛之黑幕開也!”

見韓彬還要反駁,賈薔手往臉色已經有些不自然的李晗處一指,冷笑道:“清譽滿天下的半山公若仍不信,不妨問問這位大義凜然蒙受‘莫須有’罪名的李子升,問問他,他兒子在平康坊準備開的那座青樓裡,要打的招牌是甚麼?再問問他李子升,近來他房裡暖腳的婢妾,又都是甚麼來路?罵他一聲下賤,到底冤不冤!!”

韓彬聞言心裡咯噔一聲,緩緩轉過頭來,看向臉色慘白髮青的李晗。

李晗咬牙道:“半山公,那些夷女,都是叛亂土司的俘虜!千百年來的規矩,便是如此!他賈薔說的好聽,讓他回府上查查賈家餵馬的,是不是當年寧榮二公從戰場上擄回來的戰俘!”

wWW.ttКan.℃O

賈薔連連搖頭笑道:“不打自招了罷?若果真是你李家爺倆兒親自上沙場,浴血奮戰立下戰功,朝廷封賞與你們的奴僕,那本王豈會多言?可惜,你李家爺幾個,可有半分軍功?那些夷女,多是尋常夷民妻女!單憑這一點,你和何毅庵就當得好道學!”

冷笑兩聲後,再回頭看向面沉如水滿目驚怒的韓彬,道:“名滿天下的半山公,聽到了麼?李子升家用來開青樓窯子的女子,都是理學深湛的道學家何毅庵,你的得意門生從西南擄掠來的夷民妻女!給李子升暖腳的,則是西南土司的妻女!

何毅庵爲了奪人妻女,在西南貪酷殘忍,殺的人頭滾滾血流成河,殘暴凌虐,使得西南夷民皆無生之氣,唯有死之心!便是在這等情況下,纔會造成羣起反攻之,西南糜爛的形勢!

和你們比起來,本王做的那點事,簡直純良無害,本王纔是真正的道德聖人!

你們倒有臉來指責本王?!”

這最醜陋的一幕,被賈薔當着李暄的面揭破,韓彬原就蒼老的形容,愈發滄桑不堪。

收俘虜爲奴爲婢,沒人會在意。

哪怕送給李晗一些夷女,何澄都無可指摘之處。

可李晗之子以這些夷女去開青樓,此爲大惡之一。

而若何澄竟是爲了奪人妻女,纔開啓此次大戰,導致西南兵敗,局勢糜爛……

那這位他極看重,將來當爲軍機宰輔的門生,當得起惡貫滿盈四字,難逃身敗名裂之厄!

“怎麼樣,諸位爲國爲民的大學士,還有何話可說?還要本王給個交代麼?”

看着沉默不言的韓彬、李晗和尹褚,賈薔重新落座,與李暄微微頷首後,開口問道。

韓彬、李晗不語,尹褚皺眉道:“賈薔,便是有此事,也需朝廷有司前去查證。但你的事,與這些事又有甚麼干係?他們果真做下錯事,自有朝廷法度嚴懲。德林號的罪過,又如何交代?”

賈薔呵呵笑道:“尹大人,開口之前還是先過腦子想想,朝廷有禁止大燕商號與西南土司通商麼?西南土司是大燕羈縻之地,亦爲大燕領土。各寨土司都由朝廷相授,是正經大燕官員。

不過你說這樣的話,本王真是丁點都不意外……”

尹褚聞言,眼中目光鋒利的簡直驚人,看着賈薔,似乎不相信賈薔敢如此同他說話。

李暄都唬了一跳,再怎麼說,尹褚也是尹後的親大哥,尹子瑜的親伯府,也是他的親舅舅,賈薔就這樣讓尹褚說話前過過腦子……

陸豐在身後小聲提醒了李暄一下,李暄纔回過神來,打了個哈哈笑着圓場道:“好了好了好了……眼下最重要的是,先把叛亂平定下去。至於這裡面的功過是非,且慢慢去查就是。有罪的跑不了,有功的也忘不了。大戰當前,先別內訌。賈薔,你說是不是?”

賈薔好笑道:“朝廷上的事,臣何時多嘴過?這不是人家以爲這是打擊報復的好機會,自己跳出來非要尋臣的不是?卻不看看自己屁股上多少屎……”

“嘎嘎嘎!”

聽賈薔罵的過癮有趣,素來藏不住笑的李暄咧嘴直樂出聲來。

不過在尹褚瞪眼看來之際,又幹咳了兩聲,收斂了稍許後,與賈薔擠眉弄眼道:“你也是!朕記得早先你還同朕說過,史上多少名臣,壓根兒就不像青史所記那般,事事光明正大,好似聖人一樣。扒灰的扒灰,好龍陽的好龍陽。還有那些名將,該喝兵血的,一口也不少喝。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嘛。”

這話,李暄當然是好意,來勸賈薔放人一碼。

可當着三位軍機宰輔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卻如抽耳光一般,一記又一記的打在韓彬三人臉上。

這不是擺明了在說,他們是藏污納垢之輩麼?

看到韓彬、李晗、尹褚三人,面色灰敗的跪地請罪,賈薔差點沒笑死過去。

李暄,到底是李暄。

然而他未想到的是,緊接着,李暄卻急忙跳腳道:“諸位師傅,朕說的都是心裡話。這世上,誰還是完人不成?就拿朕……算了,就拿賈薔來說,你們都道他大奸似忠,王莽似的,看着像聖人,實則是篡國奸佞。可朕比你們誰都知道他,他哪裡就成聖人了?他那一屁股狗皮倒竈的破事,朕心裡有數着呢。

再說說朕,都道朕憊賴荒唐,必是個無道昏君。可朕也有長處啊,朕有自知之明,朕知道自己資質不佳,統籌大局不如元輔半山公,執掌蘭臺清查奸邪不如御史韓大夫,至於打理國庫財稅不如林如海就更不必說了……朕認清這些,所以從不胡亂開口,以免延誤國事。

你們看看,賈薔有賈薔的孬,好色如魔,不通禮數,膽大包天,惹急了甚麼事都乾的出來,而朕也有朕的好……

難道還能逼着你們一個個成當世聖賢不成?沒這個道理。

朕雖還未親政,國事上也疏漏的很,卻也明白,道德聖人,是做不好朝廷的軍機大臣的!

所以你們大可不必爲此請罪,該怎麼辦,就怎麼辦便好。

今日養心殿所議,也不準傳出一個字去。”

這番話,震驚了韓彬、李晗、尹褚三人,更震驚了賈薔。

此刻無人能得知賈薔心中的震撼,他真的未想到,皇權對一個人的改變,會這樣快,這樣大!

這還是那位雖荒唐憊賴,但大事原則不敗的五皇子李暄麼?

“你看我做甚麼?我何曾想管過這些破事?若果真想打擊報復,這會兒有些人已經在詔獄裡簽字畫押了。”

雙眼圓睜的賈薔見李暄瞪眼過來,立時惱火說道。

掩蓋下心中的失態……

李暄氣笑道:“你們聽聽,你們聽聽。朕當面,他也在這你啊我啊的。罷了,誰讓你大功於國,朕讓你。不過以你的性子,不會這樣就消停罷?”

賈薔沉默稍許後,緩緩道:“皇上,李子升雖然心胸狹隘,且一身爛債,但眼下朝廷上下最重要的,一是賑災,二是平叛。其餘的,都可往後放放。至於旱災過後,天下太平了,朝廷會不會清算他,那是朝廷的事,和臣無關。

當然,最後再說一遍,莫要再招惹我。佛也有脾氣,下一次,臣不會再輕易放過挑釁之人。”

……

“嘖嘖!”

等尹褚三人離去後,李暄圍着賈薔轉了兩圈,口中嘖嘖稱奇道:“如今武英殿這幾位,在朝廷上氣吞萬里如虎,大燕十八省,總督、巡撫不斷的被他們調換着,聲勢了不得。偏偏在你小子這,碰一次栽一次。”

賈薔呵呵笑道:“臣不過佔着繡衣衛指揮使的便利,提前得知了些事……對了皇上,這繡衣衛親軍,皇上何時讓人接過去?就臣預料,武英殿那幾位也快忍耐不住繡衣衛繼續留在臣手中了……”

李暄聞言連連擺手道:“甚麼話!朕如今除了你,還信得過哪個去?”

他心中卻是有一言未說,繡衣衛如今的骨架都是以林如海的青鳶組成,忠於太上皇的那些人手,被清洗了個乾淨。

這個時候,他如何敢接手?

嫌身邊的探子不夠多?

就聽他話音一轉,又道:“不過,賈薔,先帝手中有龍雀,太上皇手裡有中車府,都是因爲不能將希望都寄託在繡衣衛身上,畢竟,萬一繡衣衛出了問題呢?所以,朕想讓陸豐也組建一支人手,你可有甚麼良策教他?”

賈薔聞言,眼角微微一跳,側眸看了眼躬身侍立的陸豐,笑道:“皇上此言差矣,這般機密親軍,除了皇上自己知道外,其餘任何人最好都不知其根底,自然也包括臣。所以,恕臣無能爲力。”

李暄笑罵道:“朕瞧你就是想偷懶!也罷,不難爲你了。不過回頭陸豐初爲此事,若有得罪之處,你看在朕的面子上,多擔待他一些。朕還是知道你的脾性的,惹惱了你,他怕是連骨頭都剩不下幾根。”

賈薔:“……”

……

西斜街,盛世會館。

賈薔自宮中出來,順路至此。

如今會館東路院已經不怎麼開了,主事的賈芸、薛蝌、倪二等,都有了更重要的差事。

而如今王侯權貴凋零,東路院的作用,也大不如前了。

倒是西路院,因有尹後題字鎮着場面,所以重新開業以來,依舊一片繁盛景象。

不過賈薔到來時,日已西斜。

衚衕裡最後一架收穫滿滿的馬車,載着高門婦人離去……

賈薔翻身下馬,往西路院而去。

護衛們自然認得他,不會阻攔。

賈薔穿過兩重月牙門,就看到尤三姐兒站在一處月臺上,雖滿面疲倦,但神情依舊抖擻,一手叉着纖腰,一手揮舞着手中的繡帕,與庭院內滿滿當當的年輕姑娘們,講述着女子當自強的道理……

看着她恨鐵不成鋼的指着一個姿色容貌極好的女孩子痛斥,罵的人家女孩子淚眼連連卻仍只顧搖頭時,尤三姐咬牙切齒的模樣,賈薔未忍住,哈哈大笑起來。

卻驚得滿院鶯鶯燕燕恐慌的看了過來,只是看到他一身王袍在身,又生的如此俊秀時,一個個登時變了面色,驚恐的目光換成了或楚楚可憐,或含情脈脈,或暗含風騷……

而見她們如此,尤三姐恨的跳腳的模樣,愈發讓賈薔開心不已。

尤氏和尤三姐一道,讓管事姑娘、嬤嬤們將這些新人推趕下去,便是有人嬌弱摔倒也毫不憐惜。

等終於清靜後,二女迎上前來,目光或埋怨,或期待,卻聽賈薔道:“只說道理,是說不通的。想幫她們洗去身上的風塵氣息,我倒是有個好去處。”

“哪裡?”

尤三姐急問道。

賈薔笑道:“小琉球上的女子織造工坊,那裡全是女子上工,但同樣十分辛苦。但我可以保證,讓這些弱不禁風的姑娘們在那裡勞作上半年,至少從表面上,你們很難再看出她們的過往了。這樣做倒不是爲了掩藏她們的過去,只是爲了讓她們重新清白做人,洗去這一身風塵氣。你們若不信,可以一道跟去看看。只勞作也不成,還需要你們常常提點着。”

尤氏和尤三姐都不是笨人,聽聞此言後,姊妹二人對視一眼後,仍是大膽些的尤三姐先開口,問道:“爺,我們何時起身去小琉球?”

賈薔不無歉意的看着她二人,道:“三天後,會有兩艘船南下小琉球。原是想着全家團圓,過一回好年的。只是……出了些變故。”

他也未想到,和武英殿徹底撕破面皮,會快到這個地步。

更沒想到,李暄這個天子,會這樣快就進入角色……

尤三姐眼睛微紅,直勾勾的看着賈薔,問道:“不是爲了不讓王妃奶奶回來不高興?”

賈薔哂笑道:“你想哪去了,便是大奶奶有這個擔憂,你也不會有。很早之前,林妹妹就知道家裡少不了你這個人了。”

尤三姐聞言,抿嘴點了點頭,道:“那就行!我去!”

賈薔聞言,輕輕撫了撫她的臉,道:“你並不是第一波,更不會是最後一波。放心,既然跟了我,這輩子就不會負了你。”

尤氏想不大明白,問道:“爺的話,我自然會聽。三天後和小妹一道南下,連這些人一起。只是,家裡人不是纔回來……既然要走,怎還讓她們回來?”

賈薔笑道:“不走這個障眼法,許多事都不好辦。且放心,等她們回來後,會尋由子,陸續送她們南下的。在大旱結束,天下太平前,家裡會走的一個不剩。”

這場大轉移,將持續一到二年光景,尤氏二人只是開端……

聽聞此言,二尤再無多心。

尤氏靠近兩步,身子挨着賈薔的胳膊,輕聲問道:“爺今晚,可回家住不回?”

賈薔笑了笑,看着天際邊最後一抹晚霞散盡,輕聲道:“回。”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五十二章 贈書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四百章 信使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五十章 相托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五十章 相托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十八章 初見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
第三百四十五章 鳳輦 (第四更!)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三百六十一章 刺殺!(第二更!)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五十二章 贈書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六百八十九章 鳳姐兒:別擔心,寶丫頭在屋裡照顧着呢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四百章 信使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九十九章 林如海之危與喜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五十章 相托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五十章 相托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四百四十一章 騷氣沖天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十八章 初見第六百四十五章 以毒攻毒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九百二十二章 婚後的日子……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