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

翌日清晨,飛鳳亭。

正殿門外。

“不見?”

半夜才離去的賈薔,此刻重臨此地,得到的迴應,卻是今日不便相見。

賈薔看了眼大紅宮袍,微微躬身侍立的牧笛,聲音微沉的問道:“牧公公,娘娘可說了,緣何不見否?”

牧笛面色不變,輕聲道:“回王爺的話,娘娘說了,許是昨晚受了些風寒,她身子偶有微恙,又睏倦不堪,所以今早連太皇太后處都告了罪,更不好見外臣。還道讓王爺早日回京公幹,西北兵戈未止,只憑尹五爺一人,許多事未必能辦得周全,讓王爺多上點心,莫要因小失大。”

賈薔聞言,心想都讓牧笛轉述這麼多話了,也不肯見面,料想是果真不見了。

也許,是昨晚的一些話傷到了她……

也罷,有些話,晚說不如早說。

果不其然,就聽牧笛頓了頓又道:“娘娘還說,王爺昨晚之言,她記在心上了。回頭會多提點提點皇上,斷不會爲外人所趁。娘娘讓王爺也別多心,能坦蕩如王爺這般,娘娘心裡唯有高興的。望日後,王爺仍能如此。”

賈薔聞言沉默起來,昨晚於隆安帝榻前,他細數了此昏君的種種忘恩負義、恩將仇報之作爲。

並究其緣由,無非是孤家寡人,沒有自信,不是男人,沒有安全感……

正因如此,纔會受人挑唆,自身也以所謂的帝王術,自毀長城。

雖然罵的是隆安帝,可未嘗沒有警告後人之意。

之後又於憤怒中,做了半宿不可描述之事……

賈薔此舉,絕非只是出於禽獸之心,而是爲了徹底俘獲這位聰明無雙的絕代佳人的身心。

可惜,就目前來看,似乎功敗垂成。

尹後的冷靜和自省能力,遠遠超出了賈薔的預料。

昨晚雖然淪陷,卻只用了半宿的時間,就重新恢復理智……

罷了,也不急於一時。

且到了這個地步,無非是用火繼續慢慢浸下去……

即便尹後一顆心修練成了璀璨耀眼的金剛鑽,賈薔也發誓將她杵成蜜桃汁……

看了眼躬身而立的牧笛後,賈薔轉身離去。

……

“人走了?”

飛鳳亭內,尹後慵懶的倚靠在鳳榻上的金絲紋鳳繡枕靠上,三千青絲未綰起,隨意披散於肩後,一張俏臉,雖不施粉黛,可看起來滋潤嬌豔的彷彿一朵盛開極豔的牡丹。

她單手持一書卷,明媚的目光不移書面,隨口問道。

聽聞其言,牧笛躬身道:“回娘娘,平海王走了。”

“他都說了甚麼?”

尹後似是看到了甚麼有趣的內容,嘴角微微揚起,輕聲問道。

牧笛道:“王爺只說了一句話……”

“甚麼?”

“王爺說:萬事皆有臣在,臣但凡有何心事,必訴與娘娘,不叫齟齬暗生,方能天長日久。”

尹後聞言,沉吟稍許後,眼中終究是滿意之色,她目光落在牧笛身上,道:“你怎麼看?”

牧笛道:“回娘娘,奴婢以爲,平海王是世上第一等聰明之人。”

尹後笑道:“這一點,怕沒甚麼人否認,即便是他的對手。本宮是問你,此事你怎麼看?”

牧笛輕聲道:“娘娘,這正是奴婢對平海王如此評價的緣由。平海王實在是太聰明瞭,他知道,娘娘也是世間絕頂聰明之人,在娘娘面前,一切心機造作都是枉然。所以,平海王甚麼話都敢說。雖然有些話着實大逆不道,但當着娘娘的面說出來,又是另一回事。

奴婢以爲,這樣的自知之明,實在難得。平海王是爲了防備武英殿那邊不斷在皇上耳邊唸叨,讓皇上重新走上太上皇的老路。這並非沒有可能,武英殿那些人,亦是天下絕頂人物。他們若想說動皇上,並非沒有法子。

畢竟,平海王許多事於世人看來,的確驚世駭俗,不可不防。

所以,平海王說了那些話,並當着娘娘的面放出狠話。其家眷老小,是他不可觸碰的底線。

任何人敢傷之,必以十倍利害回報之,不死不休!”

尹後嘆息一聲,道:“你覺得,他還像個臣子麼?”

牧笛聞言,哪怕對尹後萬般崇敬,心裡也不由腹誹道:這還用多問?哪個臣子敢如此對待一朝太后?只爬鳳牀也則罷了,還強迫太后做那等事……

不過這等牢騷即便他是尹後絕對親信,也只敢爛在肚子裡,面上恭敬道:“娘娘,就平海王近來之所作所爲而言,很難看出其臣子之相。但奴婢斗膽揣測,就其本心,是絕無反意的。平海王對社稷、對黎庶,是忠誠、同情和憐憫的。奴婢也不知曉,爲何平海王這樣一個年輕人,會對社稷黎庶有如此深沉的感情,着實想不明白……

但無論如何,這都是好事。另外,王爺對天家本該是恩斷義絕,可因爲娘娘,使得他重新歸心於天家。奴婢以爲,只要天家不主動出手,王爺必如其所言,三年五載後南下,出海遠行。

唯一可慮者,還是在朝廷那邊,在武英殿。奴婢無論怎麼想,都想不出朝廷和武英殿那幾位大學士,會容王爺活下去的理由……”

還有一點他未說,那就是當今天子,李暄。

隨着皇位坐的時間久了,會不會猜疑之心愈盛?

要知道,隆安帝當年在潛邸時,也遠沒有今日之猜忌多疑。

皇位皇權,最能改變一人的心性。

牧笛話雖未說,但尹後又如何會想不到?

雖然這多半是二三年後才發生的事,但以武英殿那些人的做派,怕眼下就已經開始籌謀佈局了。

至於李暄那邊……就更重要了。

不可,傷及賈薔的心。

昨晚,賈薔已經明白告訴她,當下世道大體太平,民心思安,幾無造反的可能。

但若撕破面皮之下,玉石俱焚兩敗俱傷,他有九成把握。

儘管尹後不知道賈薔到底準備如何,也未追問,但已經足夠了。

這一點上,她信賈薔。

不然,賈薔又如何會讓內眷歸來……

她沉吟稍許後,同牧笛道:“稍許你再去南池那邊,告訴太皇太后,本宮鳳體欠安,明日鑾駕回宮。”

……

皇城,大明宮。

養心殿內。

李暄看着臉上明顯不大高興的賈薔,奇問道:“這又是怎麼了?行宮那邊出了問題?”

他將一支沒有蘸墨的御筆轉的飛起,眼神上下打量着賈薔。

賈薔嘆息一聲,道:“因爲昨兒晚上頂撞了太皇太后和義平郡王兩句,被娘娘教訓了。今兒請安時,娘娘都沒見,說是鳳體微恙,讓我好生反省……皇上,你說這是怎麼回事?果真如今要講天家骨肉,天倫親情了?”

李暄聞言一怔,又仔細看了看賈薔,確定臉上的鬱悶不見作僞後,眨了眨眼道:“許是……一團和氣總比撕破臉好?你又不是不知道,許多事有太皇太后頂在前面,對朕有利的多。且忍忍罷……對了,你怎麼頂撞太皇太后的?不應該啊……”

賈薔復又嘆息一聲,道:“原也是好心,說弄些農家菜給天家貴人們換個口味,解解膩。誰知道,太皇太后他們不領情……”

李暄聞言來了興趣,忙問道:“你給太皇太后他們弄的甚麼農家菜?”

賈薔正色道:“絕對名菜,叫花雞!”

“噗!”

李暄一口唾沫噴出,隨即就仰頭大笑起來。

別說李暄,連大明宮總管太監陸豐都沒忍住,憋笑憋的,抖成篩子似的……

“賈薔,你……你球攮的,真是絕了!”

笑了好一會兒後,李暄才用袖子擦拭了眼角,指着賈薔喘息笑道:“給太皇太后吃叫花雞?先帝爺在時,她能叫人把你拉出去砍了你信不信?那叫花雞聽起來,豈不就是叫花子吃的?如今太皇太后心裡正彆扭着呢,還有朕的那位十四叔,你給他吃這道菜,他還道你在罵他是臭叫花子。

朕真是服了你,果真一會兒不在跟前提點着,就能惹出事來。母后沒叫人拿下你打板子都是好的了!”

說罷,又大笑了場。

“唉!”

賈薔第三次嘆息道:“好心沒好報啊,若非娘娘多少給了點面子,吃了幾口,臣弄的這雞都白瞎了!”

“少囉嗦!母后不見你,沒傳出甚麼話來?”

李暄又笑了起子後問道。

賈薔道:“娘娘擔心五哥弄不好輜重之事,讓我回京多瞧着,不要在行宮那邊待着了,怕礙了太皇太后的眼。五哥這會兒都快離京幾百裡地了,我想幫也伸不着手啊。算了,臣先回家歇息幾天再說。”

“你歇個屁!”

李暄笑罵道:“平康坊七十二家青樓的花魁都讓你一鍋端了,你不去瞧瞧?”

賈薔聞言,神情微動,道:“怎麼,又有人來尋皇上說情了?你還理他們?”

李暄擠眉弄眼道:“這回說人情的不是別個,朕就不信你敢不理。”

賈薔冷笑道:“果真有不怕死的,儘管來!臣不掰掉他的大牙纔怪!”

李暄樂不可支道:“那你那岳父老泰山又如何?賈薔,你要是不掰斷他的大牙,朕都瞧不起你!嘎嘎嘎!”

“……”

賈薔震驚稍許後,皺眉道:“怎麼可能?有老太太壓着,尹家從沒這麼些破事……”

李暄嗤之以鼻道:“你懂甚麼?二舅舅是妙人,只是喜歡聽人唱曲彈琴,並不動真格兒的……你還別撇嘴,論起享受來,二舅舅才最高明!”

賈薔奇道:“不對啊,尹家如今都在潭柘寺裡……”

李暄呵呵笑道:“這你就不用管了,回頭好生將白月樓那位白月娘安置好了,送出門兒就是,旁的不用你多管。”

賈薔無語的笑了笑,他還能說啥甚麼?

二人正閒扯着,忽聞殿外韓彬、尹褚、李晗三位軍機求見。

賈薔挑起眉尖道:“不會又來事了罷?”

李暄聞言瞬間抱頭,痛苦道:“快給朕閉上你那烏鴉嘴!”

雖如此,該傳見的,仍要傳見。

未幾,三位軍機入內,臉色都不大好看。

李暄看到他們的神情,就軟倒在御榻上,哀鳴一聲道:“說罷,又出了甚鳥事……”

三位軍機聞言,臉色愈發難看。

不過看來事情不小,連尹褚都顧不上教訓李暄注重君王威儀了。

韓彬先看了賈薔一眼後,沉聲道:“雲貴廣西總督何澄上書朝廷,桂西提督副將傅䅰於八月二十五出兵鄧橫寨,不幸遇伏身亡。所屬兩千兵馬,無一生還。諸土司餘孽死灰復燃,烽煙處處,請朝廷派能兵強將支援。”

李暄聞言,臉色比三人更難看起來,他才登基多久?

西北一場敗仗還未平定,西南又來一場!

李暄還未開口罵街,分掌兵部的李晗就沉聲道:“皇上,當務之急,是立刻派遣敢戰能戰之兵,速速入桂。諸土司如今以鄧橫寨爲首,若不立刻平定鄧橫寨,西南勢必糜爛!時機危急,當果斷出兵!”

李暄如今尚未親政,悶聲道:“將此事派快馬報於行宮那邊,叫太后知道。其餘的,該怎麼辦,就怎麼辦罷。”

他有個卵子法子,總不能御駕親征罷?

晦氣!

尹褚淡淡看了賈薔一眼,道:“皇上,軍機處商議罷,眼下能調的可戰雄兵,唯有山東大營。”

賈薔聞言,“嘖”的一笑,不過也沒說甚麼,面容上卻浮現了些許譏諷。

打他調山東大營四千兵馬進京,準備填充兩千德林軍的空缺後,他就猜到,朝廷早晚會對山東大營下手。

或許明面上不會怎樣,但拆散打亂是必然的。

果然不其然,這就開始了。

山東距離廣西多遠?

果真着急,會首選山東大營?

似乎看出賈薔臉上的譏諷,尹褚目光深沉,問道:“平海王,有何異議?”

賈薔搖頭道:“朝廷軍政,本王從不參與。你們願意調哪的兵都可以,與我無關。”

一旁李晗笑了笑,神情說不出是陰是陽,道:“聽說德林號在西南與諸土司交情不錯,不少寨子都靠給德林號提供火硝發了財。就總督府上奏,鄧橫寨的兵器,就是用德林號的鐵打造的。平海王對西南土司必然瞭解不少,何不談談?”

賈薔看着李晗神情陰冷下來,開口罵了句:“李子升,你還真是下賤!”

……

PS:感謝新盟“我心飛翔6919”~

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九百七十一章 悍勇無敵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一千一百章 鐵腰子王!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十一章 東道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
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五百五十二章 唯孤家寡人爾!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九百八十二章 金盃共汝飲,白刃不相饒!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九百七十一章 悍勇無敵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四百四十四章 四人行……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一千零九十一章 終是,看到了光明!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反叛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九百二十九章 子瑜,胳膊肘往哪拐?第四百六十三章 卑劣無恥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一千一百章 鐵腰子王!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三百三十九章 失德之人 (第三更!)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十一章 東道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