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

“太皇太后今兒很高興,景色看着不錯,溫湯也好,連膳食也合心意。就招你來,好好賞賞你。”

尹後聲音溫和雍貴,但也帶着一絲高高在上的疏離。

這種姿態,是貴人們最愛用的。

賈薔心裡好笑,面上卻恭敬,道:“娘娘言重了,臣不過做了些本分事罷了,當不得太皇太后的賞。”

壽萱殿內,還坐着一人,正是景初朝最受寵的皇子,義平郡王李含。

如今的他,卻沉默的多,只坐在那,默默的審視觀察着賈薔的一舉一動。

對於李含而言,他認定此獠爲國賊。

因爲他絕不信,九月初七夜,屠盡皇族王公,流盡天家血脈的劊子手,會是義項郡王李向。

沒有一絲一毫可能。

因爲毫無動機可言……

不是李向,那麼,又會是誰?

是高臺上那位豔絕天下的皇嫂,還是皇城裡走了狗屎運坐上大位的荒唐侄兒?

相比之下,李含更願意相信,是眼前這個賈薔下的毒手。

而這個沾滿李燕皇族鮮血的逆賊,眼下又和尹後、李暄結盟,甘爲其走狗……

又是爲甚麼?

高臺上那個女人,和皇城裡那個傻子,憑甚麼能將這樣一個歹毒的奸佞,攏在手中?

就憑高臺上那個女人,早早慧眼識珠,將親侄女兒嫁給賈薔做兼祧妻?

李含猜測了許多,沒有結果。但以其閱歷和智慧,他斷定,無論怎樣,天家如今最貴的這一雙母子和賈薔之間,早晚都會翻臉動手。

而且,這一天絕不會太晚。

所以,他願意等着。

大燕,是李家的,不是尹家的,更不是賈家的。

總有一天,他會回過頭來,清算一切!

似乎是感覺到了李含的心聲,賈薔目光似笑非笑的看了眼過來,李含堂堂一天家郡王,且議定明歲要升親王的貴胄,居然移開了眼神……

看到這一幕,賈薔與尹後不動聲色的對視了眼。

都看到對方眼中的譏諷……

而田太后看着賈薔這張年輕的不像話,也俊俏的不像話的臉,轉過頭對尹後笑道:“怪道你捨得將子瑜那丫頭許給他,倒是一表人才,生的俊俏!”

這話,顯然不算是好話……

尹後笑道:“這倒也在其次,關鍵是頂用。雖說膽大包天,有時混不吝。因爲太上皇要拾掇他,就敢帶四千兵馬進京,來和太上皇講道理。真是笑話,他也不想想,大燕雄兵百萬,京城就有數十萬京營。他那四千兵馬又能做甚麼?結果也是運數,正巧逢庶逆謀反。

他還是識得大義,知道以平叛勤王爲先,立下大功。所以太上皇昏迷前,終識得他的忠孝,加封郡王爵。

好些人都以爲他想做董卓,又想做曹操,結果這孩子朝政、軍務概不插手。除了護衛皇城,還出力幫朝廷賑濟天災。如今連軍機處那些大學士們,都不再疑他了,只是仍舊看他不順眼。

我就告訴他們,別不順眼,再過二三年,等皇上親政後,皇權穩固了,你們想留他也留不下,我放他出海。”

田太后聞言老臉抽了抽,那場叛亂裡,她的衣帶詔可是起了大作用,因而強笑道:“這樣好的臣子,放出海豈不可惜了?”

尹後看了眼垂着眼簾眼觀鼻、鼻觀口,形容俊秀飄逸的賈薔,眼中閃過一抹笑意,道:“不多留了,留久了,難免生出是非來。他和小五君臣相宜,算是一段佳話。可再好的情分,也經不起文武百官們天天唸叨猜疑。與其到那時,不如早早定好後事。

我也不算負了他,子瑜這樣好的姑娘許給了他,也不會叫朝廷爲難他的德林號。且希望,能落個兩全其美罷。”

賈薔拱手笑道:“娘娘聖明,娘娘知臣,素無長處,只一樣……那就是有自知之明,且無貪心。王權富貴,功名利祿,臣從不甚看重。臣一生之抱負,也是出海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只因娘娘厚愛,皇上亦不以異姓視之,臣纔會不懼刀山火海,肝腦塗地以報天恩。待皇權穩固,天下無事,大燕迎來宣德盛世時,臣自會告退,出海尋臣之所願。”

尹後襬手微笑道:“這些本宮都知道了,如今太皇太后也聽之,且看你日後如何做罷。昨兒晚上你回京,宮裡可都無恙?”

賈薔頷首,隨後卻奇道:“皇上已經派人來請安了啊,難道娘娘不知……”

尹後聞言瞪他一眼,道:“本宮一試就試出來了,果然,昨晚你們又攪和在一起渾鬧了,不然又怎會連這個也知道?”

說罷同田太后“告狀”道:“打太上皇時,這兩個混帳就整日裡一起胡鬧。太上皇在養心殿前的皇庭上,讓他兩個捱過多少回廷杖了?還叫他們清掃皇庭。如今太上皇在病中,兩人一個成了天子,一個也成了郡王。結果貪頑的毛病還是改不了。

這位護駕到行宮了,入夜還折返回去。前兒兩人在皇城裡追逐打鬧,嬉戲頑鬧,才被武英殿的大學士狠狠教訓了頓。我瞧着,又快挨拾掇了!

這也是過個二三年,叫他早早離京的緣由!富貴子弟,難免紈絝習性,兩個都是!”

田太后聞言笑道:“早就知道他們兩個好了,只是未想到會好到這個地步,可莫要耽擱了正經事纔好……既然出了宮,在行宮這邊,就不必來回跑了。”

只是雖是笑言,眼睛裡卻難掩冰冷。

畢竟,當初就是賈薔和李暄一道去了田國舅府,將田國舅夫人的舌頭給鉸了。

田國舅夫人活活疼死不說,田國舅,也就是田太后唯一的弟弟,隨後沒多久也驚懼而亡。

賈薔靜靜的看着天家這對婆媳你來我往的過招,顯然田太后遠不是對手。

他不知道離開的這大半天到底發生了甚麼,但想來頗爲有趣……

賈薔微笑道:“謹遵太皇太后、皇太后懿旨,今晚臣不回宮了。就在行宮這邊守着……”

尹後同田太后笑道:“到底還是太皇太后的話管用。”又問賈薔道:“昨兒聽你念叨着,今晚要尋一難得的民間美味來孝敬太皇太后,怎一天也沒見着?”

賈薔笑眯眯道:“今晚臣斗膽,請娘娘吃雞!”

尹後:“……”

……

“賈薔,你好大的膽。天家膳食自有定數,你居然弄來一堆泥裹着雞,請太皇太后吃叫花雞?這叫花雞莫非就是叫花子吃的?”

看到賈薔帶人擡進來一堆“泥包”,並點名甚麼物什後,尹後眼中閃過一抹笑意後,薄怒斥責道。

賈薔含笑道:“娘娘先別急,別看這叫花雞賣相不好,可來路卻不小。這土,不是一般的土,專挑承德半月湖的黃土,又用熱河泉水和湖內的荷葉作原料。

製作時,將宰後的生雞,由腋下取出五臟,洗淨,不褪毛,用荷葉包好,再用黃土泥糊好,放在火上燒熟。

眼下熱河那邊早沒了荷葉,是專門使人在那邊搭了一小間溫室,逆時令栽培出來的,就爲了孝敬娘娘。”

說着,他拿起一隻摔開後,可見雞毛隨之脫落。

香氣登時四起!

而後賈薔讓人送上砧板、刀、叉等,割成小塊,用讓人將醬料送上。

忙活一陣後,見田太后依舊抗拒,就送到尹後跟前,笑道:“娘娘,蘸着蘸醬吃,味道鮮嫩爽口,滲着荷葉幽香,別具風味,您試試?”

尹後聞言,又問了田太后一句,被婉拒後,她嘗試了口後,眼睛一亮,笑道:“怪道小五願意和你一道渾鬧,吃喝玩樂的事,你卻是樣樣精通。”

賈薔哈哈笑道:“正事也沒耽擱……娘娘,有機會您和皇上去海邊巡幸時,可以嚐嚐大龍蝦,那味道更美。”

“去罷,做好行宮護衛的差事。你在這邊,太皇太后和義平郡王妃都用不香甜。”

尹後笑着趕人,賈薔不多言,告辭離去。

待賈薔走後,尹後同田太后道:“太皇太后嘗一點?確實味道清香。”

田太后擺手笑道:“聽這名字就用不得,太后有胃口,就多吃點罷。太后,說起來,平海王的家眷都還在外面,連子瑜一道都送了出去。這不大像罷?”

尹後笑道:“太皇太后說的是,於禮制不合,先前我就叫他趕緊將家眷接回來,算算日子,也不太遠了。連我也想子瑜了……”

聽聞賈薔家眷將歸,田太后難掩一喜,義平郡王妃劉氏在一旁忙接口笑道:“子瑜也是個有福氣的,聽說連早年的惡疾也好了大半,不用再受苦了,可見是託了太后的福。如今出京從北地逛到南省,金陵、揚州都轉了個遍,竟又出海,去了粵州。”

尹後權當未看到田太后之喜,她笑道:“子瑜與我書信中說,大海浩瀚無垠,於海邊觀看,只見海天一色,分不清哪裡是天,哪裡是海。夜間乘船出海觀之,最爲壯闊,還得了一句殘詩,我甚愛之。”

劉氏聞言眼睛一亮,笑道:“太后素來賢德多才,連太后都讚的詩句,必是極好的。”

田太后收拾好形容,此刻笑道:“不如說來,我們也聽聽。”

尹後笑道:“詩云:醉後不知天在水,滿船清夢壓星河。”

當下這個時代,詩詞便好比前世的流行曲樂。

而連田太后都是仰慕詩詞之人,此刻聞言,細細揣摩之,不由心神往之。

劉氏更是如同醉了般,恍若身臨其境。

尹後見之,同田太后笑道:“若太皇太后喜歡,過二年待天下太平了,國力昌盛了,我和小五一道奉太皇太后出海,也觀觀海景兒。都道天家尊貴,可九重深宮中待一輩子,誰又知其中苦悶?前些年太皇太后受累了,往後合該享福受用。”

田太后聞言,不管有甚麼其他謀算,此刻聽之都覺得心裡無比熨帖,同尹後笑道:“難爲你一片孝心,哀家心領了。只是小五身爲天子,如何能出海?”

尹後笑道:“那有何妨?小五去不得,十四弟可去,連十四弟也去不得,還有十四弟媳。我和她兩個兒媳婦,奉着太皇太后去看看海景兒,保準比兒子跟着強!”

田太后聞言,樂的合不攏嘴,道:“敢情是這個道理!如今誰不知,哀家的兒媳比兒子中用多了!”

尹後抿嘴淺笑,又讓人上了些御膳來。

田太后用罷,也乏了,待義平郡王夫妻倆侍奉田太后離去後,尹後獨自在壽萱殿又坐了片刻,思索稍許後,方擺駕重回飛鳳亭。

……

飛鳳亭。

偏殿,內臥房。

賈薔站在牀榻一側,看着榻上雙目緊閉,形容消瘦的隆安帝,目光冰冷。

若不是他技高一籌,此刻怕是全家都在天牢裡住着,等待問斬之日。

天子,當真都是畜生!

平心而論,若非隆安帝相逼甚急,他壓根兒就沒有造反的心思。

不過也可以理解,作爲一個天子,推行新政坐穩江山,居然都是靠一對臣子師徒才辦到的,這對隆安帝這樣的要強之人而言,怎能容忍?

大恩如大仇!

尋常百姓如此,天子更會如此。

只是,隆安帝做夢都沒想到,一個爲了社稷甘願出生入死,爲了黎庶百姓願意傾盡家財的忠臣,會不甘於引頸就戮!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在天子眼中是天經地義,可在他賈薔眼裡,就是個屁!

“賈薔,你怎麼在這裡,在看甚麼?”

正當賈薔嘴角噙着冷笑站在那時,忽聽身後傳來聲音,他轉過頭去,就見尹後雙手攏於袖中,面色淡淡的進來。

牧笛一身大紅宮袍,跟在後面,不遠不近。

房間內還有一如牧笛般着裝的大太監,熊志達。

這位在地龍翻身中,爲掩護隆安帝幾乎被活活砸死的內侍,如今也效忠於尹後。

或者說,他從來都效忠於尹後。

賈薔欠身見禮罷,待尹後行至身邊,又一道看向牀榻上的隆安帝時,輕聲道:“臣在想,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這句話,竟然連天子也逃不過。”

尹後橫眸看向賈薔,問道:“你果真以爲,是庸人自擾之?”

其實即便換上古今任何一個明君,其實和隆安帝的做法都不會有太大的差異……

賈薔聞言淡淡道:“不管如何,臣都無愧於心。”

尹後眉尖一揚,問道:“現在也無愧於心?”

賈薔看了眼近在眼前這張滿若桃李豔絕天下的絕色容顏,點頭道:“同樣無愧於心。在他癲狂瘋戾,敢對你動手的那天起。”

尹後聞言,彎起嘴角笑道:“你這張嘴吶……當真了得。”

賈薔聞言,嘿了聲。

聽他笑聲,尹後再一想,不由俏臉微霞,瞪他一眼後,問道:“今兒回京,可有甚麼要緊事?”

賈薔將伍元進京的事說了遍,以及伍崇和兩省水陸提督準備奇襲小琉球,最後被擒之事,也完完本本的說了遍。

尹後聽完後,這才知道了今天賈薔來此處看隆安帝的緣由。

隆安帝讓人去偷襲賈薔的老巢,並準備抓捕他的家眷妻兒,所以,賈薔纔會站在此處,出現在隆安帝面前……

“娘娘,能否讓牧笛和熊志達先出去,臣有些話,想同太上皇說。”

賈薔面色淡淡的,同尹後說道。

尹後聞言面色一變,鳳眸登時變得凌厲起來,可見賈薔目光清正透徹,神情堅定不肯退讓的倔強模樣,心頭沉吟稍許後,回頭與牧笛微微頷首。

隨之,牧笛與熊志達,躬身退下……

……

PS:本章說裡大家還是控制一下情緒,真的就是說幾句話,你們莫要多聯想……

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八百四十四章 雲妃瘋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九章 警示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十二章 肉香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
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八百四十四章 雲妃瘋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九章 警示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二百九十七章 寧侯高義!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十二章 肉香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八百六十章 寧王到!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七百八十章 千萬莫要聲張!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九百三十四章 義母?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