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

“舅舅又有何教誨?”

養心殿內,見尹褚面色凝重的進來,李暄說罷,屈指彈起一顆葡萄,飛到半空,他則張大嘴在下面左右橫跳,最終葡萄掉入口中,讓李暄愈發開心了幾分。

見到這一幕,尹褚袍袖裡的手攥成拳,用力之大,連青筋都暴露出來。

不過他非不智之人,在其他人前那樣強硬表現,也是一種無奈之舉,眼下卻不必如此。

尹褚甚至看得出,李暄對他已是不親近……

他嘆息一聲,道:“皇上,不能任由德林號在大燕境內恣意壯大了。如今元輔、御史大夫他們都看明白了,是,賈薔是不準備謀反,還在大力幫助朝廷度過難關。可他也沒閒着,他在這個過程中,不斷的汲取着大燕的國運命脈!說他一聲竊國之賊,絕不爲過!”

李暄聞言,“嗖”的一下又飛起一顆葡萄,“昂”一口接在嘴裡,嚼了兩口後,笑道:“舅舅,你這話有些過了罷?他是在壯大德林號,可人家也沒害人。昨兒夜裡朕想明白一事,這德林號再了不得,也不過是一個商號罷?南邊兒那個小琉球就一海島,就算給他二三十萬人,還有老幼婦孺,又能怎樣?不過一上縣之地。

朝廷這邊不說君賢臣明,朕雖不算明君,可也沒拖你們後腿不是?你們都是有大才能的賢臣,居然會怕一個賈薔?!朕又不明白了,至於嗎?”

尹褚面色臊紅,咬牙道:“皇上,賈薔是尋常年輕人麼?他就是一個妖孽!哪個商號,能調四千兵馬進京,圍剿兩營京營精銳?還有……”

不等他說完,李暄就嘎嘎樂着笑道:“此事原也怪你們!非得逼着人家重開漕運,再加上賈薔身上繡衣衛指揮使的差事,讓運河沿線各路關卡不敢查他們,才讓他們大搖大擺的進了神京城。不過,往後還會有這樣的事麼?

舅舅,你們就是覺得人家出力太多,做的太多,對朕,對朝廷,幫助太大。可偏又沒要多少回報,事有反常必有妖是不是?”

說這話的時候,李暄眼中也閃過一抹疑惑。

他雖讀書不佳,卻也看過青史。

青史之上,如賈薔這般立下大功之人,幾不可見。

都快成聖人了……

尹褚眉頭緊皺,緩緩道:“皇上莫非還以爲,林如海和賈薔,是一心謀國,不謀己身的大儒聖賢!”

李暄抓了抓腦袋,道:“那倒不是……他們不是想開海嗎……哎呀算了算了,朕也想不明白那麼許多事。總之,人家做任何事,都沒有傷害朝廷,沒有傷害到天家。

總不能因爲功勞太大,就要趕盡殺絕罷?這武英殿怎麼都是死腦筋……做的好事多了,反而要防着賈薔?”

尹褚搖頭道:“沒人說要趕盡殺絕!但是等到西北平定,天災過去後,德林號絕不能再如此放肆的橫行無忌下去了。此事皇上心裡要有數,不能被賈薔迷惑。”

李暄聞言,煩惱道:“人家好事做盡,回過頭朝廷翻臉不認人?朕臉上掛不住啊。”

尹褚沉聲喝道:“糊塗!事關朝廷社稷,億兆黎庶,和皇上帝位之穩固,與顏面何干?再說……”頓了頓,尹褚一字一句道:“皇上要知道,以德林號眼下不斷往小琉球運民的速度,明年一整年後,小琉球怕要有百萬之衆!大燕雖有億萬黎庶,可也經不起這般吸血!莫非皇上將來想看着,大燕的百姓被他往外運光,做一個光桿天子?小五,你現在不只是一個閒散王爺,你是九五至尊,大燕天子!!”

李暄聞言,麪皮抽了抽,“嘖”了聲道:“百萬?沒那麼多罷?”

尹褚大聲道:“如何沒那麼多?這才幾個月,德林號運海糧的糧船晝夜不息,送糧過來,再運災民回小琉球。除此之外,沿海諸多沙船船家,幾乎連打漁都放棄了,一味的替德林號運人,以賺轉運之資。至今日,小琉球上至少已有三十萬,甚至四五十萬人!這才一年!萬事開頭難,等到明年,災情若更甚一分,這個速度只會更快!百萬都是往少裡說了!便是以十民養一兵來算,他也將坐擁十萬大軍。以其戰力,皇上豈能大意?”

李暄聞言,眉頭擰了擰,思量片刻後嘆息一聲點頭道:“好吧好吧,等天下太平後,你們自做你們的就是。回頭朕再和賈薔好好說說,他會明白朕的苦衷的……應該會罷……

唉,這亂七八糟的事,真是煩人。

不過舅舅,你們也先別急。賈薔一旦撒手不管,那些災民就會變成流民,就會揭竿而起,豈不更討厭?且讓那小子把活兒幹利索,等完事後,朕再同他說,甚麼時候把小琉球還給朕。這可是他先前說好的,嘎嘎嘎!

舅舅別擔心,賈薔將來即便出去開海,也要處處求着朝廷,求着朕,翻不了天去。

你們眼下就別爲難他了,人家正忙着辦正經事呢!”

尹褚聞言一怔,頭一回冷靜下來,正眼看他這個外甥。

李暄竟有,如此智慧?

若果真等賈薔將事情辦完,再將小琉球和德林號收歸朝廷,那……倒是件好事!

……

寧國府……

不,如今該叫平海郡王府了。

前廳。

賈薔看着風塵僕僕趕來後,跪於堂正中的伍家家主伍元,也是一聲嘆息:“罷了,起來罷。”

伍元臉上的羞愧和悔恨,是溢於言表的,他聲音悲痛之極,再度叩首道:“王爺,小人當真不知……當真不知說甚麼好。那個畜生,他怎麼敢……他怎麼會……”

賈薔神情亦有幾分惆悵,道:“起來說話。”

伍元再叩首三下後,方起身,嘆道:“雖大家子多不會將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裡,分投幾家。但即便如此,也沒有引着一方去覆滅另一方,還是覆滅主家的道理。伍崇這個畜生,小人真是瞎了眼了,還以爲他是諸子中最有才賦者。誰知他心高氣傲自以爲是之下,做出如此蠢不可及之勾當。

王爺,小老兒慚愧難當,險些因一畜生,壞了王爺的大事。小的原要將他扒出來鞭屍,也爲王妃娘娘所勸止。今特意登門負荊請罪,餘者子孫亦皆在路上,伍家家財悉數封存……”

不等他說完,賈薔擺手道:“有這個姿態就夠了。自本王南下,至今日之局面,伍員外功不可沒,伍家亦立下大功。雖然以上位者之術而言,當獎罰分明。且你伍家眼下的作用,遠不及當初,藉此機會光明正大的除了你,抄沒伍家,還能吃一塊大肥肉。但可惜,本王算不得無情的英明梟雄。伍崇已死,此事就作罷了。

你也不必多想,咱們要做的大事,連起步都還算不上,還有太多的事要做。伍崇也是被人迷了心,若再等二三年,看到我們要做的事初見成效後,他也不會被一些蠅頭小利所迷惑,可惜了。”

伍元聞言,感激莫名,再伏地叩首泣道:“王爺天恩,伍家雖結草銜環亦難報萬一!”

賈薔自出山以來,行跡十分清晰。

就是踩踏着無數豪門的屍體,用他們的血肉和財富,鑄就了他今日的王冠!

伍元想過,賈薔不會將伍家斬盡殺絕,會留一分餘地,因爲他還有用……

但他沒想到,賈薔會放過伍家的家財……

看着伍元的神色,賈薔笑了笑後,道:“原該留你在京好好歇歇,順便再去太后那邊拜會一番。只是眼下天家不放人,本王至少一二年內沒辦法直接南下。”見伍元面色驟變,他笑道:“不必擔憂,我雖不能去,可我先生會過去。論起治理手段,他老人家十倍於我。接下來的二三年時間內,是小琉球穩定發展壯大的良機。唯有內壯,才能外王爭鋒!稍許我派人,送伍員外去見我先生,具體的事,你自去相談。”

伍元聞言,竟是名滿天下權傾朝野的林如海南下坐鎮,如何還不放心?

一迭聲應下後,由賈薔派親衛,送去了佈政坊。

等他走後,李婧從後面出來,看着賈薔不解道:“爺,伍家犯下這等大罪,怎好這般放過?”

賈薔冷笑道:“不是伍元主謀,甚至也不是伍崇,是那位活死人。關鍵是,眼下咱們缺人,尤其是如伍元這般,能輔助小琉球快速發展的人才。如今咱們最大的機會,是借大燕旱災,飛速汲取壯大。最大的危機,則是在朝廷度過難關,並開始復甦後。若不趁着這二三年,讓小琉球變得極其強大,日後會有不少麻煩事。”

李婧賭氣道:“那孫婆婆她們諫言,讓爺莫要再管朝廷賑災了,任由災情糜爛下去,德林號可趁機吃個盆滿鉢滿不說,朝廷也無力再理會咱們,爺怎不聽?非出這等苦力,反倒將自己苛勒起來了?”

賈薔將李婧抱於膝上坐穩後,溫聲笑道:“大丈夫當有所爲,有所不爲。我非聖賢,許多事上,也是一塌糊塗,甚至卑劣。但於大義上,自我微末時,至今日,就從未變過。咱們有能力爲之,難道還能眼睜睜的看着數以百萬計的百姓流離失所,餓殍盈野,易子相食?

一旦到了那個地步,饑民必然變成流民,繼而揭竿而起,天下大亂。你想想,自秦末陳勝吳廣始,再到漢末三國黃巾之亂,哪一回炎黃子民不是極慘極痛?漢末數千萬戶,經歷三國混戰多年後,又剩下多少?

咱們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幕發生?”

賈薔相信,即便不是他,換個長在紅旗下的年輕人穿越至此,也絕不會無動於衷。

我們這個多災多難的民族啊,實在遭受了太多厄難。

若能少一次大浩劫,炎黃子孫無人會袖手旁觀。

即便,會因此付出一些代價。

李婧聞言默然稍許後,還是意難平道:“爺對天家也太好了些,這江山是天家的江山。爺爲他們出了多少力,解了多少難,辦了多少事?到頭來差點落了個滿門抄斬的下場。若非爺雄才大略,換個人,若是不反,早被天家吞的骨頭渣也不剩了。爺您信不信,別看眼下宮裡那位新君對你情同手足,可等朝廷緩過這二年去,必會發生變故。

當初他親近爺,孫婆婆就覺得他抱的心思就不純,必是爲了爺後面的林相爺而來。隆安朝一共五位皇子,我看數這位,才最類太后。爺,你可不能不防啊!”

賈薔笑着輕輕撫着李婧圓滾滾的肚子,道:“放心就是,盡力不到那一步。果真到那一步,也不是沒有脫身的機會。”

李婧看着賈薔,咬牙抖狠道:“只脫身麼?若他敢算計爺,我絕不叫他好過!”

以她手裡如今掌握的能量,已經有資格說這句話了,想想也是離奇……

賈薔乾笑了聲,道:“算了,他就是個小輩,不和他一般見識……”

李婧聞言,先是滿眼不解,小輩?怎會是小輩……

可忽地,她在賈薔脖頸根處看到一處被嘬的發紫的紅梅,怔了怔後,想起昨晚賈薔去了哪裡,但也沒直接往那處想……

誰敢想?

直到賈薔目光飄忽了看了過來,嘿嘿一笑,李婧頭皮才一下炸了炸,一雙杏眼圓睜,嘴巴也張大,目光驚駭的看着賈薔,一手指着他手指都在顫抖……

“你……”

“你你……”

“爺你……”

作爲最信任的心腹機要,這些事不好瞞她,以防他果真遭遇不測時,因信息不全而遭暗算……

賈薔深沉道:“小婧,你莫要激動,都是爲了大業!我不得不失了……身!唉……”

“屁!!”

忍了又忍,李婧還是沒忍住,啐出這句粗話,又咬牙道:“我看爺不忍蒼生罹難是假,不忍那位……不忍那位太后娘娘傷心纔是真!簡直……簡直豈有此理!”

賈薔忙擺手道:“一碼歸一碼!真不是這個……罷了,此事不多說。給你說一聲,是叫你心裡有些數。至少二三年內,不必過於擔憂我。小婧,我們已經走到這一步了,沒有退路,也不會後退,唯有一往無前!此事家裡唯有你一人可知,絕不可再訴諸第三人。也是爲了以防萬一,你明白我的意思?”

李婧:“……”

……

入夜時分。

賈薔在得知伍元自佈政坊出來,已經急急南返後,再度出城,重返昌平行宮。

於壽萱春永殿中,見到了明豔動人,不可方物的尹後,一雙剪水秋瞳,目光清淡的看着他……

……

PS:羣在簡介裡啊,要是看不到就是沒更新APP,更新完後就看到了。不過看不看都無所謂,不影響正文……

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三百三十三章 立規矩 (第一更!)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百章 鴻溝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十三章 膽氣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十五章 賀禮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
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三百三十三章 立規矩 (第一更!)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七百一十章 鋒芒太甚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百章 鴻溝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二百七十四章 變了心思……(如此爆更,求訂閱啊!)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一百八十七章 問道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十三章 膽氣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一百五十五章 謀算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七百一十二章 血書 (求訂閱!)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四百二十一章 促狹鬼 (第三更!求訂閱!)第十五章 賀禮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