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

大明宮,養心殿。

秋風吹拂,殿外仙樓佛堂內的無量壽寶塔上銅鈴作響。

迴盪在殿內,恍若梵音陣陣。

站在養心殿上,賈薔聽着這銅鈴聲,也不知怎地,竟走起神來。

恍惚間,彷彿又回到了那一夜。

那豔絕六宮之姿……

那媚惑衆生之容……

那柔弱無骨之身……

若非牧笛壞了好事,便在此處,已然種下蟠桃……

“平海王行事太過恣意!縱想做當世聖人,大可將那些青樓女子都贖身,隨你如何去做就是!憑甚麼行強擄之事?慷他人之慨,以搏聖名,是何道理?”

直到一名御史走到賈薔跟前,指着他厲聲咆哮罷,賈薔纔回過神來。

在韓彬等人防備的目光下,出乎意料,他並未發怒,而是看着這位殿御史點頭道:“按常理而言,你說的都對。若是尋常財物,本王若是如此爲之,自然不合理,是慷他人之慨。此等行徑,本王素來最爲厭惡,也最是唾棄。但,平康坊之事,與其他不同。”

這位年輕的殿御史不服,道:“如何不同?她們皆爲奴籍,便爲東主財物。平海王強擄之,與劫掠何異?”

賈薔道:“這位御史可知道,除了一衆青樓女子外,繡衣衛在平康坊七十二家名樓裡,還發現了甚麼?”

那殿御史搖頭道:“下官出身清貧,也無詩才,從未去過那裡。下官只是就事論事。”

賈薔笑道:“本王知道你,前科探花郎王勃,品行端正,不畏強權,很好。只是王御史不知道,繡衣衛在七十二家名樓,每一家都搜查出至少三具以上的屍骨。即便不在後花園池塘中,也在水井裡,要麼,就是他們用皮鞭棍棒訓練妓子的黑窩房中。當然,你或許還會認爲,既然是死契,那麼從法理上來說,生死皆隨主家,雖不道德,卻不違法。

可是王御史不知道的是,這七十二家,自打頭的天下第一名樓豐樂樓起,沒有一家是真正清清白白的!

他們和人販子合夥,從外省各地偷、騙、拐甚至明搶來姿色養眼的女孩子,而後用皮鞭、鋼針、棍棒逼其就範。女子嬌弱,多被逼無奈就範。可仍有不少,寧死不從,隨後就被活活苛虐而死!

本王可以將這些證據敞開了讓蘭臺去查,王御史,你願意就此案深查下去否?不願也沒關係,畢竟背後站着的人,着實了不得。能從景初舊臣手裡接過這些銷金窟來,裡面到底存了多少見不得人的勾當,本王保證一挖一個驚喜!”

聽聞此言,韓彬、韓琮、李晗、葉芸等面色都難看起來。

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

莫說韓彬、韓琮,即便是當初嫉惡如仇的竇現,眼睛裡一樣容得下沙子,該睜一隻眼時睜一隻眼,該閉一隻眼時則閉一隻眼。

果真死死較真,手下必成光桿。

京城居,大不易。

靠那點俸祿,京官甚至連一家老小的菜肉錢都付不起。

所以在朝廷徹底清掃景初舊臣勢力後,空出來的一些見不得光的肥肉,被所謂的新黨瓜分了,便是二韓都未計較。

當然,他們自身肯定不會沾染這些東西。

而沾染過這些的人,也斷絕了入閣的可能。

但此刻被賈薔當着君臣衆人的面將這層遮羞布扯了下來,他們臉上還是有些掛不住。

李晗面色尤其不自然,緩緩道:“平海王,事情還得分開來論。前任東家的罪過,總不好牽扯到現任東家頭上罷?”

賈薔聞言看向李晗,輕笑了聲,道了句:“李子升,你再說一遍。”

此言一出,李晗一張老臉登時漲紅,如同被掌摑,羞憤的幾無地自容。

他自知家裡那點破事瞞不過去,便雙手攏起以揖遮面,上前跪地道:“老臣慚愧,家門不幸,有逆子摻和在平康坊中。老臣愧對皇恩,也無顏再立於武英殿,懇求皇上能容臣乞骸骨……”

李暄見之,若有所思的摩挲起下巴來,道:“這樣說來,李相家裡竟在平康坊……”

韓彬、韓琮臉色愈發難看起來,他們沒想到,李晗家裡居然也捲入此是非中。

不等李暄說完,眼見李晗都已經開始以頭搶地,尹褚出列沉聲道:“李大人亦爲天子少師,皇上豈能不敬?即便李大人家門出了些醜事,也是因爲他日理萬機,操持於國事。皇上大可想想,這二年來,諸位軍機回家過幾天?家裡子弟無人教誨,被奸人教唆,也是難免之事,豈能如此折辱?豈非寒了天下忠臣之心?”

李暄被劈頭蓋臉一通教訓,臉黑了下來,不過倒也不用他親自出馬,就聽賈薔奇道:“尹大人此言倒是有趣,皇上折辱李大人了?便是本王,也沒說過要追究其教子不嚴的罪過,是他自己跳出來,非要替那淫窩子,下三濫的人間煉獄辯解一番。淫窩子換個主子,就成人間樂土了?怪道朝野上下羣情洶涌,清貴如當朝御史,都跳出來替那些淫窩子說話。原來根源在這……這是不是就叫上樑不正下樑歪?”

“好了!”

眼見賈薔句句誅心,幾乎要趕絕李晗,韓彬不得不出面勸道:“賈薔,又何必咄咄逼人?”

賈薔搖頭道:“我自知人無完人,也十分尊重諸位大人敢爲天下先,爲天下黎庶開闢新政謀福祉之抱負。所以,纔會每每傾盡全力相助,從不計個人得失。

但如果有一日,你們面對底層百姓之苦難無動於衷,無視她們,踐踏她們,甚至還利用她們謀利,事後竟強詞奪理!

你們便失去我的尊重,得到的唯有唾棄。

半山公,這絕不是一件小事。

爲私利而忘天下公者,何言大義?”

韓彬聞言眉頭緊皺,看着賈薔無言。

韓琮無奈道:“賈薔,你說的都有道理。那些青樓女子也的確都是可憐人,可她們目前,還不算是民……不然,你先前也不會想着讓過這一關節去,非李大人開口,你也沒有追究。所以,李大人也還不至於到你說的那種地步。”

見賈薔看向他的眼神變了變,韓琮都有些頭疼,他語氣有些艱難的說道:“賈薔,早在最開始,你之志向只是考取一個舉人功名,再去開間書舍當個東翁時,就想着將賺來的銀兩印成書,捐給村學私塾,老夫便知你心中的仁。但老夫還是小覷了你的心懷胸襟,你的仁義。

你連青樓女子都心懷同情,你的仁,讓老夫汗顏……

但是,你不能在眼下,就要求天下人都按你的標準來。

老夫實話之,便是老夫,也未曾想過,秦樓楚館處那些人的苦楚。

不止她們,還有世間樂戶和賤籍,都未曾去思慮。

你便是去問如海,青樓裡那些人算不算大燕百姓,也不會得到肯定的答覆。

這世間如你這般仁慈者,少有啊。

老夫等目光,仍只停留在清白百姓的身上……

當然,你說的,都有道理。”

賈薔沉默稍許後,點了點頭,問跪在地上的李晗道:“李大學士,本王再問你一遍,前任東家的罪責,現任東家擔負不擔負?”

滿身被汗浸透的李晗,此刻即便心中將賈薔恨之入骨,仍滿面誠懇的擡起頭來道:“平海王,是僕目光粗淺了。平康坊縱是前任東主之罪過,現任東家也不該阻攔朝廷行王道,伸張正義王法。”

賈薔看着他的神情,眼中浮過一抹譏諷,隨後轉頭看向後面的幾位御史,問道:“你們還有甚麼問題,要本王自辯?還要本王擔負那些平康坊七十二家名樓東家的損失否?”

又是一陣難堪的沉默。

正這時,看到陸豐引着一黃門侍郎進來,稟道:“萬歲爺,太皇太后懿旨:問皇上和平海王何時去九華宮,奉太皇太后、太上皇、皇太后前往昌平行宮修養?另,太皇太后懿旨,命人先送壽皇宮義平郡王一家前往昌平行宮,天家要於彼處,享天倫之樂。”

聽聞此言,一雙雙眼睛中目光皆含震驚之色。

義項郡王持太皇太后衣帶詔起兵謀逆,此事的影響遠還未消除。

雖然田太后事後召集諸臣“闢謠”,但相信者寥寥無幾。

卻未想到,眼下田太后居然都開始傳懿旨,要享受天倫了!

此事做不得假,因爲如此多天家貴胄要出皇城,出京,軍機處諸大學士都要親自送過去,親自問安的。

太皇太后此刻既然傳了懿旨,一會兒就不會不露面……

想想就在不久前,母子成仇的駭人局面。

這手段……

……

“臣等參見太皇太后!參見太后娘娘!”

九華宮東殿,君臣衆人與田太后和尹後見禮問候。

田太后居然笑容可掬,對諸臣叫起,隨後又道:“太后有心,要奉哀家出城散散心。可憐見的,堂堂一朝太后,還奉太上皇命聽政,卻是大事從來不摻和,任由你們施爲,如今連這麼點小事,也巴巴的擔心會招到你們不喜。

莫不是你們見她們孤兒寡母,便存下欺主之心?”

韓彬等剛起身,又齊齊跪地請罪,言道不敢。

韓琮忍不住更正了句,太上皇尚在,尹後和李暄還談不上孤兒寡母,結果被田太后指着鼻子一通罵……

可憐韓邃庵一世名臣,這會兒面對一個撒潑的老太太,卻連辯解的話都沒法開口。

還是尹後勸了好一陣,才平息下去,尹後同韓彬等笑道:“諸位大臣莫要誤會,不是本宮同太皇太后告狀,只是擔憂出行動靜太大,招惹衆議不說,還會耽擱諸軍機的當差功夫。

本宮是知道諸卿之辛勞的,一個個恨不能將一刻鐘當成三刻鐘來用。若再爲點小事,耽擱上幾天,事後不知要熬多好功夫找補回來,本宮於心何忍?

所以今日諸位大人千萬莫要相送,就讓平海王點上幾百御林,奉太皇太后、太上皇和本宮前往即可……原也不遠,不必興師動衆。”

李暄忍不住叫道:“母后,還有朕!還有朕!”

尹後沒好氣道:“你若跟着去,讓諸顧命輔政如何自處?”

李暄聞言簡直氣急敗壞道:“前兒才說好的!”

不等尹褚出面,尹後就笑着安撫道:“這樣罷,馬上就是月末了,最後一日,你再過來。不然牽扯太廣,又是內憂外患之時,本宮也不好去了。”

李暄聞言,如霜打的茄子般,低頭道:“那……那好吧。”

見他咬牙切齒的瞪來,賈薔悄悄擠了擠眼……

……

金吾纛旓,龍駒鳳輦,出皇城!

儘管尹後再三強調,不可興師動衆。

可是自月上旬那場劇變後,外界對天家猜疑很多。

甚至有人懷疑,天家已經被某“賈卓”“賈操”給挾持了……

因此,讓天家在百姓見露個面,還是很有必要。

所以此次出行,龍鳳旌旗林立,聲勢浩蕩。

賈薔率一千德林軍,兩千繡衣衛護衛出行,但是算上宮娥內侍,雜七雜八加起來逾五千人。

一路上五城兵馬司、步軍統領衙門嚴密防衛,動用兵馬又逾五千。

終是驚動神京。

至神京西城門廣安門外後,尹後傳出懿旨來,無論如何都不準再送。

文武百官並諸多披甲執戈便在李暄的帶領下,親自跪拜送行。

賈薔又於萬千矚目下,與李暄見禮,受其託付,護衛好太皇太后、太上皇和皇太后之皇輿。

一衆禮來禮往後,已過了午時,鑾駕再度出發,駛向數十里外的行宮……

賈薔騎於馬上,心情漸生波瀾起澎湃……

……

佈政坊,林府。

忠林堂上。

送走宮中貴人鑾駕後,韓彬前往林府拜訪。

斟茶罷,林如海笑道:“半山公也來瞧瞧,僕這稱病臥牀的司馬仲達,到底如何了麼?”

韓彬聞言呵呵笑了起來,道:“如海對外面之事,倒也熟知。也怨不得別人……”

林如海頷首道:“是啊,便是賈薔說一千道一萬,誰又能真正放心的下?不過,放心得下,放心不下,眼下也都只能如此了。半山公,於大燕之社稷,於社稷之黎庶,我師徒二人未曾虧欠分毫,只有功,沒有過。

賈薔是僕唯一的弟子,是僕之乘龍佳婿,亦爲僕餘生抱負之所在。誰殺他,我殺誰。

我師徒二人心中始終存着大義,但賈薔果真出了事,半山公也莫要與我講甚麼大義理智。”

韓彬深深看了林如海一眼後,嘆息一聲道:“不至於此吶。”

如今朝廷的確沒辦法操作甚麼,但尹後那邊手段高絕,想來能將賈薔緊緊攏在手心裡。

無論如何,也要堅持到朝廷度過難關。

待熬過大旱之年,新政大行天下後,又何懼小小一個小琉球?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四章 出衆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七百三十八章 幸得妙計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四章 出衆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緊緊籠絡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
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四章 出衆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六百六十八章 諸金釵獨下江南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七百三十八章 幸得妙計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六百六十七章 讓林如海驚豔的女人……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四章 出衆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三百四十一章 大戲 (第五更!說到最到了啊!)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緊緊籠絡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六百九十三章 尹後:賈薔快住口!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