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

李暄是知道,眼下他這個主意多半不會在武英殿通過。

他的確是天子,可偏偏還未親政,四大顧命大臣在法理上,都有約束他的資格。

只是,明白歸明白,聽到尹褚毫不留情面的否決,李暄還是動怒了。

他看了尹褚兩眼,笑道:“舅舅,百善孝爲先,朕想侍奉太皇太后、太上皇和母后去修養幾日,有何不是?”

如此正經的語氣,是李暄從來少有的。

賈薔不動聲色的看向尹後,尹後似有所感,鳳眸微眯的望了過來,卻沒說甚麼。

許是尹後知道,除非到了忍無可忍之時,否則李暄是不會同尹褚撕破面皮的。

再者,尹褚只是官迷,想做一個剛正不阿的元輔宰相,禮絕百僚……

卻不會想着去做權臣,打壓天子。

至少,眼下還不會有此心。

果然,尹褚絲毫不退讓,諍臣的姿態擺的十足,道:“眼下天災未絕,西北亂戰,京裡又纔出了這麼些事。皇上這個時候去遊頑洗溫湯,讓天下人如何看?簡直荒謬!”

李暄的臉色徹底黑了下來……

話是這樣的話沒錯,只是說的太硬邦邦了,未免有訓斥之意。

李暄的確望之不似人君,可他畢竟還是人君,也有自尊。

自郡王變成天子後,若說他心性未變,那纔是笑話。

被這樣當面斥之荒謬,李暄自然惱火起來,眼睛盯着尹褚,緊緊抿起嘴來。

這模樣,看着倒像是在模仿隆安帝。

只是,尹褚又豈會懼怕?

有尹後在,李暄便是天子,也奈何不得他。

因而,尹褚直視李暄聲音堅定道:“皇上還是留在宮裡,好好觀政,早日親政爲重!不可有嬉戲之心,更不能如從前那般憊賴荒唐!”

賈薔聞之心中頓時道了一聲不妙,李暄要撒潑。

果然,就聽李暄大怒道:“尹大人好大的官威!”

尹褚冷冰冰道:“不敢,只是臣乃太上皇欽點顧命大臣,不敢放任天子胡鬧!”

李暄聞言,哈的一笑,眼中滿是怒火,道:“朕胡鬧?朕倒不知如何胡鬧了!天災大旱天災大旱是朕尋了賈薔拿了主意,西北兵敗一片糜爛,還是朕尋賈薔商議出的法子。不知尹大人有甚麼功勞,能當得這……”

不等李暄說完,賈薔呵呵笑着截斷道:“皇上,你說你也是,這會兒爭來又有甚麼樂趣?先前在九華宮皇上自己不都說了,去的可能性不大?”

說着,還悄悄給他遞了個眼神,往尹後處比了比。

點尹褚爲顧命,到底是誰的主意,爲了誰,豈能不顧及?

將尹褚逼的辭官,尹後的顏面豈不盡失?

李暄瞪了賈薔稍許後,才嘿的一笑,眼角跳了跳,終不再言語。

賈薔無奈,這些人也是,真當天子是憨批不成……

尹後輕聲道:“皇上眼下雖未親政,談不上日理萬機,卻也要多觀政,多知政。不過,也不好苛勒過甚。待逢十休沐日,可去行宮與太皇太后、太上皇和本宮問安。”

尹褚聞言皺了皺眉,還想說甚麼,卻聽林如海溫聲笑道:“聖天子,以仁孝治天下。皇上能有此心,亦是社稷的福祉。”

李暄聞言,又眉開眼笑起來,連聲道:“瞧瞧,瞧瞧!到底是父皇都倚重的肱骨重臣,功勳無數。說起來,林師傅纔是無雙國士,朕深敬之!”

尹褚:“……”

林如海卻擺手笑道:“皇上謬讚了,尹大人如今一心謀國,纔是可敬之德,只是忠言逆耳罷了。不過,臣是覺着,先前二三年,朝廷辦下了太多大事,原本元輔與臣等所謀,是以十載光陰將新政平鋪天下,使得國富民安。

如今才三載不過,新政就搬開了大部分的絆腳石。

快則快矣,可是否果真那樣好呢?臣看倒也未必。

許多事,都是原先未曾預料到的,福禍難言。

所以,臣以爲,倒不必急於一時。只要皇上心中有仁孝,有黎庶,有社稷,確也不在那一兩天。”

這番話,說的一衆人面色都變化了起來。

此番言論,看似訴苦,又似表功,實則卻是對尹褚的忠告。

勸他戒驕,戒急。

只是,經歷過這些事的人能明白這番良苦用心,併爲之動容。

尹褚本身,卻未必能夠如此。

只是有一些話,林如海也不會說明,他餘光瞥了眼尹褚木然的神情後,輕輕一笑而過,對賈薔道:“兵馬未動,糧草先行。既然拿定主意,今日就開始安排糧草起行罷。”

賈薔頷首應下,就又見李暄於龍榻上很是不解的問道:“朕這幾日一直在思量一事,百思不得其解,今日諸位大學士都在,可否爲朕解惑?”

難得他如此正經發問,幾位大學士都嚴肅相待。

韓彬道:“不知皇上有何事不解?”

尹後也側目看了過來,這個傻兒子,總算有些許天子模樣了……

李暄道:“西域,大燕其實一直未真正納入治下,只是羈縻。彼處也未生民養民,何必爲了一片荒蕪之地,如此大費周章,還要花費那麼大的代價……”

此言未盡,見諸人都變了面色,而且還變的十分難看,李暄話鋒一轉,又鄭重道:“當然,這只是朕最初的疑惑。後來朕明白過來,哪怕是一絲一毫的土地,都是列祖列宗灑盡鮮血打下的江山,朕身爲李氏子孫,豈敢捨棄寸土?”

說罷,再看諸人臉色,嗯……好看許多。

李暄心裡悄悄鬆了口氣,就聽韓琮莫名道:“那皇上不解之事爲何?”

李暄扯了扯嘴角,一時覺得腦子有些不夠用,他呵呵乾笑道:“是啊,不解之事是甚麼呢……”

他並未扯謊,這兩點的確都是他的疑惑,只是說的順序顛倒了下……

開始他的確暴怒,才登基沒兩天,就丟失那麼大片土地。

可冷靜了兩天後又疑惑,爲了那片不毛之地,值得麼?

這會兒再讓他想出第三種疑惑,一時間還真有些說不過去。

他拿目光看向賈薔,悄悄使眼色,賈薔呵呵笑道:“皇上之疑惑,可是在想那片荒蕪之地,對大燕到底有何用,是否?”

李暄一拍手,指了指賈薔,道:“正是此意!差點讓人給問迷糊了……朕就是這個意思,那麼大片地方,別說收稅了,每年往裡填都要填多少。關鍵是,也沒甚百姓在那邊……當然,朕絕無放棄割捨之意。寸土不可失嘛,朕懂!”

這話聽着,總讓人想打人……

賈薔哈哈笑道:“這個問題,幾位大學士怕是會引經據典,打漢唐時說起,臣是俗人,就同皇上說說,那裡到底有甚麼可謀利之處。”

李暄喜道:“就這個好!就這個好!”

一旁尹褚實在聽不下去了,咳嗽了幾聲,並以目示尹後,好歹約束點。

哪裡有天子的德性?

尹後卻只是輕輕一笑,並未開口,鳳眸看着賈薔,偶爾也望望李暄……

賈薔道:“只從戰略意義上而言,西域居高,往東就是一馬平川的河西走廊。若西域丟失不保,爲胡酋所佔……西域可是有許多草原,可牧馬無數。到時候,河西走廊必受彼處襲擾,不得安寧。河西走廊不寧,則整個北疆皆不寧。此其一。

其二,西域北近厄羅斯,西臨波斯、莫臥兒諸國,若朝廷失去了幾千裡西域戈壁、大漠做緩衝,必爲其所趁,一旦出現戰事,同前理,河西走廊也會直面戰事,而且,會更慘烈!

其三,皇上也別覺着西域就真的除了戈壁就是沙漠,其實還有大片肥沃的土地。一旦開發得當,整個大燕所產出的棉花加起來都不如西域一地所出。

更何況,還有煤、鐵等諸多礦脈。

當然,或許咱們這一代人,未必能開發的出西域廣袤的土地和礦產,但大燕萬代相傳,人口不斷繁衍,必有倚重那片土地之時。所以,寸土不可失!

不僅是西域,包括蘇武北海牧羊之所在,包括所有的北方草原!”

韓琮忍不住道:“那是胡虜的地方……”

賈薔正色道:“邃庵公,胡虜曾馬踏中原,入主中國,而後,自稱中國,習聖人教化。這是史書上明明白白記載傳下來的,既然如此,胡虜亦爲漢家子民,只是眼下正流浪在外。但早早晚晚,他們必定會歸附母國的懷抱。”

韓琮:“……”

韓彬:“……”

葉芸:“……”

李暄聞言卻滿眼笑意,偏神情凜然,他緩緩點頭道:“賈薔所言,皆得自朕平日之教誨。

朕曾教導他,大燕江山雖廣闊萬里,卻無一寸多餘。

看來,他是聽進去了。”

見其一副孺子可教的欣慰神情,衆人又是一陣無語。

賈薔懶得理會這些虛的,問尹後道:“娘娘,可還有事沒有?若無其他事,臣先告退了。”

尹後笑道:“你這樣急?這麼多日理萬機的大學士都沒你忙。”

龍榻側,牧笛小聲道:“娘娘,今兒好像是榮國太夫人回京了……”

賈薔多看了牧笛一眼,隨後道:“倒不是私事,臣原定好的,今兒要清理平康坊,人手都準備的差不多了。敲掉那片人間煉獄,也算新朝新政新氣象。”

聽聞此言,尹後笑道:“說的好聽,又在糊弄本宮。”

賈薔冤枉道:“娘娘,何來糊弄之說?”

尹後道:“本宮怎麼聽說,爲了此事,外面物議洶洶,彈劾你的摺子都快堆滿武英殿諸學士的公案了。”

賈薔冷笑道:“那些人,還是捨不得花二兩銀子,就把人家女兒沾染一番的好事。一個個自詡風流,讓他們把女兒送進去,讓人風流一番試試,看他們還叫不叫風流倜儻了!一羣下作東西!

他們一個個自詡才子名士,儒教弟子。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道理也不通?”

尹後聞言,鳳眸明亮,微微頷首讚許道:“天下如卿這般者,屈指可數。”

尹褚聞言皺眉道:“怕只是做無用之功。秦樓楚館,長存千載之久。便是都中,又豈只平康坊七十二家?這邊拔除,那邊仍在,又有何益處?”

賈薔淡淡道:“本王自然知道,這門行當便是再過一百年也滅不盡。但是,滅不盡不代表打壓這一行就是錯的。哪怕只能救出一人來,都是功德無量,更何況成千上萬之多?”

葉芸質疑道:“這些人從青樓出來,平海王又準備如何安置?即便安置妥當,怕也會被世俗流言殺死,就怕好心辦了壞事。”

賈薔搖頭道:“全部送出京,本王會尋個工坊,讓她們做些針黹活計,也足以自食其力的謀生。而後,改頭換面,重新嫁人。之所以這般做,就是因爲先前在揚州時這般做過一回。

我大燕雖黎庶億兆,可我仍嫌不足。便是不提海外之土,遼東、西域,便是如今正土改歸流的西南,都有大片荒蕪之地等着開墾。

哪有那麼多女子,憑白給人拘起來糟踐頑弄?此事莫說現在,便是南下小琉球后,仍會進行到底,除非朝廷除名本王王爵。”

見他如此堅決,李晗遲疑了下,才道:“平海王可曾考量過,或許有些人,並非被強迫……”

賈薔詫異的看了李晗一眼,道:“果真有人想做這一行,也的確攔不住。但眼下沒有她們好逸惡勞,自甘墮落的餘地。本王也沒那麼多精力讓人去分辨她們到底是不是自願。且從善從衆吧。”

聽他如此說,其餘宰執都着實沒法開口了。

雖然心裡仍不贊成賈薔對平康坊下手,弄出擾亂安定激盪民意的事來,但眼下,他們對賈薔的確沒甚好主意……

不過,待諸軍機告辭後,賈薔還未被放走。

李暄樂道:“賈薔,往後你的名聲必定更響亮!朕恭喜你,必流芳千古,哈哈哈!”

賈薔懶得搭理,看向尹後道:“臣雖自知是癡心妄想,卻仍希望世間多是光明。皇上註定要成爲一代宣德大帝,娘娘亦是亙古以來的第一賢德之後。皇上就不必說了,多的是朝臣替他賣命。臣卻希望,能爲娘娘多出些力。”

尹後似笑非笑的看着賈薔道:“好,本宮等着你!倒要看看,你究竟能做到哪一步。”

……

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天子開殺戒了……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五十章 相托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一千零一章 立太子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閆帥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上架感言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六百章 白蓮教主林如海?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九百一十二章 隆安帝:皇后爲何相中賈薔?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四章 出衆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三百七十六章 寶玉捱打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八百五十九章 殺紅眼!!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一筆虧空!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
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二十八章 搏命人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天子開殺戒了……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五十章 相托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一千零一章 立太子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一千零九十九章 閆帥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上架感言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六百章 白蓮教主林如海?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九百一十二章 隆安帝:皇后爲何相中賈薔?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四章 出衆第八百八十五章 李紈:球攮的!第三百七十六章 寶玉捱打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三十五章 隔牆有耳第八百五十九章 殺紅眼!!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四十六章 強索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五百零九章 相邀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一筆虧空!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五百零三章 紅顏未老恩先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