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

翌日清晨。

一大早,賈薔在尤氏、尤三姐的服侍下,穿戴好王冠、王袍、王靴,隨後辭別李婧,一道前往城外青石碼頭。

賈母、薛姨媽、賈政、寶玉和薛蟠要到了……

郡王王駕鋪排開來,賈薔原並不打算招搖,因爲着實麻煩。

打傘的打傘,擎牌的擎牌,吹吹打打的還有一片……

實在是囉嗦。

只是尤氏告訴她,賈母等畢竟經歷了一遭牢獄,心神不寧,若無好事,怕是心裡難熬,何不講一次排場,也好壯壯膽魄,長長體面?

賈薔覺着倒也無不是之處,畢竟七十餘歲的老人了。

而且說到底,他能有今日,賈家這個武勳的身份招牌,是打了根基的。

不然憑他有多大的才能,也幾無可能走到今日。

人活着,總還是要多寬和些……

兩百親衛披甲執戈護衛前行,淨街開道。

不過在城門口,到底還是出現了些意外……

“這不是忠勤伯楊伯爺麼?”

賈薔於王轎內,聽到轎旁商卓提醒後,讓王駕暫停,落轎出來,看着重新走馬上任步軍統領衙門的忠勤伯楊華,目光清冷的呵呵笑道。

楊華看着一身王袍的賈薔,眼神複雜之極,儘管腿上如墜千斤力,可還是緩慢上前,抱拳禮道:“末將,參見平海王。”

賈薔呵呵笑道:“你這差事,是本王提議皇上安排的。”

楊華:“……”

賈薔笑道:“別不信。你這人啊,不負你忠勤伯之名。太上皇讓你去南邊兒拿我,你就傻不愣登的帶着一隊親兵就南下了。你果真不知道,你一入粵州我就會知道?你果真不知道此去是十死無生?

不,你在九邊打了大半輩子的仗,胡人狡詐如狼,你若那樣蠢,也不會活到今天。

你知道,但你還是去了。說明,爲了皇命,你已經將生死置之度外。

這樣的品格,值得欽佩,也值得天家重用。

當然,本王也知道,你心裡怕早就當本王是國賊,恨不能替君除之。

只是,又知道這裡面複雜的事太多,沒有皇命,你不好動手。

沒關係,你且繼續等着就是。

只一點,你執掌步軍統領衙門,又提調巡捕五營,需公事公辦。

京營近來動靜不小,將舊的輪調出去好是好,可對本王來說,也有些不好。那就是舊的京營已經被本王殺怕了,殺的膽寒。新進的呢,還不知滋味。保不準就有想瞎了心的,想對賈府動手。

所以我提醒你一聲,若有人想不開尋死,妄圖衝擊寧榮二府,妄圖衝擊賈家的人,哪怕是一個下人,妄圖攻擊佈政坊林府……本王必唯你是問。”

讓楊華復位,還真是他的提議,以安撫朝廷之心。

提兵北上進京的後果也確實惡劣,反噬不輕,該做的讓步還是要做。

提四千兵馬亂殺一氣,恣意倒是夠恣意,可下場多半很慘,也不是正經做大事的智慧……

當然,步軍統領衙門內早就被夜梟穿插,另有繡衣衛在其中安排了不少人手,楊華果真想做點甚麼,距離其暴斃也就不遠了。

看着王駕揚長而去,楊華面沉如水,目光深沉。

他恨不恨賈薔?

當然恨,恨之入骨。

他帶着嫡子在九邊苦熬了十個春秋,將嫡子練就了一身武將底子。

原是準備父子齊心,將忠勤伯府的門匾再升格一級。

誰能想到,因爲醉仙樓一場衝突,賈薔出手將其子楊魯打斷了鼻樑,臥牀休養,而其庶長子,竟在藥碗裡下毒……

其髮妻也因悲憤至苦嘔血而死,一時間,剛剛回京受到重用眼見就要顯貴起來的忠勤伯楊府,落得斷子絕孫的悽慘下場。

這其中,很難說賈薔不是禍根……

但是,恨歸恨,楊華卻始終有理智,心性堅韌。

正如賈薔所言,他以皇命爲先。

放在前世,賈薔很難明白世上爲何會有這樣的人。

但如今經歷了許多,賈薔卻是信了。

畢竟,便是賈薔身邊,就有這樣忠誠之士……

待看着賈薔的王駕徹底遠去不見,楊華面無表情的翻身上馬,折返回衙,並於當天下午,步軍統領衙門在寧榮街和佈政坊周遭巡邏的巡捕五營,勤了起來……

……

運河上。

一艘德林號名下客船緩緩遊弋進青石碼頭。

雖然遠沒有賈薔的那兩艘客船舒適,但船內也算得體,至少遠遠好過當初被押送回京的馬車……

二樓客艙內,臨窗前,賈母看着遙遙可見且越來越清晰的神京城,眼睛都溼潤了。

這輩子加起來的坎坷經歷,都沒這二三年多。

享福受用了一輩子,臨了臨了,居然差點被押赴刑場砍頭!

心驚肉跳啊!

那十來天的日子,當真是煎熬,每一天每一刻都生活在無窮的恐懼中……

好在,總算是活過來了。

不過,這回她拿定主意,再不出這座神京城了。

因爲哪怕是抓着去砍頭,直接押赴法場就是,也不用被人押赴那麼些天,生不如死……

相比於賈母的悲傷,薛姨媽則激動的多!

封王了,居然真的封王了!

寶釵的親事,幾乎成了她心中的大痛。

果真不清不楚的跟了賈薔去當妾,薛姨媽覺着還是一頭碰死的好。

不,她連死都不敢死,因爲沒法同死去的丈夫交代。

即便是賈薔在外面弄個草頭王的頭銜,她也只能活着時候糊弄自己,自欺欺人,死後仍無法面對死去的薛家老爺。

如今陡然傳來喜訊,薛姨媽連前些時日受到的驚嚇都不顧了,心中唯有歡喜。

“老太太,快看,到了,到了!”

鴛鴦也高興,先前被押赴時,她也驚恐過,但最怕的不是死,而是腹內嬰孩還未出生,就沒了下場。

每回想起此事,她都能落淚。

但現在好了,一切都好了。

這會兒遙遙看到碼頭上王旗飄揚,她激動不已的歡呼道。

賈母眼力不好,嘴裡嘮叨唸道:“哪呢,哪呢?”

順着鴛鴦的指點,又過了好一會兒,船又往前行進了片刻,才終於看到一人頭上戴着潔白簪纓銀翅王帽,身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龍白蟒袍,繫着碧玉紅鞓帶,一陣涼風吹過,蟒袍翩翩,愈發映襯的風流瀟灑!

賈母望之,癟了癟嘴,到底還是落下淚來。

……

青石碼頭。

因貨、客分離,所以即便平海王王駕霸佔了大半個碼頭,也不耽擱碼頭上力夫的生意……

賈薔看着掛着德林字旗的客船緩緩停泊靠岸,他微笑着上前迎了數步。

有隨行嬤嬤指派年輕小廝圍起帷帳來,尤氏、尤三姐下車,跟在賈薔身後,看着六七駕馬車駛下。

未幾,於碼頭上停穩當,賈母、薛姨媽、鴛鴦並賈政、寶玉、傅秋芳、趙姨娘、周姨娘,還有薛蟠、花解語等,自馬車上紛紛下來。

賈薔引着尤氏姊妹,含笑上前見禮相迎:“讓老太太吃了苦頭,受委屈了。”

此言一出,賈母上前抓住賈薔的手,放聲大哭起來。

薛姨媽、尤氏等連忙相勸,賈薔也笑着勸道:“這回是意外,應該不會有下一回了。”

賈母收斂了情緒,嘆息道:“便是有下一回,我也認了。只一點,你不好有事,再把寶玉帶走。有你們倆在,我就算被送上法場掉了腦袋,也沒甚遺憾了。”

賈薔哈哈笑道:“寶玉就是個添頭,有甚麼用?不過倒也可以早點送去小琉球,他老婆正在小琉球練兵呢。”

賈母一時無語,一旁鴛鴦笑道:“老太太,先家去罷,這裡不是說話的好地方。”

賈母自然答應,又對賈薔道:“鴛鴦有了你的骨肉,你要好好待她!”

看着鴛鴦嬌俏含羞的臉,賈薔笑道:“那是自然。”

二人對視稍許後,賈薔又看向薛姨媽,問道:“姨太太,如今可放心了?”

薛姨媽一迭聲笑道:“放心了,放心了!這下,徹底放心了!”

後面被擡在擔架上的薛蟠得意的嘎嘎直樂……

賈薔看着他笑了笑後,再問賈政道:“二老爺那麼些家俬都放在金陵了,可要派人去取回來?”

賈政擺手道:“不勞王爺費心了,等過了年,就重回金陵。”

金陵沒有賈薔,所以他在金陵過的無比自在。

賈家原就是金陵巨族,雖然被賈薔犁了一遍,死的死,被髮配的發配,可賈家的底蘊還有一些。

另外,賈政雖不願承認,可也不得不說,賈薔莫大的威名,也是他在金陵處處受人吹捧,被人供着的主要緣由之一。

畢竟,賈薔頭上的賈家長輩,尤其是男長輩,並不多了……

所以,賈政還是更喜歡金陵的風流文華。

連賈母都看得出來,在金陵這個小兒子過的快活的多,因而在一旁連連搖頭道:“叫他走,叫他走!圈在京裡,不定又叫哪個給挑唆利用,迷了心了。”

賈薔聞言,餘光瞥見傅秋芳面色隱隱一變,心裡好笑,這高門內,果然從來不少是非。

不過這些破事他也懶得理會,招呼一行人重新上了車轎,正要送回榮國府,卻見宮裡來人,急召他進宮。

賈母等自不敢耽擱他的正經事,催促他趕緊進宮,晚上回來再好生敘舊……

……

大明宮,養心殿。

尹後、李暄並在,連林如海亦至,六大軍機齊全。

賈薔到來後,與尹後、李暄見禮罷,又問候了下林如海。

林如海如今愈發瞧着仙風道骨了,真是……

本就相貌清癯不俗,如今兩鬢霜白,可氣度看起來,不再如從前那樣病懨懨,反倒爽利精神了許多。

但一雙眼眸中,目光沒有絲毫厲氣,溫潤如玉,又給人充滿智慧深度的感覺……

總之,越老越帥型……

對於戶部事,他也只是每日聽聽彙報,提點兩句,僅此而已。

好在陳榮讓他暫時送回戶部尚書的位置,也放心的下。

問禮罷,李暄就急糙糙的道:“賈薔,幾位師傅應下了你的條件,不過他們還有些要求……”

賈薔拱手道:“皇上,臣說的很明白,此事要麼就那樣,要麼另選法子。原就是臣吃大虧,擔大風險的事,沒有再加碼的餘地。另外,臣會直接與定遠侯周武發文。因爲臣知道,周武若是想賣掉這批援軍,不費吹灰之力。但是,這批火器軍折損超過兩成,周武就直接起兵造反罷。臣會直接在京裡,替定遠侯府一家老小收屍,而後揮師西進。”

“放肆!”

韓琮即便心中偏向賈薔,可聽聞這等無法無天之言,還是大怒,斥道:“豈有此理?打仗還有不死人的?就你的德林軍貴重,死不得?”

賈薔呵呵笑道:“換旁人,我也懶得解釋甚麼,只奉勸他一句,不懂的事,少開口。可誰讓是邃庵公您呢……邃庵公,這火器兵和尋常軍隊不同,不是靠短兵相接殺敵的,更類似於弓手。而事實上,火器的有效射程比弓箭更遠。這種情況下,要是火器兵還要折損超過兩成,無外乎兩種情形:其一,主帥無能,全軍覆沒。其二,故意陷火器營入絕地。因此,無論哪一種情形,周武都該殺。”

韓琮聞言啞然,一旁尹褚淡淡道:“平海王是不是將大燕軍方想的太陰狠了些?”

賈薔呵了聲,道:“尹大人浸淫官場數十年,尤其是在禮部清吏司的位置上,當見慣了不少官員都是甚麼嘴臉。軍方,不會比他們好多少。”

尹褚眉頭緊鎖,道:“在平海王看來,大燕的官員,就這般下作不入流,難以入人眼?”

賈薔奇道:“若非吏治敗壞至斯,新政又在忙活甚麼呢?”

見他連尹褚都懟的毫不留情面,李晗、葉芸等悄悄往龍榻上看了看,見尹後面色淡然,不喜不悲,垂着眼簾如若未聞的坐着,一個個心裡都摸不準,尹後到底是甚麼個心思……

林如海沒甚話說,葉芸也說不上,只韓彬緩緩道:“並未向你多提條件,平海王能爲大燕邊事出力,朝廷感激不盡,不會貪心不足。只徵求一番你的意見,尹大人道,尹江尹河畢竟沒有正經作戰經驗,是否可派一可靠老將爲正,他二人爲副?”

賈薔搖頭道:“火器營的打法,便是老將也沒幾個有經驗,所以大可不必。當然,若果真放心不下,可選一良將爲輔,提供些建議。”

韓彬思量稍許,道:“也可。平海王以爲,宣德侯府董輔如何?”

賈薔想了想後,點頭道:“可。”

見賈薔應下後,韓彬向尹後、李暄道:“不知太后娘娘、皇上,可還有甚麼吩咐的?”

李暄搖頭道:“朕沒了,賈薔辦事,朕還是信得過的。”

尹後亦微微頷首,道:“軍國大事,諸軍機議定就好,本宮不通軍務,就不多說甚麼了,諸位辛苦。”

諸臣紛紛欠身,口稱不敢。

李暄卻忽又說道:“對了,還有一事。這半年多來,母后辛勞甚重,鳳體疲倦。所以朕打算明日奉母后,當然還有太皇太后、太上皇,一併前往西山行宮裡休沐幾天。朝中重事,就勞煩諸卿了。”

看其面色堅毅,語氣又理所當然,只是告知的姿態,賈薔心中暗笑。

果然,李暄話音剛落,就聽尹褚聲音低沉道:“不可!”

……

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九百一十二章 隆安帝:皇后爲何相中賈薔?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一百七十二章 憂慮 (爲MUNDI和多炮塔的遼河加更!)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六章 舊事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三百五十四章 馬道婆使妖 (第四更!)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十四章 走水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滾!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
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七十一章 西洋番醫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九百一十二章 隆安帝:皇后爲何相中賈薔?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四百五十六章 討公道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一百七十二章 憂慮 (爲MUNDI和多炮塔的遼河加更!)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六百一十七章 李暄:嫉妒讓爺面目全非!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六章 舊事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三百五十四章 馬道婆使妖 (第四更!)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十四章 走水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七百八十八章 不……滾!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