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

儲秀宮,偏殿。

看到賈薔着一身王袍進來,抱琴十分激動,說着話就掉下淚來,哽咽着委屈道:“王爺來了!娘娘等你好久了,奴婢想去尋王爺來着,可宮裡的人不讓。娘娘都急病了……”

送賈薔過來的九華宮宮人聞言,臉都唬白了。

這算甚麼?

告哪個的狀呢?

如今宮裡,誰當家?

果然,賈薔一聽,臉色就陰沉了下來,隨行宮侍正要解釋,卻聽賈薔沉聲斥道:“混說甚麼?如今宮禁都由我來掌着,你是告哪個的狀?

宮裡宮外出了那麼多奸賊壞人,一些人至今下落未明,他們和宮裡又有千絲萬縷的勾連,未掃乾淨前你出去試試!

我殺了他們那麼多人,就憑你從賈家出來這一條,便是現在,你出了這宮門一個人往宮裡深處轉一圈,能活過三天,本王這個郡王都能摘了!”

賈薔一通訓斥,讓抱琴小臉蒼白,唬的說不出話來。

這時,就見賈元春氣息虛弱的由一昭容攙扶着走出來,病懨懨道:“薔兒,且看在我的面上,饒她一回罷。”

抱琴也哆哆嗦嗦跪地磕頭求饒,賈薔一擺手道:“訓斥你,是因爲你是家裡人。只要不犯大過錯,訓斥你就是在保護你。換個人,我會有耐心與她們廢話?只是你且記住了,在宮裡,就要守宮裡的規矩,不要那麼多牢騷埋怨。”

說罷,上前攙扶住賈元春往裡走,感覺到她消瘦的皮包骨頭,不由皺眉道:“大姑姑,你這風吹不着雨淋不着,吃穿用度啥也不缺,怎就熬成這般模樣?歸根結底,還是心裡有事。”

賈元春聞言,落淚不止道:“先前你未回來時,宮裡聲音嘈雜,皆對你不利,還是皇上出面解了圍。只我的日子也難熬,就去西苑見過一回太上皇,還被厭棄斥罵……”

賈薔冷笑道:“他不是厭棄你,是厭棄我。處心積慮想除了我,如今又如何?”

賈元春唬的連呼吸都屏住了,怔怔的看着賈薔。

賈薔無奈笑了笑,同賈元春道:“別聽外面瞎扯臊,我雖對那位不滿,可他被叛軍圍在西苑,危在旦夕之時,叫天天不靈,叫地地步應,還不是我領着勤王大軍來救的?之前又有五營兵馬欲反,還是被我和趙國公拾掇了。不然,這王爵哪裡來的?

大姑姑在宮裡,只需記得一點,好生跟着太后娘娘就是,旁的再不必顧慮。

如今皇上雖已登基,卻仍在觀政。且太上皇、皇太后俱在,偏皇后多病,太后娘娘方纔命我傳話,這六宮宮務,還得由大姑姑掌起來。”

對尹後,乃至對尹家如此親近,拋去情感上的因素來說,最重要的,還是利益一致。

賈薔可不願看到這位西府大姑姑,頭腦發昏去挑戰尹後,那和作死沒甚分別……

聽聞此言,跟在後面的抱琴都沒忍住,驚喜過望之餘小小歡呼了聲。

賈薔回頭看了眼卻未訓斥,愈發讓抱琴心花怒放,果然是當一家人的。

賈薔同暈暈乎乎的賈元春道:“再告訴你一個好消息,昨兒就收到信兒,老太太、薛姨媽、二老爺還有寶玉他們的車駕快進京了,約摸着也就是明天能到家。讓林妹妹她們回京的急遞信差也出發小半月了,估計她們也該啓程回京了。到年底,便能一家團圓。如今大姑姑成了皇太貴妃,奉你出宮返家住上兩天,太后和皇上應該會給這個體面。”

賈元春聞言,激動的直落淚,反手抓住賈薔的手臂顫聲道:“薔兒,果真?果真?”

賈薔點了點頭,而後叮囑道:“大姑姑,好好養你的身子骨,別那麼多擔憂想法。說句不大好聽之言,我常常告誡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不在自己能爲範圍內的事,就連想都不要去多想。今天,這句話也送給大姑姑。”

抱琴對尹後的怨望,背後分明就是元春的心聲。

這樣危險的事,或許就是尹後今日讓他來見元春的緣由。

畢竟,她若直接下狠手,也擔憂賈薔面上掛不住……

所以,纔將包袱丟過來。

賈元春在宮裡能存活這麼久,除了謹小慎微外,也不是無腦之人,聽出賈薔話中意思,點頭道:“薔兒放心,我素來緊跟着娘娘的。只是先前還以爲……”

先前尹後收了她的六宮管事之權,冷待許久,又屢逢大變,心底恐慌難安之餘,才生出了怨望。

倒也是人之常情。

賈薔又說了一起子話後,就告辭離去了,重返九華宮。

……

武英殿,東閣。

聽完李暄之言後,二韓、李晗、葉芸等皆沉默,尹褚卻是勃然大怒,厲聲道:“簡直荒唐!外戚之族,位列宰輔軍機,已是僭越,豈有再掌兵權之理?賈薔此心當誅!”

衆人依舊靜默,李暄卻渾不在意道:“舅舅何須如此謹慎?如今宰輔一任五年,舅舅又不是元輔,再者,也不用五年,尹江、尹河就會被調往別處。這不是權宜之計麼?”

尹褚卻不退後,沉聲道:“這等大事上,豈有權宜之理?即便皇上信得過尹江、尹河,信得過臣和尹家,可此例一開,後世之君若也效仿,又當如何?今日武英殿諸臣,都將成爲罪人!”

李暄沒脾氣道:“那舅舅以爲如何?”

尹褚卻先道:“在宮裡,皇上還是以君臣相論爲好。諸軍機輔國當面,口稱舅舅,臣雖榮耀,卻於國體威嚴有礙。”

李暄側着眼看了尹褚一眼後,咬牙問道:“那麼尹大人,又有何高見?”

尹褚恍若不覺,淡淡道:“西苑一戰可以看出,賈薔手下那四千兵馬的確戰力彪炳可怖,若調往西北,的確能立奇功。但何人爲將領兵,是朝廷決定的事,輪不到他來多嘴!若他果真有此忠心,將兵馬交出來就是,朝廷會派老成可靠的大將率領,前往西北。事後,自有他的一份功勞。至於尹江、尹河,臣爲其父,知此二子極不成器。眼下在南海水師當個三品武官已經擢拔過甚,豈有領一營京營之理?荒謬可笑!”

李暄聞言生生氣笑,道:“尹大人有此能爲,自去同賈薔說罷。若說成了,朕給尹大人你升官加爵!”

眼見尹褚面色一沉,又要開口,李晗在一旁笑着打斷道:“尹相之心,吾等皆知。論此諫言,也是上上謀國之策。只是賈薔那邊,斷無點頭之理。尹相就不必同皇上說這些了……”

尹褚臉色難看,不過張了張口,到底未再出言。

韓琮問李暄道:“皇上,賈薔必要從山東調兵進京,還必要尹江尹河進京領兵,可是爲了防範哪個?”

李暄好奇道:“御史大夫,此事還需多問?賈薔今兒要是把四千德林軍調出皇城,怕剛出京不遠就得被圍殲,賈薔也難落個全屍。如今局勢看似平穩,可連朕都知道,想清君側的人不知多少。御史大夫何故此問?”

韓琮聞言,嘴角扯了扯,嘆息一聲道:“時勢如此,臣等慚愧汗顏。臣之意,是賈薔不需防備武英殿諸臣。眼下臣等最着緊的,仍是救災和新政,此二要務,均離不開賈薔。”

李暄笑道:“他也不止防備此事,還防備他兩千德林軍被賣了當箭靶,回頭連說理的地兒都沒有。總之,這些事是他的底線,要麼如此,要麼撂手不管。這廝如今逍遙的很,朕都羨慕他。”

李暄說罷,韓彬看向葉芸,問道:“你有甚麼看法?”

葉芸微微欠身後,道:“只一點,是否二尹回京執掌兩營京營,尹浩掌內衛後,德林軍就撤出皇城,南下返回小琉球?若是,則未嘗不可。”

李暄道:“依他之意,德林軍暫時不能全退,不然誰聽尹浩那小子的話?不過德林軍留在宮裡,尹浩領着朕和太后也都放心,心裡踏實。說到這朕就來氣,你們說說,滿天下的兵,就數御林餉銀最足,待遇最好,軍械最爲精糧,也最體面!可他孃的,一羣忘八肏的,一晚上跪地投降兩回!!再讓他們護衛着朕,朕乾脆自己往腦袋上插根稻草拉倒!”

葉芸:“……”

都說完後,韓彬緩緩道:“皇上,此事,臣等再議一議罷……”

李暄是個急性子,道:“趕緊的呀,早定下來,尹浩早點帶車隊往西北送輜重補給!幾千里路,走都要走到過年了,耽擱不得!”

韓彬點了點頭,又道:“明日一早,臣等給皇上一個答覆。”

“那好!那就等明兒早……元輔,你給朕透露透露,有幾成把握定下此事?”

李暄應罷,又賊眉鼠眼的上前,小聲問道。

韓彬:“……”

……

“皇上……”

李暄觸碰了個黴頭,大感晦氣從武英殿出來後,身後總管太監陸豐悄聲道:“萬歲爺,前面是牧笛手下的管事太監王杉……”

李暄正嘟嘟囔囔的罵人,聞言看去,果然看到一面熟的太監站在道邊,見他出來,那太監匆忙上前數步道:“奴婢參見皇上,皇上,是太后娘娘命奴婢在此候着,等皇上出來後,請皇上往西鳳殿一去。”

李暄扯了扯嘴角,道:“去回太后,就說朕知道了。”

隨後折向龍輦,坐穩當了,往九華宮而去。

……

九華宮,西鳳殿。

李暄進來時,正聽賈薔與尹後說着賈元春之事……

看李暄進來方止,賈薔起身相迎。

李暄打量了賈薔一番,道:“你剛去儲秀宮了?”

賈薔點頭道:“娘娘說皇太貴妃身子骨不大好,讓臣去探望探望。臣去瞧過之後,腦子一熱,就想讓皇太貴妃回家住幾天,被娘娘教訓了通……”

李暄嘿的一笑,道:“母后入天家這麼多年,回尹家的次數屈指可數。你倒是貪心不足,去歲皇太貴妃纔回家省罷親,眼下又開口?”不過話鋒一轉,悄悄與賈薔使了個眼色後,轉頭看向尹後賠笑道:“回家雖不能輕易回,母后去西山行宮修養時,可一併帶了去。再讓賈家人去桃園莊子,左右也不遠,到時候讓她家聚一聚天倫就是。外祖母家也可以如此啊!”

尹後聞言,看着李暄目光柔和,道:“皇兒孝心可嘉。此事,就按你說的辦罷。”頓了頓又道:“武英殿那邊怎麼個說法?若是應下了,就讓尹浩快點準備,耽擱不起。你爲天子,待賈薔如此友善,他若不盡全力幫你,本宮都不依他。”

賈薔連連點頭道:“幫幫幫!皇上的事,臣從無袖手旁觀過。”

李暄看着賈薔,一副老懷甚慰的神情,感慨道:“你長大了……”

賈薔:“……”

不過臉沒黑多久,就忽地嘿嘿一笑,神情得意。

這下輪到李暄黑臉了,咬牙道:“你在心裡罵朕?”

賈薔聞言,哈哈大笑起來。

李暄大怒,就要動手,卻被尹後呵住。

隨後尹後趕人道:“賈薔,快出宮家去罷!你們兩個不湊在一起纔好,一湊到一起,皇上沒有皇上的樣子,王爺沒有王爺的樣子!”

李暄嘿嘿賠笑道:“母后,沒法子,都說父子成仇。朕……嘿嘿嘿,是他的君父嘛。”

賈薔想開口反擊,被尹後瞪了一眼後,也是嘿嘿一笑,拱手一禮後,告退離去。

等賈薔走後,尹後微微蹙眉,同李暄道:“賈薔是有忠心的,你身爲天子,能有一個這樣的朋友不易。更難得的是,他一心向外,而不對內,且事事避嫌。你雖好頑鬧,也莫太過了些。”

李暄笑道:“母后,您放心就是!這男人之間……除了那些酸秀才外,都愛這般頑笑。再者,兒臣正因爲珍惜這份情義,才這般頑笑的。過二三年,估計他就要重返小琉球了。一旦德林軍調出皇城,他也不會在京多留。到那時,再見一面,還不知甚麼時候。”

尹後見李暄居然有些惆悵,笑道:“那你大可不必擔心,賈薔即便去了小琉球,也不會離開太久的。”

李暄沒明白:“怎麼說?”

尹後微笑道:“他的確是有忠心的,但如此交好咱們娘倆兒,也並非全無私心。他的德林號,根子仍在大燕。不管是小琉球,還是海外,都要源源不斷的從大燕往外運人。他和朝廷的關係很緊張,若是再和咱們娘倆兒不親,他便是有一根如意金箍棒,也開不得天,闢不得地。所以,不只是咱們娘倆兒靠他,他也要靠咱們!所以,日後他還是要常回來走動的。”

……

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四十章 變故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六百零九章 賈林氏:誰敢動我東府分毫?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上架感言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五章 外家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破局之始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
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四十章 變故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六百零九章 賈林氏:誰敢動我東府分毫?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百七十八章 來信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四百五十三章 欺負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三十七章 驚雷!第九百四十二章 威脅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上架感言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五章 外家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四十三章 拒絕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六十四章 琅琊王氏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破局之始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四百四十九章 投名狀(第二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四百一十八章 與賈赦的交易(第七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三百三十八章 客至 (第二更!)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五百四十六章 賈薔,你可真陰險!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