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娘娘因爲這個纔信臣?

九月二十三。

賈薔一早起,帶人奔前跑後,送尹家一家老小前往了潭柘寺。

無數僧、道、尼、喇嘛,各式道場法事鼓震號鳴,潭柘山麓一時間熱鬧非凡。

也不是沒有耳尖的,探得竟是尹家在潭柘寺打醮,祭祀尹家老太爺。

可探得又如何?

即便有心鑽營的,親自穿了孝服想前往潭柘寺表表孝心,可連山門口都看不見就被繡衣衛攔下了。

如今執掌繡衣衛的還是賈家那位閻王,誰還敢多說甚麼?

這一場打醮法事,讓人們看出了尹家初露猙獰,不再藏於深山中。

但顯然,也還未到飛揚跋扈,廣結黨羽的地步。

此事讓許多人心驚,但也讓一些人鬆了口氣。

便是如二韓,都擔憂尹家壓制太多年,一朝露面,形勢不可收拾。

還好……

待潭柘寺主持老僧震宇和尚親自將尹家老太爺的神像供起,並將頭柱香於佛前點燃後,轉交給尹家太夫人,尹家太夫人持香跪於蒲團上,未語半言,卻已是老淚縱橫。

既爲自苦,也爲自傲。

歷經隱忍,歷經無數挫折坎坷,不知吃了多少苦,熬過多少難,尹家從一區區五品門第,走到今日,尹家太夫人對着亡夫,問心無愧啊。

世間,又有幾人能做到這一步?

秦氏、孫氏上前相勸,尹褚、尹朝亦開口。

尹家太夫人收斂的很快,並未恣意去哭,她起身後,同尹褚道:“你磕個頭,就自去忙差事罷。你老子也未必願意見到你在此耽擱,國事爲重。”

尹褚自無他言,便是在尹家太夫人面前,他也多沉默寡言。

上前與尹家老太爺磕了頭後,就徑自離開了。

等尹褚離開後,尹家太夫人又將賈薔招至跟前,叮囑道:“你比大老爺還忙,他是忙着做官,你是忙着做事。你也磕個頭,就快去正經忙你的罷。”

賈薔忙道:“老太太,我倒沒甚忙的……”

尹家太夫人笑道:“我豈能不知?快去罷。”

賈薔便不再贅言,上前叩首罷,就告辭離開,前往宮中。

……

九華宮,西鳳殿。

賈薔將今日事不厭其煩的具體描(表)述(功)了番後,笑道:“娘娘就放心罷,一切妥當,老太太十分滿意。”

尹後豈能看不出賈薔的心思,似笑非笑道:“這麼說來,倒是勞煩你了,都是你的功勞。”

賈薔正色道:“娘娘哪裡話,臣是尹家的大姑爺,本分之事!”

尹後:“……”

見尹後眼神嗔視着他,賈薔彎起嘴角,樂的高興,不過沒等他再口舌花花一番,就見李暄氣呼呼的從外面走來。

看見賈薔也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

“甚麼事,氣成這樣?武英殿的師傅又訓斥你了?”

尹後微微訝然的問道。

李暄臉色漲紅道:“西北準葛爾吃了大敗仗,甘肅鎮兵出嘉峪關,居然在出嘉峪關不到三百里的地方,被和碩特蒙古固始汗殺的潰敗,三萬大軍,十不存一!嘉峪關以西上萬裡疆土淪喪,定遠侯那個廢物,朕恨不能將他碎屍萬段!”

即便他再沒心沒廢,剛登基就失土萬里,李暄難得不要面子?

儘管大燕自立國起,始終只是羈縻西北,未曾真正收於治下,但青史卻不會這樣書寫。

尹後面色也凝重起來,緩緩道:“定遠侯,周武?”

李暄怒道:“就是這忘八……的!賈薔,你去!!”

賈薔樂呵呵道:“臣倒不是去不得,只是武英殿除非瘋了,否則怎會放臣去掌邊軍?他們寧肯不要西域那片遼闊土地。”

李暄聞言垂頭喪氣道:“你猜準了。爺……朕只開了個口,就被好一通排揎。這羣糟老頭子,辦事不成,猜忌起人來,倒是一個頂十個!”

尹後沉下臉來斥道:“渾說甚麼?咱們娘倆兒對賈薔知根知底,所以信得過他。可武英殿那些大學士們,即便只有萬一的可能,他們也要防備着。更何況,你若一味任性,後繼之君又當如何?”

李暄苦惱道:“兒臣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的,可是眼下着實想不出何人能當大用。”

尹後蹙起眉心問道:“武英殿怎麼說?”

李暄道:“他們那羣老頭子也苦悶,天災未盡,人之禍又起。關鍵是不能放任西北糜爛,把朝廷陷進去。一旦陷進去,幾年的國庫稅銀都不夠那邊往裡填的。着實太遠了些,幾千裡之遙,光補給運送都能要朝廷半條命。可按兵部的準備,至少也要打上一年半。武英殿的幾個老頭兒聽到這番話,臉都青了。嘿嘿嘿,是真的青了!韓大夫劈頭蓋臉的把兵部尚書好一通罵,說他想瞎了心了。李子升面子上掛不住,就道要不就將西域那不毛之地暫且丟了。結果又讓韓半山怒噴一通……嘎嘎嘎!”

想起武英殿的熱鬧,李暄終於樂不可支起來。

尹後權當沒聽到這笑聲,看向賈薔問道:“如此說來,武英殿那邊也沒甚好法子?”

賈薔搖頭道:“軍國大事,打的就是後勤,就是草秣糧餉和供給。武英殿不會不明白這個道理,只是着實被這二年層出不窮的禍事弄的心裡疲憊,眼下正準備大展手腳,扛過災年,推行新政。結果又出了這麼一檔子事,難免動怒。”

尹後沉默稍許,終究不死心,問賈薔道:“你可有甚麼法子沒有?你素來多捷才,好劍走偏鋒,不走正道……”

賈薔乾笑了聲,道:“其實也不是沒法子速戰速決,就怕,會影響京裡的局勢。”

尹後若有所思道:“你是說……”

賈薔道:“將這四千德林軍調往西北,在尋敵決戰中,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以強大的火力,找尋戰機一舉破殺叛軍!其實西北不穩,同樣和旱災有關。準葛爾原本就比內陸腹地乾旱些,咱們這旱三分,他們那多半要旱八分乃至十分。能有多少家底夠咱們殺的?四千火器軍,運用得當,足以重創叛軍!如此一來,也不需再往西北調派太多援軍和糧草。只是……”

賈薔話未盡,尹後卻已然明白。

一旦四千德林軍被調出去,京裡的局勢瞬間變化。

京城十二團營中,追隨義項郡王起兵謀逆的有兩營兵馬,之後伏殺賈薔,想當陳平、周勃的又有五營兵馬。

誰敢保證,剩餘的五營兵馬裡,有多少是忠,有多少包藏着禍心?

果真將這四千護衛皇城的兵馬調出去,一旦再有賊子起了不臣之心,那後果絕對承擔不起。

賈薔、尹後對視一眼,誰知道,這會不會是有些人故意調虎離山之計?

“賈薔,你就這四千兵?”

李暄忽然問道。

賈薔收回目光,看向李暄沒好氣道:“皇上當養兵是養豬不成?再說臣在小琉球主要打造的是水師。眼下雖然還有一些,可一來要防衛小琉球,葡里亞、尼德蘭都恨臣入骨,有機會肯定會報復一茬。二來,水師上岸後,戰力很難保證。”

李暄失望道:“難道就沒解決的法子了?”

賈薔笑道:“也不是全沒有……”

李暄聞言氣的咬牙切齒道:“有法子你球攮的不趕緊說?爺平日裡就是這樣教誨你的?”

賈薔扯了扯嘴角,卻沒反擊。

如今他已經不屑於這種口頭便宜了……

尹後斥退李暄後,問賈薔道:“可有穩妥些的法子?”

賈薔道:“臣覺得此事倒也並非全是壞事,臣建議即刻調尹江、尹河還京。另外,京營如今信不過,可以從北直隸山東大營,抽調四千兵馬火速進京。尹江、尹河至京後,從臣手中接過兩千德林軍,再從火器營調兩千兵馬。而山東大營兵馬入皇城,由臣統帥日夜坐鎮宮中,護衛皇城。德林軍在內,山東兵在外,內外相制,當萬無一失。

眼下,可由尹浩即刻動用臣名下的車馬行載輜重糧草西進,德林號的車馬行一直來往於九邊,採買火硝、牛羊皮毛和骨頭之類商貨,所以路途熟悉。因此可動用馬車,將此次臣帶來的十二門火炮並子藥,先一步送往嘉峪關。

此正合兵法:兵馬未動,糧草先行。

另蒐集京營馬匹,待尹江、尹河返京後,立刻帶四千兵馬火速西進,如此一來,至西北時,輜重即便還差些距離,也不會太遠。

以四千火器軍,十二門火炮,於決戰中狙擊重創準葛爾固始汗部,不算難事。

尹江、尹河、尹浩憑此戰立下大功,回京後就可執掌京營和內衛,德林軍退出皇城,兩全其美!”

看着談笑間將一套完整的戰略說的清清楚楚,尹後鳳眸中浮現出一抹笑意。

李暄則狐疑的看着賈薔道:“行不行啊?賈薔,朕素來拿你當子侄,不得不提醒你一句,軍國大事非小……”

話沒說完,賈薔上前輕輕一推,李暄“哎哎哎”的連退五六步後,一屁股坐地上,浮誇的哭道:“沒天理了!當臣子的還敢打皇上?!”

喊了兩聲見尹後和賈薔也沒甚反應,李暄一骨碌翻身起來,道:“爺去武英殿告去!”不過走了兩步又頓下,問道:“賈薔,若是武英殿不用這法子,又該如何?”

賈薔懶洋洋笑道:“這法子用不得,就讓他們用他們的法子罷,臣並不在意。”

李暄眉尖一挑,道:“你就不怕那些人故意使壞,拿你的兵當靶子,故意葬送在西邊兒?”

賈薔呵呵笑道:“所以,我才非尹江、尹河信不過嘛。”

李暄聞言恍然,一拍手又虛點了點賈薔,笑罵道:“你小子,真有你的!”

說罷,急急出了西鳳殿,往武英殿趕去。

李暄走後,賈薔笑道:“皇上看着不怎麼着調,心裡卻還是裝着江山社稷的,是一個好皇上。”

尹後沒好氣道:“小混帳,少作大輩!”又覺得這話不甚得體,斂了斂神情,目光清淡的問道:“賈薔,西北之事,你有幾成把握?”

賈薔道:“至少七成。火器對草原控弦之士而言,是大殺器。”

雖然還沒有重機槍,可不懼風雨,射速大大提高的燧發槍,依舊是草原騎兵的噩夢。

尹後聞言心裡有了數,放下心來,又忽地問道:“你和山東兵馬相熟?本宮原以爲,你會調牛繼宗的兵進京入皇城。”

賈薔搖頭道:“臣雖和牛繼宗更相熟,但豐臺大營裡情況太複雜,姜家那老鬼在裡面應該還留下不少手腳,還有其子姜保,臣沒有萬全的把握。倒是山東大營,謝鯨幾乎是從無到有重新建立起來,兵員相對簡單許多。再者,謝鯨一根筋,沒許多算計,臣也信得過。”

尹後笑道:“你莫要多心,你願意將大權分給尹家,本宮又怎會信不過你?”

賈薔扯了扯嘴角,目光中不無怨意,道:“娘娘是因爲這個纔信得過臣?”

“少廢話!”

尹後俏臉微霞,瞪他一眼後,言歸正傳道:“武英殿早先來說了一事,本宮未想到,武英殿那邊也未想到。”

“甚麼事?”

賈薔好奇問道。

尹後深深看了賈薔一眼,道:“戶部尚書陳榮之子上書彈劾你先生,當然還有你,列下八條大罪,條條都該誅族抄家。”

賈薔聞言眉頭登時皺起,道:“陳榮之子……陳德?”不過隨即眉頭舒展開來,道:“倒也不意外,他不是第一個,也斷不會是最後一個。雖然,可能會讓先生有些難過。”

尹後搖頭道:“本宮和武英殿未想到的就是此事了……得知其子居然彈劾你先生,陳榮當即脫去冠帶,堅決辭去戶部尚書職,閉門讀書起來。並表明,待年後會去小琉球。武英殿那邊,很生氣!”

賈薔笑道:“去小琉球那邊做事,在朝廷這邊做官。陳勉仁當然有義氣,不過應該也是看透了,等明年我先生南下後,他難有好結果,所以才藉此時機,急流勇退!也好,臣先生在朝廷裡也沒幾個門生,陳榮幾乎是唯一一個。他走了也好,省得總被人提防着。”

尹後冷哼一聲,啐道:“本宮看你就是心中得意,大燕的幹才都被你挪移到小琉球了,日後必有所圖纔是!”

卻也不給賈薔多解釋的機會,擺手道:“去儲秀宮看看罷,皇貴妃近來身子骨總是不好,許是想親人了。你告訴她,本宮要在九華宮侍奉太皇太后和太上皇,皇后身子骨也不大好,一直臥病。六宮宮務,今後仍由她來掌着,快快養好身子爲是。”

……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九百零六章 光宗耀祖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善始善終?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上架感言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一章 清白身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一百章 鴻溝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章 清白身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
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八百七十三章 大燕出不了武曌第七百七十五章 遼東來人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九百零六章 光宗耀祖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善始善終?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七百五十一章 御筆,意外……上架感言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五百一十八章 厲害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九百零一章 欺人太甚第一章 清白身第三百五十一章 難道是他?(第一更!)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一百章 鴻溝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母心第七百三十七章 這船可不怎麼隔音……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章 清白身第七百九十四章 景陽鐘響第四百九十二章 清掃東城?清掃東城!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