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騷客

翌日清晨。

等的千焦萬急的尤氏,在得了小丫頭子炒豆回報賈薔出府了後,連繡鞋都爲穿好,趿拉着就匆匆趕往寧安堂。

剛一推開內堂門,尤氏臉就紅了……

老天爺,那股濃濃的味道,真是……腿軟。

讓銀蝶、炒豆在外面候着,她反手帶上了門,往裡行去。

一路上,從桌子上,到椅子上,到窗邊几案上……處處都留下了痕跡。

繞過插屏,地毯上……咦,等等,燭臺下的點點滴滴痕跡是甚麼?

再擡眼看向牀榻,陪榻上擺着一紫色團花軟墊,過來人尤氏當然知道這是做甚麼的,鬼使神差的拿手去摸了把,果然還溼着……

朱紗帳內,一牀大紅色丹鳳朝陽的錦被內裹着一美人,滿頭青絲烏雲般散在外面。

尤氏上前,輕輕拽下一點薄被,便露出一張滿面桃花眉眼間還帶有濃濃春韻的絕色面龐來。

眼角,還帶有點點淚痕……

這一刻,同爲女人的尤氏,真心嫉妒了……

“小浪蹄子,終是得了你的意了!”

尤氏在尤三姐酣睡的額前點了點,尤三姐竟無甚反應,只輕輕轉過頭去,露出白皙的脖頸上,遍佈草莓。

尤氏幾乎是屏着呼吸顫着手,將錦被悄悄下移,就看到一朵朵草莓花,佈滿白皙的肌膚……

她腿一軟,終是沒站住,坐了下去……

……

皇城,九華宮。

西鳳殿。

李暄還在武英殿聽政,只賈薔在此。

不過晴天白日的,滿殿宮人,也不可能發生甚麼奇妙的事……

“二十三,潭拓寺?”

賈薔得聞尹後所言後,笑道:“成啊,應分之事。正好去見見老泰山!”

尹後聞言,似笑非笑的看着賈薔。

她是何樣精明之人,論才智、手段、魄力,都是當世絕頂,怎會聽不出賈薔話裡的機鋒?

賈薔反倒被她看的不好意思起來,嘿嘿直樂。

尹後心裡倒也沒惱,反倒有幾分喜歡,哼了聲,道:“說起你那岳父,近來倒又出幺蛾子,想去南海尋仙問道,當大燕的尹國舅。你可知是爲了甚麼?”

賈薔眉尖輕揚,道:“莫非,是想子瑜了?不對啊,上回去尹家,臣同他說了,子瑜年底就能回來,過年便能見着了。”

尹後面色淡淡道:“縱回來一時又如何?你一心南下,子瑜難道還能留在京裡?你岳父老子擔心子瑜受欺負,翻過年林如海南下,林家姑娘有父親做靠山,他又怎能讓子瑜沒靠山?”

賈薔哈哈笑道:“大可不必如此。臣雖會南下,但也不是不回京了。事實上,等朝廷徹底打消了對臣的猜忌後,一年裡一半時間留在京城也不是不可能。”

尹後聞言笑了起來,道:“你將海外說的天花亂墜,彷彿是人間樂土。大燕水深火熱,如同黃泉地獄。怎如今反倒想留下了?”

賈薔微笑着輕聲道:“因爲,這裡有臣捨不得的人。”

尹後:“……”

鳳榻不遠處,牧笛如一木頭人般站在那,垂着眼皮,心裡卻是一陣又一陣的驚濤駭浪。

自古騷情者多,但能浪到這個境界的,屈指可數。

尹後俏臉都紅了紅,按下心中的一縷悸動,瞪眼道:“可見是混帳慣了,不拘何處就敢口舌花花。你仔細着,早晚讓你知道好!”

賈薔聞言嘿嘿一笑,又眨了眨眼問道:“娘娘,您操持辛勞這麼久了,也該歇一歇了。眼下晚桃正熟,這是最後一波了。娘娘何不去行宮裡透透氣,修養修養身子骨?還可以親手採摘些蜜桃,吃也好,釀果酒也好,都有趣。散幾日心,再回來,保準神清氣爽,精氣神都充足飽滿……”

“住口罷!”

尹後總覺着這話裡都透着不正經,沒好氣啐了賈薔一口後,緩緩道:“等你忙完潭拓寺的事,就奉本宮和太上皇一道前往行宮罷……”

賈薔聞言一滯,輕聲問道:“太上皇也去?”

尹後目光陡然轉凌厲,道:“昏了頭了!”

這個時候,如何能讓隆安單獨留在宮裡?

果真有起了歹心的奸賊,挾隆安與太皇太后,足以行廢立之事!

所以,別說隆安帝,便是太皇太后,都要一併奉了出宮。

尹後生氣的是,連這等事也要她來提醒?

雖年輕貪色,卻不該誤了正事。

賈薔忙道:“娘娘,臣之意是,有德林軍在宮裡守着,斷不會出差池。沒有娘娘、皇上和臣的手諭,沒人能調動他們。”

尹後搖了搖頭,看着賈薔正色道:“有些事,賭不得,因爲輸不起。所以即便只有萬一的可能,也不要去冒險。再者,就本宮猜測,有些人也不會讓你的德林軍,久駐宮城的。”

賈薔笑道:“臣知道。”

尹後眉尖一揚,道:“你知道?那你知道一旦德林軍調出皇城,意味着甚麼?”

賈薔道:“意味着有些人就不會投鼠忌器,願意付出任何代價,圍剿德林軍,滅殺於臣。德林軍即便有三頭六臂,也只四千人。朝廷若一心想殺,付出的代價,也會在他們自以爲能接受的範圍內。”

尹後沉聲道:“那你以爲,會有人動手麼?”

賈薔仔細想了想後,道:“人心難測,臣不敢保證。但至少武英殿內那幾位,不會全部同意。如果二韓不同意,就調不動十二團營,也就做不到滴水不漏,那就奈何不得臣。其實但凡有點理智的,都不敢這般做。

畢竟,若是殺了臣,當然也不會放過臣的家人……那陪葬的,就絕不只是火拼掉的幾萬京營,還有大燕在南邊兒的半壁江山。”

尹後沒好氣道:“他們殺你,本宮與你報仇就是。你連天家的江山也要禍害?”

賈薔嘆息一聲道:“娘娘,果真到了那一步,朝廷纔是真正出了操莽之流的人物。江山,哪裡還屬天家……如今臣其實不算關鍵的,還要看趙國公。姜家那位老鬼,這二年可千萬不要出事。他若死了,那局勢瞬間就會微妙起來。京營是一,邊鎮是二。如今軍權仍舊大都掌控在元平功臣手裡……”

尹後聞言,面色肅然,緩緩道:“賈薔,未免危言聳聽了些罷?”

賈薔搖頭道:“如今大燕境內天災是一,新政是二。對朝廷而言,這是幸事。可對天下士紳巨室們來說,卻是天家加上人之禍。再加上近二三年來,天家大肆對元平功臣出手,早就引起諸多怨望。他們能做的其實很多,譬如挑起邊釁。實際上,臣前些時日聽聞西北不穩時,就猜到了些緣由。至於西南改土歸流中遇到的挫敗,不能說全由元平功臣擔責,但也絕對脫不了干係。

關鍵是,如果沒有趙國公鎮着,朝廷對此拿不出太多解決的法子。也萬幸,去歲邊鎮重新洗牌,大體而言,還都在約束內。

至於京營,也必須要在姜老頭兒活着的時候,套好一個緊箍咒。

шωш ●t t k a n ●℃O

娘娘最少要親手掌握五營兵馬,另加火器營,否則,天家將來會很難。”

隆安帝尚且如履薄冰,更何況是如今的孤兒寡母……

不過總的來說,目前比隆安帝當初要強的太多。

畢竟,李暄頭上沒有一個可隨時將他拿下的太上皇……

尹後聞言,沉吟片刻後,看着賈薔笑道:“難爲你掏心掏肺的與本宮說了這麼些,倒都是老成之言。可見,還沒有得意忘形荒廢了時日。只是依你之言,等老公爺去了後,本宮和皇上豈不只能瞪着眼由人欺負?”

賈薔嘿嘿笑道:“那自然不會,有臣在,娘娘手裡就隨時有一支可調動的強軍!有臣在,任何人都不敢做的過分。主要還是眼下臣摻和不得軍務,想出力也幫不上甚麼。臣一旦插手軍務,武英殿非跳腳罵街不可。舉薦的人,也只會被他們忌憚打壓,得不償失。”

尹後聞言,深深的看了賈薔一眼,道:“果真有信得過的人,你可直接告訴本宮。本宮斟酌之後,會告知武英殿。”

賈薔忙道:“臣果真有兩個人,現在就可以舉薦!”

尹後聞言,鳳眸微眯,道:“你且說來聽聽。”

一旁處,牧笛神情微妙的悄悄審視起賈薔來。

卻見賈薔哈哈笑了起來,道:“連娘娘也拿捏不定,臣是不是想往軍中塞人了罷?臣舉薦的是尹江、尹河。”

尹後聞言,側眸覷視着賈薔,也不言語。

賈薔收斂稍許,微笑道:“娘娘,此事臣會親自和武英殿那些人打擂。想讓臣讓出皇城,沒關係,臣可以商議。條件就是,要由尹江尹河回京,執掌兩營京營兵馬。另外,由尹浩來擔任內大臣。內大臣僅次於領侍衛內大臣,臣頭上的名頭不去,卻可將實權付與尹浩。如此一來,臣即便南下,也可以放心。即便有事,憑藉三營兵馬爲底,無論如何,也能撐到臣提兵北上。”

尹後聞言,鳳眸中目光柔和輕婉,這類眼神,是牧笛都極少見到的。

她輕啐了口,取笑了句:“花言巧語。”

不過很快又回過神來,聽到外間西洋鐘的報時聲,才驚醒不知不覺,兩人聊了半晌功夫了。

眼下還不好讓賈薔一人在九華宮待太久……

她淡淡道:“沒其他事,你且跪安罷。”

賈薔聞言,扯了扯嘴角,只能規矩跪地。

不過心裡並無許多反感,畢竟人家身爲至尊,不也跪過……

當然,回頭爭取再讓她跪一遍,就更好了。

賈薔起身後,與尹後對視一眼,轉身離去……

……

PS:我在重慶的六月,居然被凍感冒了……

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六章 舊事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七百二十二章 廢王爵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九十一章 嘔!!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日常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
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六章 舊事第二百一十三章 來日方長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九百八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七百二十二章 廢王爵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千零六十章 賈薔格外會鑽營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八十五章 受氣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五百六十六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七百八十九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十七章 祖宗怒火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九十一章 嘔!!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三百七十三章 炮仗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二百一十四章 醜聞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四百三十一章 養精蓄銳 (第二更!)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四百五十一章 催婚?第一百九十二章 傻子 (求訂閱啊!)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一百零七章 交出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日常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