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

九華宮,西鳳殿。

尹後握着尹家太夫人的手,笑道:“母親,自嫁入天家以來,咱們娘倆兒二十年見的次數一雙手也數的過來。爲了避嫌,爲了養德望操行,天倫也失了大半。好在如今苦盡甘來,往後,母親當常往宮裡來走動纔是。”

尹家太夫人聞言笑道:“這纔是孩子話!你如今看着風光,可多少雙眼睛盯着你?往常你還在後宮,躲在人後,如今卻幾乎被放在臺面上。雖然你賢名隆盛,可再多的賢名,也是有數的。耗去一層,就少一層。等這些名望耗盡了,你與東邊兒擺放着的那位老太太,又有多少分別?”

尹後聞言神情一滯,微微蹙起眉心來,看着尹家太夫人狐疑道:“母親,可是在外面聽到甚麼閒言碎語?不應該啊,女兒行事素來謹慎,恪守本分。即便如今聽政,也多是一言不發,由軍機自己拿主意。又沒有大肆提拔親信,培植後黨……”

尹家太夫人一直仔細觀看着她,許多事,饒是她這個做母親的,也不好開口。

眼前之人,畢竟是如今大燕億兆黎庶中至尊至貴之人,甚至沒有之一……

她也會反省,是不是自己想的太過,太不可思議……

到底小門小戶出身,所思太過小家子氣,也受了市井間混亂謠傳的影響。

念及此,尹家太夫人笑道:“並不曾,我一個婦道人家,哪聽得這些?便果真有甚麼,你大哥也會同娘娘說。只不過,我活了這一輩子,唯小心二字。但凡輕狂一點的,就沒見過有好下場的。我尋思着,高處不勝寒,越往高處,越要謹小慎微,不能叫人拿住話柄了。”

尹後聞言,再一想尹家太夫人一生秉性的確如此,便未多想,笑道:“母親且放心就是,女兒如今每日裡還去東邊兒晨昏定省問安,聊幾句呢。歷朝歷代的太后、皇后,就沒有女兒這樣賢惠的!”頓了頓,她又問道:“對了母親,尹朝怎麼沒來?我不是讓他送母親入宮的麼?”

尹朝是她幼弟,尹家姊妹三人,尹褚居長,她居中,尹朝居幼。

可相比於沉穩威嚴的尹褚,尹後對尹朝這個幼弟,反倒更喜愛的多些。

尹家太夫人無奈笑道:“他不來!還說先前你交到他手裡那些人,都要還回來,想輕輕快快的當幾年國舅爺,享享福。執拗的很,連我也說不通他。只道多咱你不指派他了,他再進宮給你請安。”

尹後聞言,又氣又好笑,道:“咱們家也是有趣,一個鑽空了心思想攬權往上爬,一個送到他手裡都嫌麻煩,不識好人心。那他有沒有說,想怎麼享福?這幾年他雖無甚功勞,多少還有些苦勞。想享甚麼福氣,我成全他!”

尹家太夫人道:“他說古時候有個曹國舅當了神仙,如今他要當尹國舅,要當神仙。所以,要去南海求仙問佛。”

尹後聞言,輕咬細牙,道:“去南海?爲甚麼偏去南海?”

尹家太夫人笑道:“是啊,我也這樣問他,爲甚麼偏往南海去?他倒是理直氣壯道,因爲南無觀世音菩薩啊!”

尹後終忍不住笑啐道:“本宮看他就是在胡扯!都道外甥像舅,再沒差了!尹朝這是想閨女想的,快想瞎了心了!賈薔沒告訴他,子瑜年底前就能回來?”

尹家太夫人笑道:“怎會沒說?那日雖是不歡而別,可該說的也都說了。只是你這兄弟尋思,賈薔早晚還要南下,既然如此,他也想跟着南下。兒子就不管了,一個個活蹦亂跳的,卻着實放心不下子瑜,還是打心裡覺着,閨女這輩子吃的苦太苦,一人遠嫁到那麼遠,心裡捨不得……”

尹後聞言沉默稍許道:“何止他們捨不得,走那樣遠……連我也捨不得。只是,賈薔一心想南下出海,朝廷裡的官兒們,也都容不下他。木秀於林,風必摧之。太過出衆,必遭人忌。天家到底還要靠百官治天下,所以,就算本宮和皇上都信任他,也留不下他。不過……”

話音一轉,尹後笑道:“母親也不必難過,賈薔是個有孝心的人,前兒還和皇上說,過二三年,天下大治了,還要奉我乘鉅艦出海,巡幸大燕萬里海疆!除了始皇帝巡過海外,歷朝歷代,能巡海的天家屈指可數。我去探過路之後,還要五兒也親自去。到時候,連母親也一道去。子瑜送回來的信裡說,觀海之闊,遙遙不知幾萬裡。雖登高處,窮極目力也難望萬一。使人於其間,似蜉蝣於蒼穹間,她很喜歡。”

尹家太夫人笑道:“這孩子,還真能擺!他纔回來時,我原還擔心,會不會因爲兵強馬壯,就變了性子,端起權閥的架子。沒想到,到家後仍是那樣,該叫人的叫人,該吃飯的吃飯,還說些笑話樂子。只可惜,到底難入你哥哥的眼……”

尹後笑了笑,道:“難入哥哥的眼也是應該的,大哥是正經科甲出身的士大夫,儒教門徒。他們這般排斥賈薔,以爲其天理不容,原也是好事。不然日後再出一個賈薔這樣的人物,到底有沒有野心,誰又知道?對了母親,月末可得閒?”

尹家太夫人奇道:“怎麼說?”

尹後笑道:“皇上和賈薔去歲在昌平修了一座小行宮,又有溫湯。他們體恤女兒這一年來的不易辛勞,非要女兒去行宮裡修養幾日。我想請母親一道去,還有家裡秦氏、孫氏並幾個侄兒媳婦。這些年,闔家就未團圓過一回。所以想趁這個機會,一家人好好聚一聚。”

尹家太夫人聞言惋惜道:“還有六天,就是你父親十五週年忌,我要帶着家裡人一起去潭拓寺與你父親祈福齋戒。打你入天家,爲了不被人說嘴,咱們家十五年來,一次都未去過。許是我日子快到了,今年總是夢見你父親……”

又見尹後自責落淚,口稱“不孝”,尹家太夫人忙勸道:“你這孩子,也是糊塗了。因爲你的緣故,你父親在下面被蔭封了頭一等大官兒,也是一品大員!不知道享受了多大的福氣,這纔是一等一的孝順!這陰間和陽間一樣,無官寸步難行。有你這位太后的功德庇佑着,別說你父親,連我也不畏懼了,因爲即便到了下面,沾你的光,也受不得苦,挨不得罪,一樣享福受用!天底下,還有比這更大的孝?”

尹後擦拭了下眼角的淚,尋思稍許後,道:“我爲太后,不好出面。五兒也不成……李景現在是宗人府大宗正,前去操持……”

尹家太夫人連連擺手道:“尹家輕狂成甚麼樣,敢勞動一親王,還是大宗正來操持家事?萬萬不可。”

尹後面色有些難看,她竟想不出還有誰合適操持……

忽地,她鳳眸一亮,斬釘截鐵道:“叫賈薔去,待我和皇上,去盡一份孝心!他原是尹家的姑爺,這等事,當仁不讓纔是。”

……

寧國府,寧安堂後宅。

尹家女婿,平海王賈薔正無奈的看着尤氏在那抹淚傾訴……

“小妹出身貧賤,偏心氣兒高,性子孤拐的緊。打見了王爺,就認死了非王爺不嫁!我同她說了一百回,王爺甚麼樣的人物?甚麼樣的身份?天底下想嫁他的,沒有一萬也有八千!難道王爺都納了?可……”

“唉,只是不聽。說就算這輩子給爺當一個掃灑端茶的丫頭,也賴在府上了。你說說這……”

今日尤氏穿一身素白琵琶襟上衣,玉色藕絲緞裙,頭上也只插了支月牙白玉簪。

要想俏,一身孝。

尤氏穿上這一身,竟顯得有幾分清純可人。

也是,算一算,尤氏今年也不過二十七八,還不到三十……

只是,尤氏的心思,賈薔是明白的。

這個女人和鳳姐兒、李紈都不同,鳳姐兒、李紈都是因爲和賈薔有過交集,賈薔幫鳳姐兒於危機時在賈家站穩了腳,不至於被厭棄趕絕。

至於李紈,則是幫她照看了賈蘭,更於李守中遇難時出面解圍,再加上李紈的祖母病重時,也是賈薔出面解決,最後還派了船送一家南下,盡解其難。

而在此過程中,兩人對賈薔都產生了情愫。

再加上兩場誤會,陰差陽錯下,纔在了一起。

可尤氏不同,她對賈薔從來都只是畏,因爲她是賈珍妻,賈珍對賈薔有殺父之仇,對賈薔也曾圖謀不軌過。

如此不共戴天之仇,賈薔要弄死她,折磨她,也不會有誰替她說一句話。

且她又捨不得國公府的富貴……

若是被趕出去另嫁,多半隻能嫁給倡優或粗鄙的力夫泥腿子。

尤氏不是甚麼三貞九烈的女中豪傑,她只是一普通女人,想過好日子,能有個富貴窩。

爲此,尤氏願意將異父異母的妹妹許給她,甚至親身上陣,也不會抗拒……

但賈薔不同,沒有感情打基礎,也沒有那種強烈想要征服的衝動……他又不是禽獸,只貪慾色。

頓了頓,看尤氏哭的梨花帶雨,賈薔道:“上回離京未帶大奶奶,也是想府上留一人,幫我照看嬰孩,並無他意。你瞧,我舅舅一家不也留下了?若是有甚麼誤會……要不這樣,回頭我讓人送你去小琉球?那裡是家裡以後落腳之地,連尤老孃和三姐兒也可一併送去。你們若想在家裡平平靜靜的過一輩子,我也養着。大奶奶從來不是多事之人,這樣的人,是有福氣的。

若是覺着一個人過的不好,想出門,賈家也絕不攔着。你多少應該瞭解些我的性子,知道我從不虛言。”

尤氏怎能不知道?都眼巴巴送到嘴邊了都不吃,可不就是真話?

可是,尤氏又怎麼捨得走?

她忙道:“就在家裡,就在家裡。我生是賈家的人,死是賈家的鬼!三姐兒也不必問,更不會走。至於小琉球就不必去了,日後再去也不急。爺今晚不出去了罷?”

賈薔搖頭道:“不出去了……怎麼了?”

尤氏笑道:“府上有些體面的大小丫頭都跟着出去享福去了,剩下一個粗手苯腳的也不會服侍人。這樣,我讓三姐兒來照顧爺起居,不然太太回來了,着實沒法交代。”

說罷,也不給賈薔開口的機會,扭着腰身快步離去。

未幾,就帶着尤三姐,並銀蝶、炒豆兩個丫鬟一起到來。

銀蝶、炒豆提着大小木桶,尤氏更是和尤三姐親自擡一沐桶過來。

也不知怎地,看着尤氏臉上討好的笑容,賈薔心裡忽然輕視不起來,或者說,輕賤不起來。

總不由的聯想到前世,不都是如尤氏那般,爲了生活而小心翼翼麼……

待她們放下東西后,賈薔同尤氏道:“大奶奶去罷,且放寬心就是,都是一家人,再沒道理讓你來服侍。這不是家裡的習慣,也不允許如此。除非,不是一家人。”

尤氏聞言一滯,隨即看向賈薔笑道:“怪道鳳丫頭常說爺,看着厲害唬人,實則心軟的是天下第一大善人。也罷,我就去了,不過三姐兒留下,原該是她做的。”

說罷,果真留下低頭不語的尤三姐,帶着銀蝶、炒豆匆匆離去……

……

東海,小琉球。

臨海莊園。

做完月子的鳳姐兒恢復的不錯,讓乳孃帶着兒子,一道在平兒房裡做客。

平兒對這個生了兒子後就如同一隻下了金蛋的母雞一樣驕傲的娘們兒,也是又氣又無奈。

見她嘴上巴巴的說個不停,沒好氣問道:“奶奶,想京城不想?”

她可是知道,鳳姐兒做夢都想回京。

這小琉球景色自是極美,可那是對懂詩情畫意的飽學之士而言。

一衆賈家姑娘們,觀日出日落,觀無垠大海,觀風雨雷電都能綻放靈感,寫一些詩詞歌賦。

可對鳳姐兒……

奶奶的!

差點沒憋悶死!

那些景兒,看一兩天也新鮮,可見天的看,也就那樣了。

再加上又沒有迎來送往,沒有應酬交際……

困在這裡像是坐牢。

被平兒一言決殺後,鳳姐兒坐在那怔怔出神起來,喃喃道:“也不知道,甚麼時候才能回家看看……”

……

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四章 出衆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十三章 膽氣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十五章 賀禮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三章 污名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
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四章 出衆第九十七章 禍事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十三章 膽氣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十五章 賀禮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二百四十七章 考封成績……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一百零一章 逆臣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三百四十章 浩浩蕩蕩 (第四更!)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三百章 斷個乾淨!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三章 污名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九百五十二章 荊朝雲之謀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二百八十七章 天經地義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二百五十九章 出家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九百零七章 尹後的大禮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二百零六章 年關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六百七十五章 李紈:薔兒,容我再想想……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