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

東海,小琉球。

臨海莊園內。

東路院,上房。

黛玉桃花雲霧煙羅衫,面色淡然的坐在牀榻邊的椅子上。

寶釵則穿一雲雁細錦衣,下面是散花如意雲煙裙站在對面桌旁,從一藥箱內往外取了銀針和些許簡單藥物。

黛玉打量了她兩眼,悄咪咪的撇了撇嘴。

這身衣裳,顯胖!

牀榻邊,尹子瑜卻是眉頭微微蹙起的,在爲牀榻上的李紈診脈。

過了一刻鐘後,方起身,於桌几上落筆書道:“憂懼過甚,肝火旺盛,夜不能寐,動了胎氣。”

黛玉、寶釵見之都唬了一跳,黛玉忙站起身來問道:“子瑜姐姐,大嫂子可要緊不要緊?”

尹子瑜搖了搖頭,落筆道:“針藥倒是容易,只是心疾難醫。”

黛玉聞言,眼中浮過一抹惱火。

尹子瑜見之笑書道:“也是難爲你了,不過當家太太嘛,難免如此,要裝大度,裝賢惠。你果真是個心硬的也沒關係,我撂開手再補一針,以後也就清淨了。”

黛玉、寶釵見了都大爲無語……

這位纔是真的活的透徹,許是自幼經歷的痛苦太過折磨人,又或許跟在尹後身邊長大,受益匪淺。

總之,尹子瑜感覺比她們成熟的太多。

但又不是那種陳舊俗套的成熟,反而十分有趣。

這話,自然是在調戲黛玉……

黛玉小羞惱的衝她皺了皺鼻子,嗔了眼後,道:“姐姐還先施針罷,施針罷,我單獨同她聊聊。都這個地步了,還覺着羞愧見人,又何必自欺欺人?再者,我們便是發作,也沒有遷怒她的道理,回頭尋薔哥兒算賬!”

尹子瑜對這般“社會”的狠話卻不接茬,輕輕一笑後,去牀榻邊手速飛快的施起針來。

也不過盞茶功夫後,就招呼着寶釵一併離去了。

黛玉這時終於明白,這個小子瑜甘願讓出寧國大婦的“算計”,甩手掌櫃當的飛起!

她心裡埋怨了兩句,走到牀榻邊,見李紈顫抖的睫毛,好笑道:“大嫂子,這些時日來你還不敢見人,難道不知道薔哥兒早就同我們說過?這等事,他也不可能瞞我,所以你大可不必羞於見人。

我打小進西府,你就帶着我和姊妹們一道做針黹女紅,讀書寫字,和至親無二,這會兒還害臊?”

這番綿裡藏針的話,卻讓李紈俏臉都紅的似要凝出血來,愈發不敢睜眼。

黛玉小刺了一下後,卻又輕聲嘆息一聲道:“這次薔哥兒回京,有十分的兇險。甚至……

雖然我知他,子瑜姐姐也瞭解他,認爲他斷不會有事,可又如何能讓人放心的下?

畢竟,京裡有那麼多奸臣要害他。

所以,你可不能再出差池了。

多的話我也不好說,你只看鳳丫頭就是,生了個兒子恨不得滿天下的嚷嚷,整天抱在平兒跟前炫耀,欺負平兒生了個閨女……

你們倆的情況又有甚麼分別?且就這樣罷。

果真有甚麼委屈的,也先將孩子生下來後,回頭尋他去算賬再是。”

……

沙灘上,海浪一疊又一疊的沖刷着岸邊。

椰樹下,黛玉心情顯然不是很好,坐在沙灘椅上,生着悶氣。

尹子瑜、寶釵從遠處走來,剛坐下,卻聽黛玉取笑道:“你也是金枝玉葉,走路邁那麼大的步子……”

子瑜灑然一笑不理,兩人自那夜被賈薔哄着共宿一晚後,關係愈發親近了。

往常客氣倒是客氣,卻總是拘着性子來。

那晚後,黛玉常會與她頑笑,而她呢,不想回應時就不搭理,不似從前那樣,要大禮相對,累人。

再者,家裡人口愈多,人心各異,都要黛玉一個人掌着總,她也體諒。

寶釵卻啐道:“薔哥兒不在了,你本性畢露,又成原來模樣了,再不放人一點好。”

黛玉會怕她?冷笑道:“怎又成薔哥兒了?當着面不是叫薔哥哥麼……哎喲好姐姐,我說錯話了,饒了我這遭罷!”

眼見寶釵羞的一張臉漲紅,前來尋她不是,黛玉果斷伏低。

寶釵自不會真的上手,只輕輕掐了掐黛玉的俏臉,沒好氣道:“都多少孩子的母親了,還這樣淘氣!”

尹子瑜臉帶輕笑的在一旁落筆道:“許多孩子的母親,也可以活的輕快些。都是凡夫俗子,本就生而不易,又何必刻意往苦裡熬?”

黛玉聞言卻眉眼靈秀的贊(取)嘆(笑)道:“也不知怎麼活過來的,這般透徹,姐姐有大智慧。怎麼這般聰明呢?”

尹子瑜坐在藤椅上不搭理她,眺望不遠處的大海,看幾隻海鳥盤旋,聽着海浪聲,眼眸中浮現一抹愜意,嘴角盡是淺笑。

黛玉有樣學樣,也望起遠方來。

寶釵欽佩這兩個“高人”,但更關心現實,小聲問黛玉道:“大嫂子怎樣了?可不敢出甚麼事……”

黛玉沒好氣道:“還能怎樣?該說的都說了,讓她只瞧着鳳丫頭就是。她心思那麼重,有甚麼委屈也等孩子生了後再說……也就這麼着了,我還能求着她不成?”

又見子瑜老神在在,春風不皺秋水波瀾不驚的超然模樣,她奇道:“你真就一點也不惱?”

尹子瑜又莫名的眼神“告訴”黛玉:惱甚麼?

寶釵在一旁見之,忍不住笑出聲來。

見黛玉委屈的生氣,尹子瑜執筆道:“尋常高門內宅裡多因這些事撕扯,終不過‘家業相爭’四個字。你不是俗人,不將這些放在眼裡。只是不忿這些破事糟心……不過勸你大可不必。他先前拿出一副輿圖來,告訴說將來所指之地,皆爲賈氏天下。土地遼闊,一個人斷無法掌控。所以莫說兒子,連閨女都有一份。略去這個苦惱後,其他的,都是小節。你爲當家主母,瞧哪個不爽利,隨你怎麼處置就是。”

最後一句話,是頑笑,但也不是頑笑,就看黛玉怎麼想。

黛玉當然沒好氣白她一眼,隨後左右看了看,周遭除了遠遠的有健婦嬤嬤跟着外,並無她人近前,就靠近子瑜小聲問道:“我自不是因爲爭勞什子家業……只是你說薔哥兒也是個混帳,咱們多時候拘束過他?怎麼偏好偷摸這些身份不清不楚的……他偷摸寶丫頭時,咱們說甚麼了?”

寶釵聞言,羞的幾乎想在沙灘上尋一條地縫鑽進去,卻見尹子瑜落筆道:“原我也想不清,可那晚上瞧着他那樣折騰你,連我也覺得很不同時,就大致明白了……”

不等她寫完,黛玉就慌了神,想趕緊將紙筆奪過來。

這姐姐瘋了,啥都敢寫!

寶釵卻是得了意,伸手極快的搶在黛玉之前,取得了紙箋。

黛玉“哎呀”了聲,起身去搶,寶釵卻驚笑着逃開,沿着沙灘往前跑去。

縱是被海水浸溼了繡鞋也不在意……

黛玉在後面追着,不過跑了稍許後,她忽地低頭看了看沙灘上寶釵踩過的腳印,又看看自己腳下的,一行深,一行淺,忽地蹲了下去,肩頭顫抖着笑了起來。

寶丫頭,再叫你貪嘴吃海鮮!

……

三日後,養心殿。

尹後坐於御座上,李暄另坐一位,諸顧命軍機則於殿下分坐。

獨賈薔站於殿中……

尹後招其來,卻未先說事,而是同韓彬等微笑道:“後宮原不該干政,太上皇龍體欠安時,讓本宮暫執硃筆御批,也是太上皇口授,本宮筆錄罷。如今皇上登基,偏他過去只是憊賴皇子,未入部堂觀過政,諸事兩眼一抹黑。你們這些顧命,又怕壓不住他的貪頑性子,巴巴將本宮請出來。只是少不得,將來有人罵本宮一聲牝雞司晨。所以本宮將話說明白,爲了祖宗的江山社稷,本宮出面看着皇上些,不讓他耍性子鬧脾氣是可以。但正經朝廷大事,本宮一概不理。甚麼時候你們覺着皇上是個好皇上了,最起碼性子穩重了,就早早開口,本宮也可得清閒。”

韓彬等苦笑搖頭道:“娘娘言重了……”

尹後卻不難爲他們,擺手笑道:“說正事罷。今年天災還有人之禍不斷,蒼生罹難,無數百姓家破人亡。好在大燕國運長存,有諸賢臣齊心協力,助我大燕度過難關。其功,由皇上議定後頒下。不能說諸位已經位列宰輔,禮絕百僚,就有功不賞了。元輔、林相、御史大夫、李大人,皆於社稷有殊勳,爲我大燕無雙國士……快起罷,你們當得起這四個字。”

叫起謝恩諸臣後,尹後話鋒一轉,又道:“但是據欽天監所算,明歲庚子年,只怕災情還會更重些。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咱們也別謀萬世了,且謀好明年就好。先前本宮將賈薔的話告訴了諸臣,你們覺着說的不透徹,那就將他叫來,你們當面說清楚。只一點,國事爲重。”

賈薔笑呵呵道:“其實臣能說的,娘娘都說了。但說甚麼,用處不大。不讓他們親手操持一番,他們不會死心的。憑甚麼臣能辦到的,他們會辦不到?臣看不如這樣,就讓武英殿諸賢才先去辦一辦。辦成了皆大歡喜,辦不成……臣再接手就是。”

還談甚麼?

再談無非是叫他讓步,只是又怎麼可能?

尹後聞言,深深看了賈薔一眼後,微微一笑,同韓彬道:“元輔以爲如何?”

韓彬緩緩道:“那就,暫且如此罷。”

這一步,武英殿着實沒臉退。

即便選擇相忍爲國,也要等試一試之後。

……

PS:老媽終究還是水土不服,病倒了,心累……讓她好好休息兩天,更新可能不規律,抱歉。

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七百二十二章 廢王爵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三十章 寧王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九百八十章 “當牛做馬”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一百八十五章 說客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上架感言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娘娘因爲這個纔信臣?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
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一千零九十七章 垂簾聽政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七百二十二章 廢王爵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三十章 寧王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八百零九章 擊潰韃子大軍,擊殺博彥汗?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九百八十章 “當牛做馬”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八百七十二章 踢你出局!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一百八十五章 說客第八百四十七章 人生若只如初見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上架感言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九百零四章 寶釵:你還想幹甚麼?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六百三十二章 鳳姐兒:今晚上可卿陪我洗溫湯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八百二十一章 山中猶有讀書檯,風掃晴嵐畫障開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八百九十二章 教坊司的女人,我都要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娘娘因爲這個纔信臣?第六百六十四章 賈薔:王爺,那是你母妃!!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八百九十三章 執掌教坊司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三十二章 會館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