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

“喲!娘娘,您怎麼來了?您也累了一天了……”

賈薔見尹後出現,忙起身整理儀容迎上前去,問候道:“娘娘也還沒吃晚飯罷?臣有雞……”

“閉嘴!”

尹後瞪他一眼後,訓斥二人道:“一個皇上,一個郡王,哪裡還有一點德性?先前甚麼樣,如今也能這般?你們自己看看,這地上都是甚麼?”

一地的雞骨頭雞雜碎,油紙包和七零八落的酒甕……

李暄小聲道:“母后,兒臣和賈薔這不是惡狠了麼?對了,這些都是他帶來的,兒臣原本在養心殿和諸大臣們商議正事呢,他就在外面吃香喝辣的……”

賈薔立刻聲明:“剛皇上都吃哭了!”

李暄:“……”

喝止住李暄張牙舞爪上前揪打賈薔,尹後引着二人進了養心殿。

牧笛給陸豐使了個眼色,陸豐趕緊安排人收拾殘局。

……

養心殿內,李暄小心的給賈薔使了個眼色,連他都看出,尹後是動了真怒了。

果然,御榻上,尹後國色天香的俏臉上,滿是寒霜。

鳳眸更是清冷凌厲的看着二人,道:“原以爲過了今日,你們大了,也該懂事了。誰料仍是不曉事,散漫恣意!養心殿甚麼樣的地方,就這般渾鬧?連你們自己都不尊重,誰還尊重你們?”

李暄、賈薔還能說甚麼?規矩跪下請罪罷。

尹後卻未停止,面色愈發素穆,道:“還不錯,議的還是正事。可是你們又在胡唚甚麼?賈薔,本宮問你,將武英殿的大學士都趕走了,誰替皇上分擔國事?你來嗎?”

賈薔解釋道:“娘娘,非是本意,就這樣一說,也是爲了傳到他們耳朵裡……”

尹後氣的俏臉發白,纖白的右手一拍身邊錦靠,怒道:“混帳!你當他們是甚麼人,會被你們嚇到退後?歷朝歷代,開啓黨爭者,哪個不是人中龍鳳,哪個不是世間一等一的人傑?愈是這樣的,在這等事上愈不會後退。沒事也叫你逼出事來!”

賈薔連連點頭道:“娘娘說的是,娘娘說的是!到底臣見識淺薄,雖知道些雜七雜八的,可事關人心、人性,臣還差的太遠,還要娘娘多多教誨!臣雖天資愚鈍,但一來願意虛心學習,在娘娘面前必會賣力鑽研。二來,臣和皇上都不是得意忘形之輩,不願因爲身份變了,就輕狂傲慢。尤其是臣,鐵骨錚錚,邦邦硬……”

“呸!”

尹後眼角微微跳了跳,瞪他一眼,啐道:“本宮看就你最是混帳!依照你的意思,朝廷明年格外艱難,比今年還難?”

賈薔正色道:“這要看武英殿諸臣,到底是視天災爲大燕心腹之患,還是視臣爲頭等大患。”

尹後蹙起眉頭鳳眸清冷的看着賈薔,緩緩道:“依你之見,若無你,朝廷必難度難關?你若不搗亂,粵州十三行那邊,明歲買不來海糧?”

賈薔笑了笑,道:“娘娘,這裡面不只是糧食的問題,還有買糧所需要的銀子,還有轉運糧食……先不談銀子,只運輸之難。漕運每年的嚼用要多少……一石米運至京城,至少要花費一石乃至兩石的代價。這還是有現成的漕幫可用,朝廷爲此單立一漕運總督,還要再加上河標營十數萬……

如今朝廷那些官老爺們,只看着臣藉着辦差之機,將德林號經營的風生水起,卻不看看臣往裡面投進去多少,賺得的銀子幾乎全部丟進去還不夠,臣還在臣先生家裡,得了林家幾代人積攢下來的財富數百萬兩銀子丟進去。這纔有了漕運、海運的成型。

朝廷想辦到,其實也不是不行,那得先拿出至少兩千萬兩銀子,從無到有進行建設。另外,還需耗時至少兩到三年!總得打造漕船罷?

再加上採買海糧的銀子……恕臣輕狂,那些人治理天下或許都是一等一的人傑,可做生意,涉及經濟之道,他們差的太遠!

娘娘,幸好有臣在!”

尹後直直的望着賈薔,賈薔身旁李暄,則樂呵呵的擂了他肩頭一拳,笑罵道:“你臭屁個屁!”

賈薔不無得意道:“臣也不得理不饒人,也不輕狂。且讓他們去辦就是,臣就想看看,臣是不是真的狂妄自大,小覷天下英雄了!”

尹後聞言,輕輕嘆息一聲,道:“也不能怪他們如此提防於你,你乾的那些事,哪一件不是膽大包天?也就本宮和皇上了解你,纔信得過你。你也是熟讀青史之人,你且說說看,他們敢不敢信你。”

賈薔搖頭道:“青史之上,也沒有人如臣這般,立下如此潑天功勞,還甘願替天家,替朝廷,背上黑鍋無數。傾家蕩產,爲黎庶社稷奉獻的。他們若果真沒有私心,果真願意以公正的目光和心胸看待臣,絕不會防範至斯。娘娘,臣還是那句話,臣之所作所爲,上對得起蒼天鬼神,下對得起黎庶百姓。臣也對得起娘娘的寵愛,和皇上對臣的恩義。”

尹後俏臉上終於見着笑容了,嗔道:“還說不愛表功,本宮看你是恨不能將功勞都掛在嘴上!本宮和皇上都知你,所以才託付以內大臣、繡衣衛指揮使這樣要緊的位置。本宮只希望你明白一事,這天下,是皇上的,不是大臣們的。你和他們鬥氣可以,可萬萬不可果真耽擱了正事。”

賈薔揚起嘴角笑道:“臣省得。”

尹後看着他,緩緩道:“此事,本宮會召集武英殿諸大學士,包括你先生,再議一議。將你說的這些,都轉告他們。你可還有甚麼要補充的?譬如,明年到底該怎樣一個章程?”

賈薔搖頭道:“萬變不離其宗,大體還是要按今年的法子來辦。但若是從現在開始就準備起,明年即便災情再嚴重些,也終究能挺得過來,少耗損些大燕國運和底蘊。譬如,趁才入深秋,將今歲一些旱情着實嚴重,顆粒無收,又無地無糧可依的地方百姓,往情況好些的省份遷移。只至送往海邊,臣會盡最大努力,將災民運往小琉球。眼下是九月中,北地大旱省份多已進入霜降寒冷之時,但小琉球卻可以播種第三季稻米。再加上打獵、捕魚等輔糧,小琉球至少能分擔百萬災民的壓力!

當然,運力畢竟有限,多半做不到。但也要盡力爲之。多往外送出一個,朝廷就少一分壓力。要知道賑濟一個百姓所需要的糧米,從海外運來,再經人手發下去,朝廷負擔着實太大了。

其次,也是最重要的,就是朝廷財政。單憑朝廷想法子,籌集明年賑濟災民的銀子,砸鍋賣鐵都不可能。有一事他們一定要明白,大燕皇家錢莊的銀子,不是朝廷的銀子,只是錢莊的銀子。而即便天家佔股六成,也只是資本股,變不了現。

且今年朝廷借的銀子,明年也是要還的。畢竟,糧食不會憑空出現。”

尹後面色凝重道:“賈薔,你當知道,朝廷不大可能拿出那筆銀子來……”

賈薔笑道:“臣知道,但他們一定要還。不然,錢莊瞬間就會崩塌。明年也就徹底成爲一個死局,連臣都毫無法子。任何事,沒有銀子,都絕不可能辦成。”

尹後有些頭疼,以她的聰明才智,都想不出怎麼化解此局。

至於李暄,乾脆於百無聊賴間轉着眼珠子,東瞅瞅,西看看,這會兒似乎迷上了角落裡一個瓷器花罐……

尹後嘆息一聲,問道:“那要你來辦,該如何化解?”

賈薔道:“臣建議,戶部以粵州海關五年的關稅做抵押,發行一千五百萬兩銀子的國債。這份國債,由皇家錢莊來購買。扣除去歲朝廷拆借的四百五十萬兩外,餘下的一千多萬兩,皆用於明歲賑濟災民。如此,朝廷一分銀子都不花,便可解決最大的財政難關。且眼下粵州海關的關銀是十三行包辦的,一年不到二百萬兩,臣算成三百萬兩一年……”

李暄回過神來,齜牙道:“賈薔,你球攮的不會不知道,南海關的稅銀是直接進內庫的罷?你把這份銀子收走,母后和爺以後喝西北風去?”

賈薔笑道:“喝甚麼西北風?光錢莊分紅,就比這個多不少。再者,皇上在車行還佔着股,怎麼也夠使了。娘娘那就更不必你擔心了,有我在!”

李暄嘿嘿笑道:“那成,左右你是大財主!看在子瑜的份上,你多孝敬孝敬也成!爺……朕提前說好了,一年少了三十萬兩,那肯定是不成的。”

尹後瞪了樂呵呵答應的賈薔一眼後,道:“你先生如今還是顧命大臣,是武英殿大學士,分掌戶部。此事由他來做主,爭取在年前,將諸事議定。但願,熬過明歲,就能國泰民安。”

賈薔笑道:“一定,一定。過了明年,大燕就是風調雨順,國力一年強過一年。最多三年,時局平穩安定,盛世到來,到時候臣奉娘娘出海巡幸天下,到小琉球上瞧瞧。娘娘逛一圈回京,皇上也可以出去看看。不過朝廷肯定不讓皇上乘海船出海,頂多南下江南。”

尹後笑道:“日後的事,日後再說罷。”

賈薔連連點頭,又忙道:“臣先前還和皇上商議,這段時日來,娘娘着實太辛苦操勞了。如今西邊兒的園子還沒修好,不過好在臣奉皇上之命,去年就在昌平桃花谷那邊修了一座小行宮,又有溫湯。娘娘何不去那邊輕快幾日?”

尹後聞言鳳眸微微一眯,看了賈薔一眼還未開口,李暄也點頭附和道:“合該如此!合該如此!母后,賈薔這次回京還帶了小琉球的鹿,咱們去那邊洗溫湯,烤鹿肉。對了,還可以邀外祖母一家也去!過去這麼些年,尹家也忒苦了些。如今兒臣都登基了,尹家縱不必學田家那般,也該過幾年舒坦自在的日子了。”

尹後聞言,遲疑稍許後,看向賈薔問道:“你以爲呢?會不會,不大合適?”

賈薔一迭聲道:“合適合適,絕對合適!怎會不合適呢?”

尹後鳳眸中閃過一抹光澤,淡淡一笑道:“你說的不算,且等過兩日,武英殿那邊大事議定後再說罷。”

賈薔心中登時大喜,面上卻不顯,待尹後折返九華宮後,又和李暄二人悄咪咪的往宜春宮去了。

那裡,藏着猶如在夢中的雲氏……

……

皇城東,十王街。

十王街諸王公府第,早已被繡衣衛貼上了封條封閉起來。

東城百姓們平日裡走路,都會繞開這一片猶如死域的地方。

有不少傳聞,說此處深夜常常出現婦孺喊冤啼哭聲,淒厲可怕,愈發給這片街坊增添了幾分幽森氣息。

然而誰都想不到,在寧王府東路院的一座套院內,窗口竟有淡淡燭光的滲出……

房間內,一個錦衣年輕人,眉宇間多有愁悶坐在主座上,嘴裡叼着一條小冰魚兒,怔怔出神。

此人,竟和正在皇城鹹安宮中圈禁起來讀書的寧郡王李皙,生的一模一樣。

房內,又一身量高大的錦衣年輕人,嘴裡也是嘎吱嘎吱的嚼着冰魚兒,眉頭亦難展。

李皙聽他嚼的刺耳,瞪了過來,又見他愁眉不展,忽地笑了起來,道:“朝宗,倒也不必苦悶。眼下雖看起來萬事皆休,其實也還有不少餘地。那邊兒的內患不小,賈薔和武英殿那邊矛盾極大。除了宮裡那對母子外,大燕几乎沒誰還信得過私自調兵進京的那忘八。嘖,既然咱們眼下實在沒甚機會,不如靜觀其變。早早晚晚,他們少不了一場自相殘殺。

小五那廝,扮豬吃虎,裝傻多年倒讓他給得了大便宜。有這樣的心思,果真能容得下賈薔那樣的權臣?天無二日民無二主,一山豈能容二虎?依爺之見,最多不會超過五年,必有大變。爺等得起,你也好好潛伏着,外面的人叫夜梟屠戮大半也不當緊,不是有人已經混進去了麼?咱們且慢慢來就是。”

朝宗,馮朝宗。

神武將軍馮唐之子,馮紫英。

馮紫英聽聞這番話後,眉頭稍微舒展了些,可還是有些想不通,問道:“王爺,宮裡那對母子,到底憑甚麼如此信任賈薔?沒道理啊。”

李皙聞言笑了笑,道:“宮裡做主的是尹家那位古今賢后,至於她爲何如此信任賈薔,許是因爲她自信,能將這位孫行者攏在五指山裡。至於憑甚麼……誰又知曉?不過,爺那位嬸母,當初在宗室裡可是出了名的豔冠六宮。嘖嘖!”

聽他說的意味深長,表情更是高深莫測,馮紫英一時震驚的不知該說甚麼。

怎麼可能?

……

PS:最後幾個小時了,月票再不投就過期作廢了~~

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十二章 肉香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八百零八章 姜,還是老的辣!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十四章 走水第三十章 寧王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五百六十章 致命一擊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四十章 變故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
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十二章 肉香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六百八十二章 林如海摔杯第五百一十一章 無故之仇第八百一十章 林妹妹,恭喜你當娘了!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五百四十四章 武曌?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百九十三章 兵荒馬亂(訂閱飛來!!)第六百八十三章 敵人的反擊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水晶心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二百四十六章 糊塗種子!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三十四章 長隨(加更!)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二百五十章 三千人第八百零八章 姜,還是老的辣!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六百七十一章 老四已出局,老三想法送出局!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二百三十章 榮慶堂上(一)第二百八十章 栽贓陷害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七百四十七章 邢岫煙第十四章 走水第三十章 寧王第二百二十七章 來信第七百八十二章 誤入藕花深處……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六百三十五章 只能委屈寶玉他娘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七百一十一章 猜謎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四百七十五章 國舅“妙”計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五百六十章 致命一擊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三百二十九章 討要!(第一更!)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四十章 變故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