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

隆安七年,九月十五。

是日一早,天遠還未亮,賈薔起身送走了不再執拗留在京裡的舅舅劉老實一家,由親衛護送他們前往津門,登戰艦回返小琉球后,他就早早進宮。

今日李暄繼皇帝大位,他這個領侍衛內大臣、繡衣衛指揮使要在宮中盯着一切。

進宮後草草拜見完尹後,就前去監察。

司設監等衙門已於華蓋殿陳設御座於中,仍於奉天殿設寶座。

昨日,欽天監已設定好時鼓。

寅正,禮部遣官祗告天地、宗廟、社稷。

寅時末,賈薔更換郡王服。

頭戴潔白簪纓銀翅王帽,穿著江牙海水五爪坐龍白蟒袍,腰間繫着碧玉紅鞓帶。

卯正,賈薔同寶郡王李景、義平郡王李含、寧郡王李皙並寶郡王府、義平郡王府兩家王府滿六歲的小王子,和四位顧命大臣,一道簇擁着李暄,前往九華宮壽萱殿,先拜見了太后,得太后教誨數言,又前往西宮,於隆安帝、尹後几筵前,祗告受命。

畢,即於奉天殿前設香案、酒果等物,具袞冕服,行告天地禮。

之後,於辰時二刻,就赴奉先殿謁告祖宗。

畢,仍具袞冕服,折回九華宮隆安帝、尹後面前,俱行五拜三叩頭禮。

畢,詣奉天殿即位。

尚寶司設寶案於奉天殿,鴻臚寺設表案于丹陛上,教坊司陳設中和韶樂、懸而不作。

巳時,鳴鐘鼓,繡衣衛設鹵簿大駕。

李暄上服袞冕,御華蓋殿。

文武百官各具朝服,入冊墀內俟候。

鴻臚寺引執事官進至華蓋殿。將行禮之時,即傳旨百官免賀,只行五拜三叩頭禮。

傳畢,方引執事官就次行禮讚。各供事贊請升殿,由中門出,升寶座。

繡衣衛鳴鞭,鴻臚寺贊五拜三叩頭禮。

訖,百官出至端門外俟候。

鴻臚寺請頒詔,翰林院官捧詔授禮部官,由奉天殿左門出。

繡衣衛先設雲蓋於午門前,候捧詔至雲蓋中,導至端門開讀,行禮如常儀。

禮畢,禮部官捧表送司禮監交收。

待所有禮數都過了一遍後,天色已黑透……

章服之美謂之華,禮儀之大謂之夏。

雖明白這個道理,可從一個黑夜折騰到另一個黑夜,滴水未進,腳後跟幾乎沒有挨地的時候……

這一場下來,真真是夠勁……

養心殿前的御階上,賈薔顧不得郡王儀容,席地而坐。

身邊是從御膳房取來的十來只燒雞,並四五壇御酒。

大快朵頤!

李暄還要慘些,在養心殿內,和諸軍機大臣們還要商議明日頒佈紀年改元,以及大赦天下等諸事。

好在,賈薔不干預政事,所以得以暫歇。

直到過了子時,李暄方面無人色,雙目空洞無神,似被幾個大漢糟蹋過一般的走了出來。

他身後纔是幾個搖搖晃晃的軍機大學士……

一衆君臣飢寒碌碌的君臣,看到賈薔坐在御階上吃的“嘖嘖”出聲,一時間臉色愈發不好了。

尤其是李暄,眼淚差點都落下來,張嘴就想罵,不過好在記得如今身份不同了,轉身草草與身後諸軍機道:“諸愛卿,還請快快回去歇息罷,別累壞了身子。”

蓋因賈薔在奉先殿祭拜列祖列宗皇帝后,就與林如海告了假,先行送回佈政坊。

此刻只二韓、李晗和尹褚四人。

兩廣總督葉芸雖也要入閣,卻要等到明日了。

四位軍機看向賈薔的目光都不大好,留一如此另類恣意,又對天子有莫大影響的人在宮裡,絕非好事。

不過見賈薔連眼皮子都沒挑一下,四人也沒自討無趣,紛紛擡腳離去。

等四人走後,李暄就提着龍袍前擺衝到賈薔跟前拳打腳踢,當然,都沒打到,踩到雞骨頭還險些摔一跤……

“還不給爺吃點兒?!”

李暄生生喊出了公公的氣勢,聲音尖銳。

賈薔“嘿嘿嘿哈”的笑了起來,從一旁拿起一個油紙包,遞了過去。

李暄三兩下撕扯開後,狼吞虎嚥起來。

賈薔又拿起一甕清酒,打開甕塞後遞了過去。

李暄接過仰頭猛灌了兩口後,喘息了幾下,就掉下淚來……

他打小到大,何時受過這樣的累,遭過這樣的罪?

如今取代戴權位置的陸豐見之唬了一跳,可又不知該怎麼勸,焦急驚慌。

賈薔見之,卻是“哈哈哈”的笑的前仰後合。

李暄心裡的委屈心酸被這廝笑去大半,一根雞骨頭丟過去,罵道:“爺都快瘋了,你球攮的還笑?你還是人麼?!”

賈薔沒搭理,挨着御階側躺下去,語氣隨意道:“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你又不是沒見過皇上是怎麼當的,真以爲那是美差?”

李暄正色道:“賈薔,爺要是果真像父皇那樣,屁股長在養心殿,每天和那些國之棟樑們嘰嘰呱呱的打擂,得操心大燕十八省各處的吃喝拉撒,颳風下雨,爺非瘋了不可!

你說江西下了場大雨,和爺有個雞毛的干係?這陝西遭了旱,出現好多流民,爺讓他們把流民送你,都弄去小琉球,難道錯了?一個個恨不得吃了爺!還讓爺定奪誰該入閣……爺連葉芸他孃的是白是黑是胖是瘦都一概不知,就憑他們說怎麼樣怎麼樣好,就要點他入閣?”

賈薔嘆息道:“皇上,那能有甚麼法子?你問我,我也不知道啊。”

李暄見他如此懶惰,踢了他一腳,又往跟前挪了挪屁股,道:“賈薔,得想法子啊!”

賈薔起身離他遠些,尋了一處平坦的地兒躺下,打了個大大的哈欠,道:“皇上,我想法子?軍機處如今防我跟防賊似的,我不出聲還好,但凡我出聲,那必然是爲了反對而反對。這叫甚麼?這就叫黨爭!算了,着實懶得和他們一般見識,也不願內耗。到底如何,隨他們去罷。我就看着,明歲大旱,他們要怎麼度過。一羣球攮的官僚……”

李暄聞言唬了一跳,起身幾步走到跟前,拿腳踢了踢,道:“賈薔,明年你不管了?海糧你不運了?”

賈薔笑道:“運!但朝廷得拿錢來買罷?還有大燕皇家錢莊,我還要看看,他們認賬不認賬。朝廷借了上千萬的銀子,倒看他們明年怎麼還。”

李暄眨了眨眼,小聲道:“那……要是他們不肯還呢?”

賈薔哈哈笑道:“那臣非得笑死不可!立刻在小琉球上重建錢莊。其實要不是爲了報效朝廷,忠於天家,我壓根兒都不想帶他們頑。憑白送給天家六成股,價值六千萬兩銀子,我傻啊?他們要是連這壓艙石都敢廢棄,那往後再別提錢莊的事了,我真樂得輕鬆。”

李暄聞言臉色嚴肅起來,點頭道:“賈薔,你說的對!這不是小事……你放心,憑誰來聒噪,誰敢提廢錢莊和賴賬的事,爺大耳刮子抽不死他!軍機處那幾位都不成!人總得講信用罷?”

賈薔聞言,連連大笑之餘啐道:“我看皇上就是捨不得那麼一大筆銀子,說的倒是冠冕堂皇!去去去,吃你的雞去,臣再歇息一會兒,還得去查宮禁。奉先殿那邊今天到處是香火燈燭,怎麼瞧着有點起南風的意思……”

李暄聽他絮絮叨叨的,罵道:“爺同你說正經的,你扯雞毛卵子南瓜的?爺問你,你是覺得明年難熬是不是?”

賈薔側眼看過去,沒好氣道:“這不廢話麼?明年纔是真正的庚子年,十有八.九麻煩最大。皇上也別這樣瞧我,不是臣幸災樂禍,此事早八百年就同軍機處那幾位說過了,可人家瞧着不在乎啊。你道他們爲甚麼急着把葉芸提上來?葉芸粵州待了好多年,最瞭解十三行對外海貿的勾當。他們這是做好了踢我出局,他們自己掌控海糧採買之事。不過臣也理解,糧食命脈,假於一個信不過的人手裡,如何放心得下?你知道最卑劣的是甚麼?”

“甚麼?”

賈薔雙臂枕於腦後,嘆息道:“最卑劣的是,他們知道臣對娘娘,對皇上的情義,無論如何都不會讓事情徹底惡化。所以他們就存了先盡力做着,做不好還有我兜底的心思。甚至,他們一言不發,就認爲德林號有義務幫着他們買好糧,再免費給他們運到各處。哦是了,他們必是不承認是免費的,因爲小琉球需要人口嘛。運到小琉球的災民,算是給德林號的報酬了。

皇上,你再猜猜,臣會不會隨了他們的願?”

李暄聞言,覷着眼打量起賈薔的微表情來,看了好一會兒,嘿嘿笑罵道:“你隨他們個嘰霸鳥毛的願!你小子,陰險着呢!”

賈薔也哈哈笑起來,道:“對了!他們若不存下這等心思還則罷了,若果真存下這等心思,他們纔會知道死字怎麼寫的!等他們耽擱了災情,使得災民百萬,流離失所,羣盜四起時,皇上就可以罷免了他們!讓他們都滾蛋!反正你也煩的夠夠的!”

李暄笑不出來了,看着賈薔道:“你這說的……真的假的?”

“你說,他說的是真,還是假?”

一道清冷的聲音從抄手遊廊那邊傳來,李暄和賈薔都是一個激靈。

李暄下意識的丟飛了手中啃了一半的燒雞,賈薔也從地上起來,連連拍了拍身上的灰土。

就見尹後着一身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朝服,俏臉含霜的走來……

……

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上架感言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六章 舊事第二章 “毒謀”?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慄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七百二十二章 廢王爵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
第八百二十六章 世世代代子爲奴,女爲娼!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一百七十一章 熟悉(爲塞外沙塵大盟賀!!)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八百三十八章 榮國太夫人不大好了……上架感言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一百零九章 老王八第七百五十九章 林如海:這不忠不孝之子……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五百五十章 叫王子騰來!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六章 舊事第二章 “毒謀”?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四百六十六章 賊船(第三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四百二十二章 眼睛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九十九章 雪中送炭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八百九十六章 恩威並施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四百六十七章 同歸於盡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五百一十四章 不寒而慄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賣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四十四章 分庭抗禮第七百二十二章 廢王爵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七百七十八章 摘桃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一百二十五章 算老幾?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一千零一十章 韓琮罷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