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

寧國府,寧安堂。

見過舅舅一家,賈薔回至內宅。

時隔大半年,又重見了尤氏、尤三姐、邢岫煙和妙玉。

許是忙碌日久,如今回家,心情輕快下,倒有功夫打量起幾個女孩子來……

和前世一水的網紅臉美人,幾乎分辯不出甲乙丙丁不同,賈薔覺着他身邊的姑娘,都各有千秋特色。

尹後那種氣場強大到極點,集睿智精明和美色於一身的絕代芳華算一種,黛玉讓人見之忘俗,一雙星星點點的星眸便是她澄淨如水晶般的心腸,還有子瑜的靜韻透徹,寶釵的藏拙守愚,端莊內媚,可卿的幽媚妖嬈……

每一個,都如此不同。

每一個,都讓賈薔流連忘返。

而眼前的幾個女子,卻又有不同。

尤三姐的桀驁難馴,是她如何遮掩都遮掩不掉的。

家裡原也有這般性子的丫頭,晴雯。

但晴雯再潑辣,再心氣高,她也只在丫鬟裡潑辣。

即便心氣高,她也不過是想當個姨娘。

可尤三姐不同……

她一眼看去,就能看出是個不願比人低的。

唯一欣慰的是,她雖不願比人低,雖潑辣桀驁,但她從不欺下。

便是身邊的丫鬟婆子僕婢們,也未聽說過她有打罵的現象。

真論起來,尤三姐纔是最接近賈薔前世那個時代女性的女人。

只是這種“不願低頭爲人下,也不願欺負人”的性子,在當下卻是如此另類,尤其是她的身份……

不過單論顏色,尤三姐當稱得上當世拔尖兒。

柳葉眉,水杏眼,瓜子臉,櫻桃口,再配上那潑辣的精氣神,頗爲不同。

妙玉又是一番滋味,有出家人的清冷,又有俗世的傲嬌。

誰家清苦出家人會有婆子丫頭服侍……

模樣嘛,自是極好。螓首蛾眉,清水芙蓉。

但眼底那一抹不甘化外的波瀾,給這個出家人憑添幾分紅塵未盡。

邢岫煙就不多說了,倒比妙玉更似紅塵之外,超然如閒雲野鶴。

連尤氏,都美豔養眼……

“無禮!”

被賈薔打量了一圈,邢岫煙風輕雲淡,恍若不知。妙玉娥眉輕蹙,似帶薄惱。尤三姐則梗着修長的脖頸啐了聲。

坐在賈薔身邊的李婧大感好笑,道:“爺沒回來前,三姐兒你一日三問,快化成望夫石了。怎如今回來瞧見了,看一眼就成無禮了?”

“呸!”

尤三姐俏臉漲紅啐了聲,就要反駁,卻被尤氏按下。

尤氏問賈薔道:“爺,老太太可還好?家裡人都還好?”

以她的輩分,原也只該叫一聲國公爺,這一聲爺,愈發顯得她心中的卑微。

這姊妹倆也是有趣,一個絲毫不怕,一個怕到骨子裡。

賈薔先前糾正過幾回,這會兒也懶得再說,只應道:“好,都好。”又同尤三姐笑道:“正是因爲心底無私,所以才能坦蕩欣賞。賞美人如賞明月,並無褻瀆之心。”

見其果真眉眼目光坦蕩清明,尤三姐心裡反倒有些難過……

李婧在一旁笑道:“老太太她們原是要南下小琉球的,如今大概又接到信兒了,折身回京了。算算時日,下月就該到京了。太太她們倒是要晚些,怕是要到年跟前才能回來。”

賈薔與她笑道:“差不離兒正好趕到你生孩子。”

李婧“嘖嘖”道:“爺離京前,還只李崢、晴嵐一雙兒女,如今……二奶奶生了一個哥兒、平兒姑娘生了一個姑娘,香菱也生了一個哥兒。鴛鴦也有了……再加上,兩個大奶奶……還有我肚子裡的,老天爺,爺一年就有小十個兒女了?”

數到最後,李婧自己都驚笑起來。

尤氏等則先後被“十個兒女”和“兩個大.奶奶”給震驚了,尤其是後者。

可卿是大.奶奶,且也都知道她和賈薔的事……

那另一個大奶奶是誰?!

尤氏強笑了聲,語氣盡量若無其事些問道:“兩個……大.奶奶?蘭哥兒他娘……也有了?”

話裡沒有嘲諷,唯有豔羨和心酸,簡直溢於言表。

這個世道,女人最大的依靠,一是父親,二是丈夫,三就是兒子。

她父親沒了,丈夫死了,身邊連個兒子也沒有。

但凡能有一個,也不至於每日裡心驚膽戰,怕落不到一個好下場。

李紈原本和她差不離兒,不,原本就比她好些,有個賈蘭傍身,總有個活頭。

賈家也不會薄待了她。

未想到,如今竟又懷上了……

再看看她自己……

賈薔擺擺手,道:“且不說這個……”他見尤三姐滿滿幽怨的看着他,問道:“遼東那邊可有信過來?”

尤三姐嗔他一眼,不過還是答道:“來了。姐姐說她在遼東很好,又懷起了。”

“賈璉呢?如今甚麼德性?”

賈薔隨口笑問道。

一屋子香氣暖人,讓他生出懶洋洋的感覺。

他自不會渾來,妙玉、邢岫煙也不是任他渾來的人。

尤三姐許是能允,但沒個名分也萬萬不能。

所以,就這樣說說話也好。

尤三姐哼了聲,道:“還能怎樣?好了兩個月,又開始胡孱起來。不過到底對姐姐不差……”

賈薔淡淡問道:“有沒有想回京的念想?”

不知爲何,尤三姐心裡忽然感到一絲絲壓力,看着賈薔,聲音輕柔了些,道:“並沒有呢,他們在遼東很好。”

賈薔笑了笑,道:“等下回寫信,你可以告訴二姐,就說我說的。再過二三年,賈璉就回來罷。和鳳姐兒辦了和離,榮府這邊的家業,可由他和二姐的子嗣繼承。我的兒子,前程自有我來操持。”

衆人聞言心思各異,獨尤氏震驚之餘,愈發心酸。

原本鳳姐兒看着比她還要慘些,誰知道,如今就飛上枝頭變鳳凰了!

和離之後,明顯是要給個說法了……

尤三姐點了點頭後,也不說話了。

賈薔看了看外面的夜色,道:“都去歇息罷,往後五年我多半都在家裡待着。年底家裡人也大都回來了,又和往常一般了。”

尤氏姊妹和邢岫煙、妙玉紛紛起身告辭離去。

等她們走後,李婧笑道:“爺也不留下兩個侍寢?”

賈薔瞪她一眼後,輕輕呼出口氣來,牽過李婧的手握了握,輕聲道:“這次家眷們都回來,閨女也回來,李崢卻要留在小琉球。誰都不能真正保證,就一定不會出事。果真有萬一之難,咱們都沒了,李崢,就要代咱們扛起這片基業,還要替咱們報仇!你不怨我罷?”

李婧聞言,抿了抿嘴,眼中當然有心疼和思念,卻還是紅了眼圈搖了搖頭道:“爺這般做是對的。不過,果真咱們出了事,這座京城也必保不住了。有整個神京替咱們陪葬,也不算虧!”

聽她咬牙發狠,賈薔笑了笑,道:“別緊張,出事的可能微乎其微,基本上可以忽略不計。”

李婧搖了搖頭,嚴肅道:“孫婆婆說,爺如今執掌皇城內衛,又管着繡衣衛,看似權勢無雙,可也自絕於朝廷,自絕於武勳。她推測,武英殿會點兩廣總督葉芸入閣,這倒是其次,怕還會讓忠勤伯楊華重掌步軍統領衙門。往後再想尋漏洞進城,幾乎不可能。

等京營也全部輪調出去,從九邊往回調人,對咱們來說,愈不是好局面。所以孫婆婆叮囑我,萬萬不可大意。

那些官爺好面子,若尋得機會,絕不會放過爺。

夜梟一定要隨時準備好應變,她還想請爺示下,一旦事情突發,有人昏了頭不惜魚死網破也要動手,夜梟能不能提前動手?”

賈薔笑道:“當然可以。不過如今中車府死傷殆盡,繡衣衛也在手中。再加上夜梟和金沙幫,敵人想不驚動咱們就動手,可能性微乎其微。果真有個意外,夜梟就按路數對付就是。有些人,我雖尊重他們,但總不能伸着脖頸等他們來砍。”

李婧一揮手,發狠道:“賊廝鳥們敢想瞎了心,我就殺他們全家!”

賈薔嘿嘿笑了起來,道:“好好好!婧姐發話了,說殺他全家,就殺他全家!”

李婧嗔了賈薔一眼,又不無懊惱的低頭看了眼好大的肚子,惱火道:“偏家裡沒人時,這樣大個肚子,不中用!”

賈薔哈哈笑道:“哪裡就非要牀笫之歡?爺已經過了膚淺的階段了。走,咱們去歇息罷。你一個人在京裡累了這麼久,如今我回來了,你也能休息休息了。”

他將李婧抱在腿上,撫了撫鬢間的髮梢,在她脣上親吻了下。

李婧卻歉意搖頭道:“爺還是一個人歇息罷,我有身子後睡眠淺……得一個人睡。”

她不好說這次有了身孕後,也不知怎地老是排氣……

若是晚上睡在一起,“咚咚咚”個不停,日後她還怎麼做人?

賈薔不知這些關節,卻體諒孕婦不易,關心道:“可要緊不要緊?看太醫了沒有?”

說話間,李婧就有些忍不住了,站起身來,道:“哪裡要緊?我都知道……爺你快歇息罷,我回房睡去了,困!”

說罷,幾步出了門,於抄手遊廊上沒走幾步終於忍不住了,“卟”的一聲……

然後俏臉滾燙,輕輕跺腳,一手掩着鼻子,一邊心虛的回頭看,發現賈薔沒跟出來,才雙手在空氣中亂揮舞了幾下,趕緊回房去了。

賈薔躲在門後,無聲的哈哈大笑着。

笑罷,往前院走去。

空落落的院子,一個人睡還是有些不大習慣,總會想起黛玉她們……想念。

今晚還是和外甥小石頭對付一宿罷,明天津門船隊回返小琉球,他決定讓舅舅一家跟着前往……

……

東路院,上房。

燭火下,尤氏恨鐵不成鋼的看着倔強的尤三姐道:“你當我是那不要臉的,非要你去爬牀,賣妹求榮?你若願意嫁給別個,我明兒就給你準備嫁妝,遠遠的嫁出去拉倒!偏你是個死心眼兒,眼高倒高,認定了薔哥兒不嫁。既然如此,眼下就是最好的時候。他身邊連個伺候的人都沒跟來,小婧又大着肚子,這會兒你不去,等那好大一家子回來後,你就是想再有這樣近前的機會也是白想!

小妹,咱們姊妹三個,數你顏色最好,也嬌慣着你,都以爲將來你命最好。可如今你看看,二姐兒雖跟了個沒出息的,可薔哥兒既然發話,日後榮府還給他們,二姐兒以後就是榮府的女主子。再看看你,還只顧在這犟着!早晚連通房丫頭都比不上,你的好纔多着呢!”

一邊啐罵,一邊打量。

她這個妹子,生的是真好,又會打扮,一件羣青環胸菱花邊大袖裙,叫她穿的又翠又豔,風情無限。

當真是萬人也不及……

尤三姐被尤氏一通訓斥,也動搖了本就等的煎熬的心,低着螓首輕聲道:“他不喜我的性子,我又能如何?”

尤氏聽出話風來,登時大喜,道:“俗話說,女追男,隔層紗。你放下身段,好生小意服侍他一回,難道還怕他不動心?”

尤三姐輕啐了口,道:“我可不想叫他輕賤小覷了去……我也不會那些狐媚子瀅婦手段!”

尤氏嘆氣惱道:“罷罷,爲了你的下半生,我也豁出去了。你且等着,我換身衣服,隨你一起去。”

尤三姐:“??”

尤氏只作沒看到,換洗了身衣裳後,也是一身嬌豔,並不比三姐兒遜色多少,還更豐潤些。

拉着木起臉的尤三姐,帶上銀蝶、炒豆,去了寧安堂。

只可惜,走到門口碰到值夜的婆子才知道,賈薔沒在後院休息,去前面舅太爺的院子安歇了……

尤三姐鬆了口氣,尤氏心中卻是悲鳴,上天待她何其薄也!

京裡發生了甚麼事,她大概也知道了些,賈薔獨將她和三姐兒留在京裡,可見未當成自己人。

下一回,若再有這樣的事,她怕是連好死都難落得……

不行,絕不能再錯過機會。

今日不成,還有明日!

……

PS:隔壁單元着火了,我於風輕雲淡中碼了一章。

我老婆居然下了起點開始看我的書了,我有點慌……

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一章 清白身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七百六十四章 曹賊,受死罷!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何以殺功臣?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九十一章 嘔!!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
第六百零一章 二嬸嬸,今兒在哪住?第一百六十二章 艱難(求訂閱啊啊!!)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一百九十五章 磕頭(求訂閱啊!!)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八百六十八章 薛蟠的親事又泡湯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六百三十三章 飛鳳亭夜話第二百二十章 殘句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六百八十四章 苦肉計?第四百八十四章 撕破面皮!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一百三十四章 煩事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一章 清白身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六百二十三章 八百里加急:山東大捷!第九百三十九章 帝危?第五十五章 金鳳五彩八寶鳳頭釵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二百二十九章 青石壩碼頭第二百三十一章 榮慶堂上(二)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三章 他就是有一根金箍棒……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六百八十六章 尤三姐:你可做個人罷……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一百五十七章 善良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一千零九十五章 意外連連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八百五十四章 重掌繡衣!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七十四章 大造化第七百六十四章 曹賊,受死罷!第四百零六章 寶玉的絕望第三百二十六章 扇子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五百二十一章 哎呀,爹爹回來了!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八百九十九章 涼薄之人(求訂閱!)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何以殺功臣?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九十一章 嘔!!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九十四章 哭不出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