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

九華宮,西鳳殿。

尹後坐於鳳榻上,與新傳招回來的李暄道:“你與你舅舅說說,對先前事有何疑惑?”

李暄聞言一臉莫名其妙,甚麼先前事?甚麼疑惑?

尹後蹙眉道:“就是賈薔分明能幹,爲何不容於武英殿?而賈薔能這樣幹,你卻不能學他那樣對待士大夫的緣由!”

李暄聞言“哦哦”了兩聲,連連點點頭道:“兒臣是有些不解,爲何新政至今,大半功勞都是林如海和賈薔辦下來的,那些人分明坐享其成,不感恩戴德也就算了,怎還有臉使絆子下黑腳?這儒家不都講究正人君子麼?讀書人不都是有風骨的?怎麼落到這裡,一個個吃相就那樣難看?還有臉給兒臣經筵日講?”

尹後見他往裡面夾帶私貨,沒好氣的白了李暄一眼後,看着面色難看的尹褚,微笑道:“你是他親舅舅,提點提點他罷。這些事,別說是他,連本宮有時也回答不上。”

她鳳眸微眯,看着孃家親大哥。

她當然不懷疑尹褚的忠誠,也要依靠她,來掌控局勢……

但是,涉及天下大權,連父子骨肉都要留三分餘地,更何況是兄妹?

當然,敲打之餘,還要籠絡……

這些複雜的人心權術,原本玄奧難測。

不過,她自忖還拿捏的住。

她會偏寵某一人,但絕不會偏重哪一個。

即便是賈薔,眼下如此偏寵,只因他看似張牙舞爪權傾朝野,可實際上,他在朝堂上並未沾染半點權力……

她的偏寵,是給賈薔撐腰的。

賈薔,就是平衡眼前這位將來註定權傾朝野的外戚宰相的最佳人選。

尹褚心裡其實也跟明鏡似的,所以早早和賈薔摒棄簡單的親戚情分,劃清界限。

正因如此,尹褚才愈發知道該怎麼說。

“糊塗!漫說他們所謂的成就,只是劍走偏鋒,投機取巧,借勢盤剝苛勒抄家得來,便是如此,新政大多數差事,也是由天下官員所做。就憑他師徒二人,就算有三頭六臂,又能辦成幾件事?”

“再者,就目前軍機處的分析,賈薔的確一直在爲朝廷出力,也出了大力。但與此同時,他也順便借朝廷之勢,使得他的德林號以詭異的速度,極其迅猛的壯大,積累下如山高海闊般的錢財!若非如此,也不至於在小琉球養精兵數千,揮師北上!說一句假公濟私,並不爲過!”

武英殿內到底都是當世人傑,一時間爲賈薔行動打懵,可很快,就根據現有的情形,將他的起家手段摸索出七七八八。

“不說別的,只挾持漕運,若無林如海在戶部當他的靠山,他能以朝廷大義,逼得漕幫數十萬漕工讓步?繼而在短短二三年內,生生做到了漕幫百年來才發展起來的程度。”

“而他的水師,又多是從漕運上的船工演變而來。這說明甚麼?從最開始,他所謀劃的就是今日割據一方,挾兵自重的局面!”

“就算,眼下連我看他也沒有甚麼反心,林如海再如何,也不會生出反心。但是,其行,與謀反何異?”

“好,權當他們師徒受了太多委屈,不得已爲之,朝廷和軍機處都嚥下這口氣,當一回瞎子。可太子若以爲他二人爲忠臣,又置其他忠心耿耿的朝臣於何地?”

“半山公名重天下,被賈薔如此羞辱卻做到唾面自乾,爲的是誰?還不是爲了大燕的社稷!太子怎敢輕賤?!”

被尹褚指着鼻子這一通教訓,李暄忍的極爲辛苦。

不是這番話,而是尹褚中午吃的飯菜味道極重,這一會兒差點沒把他活活薰暈過去。

“舅舅,沒……沒輕賤……”

李暄暈暈乎乎的說着,還不由往後退了兩步,面容有些“驚懼”。

畢竟,太臭了……

然而這一幕落在尹後眼裡,鳳眸中瞳孔猛然收縮了下。

不過又見尹褚氣的臉都青了,咬牙道:“殿下是儲君,馬上就是一國之君,豈有往後退步之理?臣子與天子說話,從來都是遮遮掩掩雲裡霧裡,以求自保。

可若連我都如此遮掩,誰還能直言諫君?!難道殿下想當那等被臣子們糊弄,到了亡國時還矇在鼓裡的天子?”

尹後在鳳榻上笑了笑,道:“五兒甚麼性子,你還不知道?且慢慢來罷。”

李暄也面色發白連連點頭道:“極是極是,舅舅別急,慢慢來,慢慢來……您忙,先去忙罷!”

尹褚:“……”

不過見尹後都並未挽留,便只好告退離去。

等他走後,李暄海松了口氣,雙手拼命在面前亂擺,氣急敗壞道:“舅舅中午一定又吃韭菜炒羊腰子了!”

尹後聞言一怔,隨即才明白過來,方纔李暄爲何如此不濟,她忍不住素手輕揉額畔,啐笑道:“簡直豈有此理!”

李暄重重點頭道:“母后說的是,舅舅簡直豈有此理!薰煞兒臣!”

尹後笑了笑後,問道:“那你舅舅方纔之言,你聽進去幾分?”

李暄扯了扯嘴角,搖頭道:“還是冤枉人……”

“怎麼說?本宮怎麼聽着,多少有幾分道理?”

尹後淺笑說道。

李暄搖頭道:“母后,舅舅他們就是以己度人,終究還是看不起賈薔,以爲他不是正經科甲出身的讀書人,認爲他只是靠權勢才發的財。他們也不想想,天下有權勢的人多的是,有幾個能如賈薔那樣,做出那麼大的家當來?有一事母后必還不知,賈薔是以染布起家的,後來也織布。他有一種方子,革新了織染的技藝,如今一個人紡織出來的紗布,頂過去八個人還多。而他在山東那邊建的工坊裡,有數以萬計的工匠在做事。若他想發財,只要將這些織染出來的布便宜賣,就能頂死天下那麼多布號,十座金山都賺出來了。可他卻對兒臣說,若那般行事,不知多少靠男耕女織過活的百姓之家都要破產。

他有的是賺銀子的法子,還需借朝廷之勢?他都是綁着手在賺錢,所以舅舅說的那些,壓根兒不成立。”

尹後輕聲道:“五兒,你這麼不喜歡你大舅舅?”

李暄嘿的一笑,道:“也沒說要怎樣,他畢竟是兒臣的親舅舅,軍機處內不倚重他,還能倚重誰?一個個都不將兒臣放在眼裡。只是,兒臣記得原先,大舅舅是親近四哥來着……那會兒,大哥還沒被父皇徹底厭棄呢。所以兒臣覺着,便是兒臣以爲天大地大,孃親舅大。可保不住人家不這樣想不是……”

尹後:“……”

這個兒子,對他的母族舅父,意見可深了去了啊……

……

大明宮,武英殿。

西閣內,韓琮看着坐在公案後吃茶的林如海,老臉都抽抽了幾下,道:“林相,你這氣色,倒和姜家那位老公爺有的一比了……”

聽出言語中的嘲諷,林如海不怒反笑,擺手道:“邃庵啊,老夫與趙國公比不得。那是大燕的擎天白玉柱,有他在一日,大燕則穩如泰山。老夫麼……不過求一個了卻殘生,稍享天倫罷了。”

韓琮哼了聲,道:“若讓姜老公爺選,他巴不得用十年壽命,來換如海你這般情形。你如今是得大逍遙了,有弟子如此,姜老公爺都要倚重於你。姜家嫁一嫡女入賈家不算,多半還要往小琉球上派一支過去罷?”

這般赤果果的誅心之言,林如海竟是微笑頷首承認了,道:“老公爺是打算派三房過去,留一火種罷。論起得罪人,老公爺和僕那弟子相比,也不遑多讓。”

李晗樂呵呵笑道:“原以爲,林相是一心謀國,不謀己身……當然,謀己身也是天經地義之事,僕並無他意。”

林如海淡淡道:“有他意也無妨。若老夫再繼續謀國下去,秉用、公瑾豈非都白死了?就當老夫和光同塵,藏愚守拙罷。”

李晗:“……”

如海公這果真是老來回春,連言辭都如此犀利了嗎?

倒是尹褚呵呵笑了起來,道:“看來林相,也是篤定主意,年後南下小琉球了。也好,也好。有林相這般無雙國士看着,想來寧國公再不會做出揮師北上,私兵進京勤王的唐突事來。”

林如海笑的意味深長,道:“這還是要看,有沒有如李向那般逆王謀反。若君賢臣明,政通人和,天下無事,莫說賈薔那區區數千兵馬,便有十萬天兵天將下凡,又有何用?所以此事,在內,不在外。在自強,而不在削弱他人。天下豈有乞來的太平?”

尹褚:“……”

韓彬笑着擺擺手,讓李晗、尹褚先去忙,待二人走後,方問林如海道:“你一個內,一個外,果真認定了小琉球自立?”

對韓彬,林如海要鄭重許多,他緩緩道:“就眼下而言,朝廷斷無信任德林號之理。僕之意,半山公你們不妨且觀之。看看三五年內,小琉球之存在,對大燕到底是好是壞。但有一事要說在前……”

“何事?”

韓彬看着眼前這位曾經志同道合,但眼下顯然已經分道揚鑣的故人問道。

林如海道:“這五年內,朝廷不得與德林號使絆子。半山公最好也告誡李子升和尹承願,莫要好心辦下錯事。”

韓彬面色凝重,看着林如海緩緩道:“如海,是在警告老夫?”

林如海嘆息一聲,道:“不是警告,是善告。半山公,到了今日之局面,半山公莫非還以爲,僕一言,薔兒便恭敬領受了去?便是僕前往小琉球,雖出於孝心,實則也未與僕商議便定下的。眼下薔兒與諸公撕破臉,還只是公事之上。若叫他認爲有人故意拖他後腿,包藏禍心,那就不只是公事上的撕破臉。朝廷當然不會畏懼,可爲何非要急着撕破面皮,鬥個兩敗俱傷?且先看三五年,到底是好是壞,難道不是更好?

而且,半山公需知,按照先前所算,明歲,也並無太大可能風調雨順,甚至可能會更惡劣。賈薔私自調兵北上進京,的確犯下大忌諱。但此後果再惡,也惡不過數以百萬計災民流離失所,餓殍千里來的強罷?

且觀之,且觀之!”

這一刻,韓彬心中長嘆戚。

與其分庭抗禮甚至還佔些許上風的林如海,何等大才,然而其心,卻不復忠於朝廷矣。

悲哉!

更讓他心中着惱的是,眼下,他也只能爲林如海師徒所挾。

因爲明歲之天災,的確是最險惡的一把懸樑之劍……

“也罷,且觀之。”

韓彬心中絕不相信,坐擁億兆黎庶的煌煌天朝,會爲區區一豎子所制。

便再過三年,觀之何妨?

……

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何以殺功臣?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
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第一千零九章 化身爲船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二百八十三章 繡衣衛指揮使?(第三更求訂閱!!)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七百一十九章 捶到死!(感謝家有二喵安知魚大佬的白銀盟!)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一百九十四章 梅家,義士也!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八十四章 身契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三百九十七章 造化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二百六十三章 揚眉吐氣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四百零一章 平兒……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一千一百零五章 林如海回京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何以殺功臣?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八百二十五章 觀孫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三百七十四章 傳信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二百零七章 二叔 (加更!求月票啊!)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一千零五十章 將歸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六百九十二章 寧侯慢走,娘娘有請!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二百一十五章 喪音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一百九十七章 斬草除根(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