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

翌日清晨,多雲。

天氣清寒。

賈薔一早,巡視完皇城四門,又於西安門見了李婧……

兩人在九月初七深夜匆匆見過一面,相約動手後,至今日才終於重逢。

看着挺着好大肚子的李婧滿眼都是他,還要緩緩拜下時,賈薔忙上前一步攔下,心中難得生出愧意來,責備道:“幾番叮囑這回你莫要出手莫要出手,就是不聽!如今反倒讓爺愧疚……”

李婧滿臉皆是笑容,溫聲笑道:“爺能縱着我的性子,任我胡來,合該我愧疚纔是。”

賈薔連連搖頭道:“你都這樣身子了,還提刀出去殺人……怎麼着,還真是老大是寶,老二是豬不成?”

李婧聞言“噗嗤”一笑,燦若一朵綻放的山茶花,她上前拉住賈薔的衣袖,道:“這不是清剿中車府怕有遺漏嘛,再加上孫婆婆存了死志,我不得不出面挽回……”

“等等!”

賈薔皺眉道:“好端端的,孫婆婆怎就生出了死志?!”

李婧嘆息一聲道:“她自覺年歲太高,心計謀算不比從前了。再加上,知道的絕密之機太多。爲了她的孫兒,所以……”

賈薔臉色難看的罵了聲:“糊塗!”

頓了頓又忙問道:“沒出事罷?”

李婧忙道:“沒有沒有,她設一死局,準備以身爲餌,誘那些準備劫獄救戴權的中車府高手們同歸於盡。我從藍兒處得知後,立刻調集全部人手前去,在孫婆婆準備點燃子藥桶和那些太監們一併去死前,殺盡那些狗番子,救下了婆婆。不過也因禍得福,一舉剪滅了大半中車府番衛,剩餘者也成了過街之鼠,難成氣候,昨夜又設一局,圍殺了數十人。且夜梟內其餘人看到咱們如此對待孫婆婆,也多有感動,愈發忠心效用。”

賈薔點頭道:“人心都是肉長的,不過孫婆婆這事做差了……你告訴她,先生年後要去小琉球,身邊缺一捧筆研墨的書童,也算半個記名弟子,問問孫婆婆可願她孫兒前往?若是願意,年後她也一併過去,頤養天年罷。”

李婧聞言,激動道:“這樣的大好事,婆婆怎會不願?她必是要來給爺磕頭的!”

賈薔擺手笑道:“她這樣大年歲了,我受她的頭做甚?同她說,若想感恩我,就好好活着,長命百歲。也好叫其他人看看,做這一行或許會很危險。但這一危險,一定是來源於外,不會來源於內。只要忠敬勤用,他們一定會有好下場。這次清理中車府,戰死殘廢的弟兄,一定厚待,全部遷往小琉球,耕有其田,住有其屋,子孫皆可讀書。

說說如今京裡形勢罷,這亂糟糟的,背後還不知藏有多少見不得光的勾當。”

李婧笑道:“腌臢之輩或許還有,心懷叵測者也不會少,但多已成不了氣候了。金沙幫如今化身數十個幫派,暗伏京城一百零八坊,只要夜梟一日強勢,只要上面規矩不破,整個京畿重地的江湖,就由爺說了算。”

賈薔滿意的點頭,笑道:“你果然擅長此道……不過雖如此,也不可大意。想要行刺咱們家的,怕永遠不會死心。”

李婧鄭重頷首,應道:“是,此事爲夜梟頭等大事,爺放心。另外還有一件要緊事,此次入內城,是夜梟買通了東直門守將曲聰。如今董輔開始問罪,他雖也拿御賜金牌的名頭說事,可董輔不聽,執意要殺……”

賈薔頷首,道:“此事我知道了,回頭讓人將曲聰要出來。京城估計待不下去了,送小琉球罷。”

李婧笑着埋怨道:“往那邊抽調的人手太多了……尤其是漕運上,老天爺,成百上千,成千過萬的往小琉球搗騰。也虧得嶽之象不心疼……如今連京裡的人手也要往那邊派去了。將孫婆婆送去,是爲了讓嶽之象回來?”

賈薔哈哈笑道:“知我者小婧也!漕運這邊,咱們不可能再如先前那樣長久把持下去。借漕糧之名,調兵進京,朝廷絕不會容忍第二回。所以接下來還會不斷抽調人手南下,小琉球實在缺人。至於京城這邊,卻不會抽調許多。除非有一日,咱們徹底遠離,否則爲了自身安危,也絕不會動搖根本。你馬上就要生了,坐月子期間,嶽之象來看着。”

李婧聞言海松了口氣,笑顏如花道:“那我就放心了!”

還想說甚麼,見殿外有內侍的影子晃動,李婧忙道:“爺且忙正經的,我先回去了。”

賈薔瞥了眼殿外,認出是九華宮的內侍,便微微頷首道:“好。”

李婧遲疑稍許,又道:“爺何時能回家?舅太爺一家,還有尤大奶奶、三姐兒都問了好幾回了。連園子裡的邢姑娘和妙玉都出來問了回……”

賈薔聞言,摩挲了下下巴,道:“你不提園子裡,我都快忘了裡面還有人……行罷,這兩天得閒了,就回家住一宿。”

李婧聞言高興道:“好,那我回了!”

說罷,離了西安門,在幾個女扮男裝的親衛護從下,出了皇城。

外面又有百餘人馬候着,等李婧出宮後,上了馬車,折返回寧府。

這邊賈薔看着前來的內侍問道:“娘娘請我過去議事?都有誰在?”

內侍恭敬答道:“除娘娘外,只太子和寶郡王並尹相爺在。”

賈薔聞言微微一揚眉尖,未再多言,往九華宮去了。

昨夜,賈薔離了養心殿沒多久,尹後變也乘鳳輦,回了九華宮……

……

“臣賈薔,請皇后娘娘安,請太子安。”

賈薔入了九華宮西鳳殿後,先入目的,便是端坐鳳榻上,儀態淡然面帶鳳威的尹後。

她神情肅然,身上着一如意緞繡五彩祥雲朝服,下面則是牡丹薄水煙逶迤拖地長裙,想是因爲早先陪太后一併召見文武的緣由。

看這神情,如何能想到昨夜……

不過賈薔自不會弱智的在此刻美目傳情,他神情板正,規矩問安。

尹後微微頷首,鳳眸在一身鬥牛服修襯的愈發英武不凡的身量上頓了頓,叫起道:“起來罷。瞧瞧你昨晚乾的好事!”

賈薔起身後無辜道:“臣昨晚甚麼都沒幹啊……”

尹後鳳眸薄怒的瞪他一眼,道:“你和李暄昨晚在皇城上大呼小叫,瘋跑打鬧,又跑去明德殿內生火烤鹿肉!渾鬧了半宿,今日李暄在經筵上哈欠連連,不成體統!你還沒幹甚麼?你還想幹甚麼?”

賈薔扯了扯嘴角,看了尹後一眼後,垂下頭道:“臣錯了。”

一旁尹褚見之,微微眯了眯眼。

賈薔敢讓他明白自己的位置,敢對着元輔半山公譏笑怒罵,敢一巴掌將皇子抽個半死,驕橫跋扈無出其右者。

不過眼下看來,到底還是有能治住他的……

“今晚不必留在宮中宿衛了,你們兩個,一個馬上要登基爲帝,一個也要封王了。可你們自己瞧瞧自己,可有一點爲君爲王的模樣?一攪和在一起,就必是要貪頑鬧出事來!”

尹後絲毫不留情面的教訓道。

李暄同樣垂頭喪氣之餘,心裡還有些感慨。

等當了天子,或許真的就不能這樣頑鬧了罷……

賈薔心中卻暗贊尹後智謀高絕,滴水不漏。

不留一絲讓外面詬病的餘地……

如今外面罵他是董卓的不爲少數,董卓那廝下場甚麼且不說,可夜宿皇宮睡妃子卻是公認的。

再加上賈薔“美名”在外……

所以有了這一場訓斥,想來很快會傳出去,化解還未興起的謠傳之餘,也能再肅皇后威嚴。

也算是,再拿賈薔作一回筏子……

賈薔當然不會拒絕,久在宮中自然有溫柔鄉可沉溺,可外面還不知有多少大事要辦。

尤其是南邊,他五年內離不得京,好些事憑添許多變數,都要一一處理。

但是面上,賈薔又不能如願以償,否則女人心不定怎麼想……

於是他看起來,倒比李暄還要垂頭喪氣些……

尹後見之,眼中閃過一抹淡淡笑意,又道:“尋你來,還要兩件事。其一就是尹大人,他如今掌着大理寺和刑部事……你來說罷。”最後一言,是說與尹褚聽的。

尹褚躬身一禮後,緩緩道:“這兩日都中各處都在上報,多有殺戮之事。動手者爲繡衣衛,或是,打着繡衣衛的名頭。被殺者,爲中車府。”

“繡衣衛行此事,與刑部、大理寺不相干。莫說尹大人,太子未登基前,都不好多知此事,還望尹大人自重。”

賈薔淡淡說道。

尹褚聞言一怔,隨即面色陡然陰沉。

不過他自重身份,不會與一小輩當面計較,而是看向了尹後。

尹後卻好似未看出內中矛盾般,問尹褚道:“坊間廝殺,可驚擾傷害到無辜百姓?”

尹褚:“……”

李暄卻是有些高興了,他心裡其實還是有些擔憂,尹後會無條件的信任尹褚,給他最大的支持,若那樣,外戚必然會迅速膨脹坐大……

眼下卻好了,有賈薔在扛着,他母后也依舊賢德公允!

“舅舅,母后問你話呢。”

見尹褚失神,李暄在一旁“好心”輕聲提醒道。

尹褚對他,可都是硬邦邦的尊敬。

李暄心裡明白的很,他這個舅舅,並瞧不上他……

尹褚深深看了尹後一眼後,說道:“並未聽說。”

尹後淡淡道:“既然如此,那就不必理會。”

又道:“還有一事,是關乎漕運一事。你繼續說罷。”

尹褚似乎明白了尹後的用意,先退一步,再進一步,他拾整心情後,同賈薔道:“是關乎漕運的事,朝廷上下多有擔憂。”

尹後微笑着看着賈薔道:“你借運漕糧之由,往京裡送了幾千兵馬。神不知鬼不覺,嚇壞他們了。如今人家想堵漏洞,你怎麼說?”

賈薔扯了扯嘴角,道:“娘娘都開口了,臣還能怎麼說?京城至津門的運段,臣可以先交出來。朝廷接手,或者由漕幫接手都可。津門往南的運河段,暫時還不能交。德林號往其中投了幾百萬兩銀子,若朝廷非要現在就交出來,將臣投進去的銀子賠來就成。”

尹褚皺起眉頭來,道:“漕糧事,涉及京城命脈,掌控在你手中……”

卻未等他說完,尹後笑道:“能將都中至津門運段先交出來就不錯了,就先這樣罷。相比於外面那些人,本宮更信賈薔。

你們防範於未然是有的,不過也該放心,賈薔不會長久把持漕運的,因爲他也瞧不上。”

賈薔點頭道:“知我者,娘娘也。在臣看來,海運遠勝於漕運。五年罷,最多五年,德林號全部讓出漕運。便是那數以千百計的漕船,也會折價出手。”

尹褚聞言,知道只能如此了。

他心中生出不少問題來,只是一時無解,便點了點頭,不再多言甚麼,與尹後告辭離去。

……

“哎喲喂!”

等尹褚走後,李暄憊賴性子發作,哀嚎着坐倒在地,怨氣滿滿道:“賈薔,這日子是沒法過了,馬上要當皇上了,倒比當王爺還累。每天居然還要開甚麼經筵日講?!”

見他如此,賈薔擡頭,與鳳榻上坐着的尹後對視一眼。

尹後淡淡橫他一瞥後,訓斥李暄道:“便是太上皇當初,也要單日開經筵。你父皇先前,更是日日進講,以免荒疏了學問。你才進講一回,發甚麼牢騷?你以爲天子就是那樣好當的?”

李暄真的怕了,他巴巴的望向尹後,道:“母后,兒子當年在上書房讀書時,課業就數末端。連皇祖父都直言,兒子的長處不在此處……”

尹後聞言氣的修眉都豎了起來,咬牙道:“你還有臉提此事?先帝那是在誇你?憊賴無能,蠢若豬豺!只是說你長處不在此處?!”

“嘿嘿嘿!”

賈薔聞言真真忍不住笑出聲來,沒想到李暄還有如此“美譽”……

不過看到李暄一張臉漲紅,暴怒仇視過來,他忙止住笑容,乾咳了聲道:“娘娘,以臣看來,天子當然需要好學,但也要考慮具體情形。天子難道要成就大儒?何必非要每日裡苦熬這些……”

李暄顧不得仇恨,忙點頭道:“母后,兒臣覺得賈薔平日裡雖多不着調,但今日之言甚是得體!”

“住口!”

尹後蹙起眉頭喝斷道:“你不學這些經言大義,又學甚麼?”

李暄一時語滯,扭頭看向賈薔。

他其實也知道,天子經筵只能學這些,不僅是明理,也爲天下讀書人做個表率。

可天天聽這些,還要做課業,真真要了他的命!

賈薔想了想,道:“新黨自己號稱是天命不足畏、祖宗不足法、人言不足恤!要切合大燕當下的實情,而不拘泥於祖宗家法。既然如此,何必非要依照舊例,日日開經筵?不若變成一月三講爲好。主要是,要考慮到太子殿下在學業一道的天資,實在慘不忍睹。既然這般,與其讓他將短處暴露於外,不若藏着掖着,以免天天出醜……哎喲,你踹我作甚?”

李暄狐疑的看了眼剛剛施展忘八拳的手,踹他?

隨即咬牙罵道:“好球攮的,着實歹毒!爺叫你幫爺說話,沒叫你羞辱嘲諷爺!看拳!”

賈薔哈哈笑着躲避開來,尹後喝止住李暄後,見他一臉痛苦難熬中帶着期盼,嘆息一聲頭疼道:“無論如何,也要熬過這三月。你如今新君剛要登基,若連經筵都罷了,你的名望必然會墜入谷底。且等等,過了年,再想想法子罷。”

她着實瞭解這個幼子,的確不是讀書的好材料。

幼時都捱過不知多少打,也沒見長進,如今難道還能考狀元不成?

她也沒甚好法子,只得拿眼去瞪賈薔,道:“既然你替他出頭,那就由你來想法子。不過,總得學些甚麼,還得是正道。否則,還真由着他去當昏君不成?”

賈薔連連笑道:“應該的應該的,都是臣的責任和義務,應該做的……臣回去再想想罷,想出來了,再來告知娘娘。”

尹後鳳眸含威,狠狠嗔了他一眼!

賈薔同李暄道:“太子無事暫且退避,我要同娘娘商議一番中車府之秘事!”

李暄:“……”

……

東海,小琉球。

連續下了三日的雨,今日終於放晴了。

臨海莊園正堂上,十來個婆子丫頭侍立在周遭,垂首而立。

黛玉坐在主位上,面色嚴肅。

堂下,嶽之象站立一旁,伍家家主伍元叩首在地,另一邊,則是劉氏哭泣不止。

伍元在得知小琉球急報,得聞其子作爲後,如五雷轟頂,急至小琉球。

先不急着請罪,而是帶人先將其子伍崇的屍骨給挖了出來,鞭屍!

隨後,更要將其挫骨揚灰!

劉氏以死相攔,伍柯哭成淚人前來求黛玉,黛玉驚駭之下,讓嶽之象攔下了伍元。

黛玉先前是見過伍元的,雖其貌不揚,也算是一個老人,可在粵州時,伍元也只有些許灰白頭髮。

可是再看看眼下,卻已滿頭白髮。

她嘆息一聲,道:“我只是內宅中人,從不過問前面的事,卻也知道國公爺極爲倚重信任員外。如今伍家出了這樣的事,着實出乎意料。

不過,嶽叔已經查明,此事皆爲伍崇一人所爲,與員外和伍家干係不大,也已經派急信進京,告知國公爺。

具體如何發落我不好說,還需等國公爺親自定奪。

不過想來,應該不會因一無知蠢物,就牽連整個伍家。

此事且先到此爲止罷,伍員外安心做事,不必憂慮太甚。也斷不可爲了避嫌,就撂開手中差事。

若如此,方辜負了國公爺的厚望。”

伍元聽了心裡踏實一半,千恩萬謝離去後,黛玉呼出口氣來,看向嶽之象問道:“嶽叔,薔哥兒那邊,還沒消息麼?不會,出甚麼事罷?”

見其神情擔憂,嶽之象笑道:“太太且放一萬個心纔是。國公爺爲了今日,準備多年,縱然有些不順當的,也絕不會耽擱全身而退。那邊一旦事成,會第一時間急遞南下,算算時日,也快來信兒了。”

黛玉聞言,不再多說甚麼,神情依舊擔憂,回了內宅去。

至子瑜房裡,將心中擔憂說了遍後,卻見子瑜笑着搖了搖頭,落筆問道:“你莫非不信,他能自保而退?”

黛玉仔細想了想,緩緩道:“我相信,他一定能保全自己!”

尹子瑜落筆道:“既然如此,那就甚麼也不必煩憂了。以你男人的性子,這會兒指不定在風流了,你還巴巴念望着?”

黛玉見之,瞠目結舌之餘,又大感有理,隨即小惱火起來……

呸!男人!

……

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二百零一章 來客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
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七百章 內鬼浮現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八百二十二章 閤家歡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二百四十一章 婦人之見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六百三十九章 李暄:大哥,爲了你,我們甚麼罪都認!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六百三十七章 被人打爛臉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六百一十六章 天譴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二百零一章 來客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九百一十章 謠傳第九百六十八章 從天而降!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四百三十二章 天予弗取,反受其咎(第三更!)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四十九章 談和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四百一十七章 賈璉殺人事件(第六更!求訂閱!)第八百章 天下興亡,與商賈何干?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六百九十一章 要成精的姜家老鬼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第五百七十二章 悶聲發大財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八百零六章 最後一次絕殺!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第九百一十七章 歌舞昇平夜,提刀殺人時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四百三十五章 血口噴人!(第三更!)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封王?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二百二十六章 猙獰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八百六十七章 林如海的遺囑第八百七十五章 趙匡胤打棗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