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認她當個姑姑

半個時辰後……

賈薔於皇城正門承天門上站着,望着無盡夜空,怔怔出神。

怎麼看,都覺得天上半輪明月,白的像剛纔那方蜜桃……

可惜……

WWW✿ ttκǎ n✿ C O “該死的牧笛!”

這位鳳藻宮總管太監,於關鍵時候傳報:“太子出了武英殿,往這邊來了。”

在尹後嗤笑聲中,賈薔落荒而逃。

不過,到底也未吃虧,除了最後一步,該做的,都做了……

當真是,勾魂奪魄。

賈薔曾並不相信,夏桀爲了妹喜、商紂王爲了妲己、周幽王爲了褒姒,甘願做一世昏君,不愛江山愛美人。

甚麼樣的美人,會比江山更香甜?

可是這會兒吹着清冷的夜風冷靜下來的賈薔,卻發現他先前的表現,並不比那幾位昏君高明多少……

而且,尹後也顯然不是妹喜、妲己、褒姒之流,即便欲動之時,仍能保持基本的冷靜。

譬如,藉着周穆王之說,用最溫柔的聲音,問他可願爲天子……

又譬如,在羅衫半解時,用一隻玉足抵住他的胸口,問他李景若出海,可能保得安全……

又譬如,在他癡迷的把頑着那方蜜桃時,警告他斷不準有絲毫風聲流露出去……

甚至時間的倉促不夠,許都在她的算計中……

這分明,是武瞾一般的絕世人物!

不過……

越是如此,賈薔越控制不住的想去征服,鞭撻!

看着天上明月,賈薔揚起嘴角。

他仍可以確定,尹後是喜歡他的。

不然如她這樣驕傲的絕代女子,又身居天下高位,若非動了一絲真心,又怎會甘願委身於他?

到了這一步,和委身也沒甚分別了。

賈薔從皇后的眼中,能看到小嬌羞,和小歡喜……

而她和武瞾終究不同,因爲她也很清楚,她做不來武瞾的,沒有可能……

當然,就算眼下只有部分真心,更多是政治謀劃也不當緊。

賈薔自信,早早晚晚,要讓她變成他的形狀,隨他起舞吟唱……

“球攮的,你怎麼跑這來吹風了?”

忽地,一道討人嫌的聲音自後面傳來,賈薔回頭看去,就見李暄在陸豐並幾名宮人的簇擁下,上了城門樓來尋他。

賈薔目光忽地變得慈愛,溫聲道了句:“太子,你長大了……”

李暄:“……”

看到賈薔如此騷包的模樣,如同一位慈祥老父親的招呼,李暄一言不發,暴怒之下開始起跑,路過兵器架還抄起一杆長槍,朝賈薔殺去。

賈薔哈哈笑着掉頭就跑,還回道:“你也忒不經誇……也是,如今馬上成天子了,都說富易妻貴易友,殿下如今也的確該換朋友了。”

李暄聞言氣喘吁吁的停了下來,罵道:“少放狗屁!爺平日裡教誨你教誨的少了,讓你如此不知禮數!賈薔,不如認爺當義父,爺還能封你做個幹殿下,如何?”

賈薔“呸”的一聲,道:“我馬上因功封王,還需要當幹殿下?咦,先前娘娘說我是姜尚時,你不是自稱是周武王嗎……我肏!”

賈薔一閃身,長槍從旁邊飛落,李暄又追殺了過來。

沿着皇城女牆好一陣頑鬧後,二人一併下了城門樓,尋了一處偏殿,又讓人取來碳火、烤架和鹿肉、酒水。

如今這座皇城,他們想去哪,就去哪……

“賈薔,你怎麼走了?爺打發完那羣老厭物,還回養心殿去尋你了。”

賈薔親自將碳火攏起,鹿肉穿好烤起後,就瞧見百無聊賴的李暄隨口問道。

賈薔搖了搖頭,道:“娘娘近來累壞了,我也不忍再叨擾……殿下,西城外的園子還沒修好,估計再怎麼着也要等到明年了。可咱們在昌平那邊不是也有桃花莊子,還在那邊修了一處小行宮?雖然簡陋些,可有溫湯,眼下晚桃正熟,等太子登基後,不如讓娘娘去那邊修養一陣。爲了殿下這個太子位,娘娘付出太多,我瞧着有些心力憔悴的模樣……”

李暄聞言一怔,道:“爺沒怎麼看出來啊……不是挺高興的麼?好不容易熬出頭了……”

賈薔嘆息一聲道:“爲母則強啊,娘娘又怎會在你面前流露出疲態來?都說天家無情,可娘娘對你的寵愛,當真令我豔羨。再加上寶郡王之事……”

李暄緩緩道:“你是爲了給母后分憂,才說出讓大哥去海外打江山的罷?”

賈薔點了點頭,道:“不瞞殿下,日後臣指望娘娘,還要比指望殿下多些。娘娘已是皇后,就算將來成爲太后,也不會變許多。但殿下……不是臣不信任,可古今多少豪傑,雄才偉略的帝王,成爲天子後心性也是一年一變。不是他們人性不行,是這個位置太燙屁股!”

本來臉色還有些不好看的李暄聞言,哈哈樂了起來,啐罵道:“放屁!你才燙屁股!”

賈薔呵呵一笑,道:“另外也算是爲太子分憂。一個嫡長兄留在身邊,將來難免也生齟齬。就算寶郡王磊落光明,他的子嗣呢?所以,與其留在京裡,不如放出去。

最後一重意圖,還是讓你放心。外面之廣闊,十個我也佔不完。如今不止我去佔,寶郡王也去。這樣以後你再猜忌我的時候,也會減輕一些……

你別瞪眼,這是人性,換我在你的位置上,一樣如此。”

李暄聽到最後,面色這才舒緩下來,又沒好氣罵道:“野牛肏的,你口口聲聲怕爺將來害了你,可你自己看看自己,哪個臣子敢如同你這般與爺說話?

爺明白的很,你是忠臣,忠於大燕,忠於社稷,忠於黎庶,卻未必忠於天子。

當然,天子不想辦你的時候,你還是忠的。可一旦想辦你,那你也不會引頸就戮。

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嘛。

賈薔,你放心就是,爺不會辦你。

眼下你就有如此實力翻天覆地了,雖造反不得,卻也有掀桌子的底氣。

這就是你敢當着母后和爺的面,大罵諸軍機的根由罷?

方纔武英殿那邊議定,要大力推行新政,要比你壯大的更快些。

還有,那些火器鍛造之法……”

賈薔沒甚猶豫,點頭道:“早先二年前就同朝廷說過,西洋火器比大燕火器營要強,只是沒人聽。如今想更換,自然可以。其實我也是這個意思,希望朝廷比我這邊強的多些。這樣,也不用整天擔心我造反。”

就算他不給這個技術,朝廷也不是沒有法子得到。

別的不說,十三行的伍家,就很容易得到西夷火器,轉給朝廷。

而聽賈薔說的如此磊落,李暄笑了笑,從賈薔手裡接過一串烤肉吃了口後,道:“這五年內,爺一定生出太子來。等有三個皇子,爺就讓太子監國,母后聽政,然後隨你一道出海去看看。

賈薔,你是知道爺的,雖也想上這個位置,也就是因爲不想讓人束縛爺。只當王爺,太慘了些。皇子時候還好,大哥若當皇帝也還好,可換個人,那下場就很難說了。

但爺也不想一輩子困在京城裡,還不把爺憋瘋了?”

賈薔笑道:“這個可能性,不大。不過也不好說,等國力極其強盛時,內閣也穩妥以後,殿下應該也有機會巡視海疆。不過娘娘許是要先你一步……”

李暄聞言一怔,看向賈薔道:“甚麼意思?”

賈薔笑道:“子瑜給娘娘的信裡,寫了許多大海之美,娘娘見了十分嚮往。又問了我許多,我答後,愈發想去瞧瞧。我就承諾,等殿下登基親政後,就奉娘娘去海邊巡幸一番。其實這樣也好,也便於殿下你,收攬權力。”

李暄聞言臉上閃過一抹不自在,羞惱罵道:“你球攮的少離間天家骨肉情分,爺還能懷疑母后不成?”

賈薔搖了搖頭,道:“這種事還少了?爲了皇權,父子成仇、母子反目者,比比皆是。不過娘娘應該不至於,她最疼愛的人,就是你。”頓了頓又踢了下沉默中的李暄,道:“問你呢,桃園莊子旁邊的行宮收拾利索了沒有?”

李暄道:“廢話,自然一直收拾乾淨着。再等等罷,登基之後,爺奉父皇、母后去住幾天……”

說罷,他忽地有些遲疑起來,眼睛瞄了下賈薔,又瞄了下……

“這麼猥瑣,甚麼破事?”

賈薔一語道破後,李暄老臉居然紅了下,隨後小聲道:“賈薔,你幫爺派人把雲氏接回來唄……”

賈薔聞言臉色微微一變,皺眉道:“你瘋了罷你?這個時候多少雙眼睛盯着,你敢操持這些破事?”

李暄惱道:“又不是立刻就要接進宮!爺不管,此事你不辦,爺尋哪個去辦?”

賈薔心裡到底虧着心,扯了扯嘴角道:“要辦也行,得給她換個身份。想辦法尋個可靠官員認其充作女兒,殿下登基後一定會選秀,再想法子進宮罷。”

李暄聞言先是一喜,隨即糾結道:“不成啊,雲氏和雲妃長的太像,逃不過母后的眼睛。讓母后知道了,還不打死爺?這樣,你先接回京,尋處外宅安頓好。爺得閒去你那裡就是……當然,爺知道如此委屈了你,你多包涵,你多包涵!要不爺給你作揖?給你磕一個!”

“扯淡!”

賈薔喝止住了耍渾的李暄後,意味深長道:“殿下可要記住這份恩情,萬一將來有一天生氣時,得想起來才成。”

李暄覺得這話怪怪的,卻也沒多想,只當賈薔還在擔憂將來他會清算,一迭聲應道:“沒問題沒問題,爺保證記你的好!”忽地眼睛一轉,笑道:“要不,你認她當個姑姑,改姓賈,這樣更便宜些,是不是?”

賈薔居然沒暴怒,反而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嗯……也好。”挺公平。

李暄:“……”

……

武英殿,東閣。

韓彬、韓琮、李晗並前來值守,業已得知大致經過的尹褚,都怔怔的望着被掛在牆壁上的那副輿圖出神。

他們知道世上還有其他諸國,但他們從未想過,外面的世界,居然會是這樣的,會如此遼闊。

而大燕,居然不是萬邦正中。

“開了眼界啊……”

韓琮最先長嘆一聲後,感慨道:“也難怪,僕一直以爲,賈薔看咱們一些老傢伙的眼神,罕有敬畏時。不過一羣不識天地之大的井底之蛙罷……”

尹褚卻搖頭道:“邃庵公,大可不必妄自菲薄。西夷之事,僕亦聽賈薔說起過。這些土地的確廣闊,可多是茹毛飲血之土著,甚至還不如草原上的蒙古開化。再加上瘴氣橫生,或常年炎熱乾旱,或常年雨水不停,又或是距離大燕十萬八千里之遙……就目前來說,大燕始終爲天朝上國,萬邦來朝。且德林號再怎樣了得,想去開拓海疆,也離不開朝廷的支撐。”

李晗忙問道:“尹大人此言怎講?”

尹褚微笑道:“往外放出去的,皆爲大燕子民。若朝廷不許,就憑德林號如今那十數萬人,連小琉球都站不穩,談何對外擴張?德林號的根本,仍在大燕。離開大燕,就甚麼也不是。所以,他當不了國中國,也成不了法外開恩之人。

好生服從政令,那一切都好說。付出足夠的代價,譬如商稅,再譬如,交出漕運,那都可以商量。

但若自以爲可以超然於國法之上,那朝廷不惜兩敗俱傷,也絕不允許!”

韓琮聞言,看向韓彬,韓彬頷首道:“原是此理,尤其是,漕運。國朝命脈,絕不可再受制於此人之手。”

李晗道:“此事要講些手段,不可逼迫過狠了。眼下朝廷畢竟艱難,就算一下接過來,一時間也難以掌控。到頭來,難免成爲笑話。可以徐徐圖之。”

尹褚道:“此事我等不要開口,由皇后娘娘去說。以僕觀之,他還是極尊敬皇后娘娘的。”

韓彬看向尹褚,問道:“連承願都說不聽他?”

尹褚苦笑道:“今兒白天才在尹家警告我,叫我認清自己的位置。雖然知道他是爲了和武英殿這邊劃清界限,可是……到底受氣!”

李晗在一旁苦笑道:“快別提了,別說尹大人,連半山公,還有我等,無不被他狠狠羞辱謾罵了通。林如海教的好弟子啊……”

韓彬面色淡淡,看着並未將這些放在心上,他目光一直看着那副輿圖,最後緩緩道:“林如海如今未必能約束的住他了,好在,還有皇后娘娘和太子,還能羈絆住他……這是幸事。以後凡事好好商議罷,多動些頭腦,避免發生直接的衝突,於國朝無益。以老夫看來,他多半是等不及五年,就要出去了。出去也好,出去也好。”

他並非竇現那等頑固不化之輩,雖明知賈薔今日是故意撕破面皮,但有些話,對他而言還是頗有觸動。

雖仍改不了他大行新政的根本,但是,也願意在不傷及國運的前提下,讓賈薔三分……

……

PS:時候不對啊,畢竟不是董卓,不能肆無忌憚。另外,要寫段番麼?等桃園溫湯再寫罷?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千零八章 好球!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一百六十一章 磕頭認錯?(求訂閱啊啊啊!)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十二章 肉香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五十章 相托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八十五章 受氣
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一千零八章 好球!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一百六十一章 磕頭認錯?(求訂閱啊啊啊!)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七百一十四章 昏聵荒唐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一十章 賢后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一千零七十一章 相諧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六百八十八章 玉樹臨風美少年,攬鏡自顧夜不眠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四百三十六章 開張大吉 (第一更!)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四百二十五章 王見王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七百六十九章 全福人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八百五十一章 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一百九十六章 悲壯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九百四十三章 碼頭之亂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七百七十章 結親,結盟?第五百八十九章 趙姨娘背後的高人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一百四十四章 讀書三境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六十章 我好慘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知好歹 (第一更!)第八百一十五章 賈薔就是姜家喂不飽的狗?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十二章 肉香第二百一十八章 嫁妝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一百四十五章 小浪蹄子第三百五十九章 高人(第五更!)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一百四十八章 大恩(求訂閱!!求月票!!)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六百九十九章 封王!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一千零八十九章 春雷炸響第九百一十八章 終於到了這一天……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五十章 相托第二百七十七章 必死無疑!(第三更!求訂閱啊!)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一百七十四章 公平第一千零二十九章 尹後:賈薔留下來……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七百四十二章 賈薔“寫詩”第九百六十一章 尹後警告第八十五章 受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