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

尹後看了賈薔一眼後,起身行至輪椅前,笑道:“老公爺,您虎老雄風在,大燕的江山若是沒了您老,我們這孤兒寡母的,必生生被那起子忤逆畜生給欺負死不可!”

周勃、陳平,平呂后之亂?

逆子!

李時聽聞此言,一張煞白的臉隱隱扭曲,雙眼從狂喜亢奮,一瞬間跌入谷底,眼神絕望冰冷。

不等姜鐸開口,賈薔就呵呵笑道:“便是老公爺繼續在家躺起,就憑這些貨色,又豈能傷及娘娘和太子分毫?也不知這些人怎麼想的,臣原以爲,就算是頭豬看到臣只帶了百十人出宮,也能想到內中有詐。臣原本壓根兒就沒想到,真能釣出蠢貨來。誰能想到,這些垃圾不僅興高采烈的冒頭了,還冒出這麼多人來。”

尹後看着賈薔,忍不住笑出聲來,鳳眸中目光明媚。

李暄這會兒斜着眼看賈薔道:“你早就知道這起子今兒會來逼宮?沒告訴爺?你球攮的怕是連爺也一併防着罷?”

賈薔看向李暄,有些爲難的搖了搖頭,道:“不大好說,靠近那個位置的人,多是孤家寡人,誰也信不過……”

眼見李暄揮拳過來,賈薔哈哈笑道:“行了行了……忙正事呢!回頭再說此事……”

姜鐸咂摸了下乾癟的嘴,看着尹後道:“也不怪這羣忘八坐不住了,賈薔那一營火器兵連老臣都唬出一身白毛汗來。現在不除了他,他帶着這幾千火器兵,一營一營的屠過去,也用不了兩天,就拾掇利落了。

再者,李向那反賊多半也聯絡了他們。就算前兒晚上不會一併起兵,他們也怕從李向府上抄家抄出些書信來。

不外乎就是這麼兩種根由,沒出息的很。

不過娘娘不必擔心,如今都已經安排穩妥了。有他們前車之鑑在,其他未動的京營,愈發不敢妄動了。”

尹後笑道:“本宮並不擔心,只盼着你老能長命兩百歲,本宮和太子才能安心呢。”

姜鐸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道:“裝死裝了大半年,就等他們這一波,如今釣了個七七八八,就算還剩下一些,有賈小子看着,也不會有大問題。說起賈小子……這番行事雖然混賬的很,但非常人吶,就是行非常事的。等京裡徹底安定後,早早打發出去,早早打發出去。讓他去禍禍西洋番人罷,省得天家不放心,回頭再鬧出許多是非來。”

看着姜鐸罕見的面色正經的說話,沒有裝出瀕死模樣,也沒有胡言亂語,尹後和韓彬等都嚴肅面對,若有所思的點頭。

卻見李晗上前擔憂問道:“老公爺教訓的都在理,讓寧國公出海不是問題,可眼下他四千兵馬都如此兇威,將來……”

姜鐸“he……tui”的啐了口,罵道:“看你這球攮的德性!死腦筋就不知道動動?賈薔能練出這樣的兵來,朝廷就練不出來?小琉球不過一個海匪窩子,從大燕遷過去十幾萬百姓,挑出來四千兵馬來,就把你們一個個嚇成這幅德性?

老子再年輕十歲,非一人一錘砸爛了你們這羣忘八肏的廢物,大燕軍方的臉都叫你們丟盡了!

火器營怕甚麼?大燕沒有火器營?”

李晗哪裡經受過如此毒辣的炮轟,一張臉臊成了猴屁股,掩面退後……

李暄在一旁沒忍住,嘎嘎樂了起來,被尹後目光嚴厲的瞪住了。

韓彬沉聲問道:“寧國公,眼下五大京營如何安置的?”

賈薔淡淡道:“這五人也不過是從邊軍回來,執掌了一年而已。雖安插了不少親信,又如何比得上老公爺幾十年如一日的往裡摻沙子?”

衆人:“……”

姜鐸笑的如同老的沒毛的鴨子,好樂一陣後,說道:“這回是徹底沒底兒嘍!回頭把京營調出去,和邊軍輪戍,再選幾個忠厚本分的武將看着,也就沒事了。老夫死後,只要賈小子手不往軍中亂伸,軍權慢慢也就收到朝廷手裡了……”

賈薔:“……”

這一老一小互放暗箭,讓尹後看的着實好笑。

尹後一雙鳳眸落在賈薔面上,問道:“那眼下,又該如何?”

賈薔笑了笑,道:“那臣就擅自做主一回?”

尹後微笑頷首,賈薔隨即轉身傳令:“全部拉下去,午門斬首!將首級傳遍京營、步軍統領衙門、豐臺大營和西山銳健營,告訴他們,天下太平,民心思安,大燕沒有絲毫謀逆的餘地。”

在一片怒罵聲中,齊安候李虎等被拖了下去。

賈薔目光隨落在李時面上,不過還未等他開口,就聽李景淡淡道:“薛璐、李虎、王芳之流是謀逆反賊,賈薔,你又好多少?”

“李景!!”

尹後聽聞此言,勃然色變,呵斥道:“你是眼瞎了,還是心瞎了?”

賈薔先回身與尹後躬身一禮後,再轉過身來,看向李景道:“王爺這話問的其實很好,不止王爺,便是軍機處的幾位宰輔大學士也必有此問。”

韓彬淡淡道:“不止我等,天下人也要有一個交代。眼下非亂世,不是兵強馬壯者稱王之時。”

賈薔聞言冷笑了聲,看了眼昏昏欲睡的姜鐸,隨後看向尹後,沉聲道:“娘娘,臣以爲,此事當重心不重行。當然,這句話對旁人未必適用。但是對臣,卻可行!

我賈薔自入朝以來,哪一件事,愧對過朝廷?哪一件事,愧對過天家?

又有哪一件事,愧對過社稷黎庶?

臣不屑於去擺功,春秋青史自會與臣一個公道。

但是,我賈薔爲天子、爲朝廷、爲黎庶做了甚麼,其他人可疑,韓半山,你的眼也瞎了麼?

天下人都有資格問我要交待,只你們軍機處哪來的臉,向我要交待?”

此言一出,韓彬等無不面色震怒。

卻聽姜鐸嘎嘎笑道:“說的好哇!說的好哇!賈小子替皇上,替你們這些宰輔,可是背了不少黑鍋。你們吶,就可着一個孩子很薅,真當人家好欺負?咱們大燕,得虧還有一個皇后娘娘,還有一個太子還算是明白人。大燕國運纔不衰……你們這些球攮的酸秀才們,私心太重。”

“老公爺!!”

韓彬面色凝重,沉聲道:“僕,何來私心?”

姜鐸嘆息道:“這就是你們讀書人的毛病,就把你們自己當作是江山社稷,當作是黎庶百姓的化身。你們自覺一心爲公,所以可以讓這個做刀,讓那個做刀。到頭來,刀用完了還嫌人家刀刃太利,想折了埋了,你們也覺得天經地義……

豈有此理啊!

你們爲的果真是社稷,老夫看你們就是爲了實現你們心中抱負……可老夫瞧着,你們也沒見着比賈小子救的人多立的功高啊?

怎麼就非讓他去死,來成全你們新政圓滿?”

聽聞此言,幾個大學士面色都不禁變了變。

姜到底還是老的辣,一語道破他們心底的期盼。

可不是嗎?

眼下賈薔要是死了,新政推行下去,就真的可以圓滿了!

最難啃的宗室快死絕了,武勳也七零八落,北地晉商、揚州鹽商、粵州十三行,再加上九大姓……

世間最難砸爛的岩石,都讓賈薔東一榔頭西一棒子砸碎的差不多了。

這個時候賈薔若是功成身退,身死隕落,纔是真正的忠臣……

姜鐸一句話,讓韓彬等臉上火辣辣的疼。

韓琮深嘆息一聲,聲音艱難道:“老公爺,就對賈薔的喜愛,除了林如海,就以僕爲最。只是,連僕都不能保證,賈薔那個德林號再強大下去,會不會有不忍言的事發生。

德林號這樣的異數,亙古以來就從未見過。

賈薔這樣的人,也從未見過!”

其實也難怪,以當下世道的目光來看,怨不得他們。

甚至,都怨不得隆安帝。

太異類了……

異類的,讓人心中難安。

賈薔輕聲道:“邃庵公,我從未想過要入朝爲官吶。是元輔在揚州,以社稷大義,迫着我進來的。我如你們所願做的好,做的功高,所以,我就該死麼?”

韓琮沉默難言……

“你這個怪物,你就該死!”

李時一臉怨毒的咒罵道:“若不是你,天下斷不會亂成今日這般君不君,臣不臣!你……”

“啪!”

賈薔含怒一記耳光,不止將李時的話打斷,更將他生生抽的倒飛而起,重重落在地上嘴角不斷溢血,身子蜷縮在那抽搐着。

衆人無不側目駭然,這是皇子啊!

“身爲皇子,心胸狹窄,屢屢陷害忠良不說,更攜叛逆以欺皇后、太子。國朝有你這等不忠不孝的逆賊,纔是亂國之本!”

罵罷,賈薔目光落在韓彬、韓琮等人的面上,繼續冷笑道:“如爾等這般鼠目寸光之輩,不是都看不懂我到底想要做甚麼?今天,就給你們開開眼界!”

隨即與外面道了句:“擡進來。”

就見四名德林軍,將一足兩人高的大號“卷宗”擡入,於殿正中緩緩展開。

“卷宗”展開後,當頭四個大字:

天下輿圖!

然而,殿內皆是觀看過大燕輿圖的人,待卷宗展開後,顯然不是大燕輿圖。

賈薔目光在諸人面上略過,於尹後面上頓了頓後,以腰間寶劍爲鞭,於輿圖上一處並不大的地方圈了一圈,道:“這,就是大燕!”

不管是天家貴胄,還是飽讀詩書的軍機大學士,看着地圖東向那一處巴掌大小的地方,一個個不由扯了扯嘴角,難以接受。

李暄睜大眼睛,道:“這怎麼可能?”

賈薔搖了搖頭,道:“這種事,又怎麼可能造假?西夷們駕着海船,將世界都丈量了遍。我將他們所繪之海圖,綜合起來,再加上四海王所部繪製的輿圖,方對照出這樣一幅天下輿圖來。”

尹後輕聲道:“西夷非我族類,是否會故意貶低我大燕,讓世人以爲大燕不是萬邦之中國?”

賈薔搖了搖頭,用寶劍在西向海角一隅畫了個圈,道:“這裡就是佛郎機,這是葡里亞,這邊是尼德蘭……和輿圖上的大燕比,連彈丸之地都不算,但是他們……”

賈薔將大西洋對岸的美洲大陸,然後一直劃到非洲,再到亞洲東南亞諸國……

“就他們加起來不到千萬人數的國力,卻將整個世界瓜分的七零八落。當地土著百姓,或屠殺,或囚禁抓捕起來,販賣成奴隸!朝廷裡先前不是有人彈劾臣擅啓戰端,和葡里亞打了一場,還要興兵遠征尼德蘭?就是因爲尼德蘭在巴達維亞,也就是這裡……對漢家子民出手,抓捕囚禁起來做奴隸,送至礦井內逼迫勞作。

臣身爲大燕武勳,漢家苗裔,又怎能坐視血脈同胞被西夷如此欺凌作踐?所以興兵一戰,覆滅葡里亞東帝汶總督,也打掉了西夷小覷我漢家子民的囂張氣息,尼德蘭巴達維亞總督遣使解釋誤會,並保證會善待柔佛的漢家子民。

這,就是臣做的事。”

看着賈薔俊秀的不像話的臉上,洋溢着驕傲、霸道和磊落的光芒,尹後鳳眸中的目光也變得明亮,她緩緩道:“你就是想,保護失落在外的漢家苗裔?”

賈薔笑道:“自然不會那樣簡單,豈有千日防賊的道理?臣只是想不明白,我大燕多少才智決絕的拔尖兒人物,不拘是梟雄也好,英雄也罷。怎就把一雙眸子死死盯着這麼一塊地方上,斗的跟野狗一樣,爭過來搶過去不肯罷休,死了多少人傑?

就不能將目光往外面去看?娘娘您看這一處……”

賈薔在輿圖上點了點,道:“這裡就是粵州,這裡是福建,這裡……就是小琉球。眼下臣的內眷家人,和德林號都佈置於此。而這裡……”他往南比劃至一處“島上”,道:“而這裡,看似是一座島,實則是一處和整個大燕都相差無幾的大陸!

上面有大量肥沃的土地,有湖泊,有廣袤的草原、森林,有各種鐵礦、煤礦、金礦、銀礦……

最重要的是,上面除了些還用石器捕獵的土著野人外,並無主人!

大燕只要派五千兵馬,就足以佔據此地。

然後再將受旱災沒有土地的百姓,甚至將囚徒,運至此處大陸繁衍生息。

這難道不比在大燕易子相食來的好?!

還有方纔所指的美洲大陸,更是有數個大燕之大,且土地之肥沃,超乎想象!

小小的歐羅巴往這邊派遣了不過萬人,就佔據瞭如此龐大如此肥沃的江山,地廣人稀到田地大多荒蕪……

人家的皇室、貴族、大臣們,想法設法在爲他們的國運奮鬥。

而大燕呢?

一個個就盯着內部,瘋狗一般往死裡內鬥!!

這仨瓜倆棗……

何苦?

還奪嫡,還骨肉相殘……

寶郡王沒成爲太子,就要當一輩子的王爺,哪怕是親王,也只能困於皇城內。與其那樣,何不親提虎賁,前往這些無邊無際的肥沃土地上去開拓?

親手打下一座不亞於大燕的江山,不比在小小一座神京城內,整天遭受陰謀詭計來的強?

大丈夫,富貴自當馬上取!

還有,軍機處這些才智高絕的忠臣,一個個杞人憂天,以己度人!

他們擔憂臣,或者臣的子孫會謀反。

此類井底之蛙鼠目寸光之輩,焉能知道臣鴻鵠之志?

臣若有不臣之心,隨意在這邊佔據一方大陸,都是開國高祖之輩,何須冒天下之大不韙,禍亂天下?

臣爭的是甚麼?是爲華夏這個民族,爭取民族氣運!

娘娘,您知道今日臣爲何說這些?”

“爲何?”

“因爲時不我待!!”

賈薔手中劍在輿圖上的諸位位置上點過,道:“這裡,這裡,這裡……還有這一片大陸,已經被西夷諸國們瓜分完了。臣若再陷入內鬥,陷入動亂中,要耽擱多長時間?

臣要抓緊時間造船,要發展壯大,要先向西夷學習,學習他們的造船、航海、海戰本領,而後出海拓疆!

臣此生別無大志,只求爲我炎黃子孫,爲我華夏民族,打下一片大大的疆土!

使得後世子孫們,不會發現周邊皆爲西夷走狗之邦,鬼畜之國,不會叫他們孤立無援的獨自戰鬥!

天機難得,臣要這些大地之上的百姓,皆說漢家之言,要他們所寫,皆書漢家文字!”

言至此,他霍然轉頭,看向韓彬、韓琮、李晗等人,道:“我賈薔若想不臣,何需造反?!這世間之廣闊,何處我來去不得?

諸位若還是不信,你們其中大可派一人出來,本公送你們出去看看,這世界,到底是甚麼樣的。

也免得,你們整日自詡爲救世之臣,其他人皆爲奸佞之臆想!”

韓彬等一個個面色難看之極,眼睛卻盯着這幅天下輿圖挪不開眼。

他們未必認可賈薔征伐天下的意圖,但對於世間的真面貌,他們心懷無限憧憬,想重新認識一番。

不止他們,連李景、李暄甚至趴在一邊已經不再吐血的李時,都怔怔的望着輿圖。

若賈薔所言都是真的,那千古以來的豪傑英雄,豈非都成了笑話?

唯獨尹後,見賈薔不無得意的看着她笑,目光明媚的橫了他一眼,隨後與韓彬等道:“元輔若未看夠,就帶去武英殿看罷。不過,也莫忘了正事。國不可一日無君,皇上既留下詔書,要五兒登基爲帝,皇上爲太上皇。那此事就該快快操持起來……對了,新君封賞中,莫要忘了賈薔的王爵。”

韓彬緩緩點頭,知道該他表態了,道:“既然寧國公有此宏偉之志,那接下來,朝廷上斷無人再與你爲難。只是,寧國公不得插手軍務,不得插手政務……”

“有一事提前說明。”

賈薔忽然打斷道。

“甚麼事?”

賈薔笑了笑,道:“非我插手軍政,只是在粵州時,忠勤伯楊華聯絡兩廣總督、巡撫等,欲秘密伏殺於我……”

韓彬聞言悚然而驚,楊華還則罷了,葉芸卻是他下一步準備引入閣的新黨重臣,他厲聲道:“混帳!!葉芸何在?賈薔,你敢……”

“你放肆!”

不等韓彬說罷,賈薔厲聲喝斷道:“他們要殺我,我就伸着脖頸讓他們殺?老賊欺人太甚!”

尹後襬手止住了韓彬、韓琮等的開口,輕聲問賈薔道:“賈薔,那你殺了沒有?”

她是知道,韓彬有心將葉芸調入京中,直升軍機爲相的。

連尹褚都認可此人的才能,認爲人才難得。

賈薔扯了扯嘴角,百鍊鋼,有些惱火道:“他們不過奉命行事,一羣可憐蟲,臣殺了又有甚麼用?臣將他們一併攜帶北上,此刻丟在津門。”

尹後聞言笑道:“本宮就知道,你最知輕重。”

衆人海松了口氣,賈薔卻笑了笑,目光冷然的看向韓彬等,道:“也只有最後一次了,臣雖顧全大局,但也絕不是逆來順受的性子。下一次,縱是天王老子,臣也要教他們明白,臣之刀,絕非不斬枉死鬼!”

“好了好了……”

尹後與面上難看的韓彬等道:“既然人都無事,派人去接回來罷。正好如今中樞缺人,元輔看着該如何安置重用。還是那句話,眼下五兒登基爲重。”

韓彬等再不多言,不過也夠不要臉,臨走時還是讓人將那副天下輿圖帶走了。

到了他們這個位置,麪皮爲何物,有時重要,但有時也不重要……

等他們走後,尹後與牧笛道:“送李時去銀漢門內繼續讀書勤學。”

李時聞言,連求饒的心都死了,只是慘笑着,喃喃叫着“父皇,父皇……”

銀漢門說是門,其實也有三間殿。

只是卻無門窗避寒之物……

眼下秋時,業已霜降,便是壯漢,也在彼處捱不過幾天……

等李時被帶下去後,尹後看向早已昏睡過去多時的姜鐸,嘆息一聲道:“若無老公爺這等國之柱石在,社稷何其險也。李景,你親自送老公爺回府,安頓妥當。”

李景並無多言,從賈薔手中接過輪椅後,輕輕推着姜鐸去了。

等李景也去了,賈薔看向今日罕見沉默許久的李暄,上前拍了拍他的肩頭,道:“殿下大可放心,我不會讓你爲難的。而且這五年內,我會讓殿下看清楚,德林號不是隻會從大燕抽血,而是會更多的反哺於大燕。五年後,大燕一定富強遠勝今日。都說帝王是孤家寡人,但我還是想和殿下,做一世之友人。”

李暄撓了撓頭,看着賈薔嘟囔罵了聲,道:“球攮的,還是你會頑……大哥方纔已是心動,拿定主意了。必是想着將來也要出海佔一地兒了……爺,爺就算了。出去遊頑幾圈還成,打江山……你們能幹的去幹罷。四哥也真是虧……”

賈薔搖頭道:“就算先前他知道這些,也不會想着遠赴海外自立一方功業。天生小家子氣,改不了的。皇上旨意中有一言說的極對,殿下你大智若愚,必可成爲一代聖君。”

“扯鳥犢子!”

李暄忍不住笑罵道:“這話爺自己都不信……算了,爺也不求這些。憊賴、頑劣、荒唐,鞭笞士子的罪名,也沒打算洗清。能不當個昏君就成,爺名聲差些,還能將朝政託付給母后和軍機,和你一道去外面逛逛。賈薔,你也別把爺想的太壞。靠近那個位置,的確會有些疑心疑鬼,可也還沒到連你都容不得的地步。對了……”

話未說完,卻見牧笛進來輕聲稟道:“武英殿那邊傳信過來,請太子殿下前去議登基諸事。”

李暄罵道:“這都天黑了,議個雞毛卵子……”

“五兒!”

尹後沒好氣啐道:“還不快去!”

李暄雖氣惱,也沒甚法子,罵罵咧咧兩句後,問賈薔道:“你去不去?”

賈薔笑道:“我和武英殿撕破幾回臉了,怕見着忍不住動手。”

“球攮的!”

李暄笑罵了句後,無精打采的走了。

等李暄走後,賈薔看向尹後,目光明亮。

尹後鳳眸中目光淡淡的橫了他一眼,隨即轉身走向內殿。

賈薔不動聲色的眼睛左右看了看,見連牧笛在內的宮人,都如木頭人一樣低頭站着,心裡便如明鏡一般。

他抿了抿嘴,跟着進去了……

……

“你跟進來做甚?”

賈薔進入後,就見尹後坐於鳳榻上,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問道。

賈薔嘿嘿一笑,眼神逐漸炙熱,笑道:“臣瞧着娘娘今兒站久了,肩頸必不舒服,臣與娘娘揉捏揉捏……”

“呸!”

尹後咬牙啐道:“本宮用不着,你這混帳,又起了甚麼壞心思?”

尹後甚至能感覺到心裡在撲通撲通的跳動,好似回到了閨閣女兒家時……

眼前這俊秀絕倫的少年郎,更有着經天緯地之才,雄霸寰宇之志!

這樣的男兒,雖年輕俊秀,可誰敢說不是偉丈夫?誰又能不喜歡?

更何況,身份上的特殊和禁忌,愈發能撥動她的心絃……

多年的壓抑、藏拙,在此刻爆發出無比強烈的反彈!

要爲,自己而活!

總不能,委屈一生……

賈薔一步步上前,看着眼前這位天香國色豔絕天下的當朝皇后,秀麗端莊、豔若桃李,明眸皓齒,動人心魄……

“臣原爲周穆王,娘娘則爲西王母。你我於崑崙山上相約再見,臣生死輪迴三百次,終於今世來見娘娘!”

賈薔行至近前,第一次如此近在咫尺的看尹後的眼睛,看着沒有一絲瑕疵的絕世容顏。

“賈薔,周穆王爲天子,你要當天子嗎?”

尹後略顯急促的呼吸落在賈薔面上,讓他目光愈發炙熱。

他離的更近了些,緩緩道:“臣即便當天子,也是萬里之外西洋盡頭之天子,又怎會讓娘娘傷心?臣會在彼處建瑤池,送與娘娘共雲雨。”

聽到這放肆之言,尹後登時眸嗔薄惱,羞啐道:“大膽!你這色胚……啊!”

……

PS:七千字大章,算今天兩章了啊!

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十八章 初見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四章 出衆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
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二十九章 重用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二十四章 名師難求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十八章 初見第三百五十七章 賤婢!(第三更!)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五百五十五章 無事獻殷勤!第三百二十八章 小姑姑(第五更,求訂閱!)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四百四十六章 不知好歹 (第二更!)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九百九十四章 剷除內患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八十三章 薛大傻子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四十一章 窩火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五百零一章 溫湯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七百九十三章 龍鳳雙生!第一百八十八章 男兒當世第五十一章 警告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六百七十八章 薛蟠:薔哥兒,我妹妹心裡有你……第八百一十九章 御前奏對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難得糊塗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九百一十一章 皇貴妃賦閒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三百七十章 賈母的名諱……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七百六十五章 王爺,你若想爭,我一定幫你!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五十七章 可惜了第八百三十三章 天上掉餡餅第一百八十四章 贈人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四章 出衆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一百零四章 求參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