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

“寧國公好大的威風!你縱不將老夫放在眼裡,莫非還能做你先生的主?”

韓彬顯然動了真怒,沉聲言道。

賈薔卻並不以爲意,看着韓彬道:“半山公名重天下,爲本公素所敬仰。只是半山公能否坦蕩的答我一問?”

說罷,也不給韓彬點頭或是搖頭的機會,就繼續道:“當初我本志不在朝廷,半山公爲行新政,以大義說服我先生,以我爲刀,剖開了揚州鹽商之毒癰……”

“難道有甚麼不對?”

韓彬冷冷問道。

賈薔搖頭道:“沒甚麼不對,只是半山公可否想過,此事會對我先生和我,造成甚麼後果?那鹽商白家是二皇子恪勤郡王的錢袋子,是其寵愛側妃的孃家,就因爲我抄了白家,給半山公任兩江總督一舉鋪平了道路,恪勤郡王李曜就以死士,於鬧市襲殺我先生孤女,也就是我夫人的車駕,並一把火焚燒之。若非我警覺,提前有所準備……半山公,這個後果誰來承擔?

你半山公志存高遠,就是以犧牲我們師徒這兩把刀爲代價?”

“賈薔……”

一旁韓琮見韓彬一張老臉難看之極,忍不住想勸。

賈薔卻不給他機會,言辭如連珠箭一般射出:“之後的種種磨難,莫說我和我先生,連我師妹和姨娘都又遇到過幾次伏殺。不過這些,我都可以自認了。因爲那時,你半山公畢竟在江南。可是,你回京之後又怎樣?開闢內務府錢莊,本是爲了解決宗室、勳貴之難,從他們手裡掏出土地,憑你自己去辦,要多久,要多難?我辦了下來,沒有功勞總有苦勞罷?

結果惹得人眼紅,張公瑾、左秉用還有那個李子升嫉妒我和先生功勞太著,挑唆天子,再饒一個四皇子李時,生生將還未孵化出來的錢莊給奪了去!

你給我先生說甚麼大局爲重?誰的大局?

我南下去爲朝廷、爲億兆黎庶、也爲了你老心心念唸的新政去尋海糧,結果又如何?一盆接一盆的污水拼命的往我頭上潑,三皇子和我賈家內的愚婦內外勾結,欲置我於死地!

你半山公又怎麼說?說你們沒表態,就是最大的愛護?

愛護的真好……好,我也認了!

可是這一次南下,我再三警告,不要讓林、賈兩府受難,不要再發生那些狗皮倒竈的事,結果又如何?!

林府外聚集一羣忘八肏的野種罵街,我舅舅、舅母兩個本本分分的百姓,被逼的往刀尖上去撞!

你倒還有臉去我府上,警告我妾室讓她本分規矩?

來,今天當着我的面,你再警告一次試試!”

“賈薔!!半山公已經夠難了!”

韓琮驚怒,未想到賈薔今日會直接同韓彬撕破臉!

然而奇怪的是,韓彬先前震怒,但很快就恢復了平靜。

林如海,則始終無動於衷。

賈薔看向韓琮,拱手道:“邃庵公,我欠你的人情,以後自會報答。你不用,你的兒孫也總有一天會用。我尊重你,但也請你尊重我。方纔我哪一言說的不對,哪一句是無理謾罵?他韓半山當然難,但他有我先生難?有我們師徒受的磨難多?

就因爲他心懷大志,所以就能犧牲我和我先生,犧牲我全家?

這次若非我膽大包天帶兵進京,我賈家滿門甚麼下場,我先生一家甚麼下場,邃庵公,你不知道麼?我們就該死?

你們是不是還覺得我先生做派不夠磊落不夠君子,他若再磊落再君子一點,眼下身子骨都快化成白骨了!!”

韓琮一時語滯……

韓彬看着賈薔,淡淡道:“你想如海去何處?”

賈薔道:“年後,去小琉球。”

韓彬不再多言,起身看着面容清癯的林如海,躬身一禮後,緩緩道:“如海,你無愧於社稷,無愧於黎民百姓,而老夫,有愧於你。但是,再走一遭,也只能如此啊。”

林如海顫巍着起身,笑道:“僕明白,亦無悔也。只是眼下的形勢……”

話未盡,他搖了搖頭。

韓彬卻瞭然的點了點頭,不再多言,與韓琮一併告辭離去。

等他們走後,賈薔輕輕呼出口氣,與林如海告罪道:“讓先生擔憂了。”

林如海擺手笑道:“一路驚險走到今日,連我也未想到。天子到底如何了?”

賈薔搖頭道:“不知,但多半是沒機會再醒來了。”

林如海聞言,沉默稍許後,神情複雜道:“那位,不算是昏君吶。”

賈薔有些刻薄的譏笑了聲,道:“原先弟子也這樣認爲,可後來纔想明白,那位縱是地龍翻身前,一心想推行新政,他果真爲的是百姓?不,他爲的只是李家皇統的延續。他續的不是百姓的命,是李家統治王朝的命。其實想想也明白,他壓根兒就沒怎麼出過神京城,連見都沒見過窮人到底是怎麼生活的,哪來的感同身受,哪會想着去改善民生?

位置太高的人,一定會視黎庶爲螻蟻。在他們眼裡,百姓只是收稅的工具,只是維持他們至尊無上性命的沙石泥土。

想通這一點後,我承認他是一個合格的帝王,但和仁君、明君,挨不上邊兒。”

林如海聞言,思索了片刻後,笑了笑道:“無所謂是甚麼君,只要我們做的問心無愧,就足夠了。你方纔故意和半山公撕破面皮,是爲了以後好立身?”

賈薔輕輕一嘆後,道:“是啊,弟子也沒想到,會被委以領侍衛內大臣,繡衣衛指揮使二職,甚至還要封王。這個位置,再和武英殿緊密聯繫,換哪個人在天子位都會如坐鍼氈。而且時至今日,弟子身後牽扯着無數人的命運和生死,也不再適合給別人做刀。今後,我會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

林如海眉尖輕輕一揚,道:“關於海外番國的?”

賈薔點頭,道:“方纔未請示先生,就說要先生去小琉球,是弟子無禮了。”

林如海擺了擺手,輕聲道:“這些外道的話,就不必多言了。你讓我離開,想來心中還是有不安,不安源自何處?”

看着林如海的眼睛,賈薔撓了撓腦袋,道:“對於皇權,弟子以爲不論怎麼提防都不爲過。而且,皇后和太子有一句話說的對,連深受皇恩的振威營、耀武營都能反,其他十團營到底還有誰可信?

還有就是……尹家。

尹家從上到下,弟子雖然感恩,也願意親近,但說實在的,有些看不透。

尹家的人,弟子看不明白。而隨着尹褚上位,弟子也就愈發看不明白了。

恐懼源於未知,弟子不想再依賴別人的信任而自存,唯有自強,唯有擁有隨時可翻桌子改天換日的能爲,才能真正自處!”

聽聞尹褚二字,林如海眯了眯眼,問道:“你準備如何應對?”

賈薔笑了笑,道:“無所謂如何應對,給他們五年時間,也給弟子五年時間,就算他們新政大成,也絕比不過弟子以小琉球爲基業,輻射南洋諸國。等年後先生去了小琉球就知道了,遍地的工坊,巨大的煙囪、水車,日夜不停往來的貨船,前所未有的火器、鉅艦……

還是那句話,弟子絕無造反之心,也從未想過將火炮對準大燕。但是誰若以爲弟子好欺負,那也就怪不得我了。”

即便十分癡迷喜歡,但他也從未被美色迷過心智。

“一力降十會?”

林如海在見識了賈薔四千橫掃兩大馬步京營,抵定神京風雲後,就不再懷疑賈薔說的那些聽起來十分荒誕的話了。

賈薔笑道:“極是。且先生南下後,還能和姨娘、師弟享受一番天倫之樂。順便,弟子如今多了不少兒女,若都長在婦人手,難免養成紈絝子弟,還得勞先生費點心……嘿嘿!”

林如海哂笑,屈指叩了叩桌面,道:“也好。且旁觀者清,跳出京城這盤棋局,在南邊兒回望神京,說不得能看出些別的名堂來。行了,你去忙你的罷。眼下還不到咱們爺倆兒敘舊的時候,看到你平安度過這一關,爲師心裡十分熨帖。

且去罷。”

……

皇城,武英殿。

韓彬、韓琮回來後,韓琮將林府之行大致說了遍。

李晗驚怒之餘,卻也恍惚反應過來,道:“這位寧國公,還真是恪守本分吶。”

內衛統領,親軍頭子,是該只站在天家一邊,和武英殿劃清了界限。

如今人家不止劃清了界限,還直接撕破了麪皮!

韓彬緩緩道了聲:“也好。”

總歸,還是要回歸正常。

“元輔,有一事很棘手。奮武營、耀武營、立威營等指揮今日紛紛上書朝廷,要寧國公於昨夜以金牌封鎖勤王軍一事,給出解釋。步軍統領衙門宣德侯府一等伯董輔,更是言辭激烈,要朝廷追究賈薔私自囚禁並打傷武將,還私開內城門引兵入京一案,以國法正之。還有諸多文武朝臣也上書,質疑賈薔憑甚麼敢養私兵,敢帶兵進京?而且,還是火器軍!並質問,朝廷若放開此例,就不怕始作俑者,其無後乎?”

李晗皺眉沉聲道。

這些問題,哪一個都是誅心之問。

也的確,掰扯不清。

韓彬思量稍許後,道:“將這些摺子送進九華宮罷。”

既然賈薔想要徹底割裂開,那就割裂開罷。

他也想看看,賈薔到底是大奸似忠,還是大忠似奸……

……

PS:嘿嘿嘿,不要急,好多過程都要寫,不寫也說不過去,邏輯上不合,另外情緒上還要鋪墊一下,別帶亂我的節奏啊……

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九百二十八章 遷綠林豪強入安南?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六章 舊事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四百章 信使第一百章 鴻溝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三百六十章 退親 (第一更!)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十八章 初見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十二章 肉香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
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一千零六十七章 母后高明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九百二十八章 遷綠林豪強入安南?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二百七十六章 悲傷的寶玉 (第二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你在教本宮做事?第六百一十五章 十二老母朝無生,殺盡邪魔立佛國第一千零九十六章 天下在我!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四百三十八章 折服人心 (第三更!求訂閱!)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三百零六章 厚顏相求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六章 舊事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五百零二章 見不得人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四百九十九章 推心置腹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三百一十章 長樂郡主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二百三十九章 冷酷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五十六章 賈薔:我愛吃桃!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一千零八十章 西北大捷!第一百零三章 有事相求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六百三十章 狠辣決絕!第九百六十九章 回家,報仇!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四百章 信使第一百章 鴻溝第九百四十六章 隆安帝醒了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九百三十章 重賞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三百四十八章 石碑衚衕 (第三更!)第五百五十四章 吹吹?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四百一十九章 平兒姐姐,我都羨慕你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一百四十章 一凝 (爲倚劍聽春雨盟主賀!)第四百九十六章 鴛鴦陪牀第八百五十七章若今天變,汝能自保否?第三百六十章 退親 (第一更!)第一千零七十八章 大是大非第十八章 初見第九百三十七章 天崩地裂!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十二章 肉香第九百六十章 腦後生反骨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