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章 那日廢墟之下……

東海,小琉球。

臨海莊園內,黛玉面色爲難的坐在那,身邊坐着的是尹子瑜。

堂下右邊客位上,坐着一哭泣的婦人,和一年輕姑娘。

年輕姑娘自然就是伍柯,此刻也紅着眼圈。

婦人則是伍元的妻子劉氏……

劉氏原就在島上,是伍元送她來和伍柯一道照顧黛玉一夥貴人的。

可是誰也沒想到,會出這樣的事……

黛玉嘆息一聲,眸光清幽的看着劉氏道:“嶽叔那裡不講情面的,除了國公的話,他誰的話都不聽。再說……”

再說伍崇都已經死了。

劉氏淚流不止道:“崇兒迷了心竅,做出那樣的混帳事來,死了……也就死了罷。只是將屍身插於……插於鹿耳門,風吹日曬,暴屍於外,讓……讓海鳥啄咬……

國夫人,我這當孃的,心都碎了!夜夜做噩夢,夢見我兒喊疼……”

看着泣不成聲的劉氏,黛玉陪着紅了眼圈,輕聲道:“夫人所言,我亦是深感悲痛。國公爺視伍家爲心腹肱骨,其中還有皇后娘娘的體面在,最信任不過。國公走前還特意說過,如今最難的時候馬上就要過去,眼見前途一片光明。還叫我若有難處,需要甚麼,讓人告知你家老爺。誰知道在這個時候,你家這位公子卻辦下如此糊塗事。夫人之痛我明白,可夫人是否想過,若果真讓他得逞,我們一家老小,又會是甚麼下場?”

劉氏聞言起身跪倒在地,磕頭道:“所以,伍崇那個畜生鬼迷心竅着實該死,他死了,連我這個當孃的都不能恨,也沒法恨。如今老爺還不知道,等老爺也知道了,即便他不死,也必會叫老爺活活打死!如今只求在老爺沒來前,讓我安葬了那個畜生。不然老爺來了,怕會直接將他挫骨揚灰吶!”

伍柯紅着眼也跟着跪下,道:“太太,哥哥做出這樣沒道義的事,爹爹必是要將他族譜除名的,連娘和我怕也要……如今娘沒別的盼頭,只求哥哥能入土。我們娘倆兒也願意爲奴爲婢,替他贖罪……”

黛玉聞言,心中着實艱難,她轉頭看向尹子瑜。

尹子瑜想了想後,落筆書道:“其罪難容,其情可憫,請嶽先生酌情處置。”

黛玉見之眼睛一亮,心裡再度佩服起尹子瑜來,就將紙箋拿了過來,交給紫鵑。

紫鵑送到下面,黛玉道:“你們拿着這個去尋嶽叔罷,若他能同意,就同意。他仍不同意,那我們這些內眷,也無能爲力。你們是有見識的,當明白越是我們這樣的人家,越忌諱裡面干預外面的事。”

說罷,端起了茶盞。

劉氏和伍柯接過紙箋後,激動離去。

正因爲她們也是大戶高門,所以更知道這張紙箋的分量!

果然,她們尋到嶽之象,將這張紙箋交上後,嶽之象就沒再生硬的拒絕,讓人帶她們去領了伍崇的屍體掩埋了……

……

“姐姐怎麼如此精道這些?”

劉氏、伍柯去後,黛玉看着子瑜笑問道。

尹子瑜淺笑着落筆道:“小時候在王府,大些在宮裡待過不少時日,跟隨姑姑見識的多了些。不過也不是甚麼好本事,就是官場上一些模棱兩可糊弄人的路數。成與不成,仍在嶽先生那裡。多半能成,否則也不會讓她們來見我們。”

黛玉請教道:“又是怎麼說呢?”

尹子瑜耐心落筆道:“伍家對國公有大用,不會因爲一個伍崇就徹底割裂。但若是嶽先生,或是國公爺來開這個恩,則對法令有損。換做內宅來處置,就不必擔心這些了。既施了恩,還能讓伍家放下心,看到了國公府的態度,且外面議論也不會太多。”

黛玉瞠目結舌的看着尹子瑜,倒將尹子瑜看的有些羞赧,落筆道:“不過些算計伎倆,女孩子一生都多半用不到。我也是隨着姑姑的時候久一些,才學到些皮毛。真正通透的,還是姑姑。”

黛玉見之,忽地心中升起些許擔憂來,道:“子瑜姐姐,你說,皇后娘娘會放他回來麼?”

尹子瑜聞言,一時也拿不準主意,想了想落筆道:“你想留在南邊兒?”

黛玉見之,遲疑稍許後,輕聲嘆笑道:“南邊兒待着也挺好,海之廣闊,日出日落都是人間美景。只是,覺着家裡也好,四季分明,霜露雨雪皆有……不過,誰叫他一心想着開海?嫁雞隨雞嫁狗隨狗,只要他在跟前,哪都好。”

尹子瑜聞言笑了笑,微微頷首。

雖未再落筆爲言,但心中有八成把握,她們這一大家子,還是要回去……

……

紛紛擾擾的一天將盡,天色已暮。

賈薔陪同尹後,行走在九華宮深處。

相比於年久失修的養心殿和鳳藻宮,九華宮爲隆安三年所修。

爲了讓太上皇安心榮養,隆安帝咬緊牙關,耗盡天子內庫,爲太上皇修了這座極盡奢華的宮殿、御花園,和一座摘星樓。

太上皇暴斃駕崩已近二年,此處卻一直未荒蕪過。

眼下,尹後一言不發走在御道上。

賈薔跟隨其後,牧笛落在最後。

雖前方仍有四名宮人打着宮燈照明,但賈薔的視線裡,那道彷彿披着晚霞的身形,氣場強大的似乎世間只此一皇后。

尤其是腰線下那一方形若蜜桃的隆起,在雍容端方的步伐下搖曳,斂盡世間顏色……

直到……

“你走前面去帶路!”

不知是否真能感知目光,總之行至半道,尹後忽然頓住腳轉過身來,咬牙細啐道。

看着那張豔絕人寰的絕色容顏上薄怒厲嗔,欣賞蜜桃的目光被逮了個正着的賈薔,一張臉臊的滾燙。

不敢狡辯一言,灰溜溜的走到前面去帶路。

直至登上摘星樓……

到底一分錢一分貨,這座隆安帝討好他老子所起的高樓,竟比養心殿、鳳藻宮還結實幾倍,那樣一場地龍翻身也未損傷分毫。

站在三丈高樓上,感覺似乎可以俯瞰整座神京!

擡頭望去,漫天星辰,垂光於此。

當然,這是尹後、牧笛並諸宮人的想法。

賈薔登上樓臺後,只環視了一圈,也就如此了。

放在前世,一座十二三層的孤樓而已……

看到賈薔並不甚在意的神情,尹後鳳眸微微眯了眯。

人在身臨其境時,最難遮掩其本心。

尹後隨隆安帝第一次登摘星樓時,心中的那股源自心底令她顫慄的震撼,她永生難忘。

距離昊天如此之近,隻手可摘星辰,腳踩芸芸衆生!

天上地下,唯我獨尊!

她堅信,但凡心中有雄心壯志,有野心者,至此處都不會無動於衷。

但是,賈薔臉上的不經意,絕不是僞裝出來的,這一點,尹後自信不會看錯。

深深看了他一眼後,尹後款步行至欄杆畔,眺望着無盡星空,聲音如秋夜一般清涼,緩緩道:“本宮見過許多人,皆爲當世人傑,也有年輕才俊。亦讀過許多書,史書雜記。但是,無論見過的,讀過的,都無你這樣的……”

“手握日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

賈薔很中二的念出這一句來,讓尹後瞬間出了氛圍……

“陸象山的‘仰首攀南鬥,翻身倚北辰。舉頭天外望,無我這般人’叫你改的毫無名堂!”

尹後沒好氣啐道。

賈薔嘿嘿一笑,見尹後俏臉有些微白,轉頭與牧笛道:“去取見大氅來,夜風涼了。”

牧笛聞言,也未請示尹後,就躬身退下了。

待牧笛走後,氣氛似乎有些細微的改變,但也只是細微……

賈薔行至尹後身旁兩步遠時站定,指了指天上星月,道:“彼處看似高高在上,還能永世長存,但相對而言,臣更喜歡那裡……”

手往下遙遙一指,卻是皇城外民坊間百姓家炊煙升起處……

“和喜歡的人在一起,柴米油鹽家長裡短,踏實充實的過一生,何其快樂?方不枉此生。”

聽出賈薔語氣中無限的嚮往,尹後好一陣未說話,直到又一陣夜風吹來,讓她冷不丁打了個寒顫。

賈薔心裡好笑,高處不勝寒也不懂,他將背後的披風脫下,在尹後有些驚詫的目光下,披到她身上,四周持宮燈的宮人更恨不得將腦袋藏進褲襠裡去……

與尹後披戴好後,賈薔卻又退回原位,道:“這番話臣當初與半山公和臣先生也說過,半山公罵臣胸無大志,浪費天資。臣卻不認同,難道非要做到最高位,纔算是胸懷大志?臣也從不妄自菲薄,憑這二三年臣之作爲,世間又有多少胸懷大志者能及得上臣?待到臣替大燕,替億兆漢家子民開闢萬疆,使得大燕百姓再不虞兼併之苦,人人皆有萬頃良田可耕,再不受飢寒之苦……青史之上,可還有更俊於臣者?”

尹後聞言,一雙倒映着星河的鳳眸看着賈薔,輕聲道:“本宮真不知該說你胸無點志,還是該斥你狂妄自大。”

賈薔哈哈笑道:“娘娘不需看臣怎麼說,只需看臣怎麼做就是!娘娘,此處離天近,臣離天顏也近,所以絕不會說虛言。臣南下小琉球,對朝廷實有百利!娘娘會成爲千古名後,太子也會成爲開天闢地的千古君王。娘娘不是說沒看過大海,想去看大海麼?最多三年,臣必親自駕鉅艦,恭請娘娘巡幸海疆。臣願奉娘娘去看看天與海交接之處,看看彼處之星光,是否也如今夜一般璀璨……”

說到最後,賈薔的聲音很柔和,眼中也綻放着星光,大膽的凝望着面前這位已經走到世間權力巔峰的絕色佳人。

尹後靜靜的看着賈薔,輕聲問道:“那日在鳳藻宮廢墟下,你是幾時醒來的?”

賈薔:“……”

……

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天子開殺戒了……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月初七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七百二十五章 四桅大船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三十八章 幸得妙計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九百一十九章 十里紅妝,萬花綻放!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
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八百零五章 抄家師徒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五百零七章 壞話 (第三更!)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七百八十三章 退股!退股!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天子開殺戒了……第四百七十二章 過日子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他年我若爲青帝第四百八十一章 蠢婦第一百九十一章 不留餘地 (大威天龍,訂閱飛來!)第八百四十五章 入幕之賓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九月初七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四百八十九章 破門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一千零五十七章 今日出皇城第五百三十四章 槍殺林如海!第七百二十五章 四桅大船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三百零五章 林府點撥第四百七十七章 婉拒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八百九十一章 不癡不聾,不爲家翁第七百三十四章 變故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直接摁死!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七百四十章 壞事了……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六百零五章 賈薔,離本王王妃遠點!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三十八章 幸得妙計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四百八十六章 再起波瀾第三百七十一章 撒嬌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九百七十五章 隆安帝出手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六十一章 沒玉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八百九十五章 背後嚼舌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八百六十六章 管侄兒叫爹爹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七百零九章 貞女失節,不如老妓從良第一百九十八章 說親第八百九十七章 殺雞儆猴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九百一十九章 十里紅妝,萬花綻放!第五百一十二章 捅了馬蜂窩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