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

御殿內,待李暄、韓彬、李晗等哭聲稍歇,賈薔抱拳真誠道:“娘娘,皇上最終能解臣之清白,知臣之忠義,臣感激涕零。只是畢竟到了這一步,臣着實不好再留在都中。且如今德林號絕大部分都遷移至小琉球,臣的家眷也大半送了過去。中車府還派人去了金陵,挾持家裡老太太和二房進京,也被臣讓人攔下,一併送去小琉球了。

於公,於私,臣都不適合留在京裡。

臣爲娘娘,爲太子,爲朝廷能做的最後的一點事,就是將此次涉案之人,罪責輕些的,全部帶離京城,押往小琉球。

他們不是能禍禍麼?讓他們以後去海外番國禍禍去。

如此,對朝廷百官,對天下士子,對……”

“對他們都好了,對本宮,對太子又如何?”

尹後不等他說完,就截斷道:“賈薔,本宮問你,若昨夜你在京中,得聞逆賊謀反,帶兵圍攻皇上和本宮於西苑,你是否會勤王救駕?”

賈薔點頭道:“當然。不過昨夜其餘十營是因爲……”

尹後再度截斷道:“本宮知道,你是擔心有人趁亂起事,殃及神京百姓,才以御賜金牌命他們不可妄動。但是,你信不過他們,本宮就能信得過他們?振威營、耀武營能反,其他十大營就一定是忠誠的?

若你在京,有人以御賜金牌攔你救駕,可攔得住你?”

賈薔在尹後鳳眸的逼視下,搖了搖頭,道:“自然攔不住。”

尹後微微一笑,道:“這就是了,這一點,皇上知道,本宮也知道。所以,纔會委你重任。

再到奸賊禍國,威脅天家時,還要仰仗你再次勤王保駕。不然,本宮和太子還能指望哪個?

你又怕甚麼?你手下不過數千人,京營加上豐臺大營、西山銳健營,逾十萬兵馬!

你自身又從不插手朝政,難道還有人會懷疑你憑藉這點根基,就能造反?

皇上都不疑你了,你還擔心甚麼?

莫非,是放心不過小五?”

賈薔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尹後:“……”

一直未出聲的李暄聞言登時大怒,破口大罵道:“球攮的,爺不疑你,你倒先放心不過爺?!”

賈薔看向李暄,嘆息一聲道:“今日不疑,明日則不好說。明日不疑,後日則不好說……皇上最初難道疑我?左驤、張谷之輩難道原先是奸臣?皇權二字,着實敏感。

我的意思,還是離的遠遠的,這樣對太子,對臣,絕對都是好事。

離開,你我君臣可爲一世之友。

若天子有難,我豈會撒手不管?

若不離,早晚你會猜忌於我。

何苦非到那日?”

李暄看着賈薔的眼睛,此時心裡是真相信,這孫子真不準備留在京裡了。

原先路上的許多猜疑,這會兒也消散了,想起賈薔過往的種種,認定這小子不是造反的主兒……

放下心來,便惱道:“放屁!爺心胸寬廣似大海,就你那點名堂,爺還不放在眼裡!爺看你就是不把爺放在眼裡,想早早去南邊逍遙快活去!”

見賈薔仍去意堅決,只是搖頭,尹後攔住準備動手教訓他的李暄,笑道:“這樣罷,就以五年爲期。五年後,輔政大臣亦該結束任期,彼時新政必有起色,國泰民安,國富民強。你再南下去你那座島上,逍遙快活做你的大事去罷。

賈薔,不許再推拒了,眼下時局紛亂,連皇上都說了,若無你戍衛,宮裡不踏實。

本宮,更是如此。”

說罷,不再理賈薔,與韓彬道:“今日本宮與太上皇回宮,入住九華宮,侍奉太皇太后。朝政諸事,就託付於元輔等顧命大臣了……”

……

“鐺鐺!”

“嗚嗚!!”

“啪!啪!”

龍旗招展,禮樂陣陣。

龍駒鳳輦,進皇城!

一宿戰亂,尤其是德林軍開火後,炮聲如雷,槍聲如雨,驚的神京不安。

清早起來,五城兵馬司把守各個官坊民坊,不準出入。

直到西苑戰事畢,才漸漸放開。

此刻百姓們才心驚膽戰的從家裡出來,就看到天子聖駕回金鑾。

都中百姓都知道,地龍翻身後,天子住西苑已逾半年,昨晚一場叛逆動亂,未想今日回宮。

不過,旁的都則罷了,只龍駒鳳輦後旁護從的御林軍,身上那些奇裝異服,真真叫他們開了眼。

且身上挎着的也不是長戈大戟,有見識的人認出,那竟是火器……

再看天子龍帳一側,騎在照夜玉獅子駿馬上坐着的,有人認出居然是那位傳說中還在南邊兒的寧國公賈薔……

又聯想到昨晚的動靜……好傢伙!

別不是要改朝換代了罷?

老百姓好熱鬧,又好賣弄,不一會兒御街兩邊的百姓都各種猜疑起來。

這是要做曹操,還是要當董卓?

不過很快,這種猜疑就被打散了大半……

李暄從王轎上下來,打馬走到賈薔身邊,側眸相覷,問道:“你就帶了三四千兵,也敢進京勤王?”

賈薔笑罵道:“廢話!你都說了,我是進京勤王的,又不是造反的,難道還要帶上三四十萬兵馬來?”

李暄奇道:“你是怎麼進城的?沒道理啊!”

賈薔嘿嘿一笑,道:“這還不簡單?德林號麾下漕船沒黑沒白的從朝陽門往糧倉運糧……”

“……”

李暄聞言真真恨的咬牙,道:“好球攮的!你真奸詐陰險如兔子!”

“胡唚!”

賈薔哈哈笑罵道:“我這是奸詐陰險麼?爲了國朝大計,社稷國運,我顛顛兒的在南邊兒出生入死。京裡倒好,噁心事一波接一波的來,到最後居然還想殺我滿門,就因爲那羣球攮的嫉妒我功大!

也就是我念在娘娘的恩情,和王爺你的義氣情分上,不然我早派人偷偷將我師父一家、舅舅一家和一雙兒女接走,懶得理會京裡這些破事!

王朝盛世,民心思安,誰造反都不能成功。可爺惹不起總躲得起罷?

唉,我就是太重情義了,不比京裡這些牲口……”

李暄斜眼看了好一會兒後,舉鞭就打,怒道:“小子,你罵哪個?!”

賈薔一勒馬繮,躲開鞭子,笑道:“你好好享受在外面撒潑的機會罷,過了今日,王爺再想出京就難嘍!”

……

皇城,武英殿。

將帝后送入九華宮後,韓彬、李晗並緊急招來的韓琮、尹褚,開始商議國事。

“尹大人臨危受命,先兼顧起禮部、刑部事罷。眼下以太子登基爲重,尹大人多操持些。我們都老了,往後尹大人要擔起重任。”

將隆安帝“遺詔”大致說了遍後,韓彬開始與尹褚分配差事。

尹褚看起來遠比韓彬、韓琮、李晗都要年輕的多,官威儀態也重。

不過到底官場老人,知道當說甚麼。

他躬身道:“元輔言重了,僕以五品身,驟升三品不過半載。如今雖爲顧命,卻未入閣。且僕以爲,顧命未必入閣。以僕之資歷,距離入閣還有莫大的距離。娘娘那邊,就斷不會同意……”

韓彬擺手道:“不必說了,娘娘那邊自有老夫在。顧命若還不得入閣,朝廷必現混亂。承願,你且先去準備太子登基諸事罷,眼下以此爲重。”

尹褚只能告退,在韓彬跟前,目前他的確沒有多少討價還價的餘地。

待尹褚走後,韓琮緩緩道:“未想會有今日。”

也不知是未想到還能回來,還是未想到會有今日之變……

韓彬看他一眼,道:“邃庵是想說,那封詔書之真僞?”

韓琮未言,一旁李晗忍不住道:“以元輔對天子之瞭解,這封詔書,會是真的麼?”

當然不可能。

以隆安帝的心性,即便是迴光返照之時,也絕不可能做出如此安排。

韓彬目光深沉的看了李晗一眼,道:“子升,這份詔書內含有大智慧,你看不破麼?”

李晗聞言一滯,緩緩道:“是,的確高絕。以外戚來平衡軍機處,寧國公來平衡京營。可是……”

“沒甚麼可是!”

韓彬斬釘截鐵道:“如今的形勢,對朝廷,對社稷,對新政大局,已經是最好的局面了!雖然秉用和公瑾……但邃庵回來,如海也……”

談及林如海時,韓彬頓了頓。

殿內諸人都是智謀高絕之輩,從知道賈薔“神兵天降”起,他們對許多事的認定就開始發生動搖。

再加上牧笛宣旨後,賈薔竟未辯解林如海“生死不知”,只一心想要離京……

許多事,似乎已不問自明。

“元輔,林相自保之道,比我等高明許多吶!”

韓琮都忍不住苦笑搖頭道。

李晗亦道:“賈薔下的這盤棋局,絕非神兵天降那樣簡單。從南邊兒調大軍進京,即便有漕運之便利,可進京呢?內城如何進?又如何封鎖其餘十營京營?還有,反王李向怎就偏偏選在昨夜動手?僕以爲,都有一隻極高明的手在背後。甚至,那個嬰孩是否真的夭折了,也未可知。”

韓琮看出李晗臉上的怨氣,提醒道:“公瑾、秉用前車之鑑,子升莫要重蹈覆轍。不管林大人如何謀算,終不過是爲了自保罷了。”

李晗愈發想不明白:“若只爲自保,如今又如何能爲顧命?皇上先前難道還能知道他的真實情況?”

顧命大臣裡,居然沒有他!

韓琮淡淡道:“若無林如海,子升自忖將來能抵得過尹承願?元輔這半年老邁甚重,僕身子骨也大不如前。如今倒盼着,林如海身子骨能康健起來,不然……”

尹褚以顧命大臣、國舅之身臨軍機,將來朝野上下,誰人能擋?

李晗還想說甚麼,卻見尹褚去而復返,面上難掩驚駭,與韓彬道:“元輔,出大事了!”

韓彬緩緩道:“承願莫急,如今還有何事,比昨夜之事更大?”

尹褚沉聲道:“十王街上諸皇族王公府第,除卻逆王並從逆的幾處王公府第外,昨夜悉數被屠殺!宗室子弟,百不存一,幾近死絕!”

韓彬:“……”

徹骨寒意,自諸人心中升起……

太狠,太絕!

……

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四百零七章 誅心之問第七百六十四章 曹賊,受死罷!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說一下薛蟠此人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十三章 膽氣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九百二十六章 火樹銀花不夜天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一千零二十章 回京!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四十章 變故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八十章 聞噩耗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
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四百零七章 誅心之問第七百六十四章 曹賊,受死罷!第八百七十章 娘娘若生氣,小子的刀只能飲血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說一下薛蟠此人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第六百三十八章 閻王三點手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六十三章 再倚天恩(第三更,求收藏)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四百一十一章 損失慘重第五百七十八章 鳳兒,你快活的活罷……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五百九十七章 賈母:不聾不啞,難做公婆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一千零七十七章 兵強馬壯者王之!第四百五十五章 平兒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十三章 膽氣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六百五十五章 最肖朕躬?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將行……第四百八十三章 驚變第七百九十二章 生了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九百七十九章 姜英:我要和你幹一場!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二百五十六章 驚聞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七百五十六章 廢黜!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五百三十章 闖宮!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九百二十六章 火樹銀花不夜天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八百五十五章 徹查!第一千零二十章 回京!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六百四十七章 王家掛白報喪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八百三十二章 寶劍贈英雄!第五百四十九章 佳兒欲爲趙子龍?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三百一十三章 打醒她!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六百四十九章 夫妻情絕,便在今日第一千零六十九章 反擊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九百三十三章 三省調兵之權第四十章 變故第八百二十八章 你再不醒來,媳婦給薔哥兒了!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六十八章 起相思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四百五十八章 苦湘雲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四百九十七章 黑手第八十章 聞噩耗第九百五十章 陛下何故造反?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六百零二章 兩位姑奶奶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二百九十八章 好戲第六百二十六章 銀鞍白馬,貴比王侯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