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

“等等……”

儘管有牧笛告知,賈薔上龍舟後執禮甚恭,甚至說明了賈薔準備三日內離京,可是德林軍不許御林入內,一路上,更見一羣煞氣騰騰人人皆執火器的雄兵把手各處,尤其是看到戴權和一衆中車府衛士居然被押在一角跪着,韓彬、李晗、張谷、左驤等無不心中沉重之極。

連李暄,都變得沉默起來……

他不是信不過賈薔,可是青史之上,有哪一人走到這一步,還能全身而退的?

不過到了龍舟上御殿外,聽到那清幽淒涼,百轉千回的笛聲時,韓彬忽然心有所感,擺手止住一行人的步伐。

直到那浸透人心的幽咽孤寂之笛聲如晨霧一般消散殆盡後,韓彬又拄拐站立良久後,方再度擡腳,形容難掩悲愴的進入御殿內……

甫一進入,便看見賈薔欣長的身形站立窗前,說不盡的風流倜儻。

誰又能想到,就是這樣一個年輕人,在他們這些老人眼裡,還只是個少年,卻幹出瞭如此石破天驚的大事來……

不過一衆人暫時有意的未與賈薔直接照面,而是趨步上前,於御前跪地叩頭請罪。

尹後看到這一幕,目光淡淡的看向賈薔,對視一眼後,起身至龍榻一側站定,輕聲道:“元輔請起,逆王舉事,原是誰也未料到之事。戴權掌中車府,近日來大索都中,連他都沒發現的事,又如何能怪罪你們?萬幸賈薔勤王及時,叛軍未攻上龍舟,並無大礙。”

韓彬擡頭看了眼龍榻上胸口起伏,眼睛似睜開一條縫,但並無其餘反應的隆安帝,起身問尹後道:“娘娘,皇上龍體可無恙?”

尹後目光落在隆安帝面上,紅了眼圈道:“皇上得聞逆王謀反,攻破西苑,急怒之下嘔血不止,大罵盧川、陳巖、董輔負朕。待李向派兵圍住西海子叫囂辱罵時,皇上又受激嘔血。待命本宮寫下詔書後,就昏迷過去。萬幸太醫妙手回春,止住病情惡化,救回性命。好生將養些時日,應該就能醒來。”

韓彬聞言,深深看了尹後一眼,方轉過身來,與一衆軍機宰輔看向風輕雲淡的賈薔。

面對如此姿態的賈薔,韓彬一時竟不知從何處開口……

他不知,有人知道。

左驤一步上前,沉聲問道:“寧國公,勤王之兵何來?”

賈薔淡淡道:“小琉球。”

左驤再道:“朝廷可有旨命你調兵進京?”

賈薔搖了搖頭,道:“並無。”

左驤頓時勃然色變,厲聲道:“朝廷無旨,你身爲勳貴敢擅自調兵進京!調的,還是私兵!寧國公,汝欲造反耶?”

殿內氣氛陡然凝固,所有人都看向賈薔,等待他的迴應。

賈薔目光卻依舊淡然,他手裡把玩着尹後的紫竹玉笛,輕聲笑道:“我不調兵進京自保,何以勤王保駕?左相大人,又何以至此大放厥詞?”

左驤目眥欲裂,指着賈薔厲聲道:“若非你以御賜金牌、僞造詔書攔下軍機處調兵救駕,天子何須歷經此難?”

賈薔聞言負起雙手,看着左驤道:“道理很簡單,振威營能反,耀武營能反,還都是飽受天家重恩的兩位元平功臣所領,誰又能保證,其他各營不會反?一旦別有用心之人趁亂起事,勢必會造成京城大亂。方纔娘娘說,皇上大罵董輔,其實大可不必。董輔那邊之所以未動,是因爲我命人拿下了他。防的,就是京城混亂,一旦出現兵災,整個神京一夜之間就能毀於一旦。

至於,本公爲何調兵進京……爲了自保啊。你左秉用和張公瑾二人,唆使天子誅我以安天下,以全你們這羣廢物文官的臉面,本公若不調兵進京,何以保全我先生?何以保全我的一雙兒女?何以保全我舅舅一家?

本公離京前,是如何同你們說的?我爲這大燕的江山社稷奔跑操持,不求你們記功,也不稀罕你們酬功,只求家人無恙,只求我先生家中無恙,不然,本公回京後,絕不罷休。

左秉用,你是怕本公回來追究於你,才故意唆使天子,圈我國公府,圍我舅舅家,以逼我回京好殺我麼?”

賈薔的語調始終平靜,可說出的話,非但將左驤先前歇斯底里之氣打磨乾淨,還讓諸人心中生起寒意來。

張谷沉聲道:“寧國公,莫要聽信讒言。皇上……”

不給他解釋的機會,賈薔擺手道:“你們甚麼德性,你們自己最清楚。我也不需要甚麼證據,以堵住天下讀書人之口。今日調兵進京,勤王爲一,清君側爲二。左驤、張谷,下輩子做個好人,莫要當狗。好好的天子,都讓你們存私心蠱惑成昏君了。”

一句比一句誅心,每一言都如驚雷一般炸響在御殿內,殿內哪裡還有最初《千年一嘆》的清幽?

更讓諸人駭然的是,賈薔說罷,就見商卓引着四名德林軍進來,將面色慘白的左驤、張谷二人拿下,連給他們叫囂大罵的機會都沒有,直接卸了下巴,拖了出去。

這一番變故,讓許多人驚呆了。

但尹後沒有,韓彬也沒有。

尹後側目看着賈薔,韓彬則直面賈薔,問道:“勤王、自保、清君側,敢問寧國公,接下來,還要做甚麼大事?”

賈薔搖頭道:“元輔不必如此。我早就說過,從未想過造反。一將功成尚且萬骨枯,更何況造反?天下不知要有多少百姓死無葬身之地。且被圈在一座皇城內,依靠所謂的帝王術和八股讀書人來治天下,向來爲我所輕。三日內,我將攜家眷親人南下。所有參與勤王事的人和家族,全部帶走。

從始至終,我賈薔仰不愧天,俯不愧地。即便是小琉球,最多十年,也可以交由朝廷接手。

天地廣闊兮,自有我縱橫馳騁之地!

爾等也不需以小人之心度我。”

韓彬聞言,神情微微動容,一時間不知該說甚麼好。

是他們爲燕雀,不知鴻鵠之志?

還是賈薔天真幼稚,不知皇權之貴……

只是未等他思量開口,卻聽尹後淡淡道:“你賈家世受皇恩,又豈能一走了之?”

賈薔聞言吃驚,看向尹後眨了眨眼。

甚麼意思?

尹後未看他,而是看向韓彬等,道:“方纔本宮說了,皇上是在命本宮寫罷詔書後才昏迷過去的。元輔,你們竟連問也不問一句,皇上所詔何事?”

韓彬與李晗對視一眼後,躬身道:“臣等無禮,恭請皇上聖旨!”

尹後與牧笛頷首道:“宣詔!”

牧笛心中仍處於震驚中,他根本不知道這份詔書何時所寫!

再一想,多半是他離開之時所留……

壓下心中的震驚,牧笛領旨後行至龍榻旁的八寶櫃邊,從密閣中取出一份聖旨來。

又行至御案前,展開聖旨誦道:“朕以涼德,承嗣丕基,七載於茲矣。

自地龍翻身以來,紀綱法度,用人行政,不能仰法太祖、世祖之謨烈,因循悠忽,日有更張。

以致國治未臻,民生未遂,是朕之罪一也。”

殿內諸人聽聞至此,無不駭然。

這份詔書,竟然是罪己詔!!

“軍機諸臣,或歷世竭忠,或累年效力,宜加倚託,盡厥猷爲。朕不能信任,使韓彬、林如海、韓琮等有大才之臣其才難展,是朕之罪一也。

朕夙性好高,不能虛己延納。於用人之際,務求其德與己侔,未能隨才器使,致每嘆乏人。今得難方悔過,故立韓彬、林如海、韓琮、尹褚四人爲輔政大臣。望諸卿莫念朕之罪過,悉心輔政太子登基……”

誦至此,韓彬、李晗二人伏地痛哭。

韓彬之哭,是慶幸天子終究還是那位英明的天子。

迴光返照之際,重現英明。

李晗之哭,則是傷感居然沒有他?!!

就聽牧笛繼續宣讀道:“寧國公賈薔……”

衆人聞聲凜然,到了要緊處。

“朕思慮多時,因其高絕天資,猜疑忌憚多時,以爲李暄難以壓制,然今日之難,終認得其赤子之心。

非淡泊權勢,忠心於朝廷社稷,忠心於百姓黎庶,今日又何須前來救駕?

以其基業財力,待天下大亂之時,自可舉事。

朕誤聽讒言,此爲罪一。

國有難時,方見良將。皇考曾稱其爲良臣,今朕禪位於太子,移居九華宮以奉太后終老,亦褒賈薔爲太上良臣。

逆王李向謀反,中車府不堪大用,毫無察覺。御林軍不堪大用,不能阻攔分毫,深失朕望!

今命賈薔以郡王身,執掌繡衣衛,執掌所部入皇城,任領侍衛內大臣。

若無忠臣良將戍守皇城,朕豈能安眠?

諸大臣皆受皇恩,賈薔亦累世得恩,望諸臣工不忘皇恩,輔太子登基。

李暄大智若愚,吾兒當爲堯舜!

欽此!”

一直沉默多時的李暄,此刻伏地大哭。

這分明就是一份遺詔。

韓彬、李晗亦在大哭……

唯有賈薔,扯着嘴角無奈的看向尹後……

尹後卻是揚起嘴角,國色天香的一雙明眸中,目光柔和動人間,似閃過一抹俏皮。

想走?

天家以臣治國,如此能幹的臣子走了,她還靠哪個?

……

PS:上一章還沒寫完啊,這一章也還沒寫完啊,怎就還吵起來了呢……上一章的意境多好啊,自己誇一個!

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七十章 前程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七章 求助
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六十二章 恆生布號第三百八十七章 大觀園圖紙 (第五更!)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二百零九章 借我一用第三十八章 朕喜歡你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二百七十八章 賞罰分明收軍心第七百三十五章 採生折割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一百三十八章 大福運(第四更!)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三百三十二章 清理宗族(第四更!求訂閱!)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十九章 決裂第六百九十八章 竇現,莫要給臉不要臉!第七百九十九章 出征前夜,賈薔都幹了甚麼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一百四十六章 造化(第三更!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五百三十九章 一別兩寬,各自安好第一百六十五章 着惱 (求訂閱啊啊!)第六百一十九章 朕,不配做這個天子!第三百三十四章 重頭戲 (第二更!)第二百四十五章 滿堂歡第二百六十七章 大亂第七十五章 壽禮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三百零九章 絕處逢生第二百零八章 答應(求訂閱!)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四百三十九章 接你回家……(第一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三百八十八章 九華宮中現殺機!(第一更!)第六百九十五章 子瑜之難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三百八十四章 婦人之見 (第二更!)第一千零六十五章 割袍斷義第二百二十一章 賈·柯里昂·薔?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一百五十章 銀匱第六百二十章 讀書改變命運 (第三更!)第三百一十九章 抄家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七十九章 賈母相招第八百七十四章 寶玉大婚第九百八十三章 決人生死!第五百一十五章 鳳姐兒驚恐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三百七十八章 菊月樓風波(上)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六百五十章 繡衣衛指揮使,賈薔?第七十章 前程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三百五十五章 顛倒黑白第四百六十九章 事了 (第三更!)第三百八十一章 青雲第二百一十二章 他怎麼敢?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七百七十九章 必敗之局!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四百一十三章 踏平 (第二更!)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七章 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