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

“皇上有旨:請寧國公賈薔,入殿覲見!”

龍舟靠岸,戴權堆着笑於船舷上傳旨。

龍舟御殿內,尹後臨窗而立,看着這一幕嘴角彎起一抹譏諷。

牧笛在一旁也搖頭道:“戴公公也是昏了頭,此時此刻,還敢居高臨下對寧國公說話……不過,娘娘爲何讓他以皇上的名義傳旨?”

龍榻上,隆安帝胸口仍在起伏着,眼睛似睜未睜,有一條線露着眸光。

但也僅是如此……

殿內二人好似未當仍有天子在,尹後淡淡道:“且看他,到底何等心思罷。”

船舷內,戴權雖強撐着站直了,可心裡卻砰砰砰的劇烈跳着,彷彿比先前叛軍包圍時更緊張不安,眼睛死死頂着岸上賈薔的迴應。

餘光看到賈薔周圍那些奇怪的兵卒,眼角都在微微顫慄着……

賈薔雙手依舊攏在袖中,雙眸平淡的看着戴權,天邊旭日東昇,第一縷朝陽照來,似乎蒙上了一層淡淡的金光。

賈薔輕聲道:“太后娘娘在九重深宮內,中車府層層保護下,竟能有所謂的衣帶詔傳出。中車府爲天子耳目,監察神京,卻在爾等眼皮底下,由反王造出如此聲勢而絲毫不知。戴總管,你難辭其咎。今日御林軍盡失,在宮中新軍到來前,天子防衛由本公接手。下船,換防。”

戴權聞言,一身冷汗驟出,面色劇變,這是要造反嗎?!

他強撐着遍體冰寒的身軀,緩緩道:“國公爺勤王保駕,大功天下,此次歸來,必是要封王的。還望國公爺自重,莫要……”

話未說完,卻見一陣“唰唰唰”聲響起,一杆杆火器擡起,直勾勾的對準了他……

戴權面色慘白,哆嗦了下,看着賈薔淡漠的目光,再不多言,與一旁點了點頭後,放下了船板,一步步慢慢的下了船。

在船板放下的那一刻,賈薔的目光移開,遠眺晨曦下的西海子。

在前世,即便他將家裡的祖墳點着了,青煙滾滾,也不可能站在這個地方,眺望這片水域……

等船上的中車府衛士悉數下船,被看管在一旁後,商卓、徐臻先一步帶人上船,接管了除主殿之外的所有地方。

隨後,賈薔方登船,拒絕了親衛隨從,獨自一人,雙手攏於袖中,一步步邁向主殿。

……

明媚,暖煦。

豔絕天下!

賈薔原以爲,尹後見面後至少會在顏面上冷待於他。

並質問他,是想謀反耶?

卻未想到,尹後就那樣站在窗邊,着一身金銀絲鸞鳥朝鳳繡紋宮裳,嘴角彎起一抹弧度微笑的看着他,問道:“幾時回京的?”

見此,賈薔心中原該生出寒意的,畢竟,尹後能這樣面對,只能說明龍榻上那位……

但也不知爲何,面對這樣一張笑臉,賈薔就是生不出冰冷的提防之心。

古來多少君王豪傑,終究難過此關,原不是沒有道理的……

有的女人,其魅力原就能讓英雄折服……

賈薔撓了撓頭,而後上前拜下禮道:“臣賈薔,見過娘娘。昨兒到的,只是未敢進城……”

看到熟悉的神態,尹後哼的一笑,道:“就等着李向那草雞蠢狗,按照你的意志行事,將本宮圍在這喊打喊殺?”

賈薔聞言扯了扯嘴角,喊冤道:“娘娘,臣豈有如此操控之能?李向甚麼心思,早在景初朝時不就天下皆知?”

只是在尹後似笑非笑的目光注視下,賈薔嘿了聲,道:“臣只不過往薪柴上落了個火星,不過怨不得臣。臣爲大燕江山出生入死,爲黎庶百姓傾盡所有,何事不是坦坦蕩蕩,何事不是鞠躬盡瘁?

皇上卻欲以莫須有之名誅臣。臣雖忠心耿耿,卻不願做嶽武穆,也不能做嶽武穆!”

聽聞此言,牧笛忍不住變了面色,心驚肉跳。

尹後卻好似未察覺此大逆不道之言,她雙手持於身前,緩步走到賈薔跟前,問道:“哦?不想做嶽武穆,那你又想做誰?自古無旨帶兵進京,難道不都是想做董卓,或是想做曹魏武?”

賈薔搖頭道:“娘娘,臣既不想做董卓,也不想做曹操。臣對造反,毫無興趣。更何況,這裡面還有娘娘和太子的情義在。對臣而言,和娘娘對臣的好相比,所謂的至尊權勢真算不得甚麼。

且別說造反不可能,即便能辦到,臣也不稀罕。

孤家寡人有甚麼好?娘娘賢德,母儀天下,幾爲盡善盡美之人。身爲妻子,對皇上更是恩至義盡,可爲了所謂的皇權,又能如何?連對娘娘都下的去手,得聞此事後,臣就徹底死了心,也再無一分僥倖,選擇帶兵進京以自保。”

尹後聞言,微微眯起鳳眸來,問道:“那,你又準備如何?”

賈薔擡頭與尹後對視,直言道:“臣,恭請皇上禪位太子,榮升太上!”

一旁不遠處,牧笛聞言倒吸一口涼氣!

這不叫造反,又叫甚麼?

尹後與賈薔對視稍許後,卻嘴角揚起笑道:“你與本宮說甚麼?自去與天子說就是。皇上龍體雖有微恙,但還是能聽得到的。”

賈薔看着尹後,“嘿”了聲,未多言,起身走向龍榻。

看着隆安帝靜靜的躺在那,雙眸勉強露出一條縫隙,也不知到底看不看的見……

一步步上前,看着那張讓他心裡厭惡憎恨的臉,和那刺眼的滿頭白髮,賈薔於龍榻前凝望稍許後,道:“這應是最後一面罷。皇上,你這又是何苦?

臣走到今天這步,三日內仍要出京南下,爲大燕社稷,爲漢家民族去開疆拓土。

臣說過幾百次,臣對權勢毫無興趣!

皇上偏聽不進去,非逼着臣,今日以兵戈相見。

回京前,臣無數次想過,見面後該說些甚麼……

臣原是想,當着滿朝文武,當着天下人的面,問你一句:

皇上何故造反?

新政爲你一生之志,多少人傑爲此付出一生心血。臨了卻又讓你一手破壞殆盡,掘斷根基。

這不是造反又是甚麼?

但到現在,卻也不必了。

今日一見,君臣義盡。

你且安心歸養,有我在,大燕無人能反!”

言罷,躬身一禮,權當敬死人。

從始至終也未問,隆安帝緣何落得如此下場……

其身後,尹後鳳眸愈發明媚,牧笛也緩緩呼出了口氣……

賈薔禮罷,折返回身,正要開口,就聽到外面商卓在殿外大聲傳話:“國公爺,太子殿下和軍機處四位大學士領着兩千御林軍至西苑外,前來陛見!”

賈薔與牧笛道:“你親自去迎。”

牧笛聞言一怔,轉頭看向尹後。

這偌大的御殿內,只帝后和他三人,他若走了……

尹後卻笑道:“去罷。你不露面,五兒他們未必放心。”

牧笛不再多言,應聲領命後,出了御殿。

等牧笛走後,尹後回到御案後坐下,看着賈薔率先問道:“家裡人都還好?”

如同拉家常般,卻也掌握了主動。

賈薔並不在意,笑道:“都好。子瑜也喜歡大海,每日早晚必去海灘散步。”

“大海……”

尹後聞言,鳳眸中閃過一抹悵然,道:“嘗聞此二字,卻不知海之遼闊,究竟幾許……”

賈薔道:“娘娘何須惋惜?只要娘娘願意,臣自可奉娘娘遊遍五湖四海,領略世間最美之風光。娘娘,只看海並無甚意趣,天下間奇景萬萬千千……”

尹後目光復雜的看着賈薔,道:“說起出海,你的眼睛都在熠熠生光……就這樣想走?京城,容不下你?”

賈薔聞言一滯,撓頭道:“娘娘,臣生性自由散漫,行事更是恣意妄爲,雖無噁心,但所行的確爲王法所不容。到了這一步,臣若留下,怕早晚被人誅盡滿門。”

尹後聞言笑道:“本還宮道你果真天不怕地不怕,敢鑽進鐵扇公主的肚子裡翻筋斗。只是,你是信不過本宮,還是信不過五兒?”

賈薔直視尹後眼眸,道:“臣對皇權,從不喜歡。古來多少英雄豪傑栽倒在此二字上,即便坐得大位,通常也會心性大變,變得猜疑不安,刻薄狠毒。因爲其心性,駕馭不住皇權二字的反噬。不是人駕馭皇權,而是被皇權所駕馭。

皇上就是明證,在未受傷前,皇上是能駕馭的住的。可受傷之後,就漸失理智,甚麼夫妻情分,甚麼父子情分,甚麼君臣情分,爲了皇權不失,都可拋棄,寧願負盡天下人……

臣知道太子待臣如手足,但正因爲如此,臣纔不願讓太子爲難,於內心中煎熬。”

尹後聞言沉默稍許,問道:“那你又是何等打算?”

賈薔道:“送天子榮養後,臣會將所有參與此事的人和家族,通通帶走,遷往小琉球。娘娘若覺得不放心哪人,也大可告訴臣,臣一併帶走,臣來拾掇他們。

娘娘,晉商、十三行、鹽商、九大姓,都是新政路上最難啃的骨頭,臣已經按部就班的讓他們一步步遷離大燕。

太子不需要多麼雄圖大略,只要繼續倚重二韓等國士,再由娘娘坐鎮,大燕只會一年比一年強盛。”

尹後聞言,不爲所動,而是看着賈薔道:“那若是本宮,要你留下呢?”

賈薔聞言一滯,不過未等他作答,就見尹後指了指一旁船壁上掛着的一支紫竹玉笛,道:“聽子瑜書信上說起過,你笛子吹的很好。本宮就備了一支,等你何時回京時,也與本宮奏一曲。眼下得閒無事,時宜也正好。賈薔,可願演一曲?”

賈薔自不會以爲尹後此時在想兒女情長之事,算算時候,外面的人也快到了……

心中爲尹後才智之高絕讚歎,沒有遲疑甚麼,至牆邊取下玉笛,試了試音色後,立於窗邊奏響,《千年一嘆》……

聽着萬千繞指柔情,清遠淒涼的笛聲,尹後坐於御案後,看着窗邊沐浴在朝陽晨光中的年輕人,一時間怔怔出神……

……

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十四章 走水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四章 出衆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娘娘因爲這個纔信臣?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六章 舊事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八百一十八章 姜鐸の遺折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四百零七章 誅心之問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色膽包天的小混帳!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
第六百八十章 借刀殺人!第一千零六章 成長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四百一十章 雷劈第二百四十九章 警告第四百四十三章 平兒姐姐,今晚……第七百九十七章 臣請命,出征宣府!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二百六十一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九十二章 悲傷第九百六十四章 二位賢妻~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平海王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五百四十二章 作妖第二百三十七章 禍根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二百六十二章 當頭棒喝!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三百零二章 尹家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二百三十四章 榮慶堂上(四)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十四章 走水第四百九十五章 不知死活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四章 出衆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娘娘因爲這個纔信臣?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七百三十三章 薄義無情之輩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一百九十九章 不踏實(求訂閱啊!)第九百五十六章 醒來第一百一十八章 “慈愛”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五百二十八章 不要讓秦氏受委屈第四百八十章 景陽鐘響,天下大哀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二百五十一章 多多益善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四百四十八章 惡客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登基第七百二十六章 寧侯,老夫還有一孫女兒……第六百八十七章 臣舉薦皇后娘娘當總莊主!第七百八十四章 索取方子(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七十四章 每天在幹甚麼?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六百六十一章 再回榮慶堂……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六百五十二章 磐石口渡聚人傑!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六章 舊事第九百二十四章 看似多情,實則寡情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九百三十一章 閨中趣第四百一十二章 蠱惑人心(第一章!)第一千零八十六章 走了也好第八百一十四章 衆生相第三百六十七章 一品誥命(第二更!)第六百九十七章 子瑜口能言否?第八百六十九章 討要馬車第三百八十六章 原不該如此 (第四更!!)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八百一十八章 姜鐸の遺折第三百五十二章 夜未央 (第二更!)第三百九十六章 西瓜 (第二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八百五十八章 小蜜桃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四百九十一章 宮辛第三十三章 織網第一百七十五章 不與人做刀第二百七十章 武英殿風波第四百零七章 誅心之問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色膽包天的小混帳!第五百六十三章 賈敬最後的殺招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