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

“殺!”

“殺!”

“殺!!”

西苑已經殺瘋了,武成侯盧川、安平侯陳巖不愧是邊軍大將,振威營和耀武營也是京城十二團營中戰力拔尖兒的精銳。

儘管雄武將軍衛郴率兩千御林拼死攔截,可又如何攔得住?

衛郴戰死後,兩千御林、三百龍禁尉戰死三成後隨之潰敗,投降大半。

振威營和耀武營圍住西海子,朝海子上漂浮的龍舟,瘋狂嘶吼吶喊着,如同兇獸!

義項郡王李向此刻業已換成金盔金甲,騎在高頭大馬上,意氣風發的望着海子上的那艘龍舟。

景初年間天子要傳位,那時他以爲非他莫屬,距離大位只一步之遙。

但現在看來,今時今日今刻,纔是他距離那個位置最近之時。

父皇,你看到了麼?

你不給孤王的,孤王親手取之!

前刑部右侍郎李勉左右看了看形勢後,當即跪地叩首,淚流滿面道:“天下苦妖君久矣,妖君登基七載,弒君弒父,囚禁太后,重用奸邪,禍亂天下,致使民不聊生,黎庶哀嚎。天咒暴君,以地龍翻身罰之。賢王今日舉兵罰逆,更有皇太后衣帶血詔爲本,堂堂煌煌,萬衆歸心之所向。如今妖君伏首就在眼下,臣恭請皇上登基正位,以帝王萬金之體,威臨妖君!”

前禮部左侍郎祝潛聞言,心裡差點沒悔死,晚了一步,就丟了勸進首功,這李勉老賊,當真狡猾該死。

勸李向起事的首功被趙陽中給佔了,勸進的大功又被祝潛搶了!

不過卻不能丟了勸進第二功了,念及此,祝潛也“噗通”一下跪倒在地,附和道:“萬歲天定之君也!非如此,妖君登基後,爲何會災禍連年?天下大旱,億兆百姓苦不堪言。寵幸奸佞,大肆捕殺忠良,逼迫天下士紳無容身之地!如今萬歲登高一呼,應者如雲,此非民心所向,又是甚麼?臣懇請萬歲,就皇帝位,以順應天意民心,吾皇萬歲!”

前太僕寺卿趙陽中別無他言,只跪地三拜九叩,高聲喊道:“吾皇萬歲萬歲萬萬歲!”

有一人喊,就有十人喊,有十人喊就牽動了百人,千人,至所有人……

這一刻,李向再也不掩得意,對着西海子上孤零零的一艘龍舟,放聲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

“李哲,終究是你敗了!!”

……

龍舟上,御殿內。

戴權心中滿是狐疑的又看了尹後一眼……

這些時日來,尹後面上一直都是晦暗憔悴,地龍翻身前豔絕天下的容顏上,始終黯淡無光。

然而這一刻,卻不知爲何,尹後面上重新白皙起來,髮髻由一根鳳釵綰起,鳳眸明亮,彷彿時間一下倒退回半年前……

再看看躺在御榻上昏迷不醒的隆安帝,戴權心裡微微有些寒意,卻不敢多想。

“海子上的船都焚燬盡了?”

尹後坐於御案後,淡淡問道。

牧笛一身大紅宮袍,侍立一旁。

戴權心中愈發不安,只是都到了這個時候,不過一根繩索上的螞蚱,且船上中車府衛士都是他的人,他也未想許多,躬身道:“回娘娘,海子上的船除了龍舟外,都焚燬盡了。只是……”

“只是甚麼?”

尹後淡淡問道。

戴權哭喪着臉道:“只是怕也堅持不了多久了……”

外面山呼海嘯萬歲的聲音,和誅妖君的聲音一波一波如山崩地裂般,着實讓人驚恐。

尹後斥道:“慌甚麼?船上不是還有三百中車府衛士?好生防守。他們一時間尋不到大船,便是能找來幾艘小船,又能有幾人?你們防守住,眼下已近天明,待天亮之後,勤王大軍必至。這些不過屑小蟊賊罷,蠢不可及!你若不敢,就將兵權交出來,讓牧笛帶人去守。他守不住,本宮摘他的腦袋!”

戴權聞言心裡一激靈,下意識的看向隆安帝。

可是隆安帝此刻只能看出在平緩的呼吸着,毫無動靜。

戴權乾笑了聲,道:“奴婢遵娘娘懿旨就是,這就去安排,這就去安排……”

戴權走後,牧笛輕聲問尹後道:“娘娘,援軍真的會來?”

尹後聞言奇了,道:“你問本宮?”

牧笛悻悻一笑後,還是有些遲疑,緩緩道:“畢竟,對寧國公來說,晚些來或許更得利……”

尹後目光清冷的看了牧笛一眼,道:“你還是覺得,沒人能放棄權傾天下,坐一坐江山的誘惑?即便皇上和本宮都歿了,他就能坐到那個位置上?”

此時此刻的尹後,是在任何人前都不曾出現過的清冷模樣。

不是隆安帝面前的溫婉皇后,不是皇子們面前的慈恩母后,更不是臣子們當面的千古賢后。

冷靜的看不出分毫情感波動。

牧笛卻並未驚奇甚麼,他細聲道:“娘娘,以太子殿下對寧國公的交情喜愛,若是西苑盡歿,太子殿下登基後,寧國公權勢必然大增……”

尹後皺眉道:“不是幾經推斷,賈薔的確一心出海向外麼?他真真切切的投入了所有家底在小琉球,難道是假的?”

牧笛忙道:“這倒不假,千真萬確。只是奴婢擔心,人心會變啊……涉及天下大權,這種事自古不鮮見。”

尹後沉吟稍許後,問道:“那依你之見,眼下又當如何?”

牧笛苦笑道:“到了這個地步,奴婢也沒甚好法子了……”

щщщ⊕тт kǎn⊕co

尹後聞言,鳳眸睜圓,啐道:“以後再說這種沒來由的廢話,你仔細着!”

不過聽到外面傳來愈發嘈雜興奮的嘶吼聲,她又明白了爲何牧笛會說這些,嘲笑道:“你平日裡自詡也是經過大世面的,如今果真到了大世面,就這?”

牧笛苦笑道:“奴婢是怕了,奴婢自身生死不足掛齒,可娘娘……都是奴婢的罪過,這些日子只顧和戴權鬥法,竟未發現李向居然有如此悖逆膽量……”

尹後似笑非笑道:“此事必有人故意替李向遮掩了番,不然絕不會如此悄無聲息,中車府、繡衣衛和龍雀,都發現不了。李向若有這般手段,還用等到今日?”

牧笛聞言一驚,道:“何人……娘娘是說,寧國公的夜梟?”

尹後咬牙啐道:“這個混帳,從來就不是省油的燈!他早就料到做刀的下場,怕也早等着今日呢。還會挑日子,九月八!你說說,天下間可有如此膽大的臣子?”

言至此,尹後忽然想起地龍翻身那一天,這個混帳不就是膽大包天?

將那一縷雜思掃出腦海,尹後看着牧笛沉聲道:“不必擔憂賈薔,他是極聰明之人,知道果真謀反,斷無一絲一毫能成事的可能。只是,必會做些甚麼罷。做完後,他就準備離開。想的倒美!留下這麼個爛攤子,沒人與本宮出力,又能指望誰?”

牧笛聞言,眼中閃過一抹豔羨,顯然那位捅破天的年輕權貴,好日子還在後頭……

聽到外面戴權正指揮着中車府衛士同乘坐小船過來的叛軍作戰,叫喊的歇斯底里的,牧笛心中還是不安,問道:“娘娘,您說這寧國公甚麼時候才能到?李向反賊拿着太后娘娘的衣帶詔,除了寧國公外,其他人敢賣命插手此事的,並不多……”

這就是擁有大義,站在禮法制高點的好處。

那份衣帶詔,着實太驚人。

尹後淡淡道:“等着罷。既然他的人手已經開始動手,說明他已經到了京城。他讓人在小琉球練了那麼多兵,帶了幾千人北上,總不會是爲了打漁……”

如她這般智慧的人,通常都是極自信者。

認定一事,少有動搖者。

而這番話話音剛落,忽地就聽到遙遙傳來一陣地動山搖的聲音:

“轟!”

“轟轟轟轟轟!”

尹後傾國鳳眸,驟然明媚!

……

西苑外。

賈薔雙手袖於長袖間,在他身前十步處,三十門火炮由車馬行牽引而至,對準叛軍的後腚齊射。

一隊又一隊腳蹬膠底鞋,打着綁腿,未着甲穿着輕便軍服的火器兵於硝煙中不斷涌入西苑,向前向前。

面對驚慌失措舉刀殺來的叛軍,一輪又一輪的射擊。

而振威營和耀武營雖是馬步軍精銳,可一來受限於西苑內的地形,二來,麻痹大意,以爲大事已定,最重要的,則是炮火不停,覆蓋轟炸,戰馬雖然都是經過訓練的,可是能經受的住冷兵器碰撞的聲音,卻經不住火炮的轟炸聲,戰力十不存一!

在德林軍成規模的炮轟和火器輪射下,叛軍損失慘重,未堅持多久,便如先前的御林軍一般,成潰敗之相。

等先前投降的御林軍再度率先跪倒投降時,戰況徹底崩壞……

“走吧,進去收尾了。”

看着熱兵器對冷兵器的一場屠殺,賈薔反倒有些意興闌珊。

相比於大海之上鉅艦之間的炮決,大燕猶如還未睜開眼的嬰孩……

其實神京城門上也有炮,還是巨炮,可又有甚麼用?

幾千年來刀槍箭矢的力量迷信,不狠狠吃幾回虧,又怎捨得改變……

在商卓、鐵牛等一衆高手的層層護衛下,賈薔往西海子方向行去。

閆三娘未至,她仍在津門。

那是一條後路……

……

“你說甚麼?”

李向簡直要瘋了,片刻前的志得意滿全成飛灰,他無法相信,更不願相信,會有一營勞什子火器兵從天而降。

就算是火器營,也不該如此輕鬆的就打的振威營和耀武營兩營精銳兵馬潰敗纔是!

李向對面色蒼白失魂落魄的武成侯盧川、安平侯陳巖咆哮道:“與朕頂住!只要拿下妖君邪後,朕就仍是贏家!有太后的衣帶詔在手,誰敢逆朕?”

李向身邊的文臣和宗親們連連點頭,一併催促,不肯服輸,還抱有一絲希望。

盧川和陳巖二人卻是滿面苦澀,精氣神頹敗。

盧川道:“來的根本不是火器三大營,是賈薔帶回來的兵,身上的兵服都不是大燕的。火器之猛,非肉體凡胎能擋。光馬匹受驚後摔倒踩踏而死的兵卒都超過百人,擋不住,完全擋不住,根本就是一場屠殺……”

李向顫慄起來,聲音蒼白道:“朕不信!擋不住,也要給朕擋!朕乃天命所歸,有朕在,又怎會擋不住?”

話音剛落,就看到一羣潰兵狼奔豕突如被羅剎惡鬼追在身後一般狂跑過來。

任憑李向身邊的親衛如何呵斥,都無法阻攔。

不遠處的火器聲,恍若世上最恐怖的催命鑼聲一般,使得潰兵一瞬間將王府親衛衝散。

到了這會兒,任誰也看出大勢已去。

不過半個時辰前,涕淚橫流勸進的前刑部右侍郎李勉、前禮部左侍郎祝潛等,此刻見大事不妙,居然任由亂兵裹挾着,四處逃散開……

最令人想不到的是,前太僕寺卿趙陽中居然逆勢而行,迎着煞氣騰騰轉眼追殺而來的德林士卒大聲道:“我是國公爺的人,我是……”

話沒說完,一道槍聲響起,趙陽中滿臉不甘的倒地。

看到這一幕,李向喉頭一陣腥甘,嘴邊已是溢出殷紅來!

就是這個忘八,一力鼓譟着他起事的,他居然是……賈薔的人?!

隨着身邊的人或逃或死或降,最後只李向一人站在那,看着賈薔在一衆虎狼之師的護從下,不疾不徐的行來。

目光淡漠的看着他,猶如看一條喪家之犬!

“賈薔,你這個蠢貨!李哲用盡心思要殺你,囚禁了你的兒女,囚禁了你先生,囚禁了你舅舅一家!你居然還幫他?!”

李向覺得冤,更想不通。

賈薔淡淡道:“雷霆雨露,俱是天恩。我賈家世受皇恩,又怎能見叛逆而不理?”

“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

李向忽地覺得好笑,無比的可笑,他忍不住仰頭大笑起來,笑的眼淚都落了下來,最後在無數雙目光的注視下,盯着賈薔道:“朕原以爲,李哲是世上最無恥最卑鄙之人。但今日纔算開了眼界……你看看你周圍的兵,你居然還有臉自稱忠義?不過,就算你再陰險狡詐,這天下,仍是大燕的江山!就憑你這些人,休想成事。朕,絕不是李燕的罪人!”

說罷,李向拔劍,往脖子上揮去,只是架到脖頸上,手卻顫抖着無法着力……

千古艱難,唯死而已!

賈薔目光淡淡的看着他,淡淡道:“因王爺之過,十王街上的王公府第,百不存一,皆爲叛軍所屠。”

李向聞言,如遭雷劈,目眥欲裂的看向賈薔,嘶吼道:“活曹操,你必不得好死!”

絕望之下,猛一抹脖頸,倒地身亡。

賈薔卻未再多看他一眼,而是看着西海子上的龍舟,緩緩的劃了過來……

……

PS:捂臉,今天沒了,不是我不努力,老婆真的發火了,說一個人白天黑夜帶娃,我啥也不管……雖然我覺得很冤,畢竟我也沒閒着,也在沒黑沒白的工作。但這個時候不好講道理,只能認了。多陪一陪,幫着抱一抱娃,諸位多擔待,實在是沒法子……對了,抱娃都不能說幫這個字,一說就炸鍋,頭大……

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章 出衆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大的笑話!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一千零二十章 回京!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
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六百五十八章 士紳一體納糧當差?第四章 出衆第五百八十三章 竇現,本侯勸你莫要倚老賣老!第五百六十五章 借刀殺人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九十三章 置身事外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六百四十三章 黛玉:薔哥兒,加把勁兒!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八百一十一章 火!火!火!第五百一十章 火器營 (第三更!)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一百八十九章 蠹蟲第八百六十七章 試探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二百章 劃清界限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五百章 骨肉離苦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九百六十六章 多多益善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七百三十九章 獨釣寒江雪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一百四十一章 夜遊(爲“永遠也”盟主賀!)第三百三十一章 遊園 (第三更!)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一千零八十八章 破局之處第五十三章 但爲君故第五百零六章 細思極恐第四百六十五章 天大的笑話!第四百四十章 老而不死是爲賊!第一千零四十章 且觀之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七百三十二章 清晨“慘劇”第八百四十九章 某人好自爲之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二百八十五章 逼婚(爆更求訂閱啊!)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七百五十四章 尹後:他敢!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六百零四章 風起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四百二十九章 誠心和氣,勝於觀心 (第五更!求訂閱啊!)第一百一十五章 事發第二百零二章 寶琴第二百六十四章 抄家(加更!)第二百一十七章 怎及你好看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一百零八章 團圓第二百五十七章 神京震動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二百二十五章 伐開心第六百八十一章 其智近乎妖!(十二月的第一更,求月票!)第五百三十六章 拆皮扒骨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一千零二十章 回京!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三百六十八章 太爺回來了 (第一更!)第七百五十五章 回京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三百七十七章 賈母相攔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六百七十三章 多摘點黃瓜,晚上送給王妃第九百零二章 大燕皇家錢莊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五百九十二章 王爺,西洋去不去?第九十一章 嘔!!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七百六十八章 鳳姐兒有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麒麟兒 (求首訂!)第四百五十四章 不急第五百二十四章 賈蓉的遺願?第七百一十七章 權奸第二百九十四章 人情第五百六十四章 請二嬸嬸來東府幫幾天忙第九百九十九章 留血脈於外第六百二十二章 劉姥姥一進榮國府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