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章 回京!

“噹啷!”

看到春嬸兒倒在地上血泊裡動也不動生死不知,握刀的中車府衛士整個人都懵了,手一軟刀掉地上,再看左右,周邊同袍都如躲瘟神一樣退避三舍,驚恐的看着他。

他們接到的命令是看管住,不許劉老實一家跑了,可也得了令,絕不允許衝撞傷了人……

劉老實一家背後站着的是誰,又有多心狠手辣,中車府的人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況且即便賈薔必死無疑,可賈薔身後又站着甚麼人?

便是那些人都不會放過他全家……

再者,人家還沒回來呢!!

“不是我,不是我……我……我……我都沒動啊!”

這名衛士看起來不過十七八歲,聲音尖細,顯然是個宦官,雖身形高大,此刻卻一臉的驚恐。

見場面如此,李婧袖兜裡緊攥的焰火竹暫且又鬆開。

早有寧府親衛上前,護着劉老實擡起春嬸兒回來。

小石頭低吼着衝到那位掉落腰刀的衛士前一陣出拳,也被抱了回來。

李婧一步步上前,數十名寧國親衛護衛左右,待一名救援春嬸兒的女侍衛至身邊附耳低語兩句後,她神色不變,繼續向前。

有着百戶服的中車府衛士硬着頭皮上前,抱拳道:“這位奶奶,小的們只是奉……”

話未說完,李婧反手拔刀,一刀橫撩向前!

“噗!”

中車府百戶做夢都沒想到,李婧敢動刀殺人!

脖頸處被化開,鮮紅的血噴出,

百戶幹咴了兩聲,栽倒在旁。

其餘中車府衛士大驚,就有人拔刀要上前。

卻見李婧猛的一揮斗篷,留下一言道:“今兒我就代國公爺在這等着,至子時,若戴權沒個交代,後果自負!他雖是條老閹狗,戴家卻還未死絕!”

說罷,待看到中車府包圍圈外有寧國親衛急匆匆打馬離去後,與面色慘白的諸番衛冷笑一聲後,餘者所有人重新退回劉宅小院。

一折回,李婧急忙去探望春嬸兒……

儘管當時她就看到,春嬸兒是臉皮劃過刀鋒,再加上那衛士唬了一跳往一旁閃避了些,刀刃無着力處,按理說傷不重。

且後面親衛去探視過,似乎並無大事。

但春嬸兒的確流了不少血,還倒在地上一動不動,實在駭人,李婧豈敢大意……

果真劉老實兩口子出了事,那一些從容的佈置就要全部打亂,今夜玉石俱焚!

不過剛到屋子裡間門口,就已經聽到春嬸兒壓抑着的得意聲音:

“跟老孃鬥,老孃嚇不死他們!”

李婧呼出一口氣,擡腳進門,看着劉大妞給春嬸兒包紮了傷口,忙問道:“舅母可好些了?”

春嬸兒好強,雖臉上火辣辣的疼,卻仍不服軟道:“這算甚麼?你問你舅舅,當年老孃在碼頭上就是憑着這一手,嚇走了多少官狗子?全指望他,早餓死八回了!”

話雖如此,卻悄悄給李婧使眼色,讓她不要責怪劉老實。

李婧又怎麼可能責怪劉老實,感激都來不及。

都說患難見人心,連她都沒想到,素來沉默寡言的劉老實,能做到這一步……

她看向悶頭坐在一旁的劉老實,笑道:“舅舅,你老且放心就是。國公爺敢將您二老留在京,敢將我和孩子留在京,就必有萬全之策!

如今朝廷裡有奸人,眼紅國公爺立下大功,所以想害國公爺。

可國公爺甚麼樣的人物,會想不到這一點?

您老就放一百個心,絕對無事!”

劉老實聞言,擡起頭來,卻未看李婧,看向一旁問道:“果真早有準備?”

李婧灑然一笑,道:“早有準備!”

……

“甚麼?!”

西苑龍舟御殿外,戴權聽聞中車府急奏上來的消息,腦子裡“嗡”的一聲響,失聲尖叫道:“你說甚麼?”

吼罷才反應過來在哪,壓抑住聲音,卻仍舊怒到極致:“野牛肏的一羣雜種,皇爺受了熊志達那個畜生的挑唆,叫你們看住那幾處,可咱家千叮嚀萬囑咐,讓你們不可傷了人,眼下那位都還未進京呢,這會兒動手算你孃的怎麼回事?

你們這羣忘八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咱家恨不能撕碎了你們!”

若非中車府裡的頭目都是他的義子義孫,極信得過,他都要懷疑這些忘八是不是被熊志達給收買了去,故意害他!

“你說那位娘們兒又回院子裡了,可封鎖住消息了?”

來人恨不能將腦袋藏進褲襠裡,甕聲道:“當時有人就離去了……”

“砰!”

戴權一腳,生生將來人踹倒在地,一時起不來,嘴角都溢出一抹殷紅色,可見戴權怒氣之盛。

“喲!戴總管,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的脾氣?”

沒等戴權給出個惡決議來,就見當初在養心殿趴在隆安帝身上,救了隆安帝一命的熊志達,雙手袖於袖兜裡,笑眯眯的走出來問道。

那一份救命之恩,讓眼前這位曾經的手下敗將,隱隱與其平起平坐,戴權冷笑一聲,未理會,率先一步入了御殿內。

今夜中秋夜,尹後張羅了諸皇子、皇妃、皇孫們前來,與隆安帝團圓。

經過數日的安撫,隆安帝的脾性恢復了稍許,不再那樣暴虐嗜殺。

“在外面嚎甚麼?”

戴權進來後,隆安帝的目光從李時身上移開,看向戴權問道。

戴權躬身答道:“主子爺,出了些差池。先前派去保護寧國公舅舅劉老實一家的奴才回報,方纔寧國公那個小妾忽然帶人去劉老實家,要帶他一家離開。中車府的番衛只稍稍阻攔了下,那劉老實就突然撞客了般衝了過來,之後被其妻子推開。推搡中,那劉氏不小心撞到了……撞到了下面奴才的刀口上……”

說至此,殿內諸人紛紛變了面色。

隆安帝未言,尹後鳳眸眯起,死死盯着戴權。

下面李暄一下躥了起來,跳腳罵道:“你個狗奴才!你真是……你真是……”

李暄氣急,一時不知該用甚麼樣的話罵人,左右看了起來,想尋東西殺人。

被李時呵了聲,道:“小五!你渾鬧甚麼?”

李暄大怒道:“我渾鬧?四哥,這個狗東西敢殺賈薔他舅舅……瘋了,這狗奴才瘋了!!哪個叫你去圍劉老實一家的?你這老狗怎麼不把爺也一併圍了?”

咆哮着李暄就要上前抓打戴權,戴權有苦難言。

“夠了!”

隆安帝忽然沉聲喝道:“是朕的旨意,李暄,你想幹甚麼?”

李暄聞言,忽地就不鬧了。

他目光簡直有些陌生的看了看隆安帝后,低下頭重新坐了回去,一言不發,好似甚麼都沒發生過一樣。

隆安帝沒理會,只當這個混帳兒子被他唬的老實了,也愈發看輕了幾分。倒是李時,如今仍敢訓斥李暄,有幾分不俗……

這時熊志達走到隆安帝身邊站定,嘆息道:“戴總管也忒不上心了,萬歲爺傳旨時,還再三叮囑你們,莫要生事,只看顧好就是。偏你們自作主張,出了人命……封鎖住消息了沒有?”

隆安帝也擡眼看來,戴權一張臉跟死人臉差不多,低頭道:“封不住,當場就有人出城了……賈家有一支夜梟,不比中車府差多少……”

“皇上,這……”

尹後不掩擔憂的看向隆安帝。

隆安帝譏諷的冷笑一聲,道:“事情既然出了,那就出了罷。人家不是要你給一個交代麼?你便去給一個交代。”

戴權摸不準,小聲道:“萬歲爺,奴婢帶人去……都圈起來,當人質?”

隆安帝罵道:“狗奴才!如此豈不讓人看笑話,笑朕小家子氣?將人放回寧國府,再‘保護’穩妥。至於劉老實夫婦二人的死活,等賈薔回來,朕親自給他一個交代。”

戴權聞言,忙去處置此事。

李時不無擔憂道:“父皇,若是賈薔……他麾下可是有一支私軍。”

隆安帝冷淡道:“粵省督軍、水陸提督皆已換人,揚州知府、兵備也已換人,福建水陸提督、浙江水陸提督都領了旨。他敢妄動分毫試試?朕往日裡就是待人太過寬和,隆恩甚重,才養出這麼些不知君臣大義的賊子奸人,竟敢悖逆行事,忤逆要挾於朕!

他們以爲朕龍體偶有微恙,就能恣意妄爲,不君不臣。那就,讓他們知道知道下場罷。”

這煞氣騰騰的話,除了讓李時神情振奮外,餘者或木然,或擔憂,或冷笑……

龍舟外,一輪皎皎如玉盤的明月高懸,倒映在海子之上。

如銀的月光揮灑世間,雖是夜深,卻令萬物清晰可見。

幾分清冷,幾分荒唐……

……

“賈薔,你知道你在幹甚麼?你這是謀反叛逆!!”

粵省大營將軍府內,忠勤伯楊華目眥欲裂,看着被團團包圍起來的前廳,看着四個倒在血泊中的宮中監軍,整個人繃緊,對着主座上那個風輕雲淡吃茶的年輕人厲斥道。

“滋……”

賈薔又斟滿一盞茶,啜飲一口後,方緩緩擡起眼簾來,看向楊華輕聲道:“楊伯爺,賈某人從來忠於社稷,忠於黎庶,忠於這座漢家江山。這一點,你應該很清楚纔是。”

楊華清楚個鬼,連內侍監軍都敢殺,這不是造反是甚麼?

“賈薔,你絕不可能成功!天下太平,沒人想起戰端。大燕雄兵百萬,就憑你這點人手,你也絕不可能造反成功!”

楊華實在想不通,賈薔到底是怎麼想的,就憑小琉球上的萬把人,幾艘破船,就敢謀反?

賈薔站起身,行至窗邊,看着窗外夜空上那輪明月,笑了笑道:“你說的都對,太平年景,誰都不該造反,也不能造反。民心思定,這是天下大勢。只是,我不能造反,你就能造反麼?”

楊華聞言懵了下,怒道:“本將奉皇命南下,造甚麼反?”

賈薔轉過身來,看着楊華笑道:“既然你是奉旨南下,那麼,就是給你下旨之人,他造反!今夜本公回京,撥亂反正!楊伯爺,一起請罷。”

“就憑你一豎子,不過螳臂當車,必死無葬身之地!賈薔,你絕無可能成功!我忠勤伯楊府滿門忠烈,豈會受你這亂臣賊子之裹挾?只可恨天子如此隆恩於你,你竟敢謀反!!”

楊華顯然是準備以死殉國。

賈薔淡淡一笑,看着地上慘死的四具屍體,道:“隆恩於我?這四個中車府衛士,就是來配合你楊伯爺取賈家滿門首級的人罷?本公,總不能坐以待斃。你也不必急着尋死,且隨本宮往皇城西苑龍舟之上,尋那殘廢辯個清楚罷。”

說罷,轉身出外。

剛走出門,麾下一衆親衛舉起火器,對準楊華親衛開火。

餘者將楊華堵住口,捆綁起來,拖了出來。

將軍府正門前,賈薔看着伍元、潘澤、葉星、盧奇四人道:“兩廣總督、粵省巡撫,還有這位楊伯爺,我就都帶回京了。粵州城內,本公留下三千新軍,維持局勢。粵省大營多是粵省本地兵將,我已以御賜金牌封營。你們也要出力,控制好穩定的局面。

最遲三個月,大局即可抵定。”

倒也不擔心四家不出力,賈家內眷昨日就悉數轉移至小琉球,眼下粵州城內是他們的利益所在。

四家即便是滿嘴黃連,此刻也只能往下吞嚥下,一條道走到黑。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四家也不算完全沒有後路。

果真失手了,還能逃往小琉球或是安南吃野果……

都安置妥當後,賈薔翻身上馬,回望了眼粵州夜空,在伍元等擔憂的目光下,灑然一笑後,猛一抽鞭,往碼頭方向打馬而去……

彼處,數十艘兵艦整裝待發,業已揚帆。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十五章 賀禮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七十章 前程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一百章 鴻溝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十一章 東道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四百三十章 君子篤於親 (第一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
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十五章 賀禮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知否,知否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八十六章 彼輩豎子,德不配位,難登大寶第六百四十二章 一輪明月照西廂……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一千零七十六章 尹褚,你乞骸骨罷!第七百六十三章 咦,又多了位二嬸嬸?第八百三十二章 祝娘娘佳節安樂……第七十章 前程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七百四十八章 自此之後,無懈可擊!第一百章 鴻溝第五百零四章 謀母 (第三更!)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一千零七十九章 喪音第八百七十一章 權重卻朝野不驚第四百七十八章 勸探春 (第三更!)第三百六十五章 我心有猛虎,細嗅薔薇 (第三更!)第九百九十一章 水乳交融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三百七十二章 林姐夫第七百四十九章 誅惡!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四百二十八章 哪有良善的岳家……(第四更!)第十一章 東道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三百二十章 金殿問奏第七百二十一章 我對錢沒興趣……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二百九十五章 偷聽第二百七十三章 誰來修園子?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四十九章 磊落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坑慘第五百六十一章 同車夜遊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六百六十六章 幫我給艾薩克·蘋果·牛頓先生送封信……第六百一十四章 娶妻娶賢!第一百一十一章 白蛇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六百三十四章 點四香!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一百二十九章 沾染不得第五百八十四章 竇現,你就是個渣渣(第三更!)第五百五十九章 黛玉:生兒禮,沒有~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九百七十二章 大局已定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二百五十三章 姑姑,師妹?第五百一十七章 冷香丸第八百八十八章 定婚期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五百七十七章 家門口被劫第二十二章 生意火爆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三百零七章 告御狀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五百八十章 黛玉:我要當嫡母了?!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八百三十章 獻俘!第七百三十章 當着賈薔的面,再打一回!第五百六十八章 天子六璽第七百七十一章 太后絕食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一百二十章 夜話第五百四十七章 劉備摔孩子第二百六十五章 黯淡第五百二十七章 宮妃?第七百四十一章 李暄中毒 (第三更!求訂閱!)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三百二十四章 大財主第一千零三章 住口,你這個契丹女人!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六百一十一章 此子德行不佳,配不得我尹家郡主?第一百六十九章 掌控第五百一十九章 套路太深……第四百一十六章 捉姦(第五更!求訂閱!)第三百六十四章 滾! (第二更!)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四百三十章 君子篤於親 (第一更!)第三百零一章 喜信第五百七十六章 日常之晴雯的慘叫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