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

武英殿,西閣。

不大的一間公房內,只二韓對立而坐,良久無言。

氣氛愴涼……

直到夕陽的餘暉透過窗子照了進來,韓彬方緩緩道:“邃庵,老夫也沒想到,會從這個時候開始……”

韓琮卻搖了搖頭,道:“半山公,應該想到的。這半年來,隨着天子以萬金之體代民受過的傳聞愈傳愈廣,茶樓、酒肆、戲臺並僧道尼齊齊發力,使得天子威望之隆,遠邁古今帝王。這種事說多了,別說旁人,連天子自己都信了。

隨即,又開始重用宗室和外戚,甚至分化武英殿,張公瑾、左秉用、李子升三人陛見的次數並不比元輔少,尤其是左秉用。”

頓了頓,韓琮繼續道:“可惜啊,原是一場偉業。都到了這個地步,卻終將夭折……”

韓彬眼中閃過一抹悲意,輕聲道:“便是你我去了,如海也……可還有秉用他們在,新政,不至於夭折罷?”

韓琮冷冷道:“半山公老了,也會自欺欺人了麼?非僕小覷左秉用、李子升等,彼輩雖皆大才,可若半山公去位,此三人扭轉不得乾坤。而且,怕是爲了元輔之位,先會內鬥起來。”

說罷,嘆息一聲又道:“人算不如天算吶,一場地龍翻身,造成今日之時局。而偏偏還是我等,爲了讓天子堅定大行新政之聖心,不惜費盡氣力運作,將天子捧上千古一帝的聖君之位。

卻忘了,對天子而言,最重要的不是新政,而是皇權之安穩。

如今我等這些曾被倚爲肱骨的重臣,居然成了心腹大患!

天子正是因爲威望崇高,纔有足夠的底氣開始清洗,清算。

半山公,咱們一錯再錯啊!

只是……”

韓彬面容晦暗低沉,問道:“只是甚麼?”

韓琮搖了搖頭,並未直接說“只是”甚麼,而是談道:“天子帝王之術高絕,算準了一切。甚至,今日這一場安排,也在天子謀算中。經過今日之變,愈發加重了賈薔的罪過。

逼得我致仕,逼得三百士子流放,逼得皇子圈禁,更逼得皇后不得不書信於臣子致歉……

此罪更甚忤逆大罪,天下清流豈不更恨賈薔入骨,更有道理口誅筆伐?

畢竟,在君父忠孝面前,其他一切皆爲小節!

而今日事,天子必定已經知道多時,纔有今日之果決旨意。

再者……此事宣揚開來,半山公,不止僕乞骸骨一世清名喪盡,便是半山公你,還有林如海,都要因爲賈薔的‘無君無父’,而威望大跌。

如今天子怕是正等着賈薔的下一步,無論是回京,還是不回京,下一波打擊都會接踵而至。

若再來上一場自上而下的打壓詬病,半山公,你這被殃及的池魚都要危險了。

其實,林如海若非已經半生半死,連他也難逃厄難。”

韓彬面色木然的坐在那,韓琮所言之事,他又怎會想不到呢?

可是想到了,又能如何?

他緩緩道:“邃庵,你還未說那個‘只是’……”

韓琮道:“天子雖算計縝密,幾無疏漏之處,只是他還是算錯了一人。”

“賈薔?”

“對。”

韓琮道:“賈薔敢堂而皇之說出‘土芥’二字,可見他心中再無分毫對皇權之敬畏。

說來,原該早就想到了……

但凡他心中有丁點敬畏,也不會打一開始就一遍遍的告訴皇上與我等,他要出海。

許正是因爲這一點,皇上纔看似厚待於他,實則從未真正親近。

心裡怕還會罵一句:喂不熟的看家狗。

賈薔想必也明白這一點,所以,即便天子退讓如此多步,想讓賈薔沒有不回京的藉口,可是賈薔連天子都不敬,還需要再找藉口?”

ωωω◆тTk án◆¢○

他絕不信,賈薔收到朝廷旨意後,會乖乖的回京。

聽出韓琮對隆安帝言語中隱藏的不敬和輕蔑,韓彬沉聲道:“邃庵,天子手段,或許有些嚴苛,但就目前而言,他仍是一位明君!因爲換任何一個帝王在這個位置,都不可能容得下賈薔。

你說的對,賈薔很早之前就想過要自絕於外。可他若只是與外通商,皇上說不得還能容他幾分。然而他不僅通商,還不知不覺中打造出一支可以打一場國戰還能勝之的強大水師。這纔多久的功夫?

眼下就這樣了,那以他賺錢的能爲,又不斷的遷徙百姓去琉球,給他十年時間,說不得他當真有能爲撼動大燕的江山社稷。

爲了社稷計,皇上也別無他法。”

韓琮聞言,目光凌厲的看着韓彬,道:“半山公,天子若堂堂正正行王道,又怕甚麼?若行王道,他賈薔縱是吃了熊心豹子膽利令智昏,也絕不敢起兵造反!忠孝難容,世人都會唾棄他!

可現在呢?靠潑墨髒了賈薔的名聲,清流們罵有甚麼用?

江南九大姓會信,還是鹽商會信?

還有十三行那些將身家富貴都緊緊捆綁在賈薔身上的鉅富大族們,他們會信嗎?

五皇子素來憊賴頑劣,資質不佳,毫無明君之相。可他有一言說的極對!天家,就該行煌煌大道!

半山公,先前我們就是因爲念及天子聖明,才走到今天這步。我們錯了……因爲天子,變了!

不復以民爲重,也不復聖明!”

腐儒忠於天子,真儒忠於社稷。

而韓琮,當然爲真儒!

韓彬聞言,面色微微一變,看向韓琮道:“邃庵,你這是何意?”

韓琮面帶悲愴之色,目光看了眼窗邊落日餘暉,緩緩道:“僕深受皇恩,豈會不知忠孝?可今日也是突然驚醒,心生大悲之意。

非爲己悲,非爲去官而悲,實爲新政悲,爲社稷悲!

這天下,看來終究還要回到從前,難逃輪迴之厄。

半山公,保重吶。”

……

神京西城,苦水井。

金沙幫總舵。

李婧面色陰沉的看着周圍弟兄回報,中車府、繡衣衛近來對金沙幫的殘酷打壓。

“少幫主,幸好先前我見勢不妙跑的快,不然這一回怕是死都不知怎麼死了!”

“刑部藉着新政大旗,和步軍統領衙門還有順天府的官狗合起來,四處抓弟兄。剛開始還裝模作樣的尋幾個百姓來裝苦主,現在倒好了,連話也不說,直接抓人!”

“分出去的那些幫派,許是有人告密,也有幾家遭到了圍剿。”

“少幫主,這樣下去怕是不成,人心惶惶吶!”

“少幫主,快請國公爺回來罷。再讓那羣球攮的抓下去,早晚要出大事!”

聽着亂紛紛的一羣人七嘴八舌的訴苦,李婧忽地一揮手,怨罵聲驟停。

李婧沉聲道:“既然他們現在容不得金沙幫,那就先散了罷!你們各奔其他幫派,等消息就是。”

此言一出,衆人大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李婧目光冷冷的看了一圈,道:“國公爺曾告訴我:若事有變故時,存地失人,則人地皆失。存人失地,則人地皆存。留得青山在,不愁沒柴燒。更何況,又不是讓你們去逃命,大驚小怪甚麼?”

說罷,她起身又道:“近來有事讓你們做,都回去準備準備。且放心,這樣的日子,不會太久。”

……

“姨奶奶回來了,宮裡來人了……”

李婧從苦水井剛回來,才於寧國府角門前下馬,就聽到迎出來的門子稟報道。

李婧看了眼拴馬樁邊綁起的四匹馬匹,微微頷首,進了角門,就在門樓下看到四個宮人,面白無鬚,目光陰涼。

“請姨奶奶安,奴婢們奉旨意,前來探望探望小公爺和小姐。國公爺在外奔波操持,回摺子埋怨皇上沒將家眷照看好了,就打發奴婢們趕緊前來瞧瞧。”

爲首之人禮數不缺的躬身說道。

李婧點了點頭,道:“那就往裡面來罷。”

言罷,先一步闊步入內。

四位內侍也不多言,緊隨入內,於西路院見到了十多個奶嬤嬤、丫鬟們伺候着的一雙嬰孩。

四人仔細瞧了瞧後,同李婧道:“叨擾姨奶奶了,萬歲爺吩咐了,往後奴婢四人就留在府上聽用。不拘兩個小主子有甚麼事,都可打發奴婢們去辦。”

李婧聞言,淡淡道:“既然是奉皇命而來,自沒甚好說的。只是內宅不好多留,你們去前院住罷。”

爲首內侍笑了笑,聲音陰柔道:“姨奶奶多心了,奴婢們都是刑餘之人,便是住在內宅,又有……”

不等他說法,“嗆啷”一聲李婧拔出腰間寶劍,抵在爲首內侍脖頸處,寒聲道:“不要給臉不要臉!國公爺臨南下時將這份家業交給我,我便是死,也要維持住國公府的體面!你們奉皇命來長駐於此,我認了。可想壞規矩入內宅來,當我不敢殺你?”

說罷,手上已是用了力氣,爲首內侍脖頸上登時流出血來。

內侍看着李婧滿眼殺氣,哪裡還敢硬扛,果真殺了他,宮裡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將李婧如何,他豈不死的冤枉?

因而忙賠笑道:“姨奶奶真是多心了,原就是爲了……好好好,奴婢們這就出去,這就出去!”

感覺到脖頸上森冷的寶劍又往下押了押,內侍再不敢廢話,應允出去。

等他們被人引着帶出去後,李婧方不屑的冷哼一聲。

甚麼樣的主子,甚麼樣的狗奴才,不知死活!

……

“哇~~”

“哇~~”

“咯咯咯~”

南海之畔,觀海莊園內,兩道嬰孩啼哭聲,和一道嬰孩歡笑聲同時響起。

除了賈薔、黛玉、尹子瑜外,其餘姊妹們無不驚駭的看着從天而降的三個嬰孩。

尤其是其中最小的一個,分明才降生沒多久的樣子……

一雙雙目光看向賈薔,厲害了……

好大肚子的鳳姐兒剛想取笑一番,不想剛一張嘴,忽地肚子就抽疼起來,她“哎喲”了聲叫了起來……

……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一百二十六章 太難了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十八章 初見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
第六百二十四章 天佑孔聖,留一血脈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一百六十三章 心中無佛(求訂閱啊!!)第八十九章 賜字第一百四十七章 必有回報(求訂閱!!)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八百二十七章 二太太病危……第四百九十八章 太狠 (第三更!)第七百二十四章 聰明反被聰明誤第二百五十八章 託付?!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六百九十章 老少交鋒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勤王第三百一十四章 吵嘴第二百零三章 心情大壞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三百六十九章 圈禁 (第二更!)第一百七十六章 去休!去休!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七百零五章 黛玉:我們離京後的事都說說纔好第五百九十六章 侯爺……大奶奶?第七百二十九章 薛文龍又又又捱打……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二百一十章 伏殺第八百五十三章 遺書第七百二十七章 揚州瘦馬?第七百九十八章 多謝娘娘厚愛!第八十六章 擺平第九百五十三章 林如海,你要與朕一個解釋!第八百六十二章 娘娘小心!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千年一嘆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七百零四章 錯綜複雜第七百二十三章 負荊請罪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權奸,名相第六十五章 相交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第九百六十七章 風雲起勢第一千零二十七章 罪己詔!第五百八十七章 寶玉你住玉皇廟,你娘住達摩庵第一百二十六章 太難了第五百四十五章 衝突!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五百七十四章 寶玉實慘,金釧歸寧第二百九十二章 辭官讓爵第三百五十章 捅破天!(第五更!)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九百九十章 你和寶丫頭,是怎麼個戲法?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一百一十三章 促狹第四百零三章 誰家還沒個大人?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七百九十六章 不可放虎歸山!第五百八十八章 好好安胎……第七百零一章 幕後黑手……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四百二十三章 鳳危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一百九十章 風起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七百七十六章 惹人厭第八百八十二章 寶玉暈倒事件第七百四十三章 妖精第一千零六十四章 未想到……第六百二十七章 來人,送大老爺赴邊關建功立業!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四百三十七章 擂臺爭鋒 (第二更!)第七百四十五章 賈璉的野趣味……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四百八十八章 大禍根!第七百五十章 “謊言”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九百一十六章 朕給他這個體面第八百七十七章 展旗,誅逆!第七百九十一章 賈蘭:娘,明晚我想請族長哥哥一個東道……第一千零六十二章 太上皇當面,臣有話說……第十八章 初見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三百九十一章 更衣 (第四更!)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八百三十四章 早晚讓你哭着求饒!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一百一十九章 機靈鬼第三百三十六章 好險!(第四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