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爺是阿斗,卻有子龍

“果真?我不信!”

賈薔、黛玉、寶釵、李紈回到觀海莊園,與諸姊妹們說了賈蘭、賈環的變化後,探春驚喜之餘,仍多半不信。

黛玉笑道:“果真不同了,和原先像是變了個人。從前站在那耷頭縮肩的,看人也不敢正眼看,只在旁邊時不時悄悄的瞄一眼,讓人瞧着就覺得不尊重,不似好人。如今卻是坦蕩蕩的做派,站也有站像了。三丫頭如今可能放心了,不行,該請我們一東道纔是。”

探春聞言,嘴巴懦了懦,又看向李紈。

李紈點頭笑道:“連我也唬了一跳,果真大不相同了。”

探春這下才盡信,就開始落淚。

雖說平日裡恨的咬牙,可到底是一個娘腸子裡爬出來的胞親兄弟,眼瞧着他往歪里長成那樣,探春心裡都快擰出心病來了。

她心氣極高,也自忖將來不會過差,可是有那樣一個性子的生母,和歪瓜裂棗的兄弟,她就是想拉扯,也不知從哪處下手。

本來都已經絕望認命了……

未想,居然還有被掰直溜的那天。

探春被勸着擦了淚後,給賈薔屈膝福了禮,道:“多虧了你,家裡才能出幾個長進成器的。環兒素來不成器,沒想到也能有正經的一天。我連做夢也不敢想……”

賈薔呵呵一笑,搖了搖頭。

此時外面天色已黑,風雨交加,不過在屋子裡,反倒會有安心的感覺。

黛玉惱方纔探春不信她,探春則賠起笑臉來哄她。

打小一起長大的姊妹,不一會兒又頑笑開了……

不過李紈說起賈蘭的婚事時,一衆當姑姑的紛紛笑噴。

“蘭哥兒的婚事?!”

“他纔多大點?”

“老天爺哩,蘭小子都要說親事了?”

衆人紛紛驚笑,但也不知怎地,說笑完後,又都有些恍惚……

……

“家裡女孩子年歲也不小了,尤其是二姑娘,和我一般大呢。”

子瑜房裡,一波疾風驟雨與屋外風雨呼應後,賈薔雙臂枕於腦後,子瑜則倚在錦靠上,落筆書道。

賈薔瞧見後笑道:“你怎還關心起這些個來了?”

平日裡姊妹們一道頑耍時,尹子瑜多在海灘散步,要麼尋一處陰涼地讀書看海。

大家也都知道她的性子,並不強求一定一道一起。

故而賈薔纔有此問。

尹子瑜淺笑落筆道:“忽有此念,便問了。”

賈薔笑道:“且再等等罷。門當戶對的,都講究一個出身。家裡幾個姑姑,沒一個出身能省事。尤其是二姑姑……”

迎春老子娘如今被圈養着,這在都中高門裡不是甚麼新鮮事。

再加上,她還是庶出。

賈薔本身不看重嫡庶之分,自家的女孩子都金貴。

可耐不住世道如此。

瞧瞧賈家自己就知道了,莫說寶玉、賈璉等,就是賈環將來多半都不會娶一個庶出女。

賈薔就算再有本事,也沒強拉郎配的道理。

且就算有人上門求娶,賈薔也不敢隨便往外嫁。

實難逃居心叵測四字……

女孩子未娶前,和娶了後,完全是兩種人生。

果真進了別家,就算明面上以禮相待,可冷暴力更讓人受不了。

且再等等,或許他的地位再高些,更好。

尹子瑜笑了笑,落筆道:“人命天註定,也不必過於生愁。有你在,她們差不到哪去。”

賈薔不想多聊此事,道:“明兒多半是要放晴了,帶你頑一個好頑的。”

“甚麼好頑的?”

“先不告訴你,保證你喜歡。來來來,現在先頑你……”

子瑜紅着臉,在手抄本上飛快的畫了個爆錘狗頭的漫畫。

可剛落完筆,人就被抄了起來,隨即又按了下去……

尹子瑜心中羞啐:這個混世魔王……

……

翌日,神京皇城。

武英殿。

李暄黑着眼圈,不住的打着哈欠,雙目空洞無神。

他想不通,這些老?頭們一個個都是鐵打的麼?

昨晚熬到半宿,今早天不亮就起了,居然一個個精神抖擻?!

可憐他打被立爲太子起,每日裡才睡三個時辰不到。

李暄覺得,再這樣下去,他怕是要比他父皇先走一步……

“太子,《君體篇》可背熟了?”

韓琮處理政務之餘,過來一看。

李暄震驚了,看着韓琮道:“韓大夫,昨晚上我過了子時才睡,寅時都沒過就被那忘八肏……就被內侍叫了起來。這會兒才辰時,我到哪兒去偷功夫去背?!”

韓琮聞言,不掩失望道:“殿下,近幾日朝野內外滿城風雨,想來殿下也都聽說了。這個時候,不刻苦用功上進,豈能服民意?”

天子五子,如今存三位,但是誰也沒想到,如今冊立太子,會立最不堪的李暄爲皇儲。

此消息剛一傳出,無人相信。

直到六月十三冊立大典後,李暄去奉先殿告祭了列祖列宗,衆人才相信。

繼而就是軒然大波……

老官油子們多觀望中不出聲,可別忘了還有一些的確有風骨的老儒,和絕大多數視李暄爲仇寇的年輕士子。

李暄在佈政坊林府外鞭笞國子監生員,得罪盡天下士子之心。

別說他,連舉薦他爲太子的韓彬、韓琮等,都因其牽連,威望大跌。

原本許多人對韓彬二年後去相頗爲不安,多有挽留之言。

然而現在……

彈劾其立刻辭去相位的摺子,絡繹不絕。

究其緣由,還是因爲李暄太爛,名聲臭不可聞……

再加上,也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所以武英殿壓力極大。

偏偏,李暄還不爭氣,怎麼看也像是爛泥扶不上牆的主兒……

然而李暄比他還委屈,梗着脖頸叫罵道:“韓大夫,外面那些忘八肏的,沒一個好東西!人家林如海滿門孤寡躺在家裡生死不知,他們球攮的跑上門去罵人,連林如海最後的骨肉血脈都罵沒了,如今倒派上爺的不是?

爺也不和他們一般見識,就等賈薔回來後,看看那些人怎麼好死!以爲誰都像爺一樣好說話?一羣忘八肏的,不說好好溜溜爺巴結巴結爺,等賈薔回來爺好給他們求個好死法。

如今等着吧,等賈薔回來一個個捏爆他們狗頭時,才知道爺的好!”

聽他叫罵開來,左驤面色蒼白的從外面進來,冷淡道:“如今新政中以考成法和刑法最嚴,賈薔回來後亦不敢亂爲之。”

李暄聞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左驤,道:“那羣忘八在佈政坊外罵街時,你怎麼不說刑法最嚴?”

左驤皺眉道:“那是兩碼事!太子若想擺脫惡名,最好友善交好士子。需知,那些讀書種子,纔是大燕的根基!”

這話,連韓琮都不會反駁。

因爲治理天下的,本就是讀書種子。

滿朝朱紫貴,盡是讀書人。

李暄聞言卻氣的臉色漲紅,怒道:“就那羣忘八,也配得上大燕的根基?怪道國朝每況愈下,歷朝歷代到了百年後就必走下坡路,原來是以這羣野牛肏的當根基,那不完蛋誰完蛋?”

武英殿內連大學士到行走,一個個都變了面色。

這話傳出去,又是一場天大的風波。

這位是可着勁兒把自己從太子大位上不斷的往下墜……

“住口!”

正當氣氛僵硬時,就聽門口處傳來一道呵斥聲,衆人側目過去,就見李時面帶怒色的進來,看着李暄沉聲道:“小五,你如今都當了太子了,還這般不着調!你知道前兒那場使狠,惹下多大的麻煩?要不是我連續幾日跑去國子監給人賠情,見了多少大儒,這會兒受你連累捱罵的,連父皇母后都包進去了。幾位大學士教誨你,你還不服?”

李暄聞言差點炸了,他孃的,眼下到底誰是太子?

不過沒等他開口,韓琮就沉聲道:“王爺還請自重,須知儲君亦是君,君臣有別!”

李時聞言面色一滯,眼中閃過一抹羞恨,不過轉眼即逝,溫潤笑道:“邃庵公說的是,小王只是見五弟對諸大人們不敬,又口出妄言,纔有些急了。畢竟這些話傳出去一言半語,他的罵名又得高几分。”

“高就高!”

李暄倔脾氣上來了,他認爲他沒錯,分明是那些士子生員們不是人,怎怪到他頭上來了?

李暄冷笑道:“四哥你也別做好人,讀書種子怎麼了?讀書種子就刀槍不入,犯了錯也能賴別人身上了?我也是奇了,賈薔在南邊兒爲了搜刮外面的糧食,駕着船在海上和西夷羅剎鬼拼命!你們倒好,在背後生生罵的人家恩師絕後!人家都死了大半了,還賴人家是活曹操,是董卓?!

我就不信了,這世上還沒個黑白公道!

他們不是想罵麼?那就只管去罵!爺是昏君種子,是憊賴混不吝的,是秦二世,是扶不起的阿斗……秦二世就算了,到底爺沒個文武雙全的兄長在九邊戍鎮。阿斗嘛,爺倒是願認。諸軍機大才,當得諸葛孔明,賈薔那球攮的爺調理的好,當得一個趙子龍!

嘿嘿,不過這個趙子龍脾氣可不好,回京後,不把那些忘八肏的狗嘴撕爛了喂狗,算爺瞧不起他!”

好一通怒罵後,李暄撂挑子走人,留下李時面色一陣青一陣紅的站在那,心裡也有幾分驚疑。

他這個五弟,倒沒他料想的那樣廢物啊……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十三章 膽氣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五章 外家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
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九百二十五章 後日的婚事,不許大辦!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要回京了……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三百一十八章 捅破天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九百九十五章 沉甸甸第四百六十一章 啊!第三百二十三章 深沉 (第五更,求訂閱!)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八百四十一章 這一對師徒,着實該殺!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四百三十三章 跋扈 (第一更!)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四百六十四章 同流合污第六百零六章 石破天驚的一刀!!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大膽!你這色胚……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一千一百零一章 只望安好第八百六十四章 亡羊補牢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八百八十章 戴刀進殿!第九百四十章 臨危受命!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七百五十七章 蜜桃了不起?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八百零七章 火器顯威!第五百八十一章 園子修好了!!第五百六十二章 “噩耗”第二百七十五章 截胡(第一更!)第六百九十四章 清晨遊園·三人行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六十六章 先敬羅衣後敬人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五百三十三章 毛骨悚然第一百八十一章 公案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五百七十三章 寶玉の絕路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五十四章 陰差陽錯(求訂閱!!)第五百八十二章 隆安帝,你這個昏君!賈薔,奸臣也!第十三章 膽氣第五百五十六章 慌亂第六百七十九章 始知昨夜紅樓夢, 身在桃花萬樹中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亡國之痛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九十五章 仁慈堂第一百三十六章 命不該絕(第二章!求訂閱!)第二百六十六章 號角聲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二百二十四章 福氣第四百四十二章 男人就喜歡野的第四百四十五章 寶丫頭有些不對(第一更!)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三百零八章 天子胸懷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三百八十九章 呸呸!(第二更!)第一千零三十四章 仍是絕路?第三百六十三章 想甚麼來甚麼!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二十五章 禍事上門(加更!)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八百二十章 這枚戒指送給娘娘……第九百四十八章 生死兇威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二百一十一章 兵荒馬亂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五章 外家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八百八十四章 隆安帝:皇后待賈薔,是不是過於厚愛了?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八百零二章 亂時當用重典,殺!第三十一章 恩絕第五百零五章 賈璉之恨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九百九十六章 禍根深種第八百七十六章 自欺欺人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五百九十章 賈薔,本王殺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