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五章 嫁女

“不要與我狡辯!是本公不講道理,還是你們揣着明白裝糊塗?”

“你們艱難?錢莊、票號到底有多暴利,還用我多說?”

“不是朝廷看不得百姓發財,更不是甚麼與民爭利!”

“鑄幣權,銀錢流通的安穩安全性,事關天下民生穩定,絕不允許假於私人之手!”

“連本公與天家並宗室、勳貴、九大姓等王公貴族和士紳所建的皇家錢莊,都有軍機處、戶部、蘭臺御史等朝廷衙門派人入駐監管,更何況爾等?”

粵州城內,伍宅前廳,賈薔與代表八大錢莊的七位晉商東家、少東家進行了第四次談判。

經濟商賈之事,並非權貴甚至不是朝廷一紙公文就能決定的。

強行爲之,只能落下一個爛攤子。

見賈薔耐心將盡,動了怒火,旁人不敢開口,三晉源少東家渠澤沉吟稍許緩緩道:“國公爺,非咱們這些草民不知好歹,給臉不要臉,只是國公爺劃的線太嚴苛了些。各大錢莊票號每家要交出六百萬兩保證金……且不說我們哪有如此龐大的一筆銀子,就算果真能湊出來,也抽乾了家底。再者,一旦朝廷可以隨時查看戶冊,誰還敢往錢莊存錢?財不露白吶。最後,我們付出這麼大的代價,朝廷卻不許我們參股皇家錢莊……國公爺,這等作法,對我們而言有百害而無一利吶。”

賈薔皺眉道:“既然嫌一家出六百萬兩多,那就多幾家合併在一起。除了你們八大家外,就我所知,晉商還有不少鉅富也開了票號錢莊,只是規模比不上你們。要那麼多票號錢莊做甚麼?合併之後,你們互爲股東,一起制定錢莊規矩,相互派掌櫃的坐鎮監管,不比你們單打獨鬥更有利?莫要以爲是朝廷或是我在貪圖那六百萬,你們也不要告訴我,你們真不知道這門營生到底有多大的利!

眼下還只是商賈們在用,等以後朝廷發放官員俸祿銀子,發放軍餉,甚至發放賑災銀子,通通走錢莊,等到連尋常百姓都將手裡的餘財寄存在錢莊裡,區區六百萬兩算多麼?

而且甚麼叫做有百害而無一利?有了官方背書,有了皇家錢莊作保,大燕十八省,乃至將來的安南、暹羅等番邦,你們皆可設立分號。

渠澤,說說看,這裡面有多大的利?!”

渠澤聞言,不自由的舔了舔有些乾涸的嘴脣,眼睛放着三晉人特有的幽光,緩緩道:“國公爺,旁的都可以商議,只官府可以隨時查戶冊這一條,真的沒法子,這等於掘了票號的根……”

賈薔皺眉道:“這樣,朝廷也退一步。不是隨便哪個衙門都能來插手,朝廷會給各州府縣衙下令,錢莊不是他們的藩庫,唯有戶部和皇家錢莊出了正面公文,方可查看。但也不是去看哪些人存了銀子,而是看有沒有違規借貸,有沒有監守自盜,有沒有你們聯合起來,坑人銀子……別說不可能,這個世上就沒有商賈不敢幹的事!”

渠澤聞言苦笑起來,道:“國公爺許是對我們晉商有些許誤會,晉商對百姓,素來以誠信爲先。不過既然國公爺都已經讓步了,我們……商議一下,最遲明日,就給國公爺答覆。”

賈薔點點頭,道:“好。這是最後一次機會,我不妨明白的告訴你們。朝廷並不準備讓太多商賈資本涉入錢莊行當,即便你們每家都願意交六百萬保證金,也不可能留下六家。民間最多六家,其中十三行已經確定一家,揚州鹽商確定一家,九大姓一家。所以,你們晉商最多,只有三家。如果你們覺得多也沒關係,魯商、浙商他們,想來也願意入場。”

聽聞此言,七位晉商代表人物徹底坐不住了……

……

中堂。

伍元感慨道:“原以爲國公爺是準備對晉商下殺手的……”

賈薔從不吝嗇他對晉商的厭惡,衆人猜測,或許是因爲宣鎮範傢俬通蒙古叩關的緣故……

賈薔搖頭道:“豈能僅憑喜惡做事?”

眼下不是明末,晉商遠還未到惡事做絕的地步。

總不好以莫須有之罪,斬盡殺絕。

真論起來,鹽商也沒一個好東西,十三行更不必提了。

清末挾洋自重,倒賣阿芙蓉的事他們沒少幹。

但眼下,只要他們能一致對外,去外面和西夷洋商們鬥,去搶,賈薔願意給他們一條好好做人的活路。

“錢莊的建立,對商業的發展促進,將起到莫大的推進作用。如果皇家錢莊發行的銀票,其信用足以讓世人,包括西夷信任。那麼僅僅減少攜帶金銀的成本和避免其損耗所帶來的利益,都將是極其驚人的。”

“大燕人口萬萬,單算有錢人,也比勞什子葡里亞、佛郎機百姓加起來還多。單論國力,大燕當之無愧的爲當世第一大國!我們願意與西夷各國通商,可以買進無數商貨,也會賣出無數商貨。在此過程中,大燕若始終堅持以銀票進行貿易的貨幣,那麼用不了太多年,大燕的貨幣就會成爲世界通用的貨幣。這其中,又蘊藏有多大的利益,稟鑑,你可能想象得出?”

伍元聞言,倒吸一口涼氣,看着賈薔震驚道:“國公爺氣魄之宏偉,眼界之廣遠,當真舉世無雙!”

賈薔擺手道:“此事遠沒這樣簡單,其中還有諸多問題,很棘手,很困難,還會引發各種戰爭。但不妨將此定爲遠期的願景。”

伍元神情依舊欽佩,道:“商賈,賤業也。千百年以來,朝廷皆以商人不事生產於國無益爲由,打壓商賈。如今,國公爺卻爲我等指明瞭一條明路,商賈也不僅唯利是圖,亦可於國於民有益啊。此等偉業若辦成,天下商人當敬國公爺爲聖!”

賈薔哈哈大笑道:“嗯,果真能辦成,這個商賈之聖,本公當了!”頓了頓又道:“接下來一段功夫,我要長駐香江,辦一些學院之事。與西夷洋商們打交道的活計,稟鑑你要多用些心。另外告訴葉家,不要光顧着倒賣糧食賺銀子,小琉球那邊葉家要多上心,早點把佃民都送過去。分他家採買海糧的差事,讓葉家做這門生意,就是想讓小琉球儘快開發,不是隻爲了讓他家發財的。

十三行的事,我儘量不插手,放手與你們。但也希望十三行莫要辜負這份信任,果真叫我不得不插手,都難堪。”

伍元面色凝重了些,點頭道:“國公爺放心,我省得。”

賈薔頷首道:“另外就是,在大燕商人出海一事上,官面上能做的已經不多了。除非有西夷狗膽包天,敢以兵危臨之,則朝廷必還以顏色。否則的話,一切艱難都由你們自己來承擔。靠朝廷出面得來的利,你們拿的也不踏實。德林號亦是如此。”

伍元道:“這一點,我等心裡早已有所準備。這二月來,不斷有江湖大豪攜弟子進入安南、暹羅等國,我等就知道,朝廷不會從明面上支持我們。但也都能理解,一旦朝廷插手,就容易失去大義,不僅安南、暹羅諸國會起戒心敵意,朝廷上也必會有人堅決反對。我們也都做了些準備,只要西夷和南洋諸國不動大軍鎮壓,我等絕不叨擾國公爺。”

賈薔笑道:“他們不敢。再者,頭三年,咱們是給他們送銀子的。大把的銀子,充足的布帛和綾羅綢緞,他們喜歡甚麼有甚麼,怎捨得對你們下手?等他們反應過來時,你們也多已成氣候了。”

伍元笑道:“有一事,在下想請國公爺給個體面。”

賈薔道:“幾番問你可有甚麼要求,你都說沒有。今兒竟難得開口,說說罷。”

伍元道:“國公爺,我名下子女衆多,然多資質平平。獨伍崇、伍荀二子,勉強有些才賦。伍崇嘛,開拓不足堪堪守成,留在我身邊幫助打理一二事。伍荀乃三子,銳氣重而沉穩不足。在下厚顏,想託付於國公爺。”

賈薔沉吟稍許問道:“稟鑑是想讓伍荀做官,還是想放去海外從商?”

伍元躬身道:“聽國公爺先前所言,是想在香江立一講武學院,草民三子自幼習武,好武事,若還能入國公爺之眼,能入講武學院內精進,則伍家上下,必感激涕零。學院一應工本耗費,伍家願全全孝敬!”

見其一揖到底,賈薔心裡感嘆了聲,甚麼是人精,無過於此……

賈薔應道:“稟鑑且先起來罷,你三子想入學院,倒也容易,不必你孝敬甚麼。他不是自幼好武麼?只要過了入學考試,自可入學。這入學考試針對的多是一些大字不識的草莽粗坯,對令公子而言,不在話下。”

伍元聞言大喜過望,正要道謝,就見有內宅管事媳婦前來稟報,道:“老爺,賈家族學裡的幾位大爺,想要求見國公爺。另,後院奶奶們傳話,說國公爺若不嫌棄,可入後園會見幾位小爺。”頓了頓又笑道:“太太瞧見那位蘭大爺極是喜歡,又見其談吐十分不俗,雖出身王公高門,卻不帶絲毫驕奢之氣,就說想高攀一門親事……”

伍元聞言勃然色變,怒道:“去給太太說,要有自知之明。蘭大爺何其……”

“誒!”

不等伍元說完,賈薔擺手道:“稟鑑不必說這等話,我家素無門第之見。只是蘭哥兒今年纔將將十歲,太早了些罷?且不多說,去看看再說。”

總算有些數,只提嫁女,未提求娶。

伍元聞言自不再多言,引着賈薔往伍家內院行去……

……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八十二章 驚心!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七章 求助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三章 污名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十五章 賀禮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五百三十一章 酷刑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一章 清白身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九章 警示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十四章 走水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大姐和我同去……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七百一十五章 襲人失蹤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清理乾淨,一個不留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八十二章 驚心!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三百二十五章 辦宴(第二更,求訂閱!)第九百八十六章 餵你吃荔枝~第三百五十八章 趙姨娘上吊了(第四更!)第八百一十七章 九綵鳳凰與牧童戲牛第三百九十二章 筆友……(第一更!)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妲己褒姒第四百八十七章 帝王手段!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七章 求助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三百零四章 林子大了多歪鳥第三百二十七章 訓鳳 (第四更,求訂閱!)第二百九十六章 狠辣無情第一千零七十章 無地自容第五百九十一章 皇后娘娘,臣是正經人!第七十六章 好多戲第三章 污名第九百五十一章 寵妾滅妻第六百六十章 鳳姐兒:呸!男人!第四百零二章 初會第一千零六十六章 焉能放虎歸山林?第二百一十六章 孝子第十五章 賀禮第九百五十八章 絕戶計第一千零九十二章 賈薔?不,你叫李薔!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十年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七百零七章 小風波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六百六十九章 賈薔,爺不在時,你少來找王妃!第八十一章 自省第八百三十六章 未想賈薔如此重口味……第一百七十九章 五年第八百六十三章 奪了豐樂樓,咱倆當東家!第五百三十二章 奪妻之恨,殺子之仇第九百五十七章 驚聞喜訊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六百六十二章 發行國債?第九百一十四章 我還要……第五百三十一章 酷刑 (第三更!)第四百九十三章 天理難容第三百八十三章 給鳳姐兒個體面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九百二十七章 一線生機第九百七十章 苦肉計第九百零八章驚夜第六百七十六章 皇后の不捨第一百一十四章 討嫌第九百零三章 喜!第五百四十章 福耶?禍耶!第七百七十二章 以母跪子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一章 清白身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一百二十七章 轉性兒了?第五十四章 談妥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八百九十八章 賈政續絃?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不可!第四百七十章 齁甜!(七夕快樂!)第一百七十章 人才難得第二十一章 招攬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一百三十三章 香菱學詩第五百五十八章 王夫人:可來了青天大老爺了!第九百一十五章 油盡燈枯?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你還真是下賤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三百五十三章 可惜了 (第三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婦道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安排穩妥第五十八章 豪宅第九章 警示第五百九十八章 哎呀,壞了!林姑娘怎麼今兒就回來了?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五百六十九章 狼心狗肺!第四百七十四章 體諒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一千零三十三章 翻臉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一百六十四章 種子第十四章 走水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一百五十八章 風變(求訂閱啊啊啊!)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一百三十章 親近第五百二十章 兵馬司成軍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一百六十八章 一般見識(求訂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