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四章 必有大變!

神京城,佈政坊。

林府忠林堂。

林如海氣色看起來真的好了許多,雖然遠沒有眼前老道長這般,雖滿頭銀白,卻面如嬰孩,神氣清明,卻也不似垂垂將死之態。

“殘餘之人,爲苟全性命出此下策,讓道長見笑了。”

林如海與老人手談,棋盤上棋路看起來簡單之極,但每走一步,以林如海之智都要思慮良久。

自揚州府秘密進京的老道人搖頭笑道:“世間萬事皆爲因果,故而看一事,只看其因,觀其果即可。居士以急流勇退之心行此策,使得朝堂之上少了許多紛爭,使得萬民得益,老道又豈敢言笑?只是以居士之大才,果真願意放下?世人皆知此二字,亦皆知此二字之智慧,可真正能做到的,萬中無一啊。”

林如海笑道:“道長所言之放下,是大智慧之放下。在下之放下,是凡夫俗子存了私心的放下。一爲苟活,二爲天倫。比不得,比不得啊。”

老道人沉吟稍許,道:“在揚州齊家時,齊老太爺偶爾亦與老道閒聊幾句。齊老太爺說,朝廷新政,大半功於賢師徒。而新政,雖損害許多士紳之利,卻的確利於黎庶。聽說,還有更進一步的新政,對百姓愈發有益。如今新政不過初行,居士果真放得下?哦,非老道多事,只是雖身在紅塵外,卻也想爲天下黎庶留一大才。”

林如海看了老道人一眼,搖頭笑道:“道長過譽了。即便新政之始我與薔兒多有出力,薄有苦勞。但是,也要信得過後來者。否則只我們師徒二人,又能強行幾年?且,在位愈久,反而容易叫天下士紳對朝廷的怨恨更多,於朝廷於新政而言,都非好事。

因此,於公於私,都該退了。”

老道人又置一子後,笑道:“居士果然有大慧根,倒比老道我更看得開些。說句叫居士笑話之言,老道其實凡心甚熾,功名富貴之心更是未熄滅過。只是在文章上的才學平平,屢試不第。若非如此,也不能去齊家做供奉。平日裡,就好和齊老太爺論政。他是布衣結交天子的高人……”

林如海心中疑惑盡解,啼笑皆非道:“怎齊家大公子薦老道長進京時,卻說老道長爲神仙中人,不食人間煙火,一味在齊家清修?”

老道人笑了笑,道:“居士怕是不知,二十年前齊老太爺曾給我捐了一官,在湖州當知府,還是個實缺。結果,呵呵,不提也罷。官場之黑暗,着實讓老道開了眼界。若非齊老太爺相救,老道我身陷囹圄不說,連性命也幾爲不保。哪有甚麼天理?哪有甚麼王法?哪有甚麼是非分明吶?古往今來的官場,應是一般如此。

老道我雖然凡心甚熾,但好在有幾分自知之明。從那以後,再不想着往官場裡蹦了。但依舊好談政事,還是想看着朝廷變好吶。若非如此,老道也不會千里迢迢進京來爲居士調理身子。

都說大醫醫國,小醫醫病。老道我雖然只會醫病,可治好了居士,許也等於醫國了!”

林如海存下敬意,緩緩道:“道長哪裡是凡心甚熾,分明是雖處江湖之遠,仍憂黎庶社稷。只是官場不比醫術,若無根基背景,就只能隨波逐流,和光同塵。否則,粉身碎骨絕非頑笑。”

一個野路子出身的官兒,連個同年師長也沒有,背後的齊家多半也不想讓這樣一個醫術傳神的人跑去做官,不暗下絆子就不錯了。

這樣一個官,想當清流,可不就是差點性命不保?

老道人再落一子,一雙眼睛不見絲毫渾濁,如童子般看着林如海呵呵一笑,道:“雖在化外,卻也是讀書人。”頓了頓又道:“就居士所言天子之傷勢,業已到了用阿芙蓉止痛的地步,且傷及腰髓,腰肢以下俱廢。以老道淺薄之識料想,天子難過兩載之數。甚至,一載後,龍體難免有潰爛之厄。居士好生將養,兩年後亦不到花甲之年,仍可擎天架海吶!”

林如海聞言,神情卻有些凝重起來,緩緩道:“且先熬過這一段風高浪險之時日罷。”

連老虎臨死前,都要擇人而噬,更何況是龍?

天子豈能小覷,這個時候將李暄推出來爲太子,安穩局勢,由此可見,其心中殺機已現吶……

……

神京東城,十王街。

恪榮郡王府。

李時面色木然的坐在書房內,三大幕僚慈恩老僧、理連、秋池俱在。

不過相比於李時的絕望,三位幕僚中,慈恩老和尚和秋池二人卻仍帶笑意。

慈恩老和尚勸道:“王爺,此事究竟是福是禍,仍是未定之說,又何須哀絕?”

李時聞言,慘然一笑道:“大師,如何還是未定之說?便是小五廢物,可有母后在,有軍機處幾位大學士鼎力支持,還有……還有外面一個賈薔在,哪裡還未定?”

慈恩老和尚呵呵笑道:“正是因爲如此,貧僧才說仍是未定之數。天子尚在啊,諸大臣就選好了明主,又置天子於何地?尤其是眼下這種情形,皇上聖心正值最敏感多疑之時。內有皇后,外有軍機,外省更有掌兵掌財之權臣,合起來都能行廢立之事了。皇上是一步步熬到大位上的,歷經多少陰謀算計,他會放任這種形勢長久?王爺,且靜觀之罷,必有大變!”

李時聞言,緩緩回過神來,眼睛也漸漸明亮森然起來……

再給他一次機會,他一定不會放過這些負了他的奸臣們!

……

翌日清晨,屋外颱風吹。

分明已至辰時,外面還是一片昏暗。

“這天兒也真是的,颳了一宿了,還不見停……”

黛玉閨房內,紫鵑光溜溜的從陪榻上起身,埋怨了句後,趕緊穿衣裳。

另一側,黛玉俏臉上餘韻未散,眼角似仍有淚痕,依偎在賈薔懷中睡着。

其實,她連三成的恩澤都未承受。

即便是在閨幃紗帳中,賈薔對她都呵護到了極點。

而後將剩餘的粗暴都施展在了她身上……

可也不知是不是自己太缺心眼兒,紫鵑竟然暗暗發現,她喜歡這樣的粗暴……

“一宿就停?不刮個幾天,怎能安歇?你煩甚麼,又不耽擱你騎馬。疾風驟雨中,你不是更歡實?”

賈薔不知何時睜開了眼,欣賞完美人更衣後,懶洋洋的輕聲說道。

紫鵑唬了一跳,轉過頭來紅着臉小聲咬牙啐道:“爺愈會亂嚼舌!昨兒晚上說錯了話,夜裡姑娘怎麼罰你的?”

賈薔冷笑道:“你真以爲我怕她?我不過就是喜歡跪搓衣板,個人癖好,你管得着嗎?”

紫鵑聞言一下捂住嘴,削瘦的肩膀抖啊抖,嬌俏憐人。

而賈薔懷裡的姑娘也“噗嗤”一笑,身子往後頂了頂,抗議他的促狹。

不過不知感受到了甚麼,黛玉面色微變,忙警告道:“不許鬧了!骨頭架子都要散了……”

昨兒晚上,的確是疾風驟雨。

賈薔憐惜她,目光又看向紫鵑,紫鵑唬了一跳,忙道:“我去取洗漱熱水來。”就匆匆逃開。

等閨房裡只二人時,黛玉看着窗外的風雨,不無憂色輕聲道:“哥哥,京裡那邊,爹爹果然無事麼?”

賈薔將她抱緊了些,安撫住她的心口,溫聲笑道:“你還擔心先生?以其之謀略,當他老人家放下身段後,天下何人能傷他?”

黛玉信他,放下心來,遲疑了稍許後,小聲道:“你覺不覺得,爹爹用的這些手段,好似不怎麼……”

賈薔嘿嘿笑道:“好啊,你說先生像奸臣麼?”

黛玉聞言俏臉大紅,小翹臀用力往後撞了下,賈薔嘿嘿一笑,忙又躲開,然後回過頭來瞪賈薔,道:“我在說正經的。”

賈薔將她重新擁緊,道:“這世上,尤其是官場上,哪有那麼許多陽春白雪?先生之策,看起來的確不那麼光明正大,可是你不能只看過程,要看初衷,要看過程。

如果先生和我的初衷是爲了我們自己的權勢,是想造反,那這番做派肯定是陰謀詭計,青史之上必讓人詬病。

可我們不是啊,我們這樣做終究是爲了避免更劇烈乃至更慘烈的衝突,避免生靈塗炭!

我和先生,忠於社稷、忠於黎庶,只是想擺脫鳥盡弓藏的悲慘下場罷了。”

黛玉聞言,神情豁然開朗,道:“此便是,民爲貴、社稷次之、君爲輕?”

賈薔在她發間吻了口,笑道:“賢妻所言甚是!”

黛玉眉眼間滿是靈動,笑道:“也難怪你們能得逞,連我這個做女兒的都想不到爹爹會如此用計,更何況其他人?”

賈薔哈哈大笑道:“誰說不是呢?先生一輩子都在大公無私,甘爲社稷君父謀福祉,自然沒人想的到……但先生也不完全是爲己身相謀,一樣是在爲社稷爲君王謀。畢竟,先生最瞭解我不過。若果真他在京裡出了事,或是有人想讓我們落不得一個好下場,那結局只能是兩敗俱傷,玉石俱焚!先生從未指望過我能遵守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那一套。”

黛玉將螓首倚在賈薔懷裡,覺得特別安心。

相比於所謂的迂腐忠臣,她更喜歡賈薔這樣。

黛玉抿嘴笑道:“爹爹也是受了你的影響纔會這樣……”

賈薔握手捏了捏,惹得黛玉嬌嗔一聲後,哈哈笑道:“以我的道行,不妄自菲薄的說,再修行二十年也到不了先生的境界。但願從齊家上京的那位道家老神仙妙術無雙,能讓先生再活五十年,我就輕快的多嘍!”

黛玉聞言眼睛微微溼潤,輕聲道:“也不奢求那麼久,總要再有十年……二十年就好。”

……

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八百零八章 姜,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十五章 賀禮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九章 警示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
第七百零三章 無題第三百一十二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五百六十七章 天下奇毒!第六百零三章 懼內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胖砸~第六百一十二章 今夜醜正,建佛國,尊佛母!第六百二十九章 冷遇第二百八十九章 炸雷第八百八十六章 缺額二百萬 (第三更,求訂閱!)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二百三十三章 榮慶堂上(三)第二百六十章 交換,鳴冤第七百六十二章 遼東案發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天子守國門,君王死社稷第八百零八章 姜,還是老的辣!第六百二十五章 賈薔:今兒的風,有些喧囂啊……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九百三十八章 廢墟中……第四百七十九章 昏倒第十五章 賀禮第二百七十一章 膽寒第九十六章 滴血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慈愛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真,幼稚,難得第四百七十一章 操盡心思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八百八十九章 儘想美事!第七百五十八章 賈薔:我是乃翁第七百七十四章 圈府拿人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二百五十五章 咔嚓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四百六十章 紛至沓來第四百一十四章 賈薔完了?(第三更!)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七百九十章 李時登門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二百九十三章 君子不器第六百三十一章 黛玉毆打賈薔二三事……第八百一十二章 誅賈家,以淨天下!第五百九十三章 二嬸嬸……過來第八百九十四章 娘娘,臣要解救萬千女子!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二百六十八章 殺!殺!殺!(加更!)第八百六十五章 自毀太阿第三百四十九章 玉石俱焚 (第四更!)第九百五十九章 奪回四海王基業?第六百七十七章 賈薔:皇后娘娘,臣鐵骨錚錚,不會折腰!!第七百三十六章 畜生!(第三更!)第一千零五十五章 本宮等着你第二十章 禍兮福所倚第五百五十七章 黛玉:鳳兒,你走罷……第四百五十九章 不着調第九百七十八章 奔投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臣晚上再來第九百二十章 從此爲夫妻第二百四十四章 血債血償!!第五百一十三章 寧郡王妃第八章 冰糖蓮子羹第八百四十二章 昏招第九百九十八章 如在夢中第五百七十五章 封氏原姓秦?第三十九章 恩賜第七百二十八章 天家第九十章 半山公第一百八十六章 銀狐第一百一十七章 眼皮淺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十九章 林姑姑第一百二十二章 方子有問題第七百七十七章 妙玉:你面相早夭短壽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宿敵第六百八十五章 將船擊沉?第一百五十九章 發昏當死第二百八十八章 斷官司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五百九十四章 大祝壽?不行第九百八十五章 寶玉瘋了第二百五十二章 官印第四百零四章 道之所在,雖千萬人吾往矣第二百二十二章 屈指可數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二十三章 賈芸第一千零七十三章 遺世獨立第二百八十四章 皇后做媒第八百四十章 小丑竟是我自己……第七十二章 太上皇,你大爺!第九百六十三章 幹了!第四百一十五章 呸!少神氣!(第四更!)第九百五十五章 還有脈?第六十七章 可憐第二百四十章 人不人,鬼不鬼第三百五十六章 二太太在教我做事?(第二更!)第八百四十三章 情到濃時情轉薄第九章 警示第二百零四章 深意第五百四十八章 廷仗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三百三十章 新書 (第二更!)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