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皇上,林如海醒來了

濠鏡,聖保羅大教堂。

作爲東方最大的天主教堂,西方建築風格和東方相結合,落日之下,美的讓人震驚。

賈薔引着一衆內眷,在清場後的聖保羅大教堂遊覽了半個下午。

薇薇安、凱瑟琳還有伊麗莎白的女兒約翰娜爲導遊,爲黛玉、子瑜等講述着聖母、聖嬰、天使等故事。

賈薔並未掃興,告訴家裡人那些傳教士在西夷各國殖民過程中起到了甚麼作用。

在這些潔白無瑕之下,遮掩着的是甚麼樣的惡臭和血腥。

生活中的沉重,已經不少了,只要她們不去傻乎乎的信洋教,倒也不必讓她們去知道世上的邪惡到底有多麼沒有底線。

只看建築之美,開闊開闊眼界就好。

賈薔看了個大概,見教堂內外的確安全,就出去與齊筠、徐臻等會見,一起往旁邊聖保羅炮臺逛去。

“唉,不服不行啊。我在這邊鞠躬精瘁,是賣藝又賣身,差點殉在這邊。自以爲開拓了不小的局面,收穫也不算見不得人……可人比人得死啊!國公爺纔來不到二月功夫,就把這些忘八肏的裡裡外外上上下下治的服服帖帖的。先前咱們商船出海都得提着心,糧船還被劫持了許多次,再看看現在,人家上趕着要替咱們運。前兒一船出了安南就開始漏水,好傢伙,附近七八艘西夷商船出人出船,生生將糧食和船都送了回來,一轉身就成大好人了!我算看明白了,自身要是不強,那周邊兒好人也得變成壞人欺負你。等你強了起來,壞人也會變成好人,樂善好施。”

徐臻雖然從來吊兒郎當,但心氣極高,連當初揚州四公子之首的齊筠也不放在眼裡,但這回是真受了打擊。

賈薔哼哼一聲沒開口,他沒安慰男人的習慣。

倒是齊筠儒雅心善些,呵呵笑道:“你若是比國公爺還了得,還甘心居於其下,爲國公爺辦差?”

而後又同賈薔笑道:“徐仲鸞之謀,其實我早就知道。當初在揚州時,就幾番想請他來齊家做事,都給他插科打諢推去了。如今也算是天道循環、報應不爽。有才之人恃才傲物,卻不知世上總有比他更大才者。”

賈薔“嗯”了聲,道:“這番話我也應該聽進去,莫要以爲可以算盡天下人。好些事,都是瞬即萬變。德昂,德林號在揚州的家業正不斷的轉移至小琉球。十三行一些家族也在往小琉球大舉遷徙,佔據肥沃土地,建立工坊,並從山東等地不斷的運災民過去。你們齊家如何打算?我瞧着,好像沒甚麼動靜。不要起了個大早,趕一個晚集。小琉球是一塊寶島,柔佛那邊想真正能紮根發展壯大,非五年十年期不可。”

齊筠聞言笑道:“已經開始往小琉球搬了,不過我也不知祖父大人是如何想的,揚州那邊家業的主體,仍沒有動。看起來,似乎是相信國公爺既能出海開拓,也能保住大燕境內底盤不失……”

賈薔聞言哈哈笑道:“他老人家對我倒比我自己還有信心……”卻也未多言,看向後面和伊麗莎白嘰咕了一會兒的徐臻道:“仲鸞。”

徐臻忙應道:“國公爺有何吩咐?”

賈薔問道:“小琉球那邊需要一個整體管事的,除了水師出海不管外,餘者如島上防衛、政事安頓、工坊佈局,以及對各大世家遷徙寶島後必然生出的一些事,再有就是和原著民間的矛盾,都需要人來操持。雖無總督之名,卻有總督之實權。當然,小琉球名義上地位最高的是三娘,她代表我的身份。但她只負責掌軍,餘者,皆需旁人輔佐。你以爲,如何?”

聽聞此言,連齊筠面色都變了變。

小琉球雖佔一個小字,但絕不小。

且有德林號傾盡全力轉移至此,再加上十三行、九大姓和他們揚州齊家,不斷往小琉球搬遷,又正好得天時遇到災年,以九大姓和十三行的能量,簡直如鯨吞一般在不斷將災民往小琉球上遷徙。

若是推斷無誤,明歲依舊是大災年的話,那小琉球上怕是要有百萬民衆。

徐臻,一個極有才能但不着調的小年輕,就要擔負起一省督撫之權?

甩開他十條街啊……

徐臻一張臉都鮮活了起來,臉上的肉都跳了跳,道:“喲!國公爺,小的給您磕頭了!”

賈薔沒理他,而是同齊筠道:“仲鸞是個清白人,在小琉球沒有利益干礙,所以能服衆。若是德昂你,齊家上島後,你在彼處就會束手束腳,難免會出亂事,很麻煩,也會分散你的精力。

德昂,日子還長,我們的將來遠不止一個小小的小琉球。待我回京後,你就代我出面坐鎮粵州城。

你爲人儒雅謙和,各方面都能調和得當。

而仲鸞有急智機變之能,小琉球初興,必多雜難之事,他更適合。”

二人聽聞這番話,明白了他的心意,自不會多言。

賈薔一手扶着聖保羅炮臺的大炮,一面眺望浩瀚的南海夜景,見海上一輪明月高懸,心情也有些波瀾,又道:“德昂、仲鸞,這南海之畔,是你我大業起興之地,同樣也是我最後的退路,所以絕不可有半點閃失。

你二人莫要小瞧天下人,想壞事者想取而代之者不知凡幾,所以你二人在南邊務要精誠合作,勉力共之。

別的我都不擔心,金銀你們也不會放在心上,但一個‘權’字,一個‘爭’字,此二字令古今多少英雄豪傑折戟沉沙?

你二人雖年輕,卻也算得上當世人傑,前途不可限量。

本公望你們記得此二字,好自爲之。”

“國公爺,怎麼聽着,感覺您好像要回京了?”

徐臻摸了摸後腦勺,看着賈薔的背影問道。

賈薔搖了搖頭,道:“回京還要再等等。”

眼下還未積攢出迫不得已時打一場大仗的家底兒,小琉球上也還未練出火器強軍,未以鐵血紀律規肅過的大軍,都非強軍。

賈薔當然沒時間從無到有訓練出一支鐵軍來,但卻可以建一座軍校。

黃埔的名頭太大,他擔不起,但德林軍事學院之名也足矣。

賈薔將德林四海船隊完全交給閆三娘,當然是給予她充足的信任。

但艦隊內所有隊正(五十人)以上的武官,皆要入軍事學院進行長短期不等的學習。

且一輩子絕不是隻學一回,想當更大的官,每提拔一回,都要進行一回入校學習。

之後的半年到一年時間內,賈薔會做德林軍校的第一任山長。

軍事技能他自然不懂,這倒沒關係,有閆平並他的六個老兄弟,還有不少西夷武官出身的水手懂。

賈薔所能做的,就是設定一套儘可能完整的學院制度,包括針對先生的,和學員的。

另一樣重要的事,就是政治思想工作,這是前世我黨奇蹟一般坐江山的絕對法寶。

賈薔雖沒想過坐江山,但以爲若不借鑑一些,那纔是暴殄天物。

心裡盤算着這些重要的事,賈薔面上也表現出一絲絲壓力,他眺望着海上明月,心裡又忽地想起,算算日子,嶽之象該進京了……

……

佈政坊,林府。

梅園。

梅姨娘如槁木般躺在牀榻上,雙目空洞無神的望着頭頂的帳子,卻又甚麼也看不到。

淚水早已沾溼了枕巾,溼了幹,幹了又溼,快要流盡了……

用心如死灰來形容,也形容不來此刻梅姨娘的心。

那是看不見一絲光明,整個世界都陷入黑暗的深淵地獄……

刻骨銘心的,絕望。

“吱……呀!”

忽地,一道開門聲傳來。

但又如何能驚動得了梅姨娘,她只願沉溺於這片死寂中,一起歸於寂滅。

“靈韞,我來看你了。”

這道虛弱蒼老的聲音,卻如驚雷一般,讓木然的梅姨娘猛然一顫,隨即不敢置信的眼中聚光,看向了來人。

“老……老爺?!”

梅姨娘看着由忠伯攙扶着,形容清癯的林如海站在榻前,一時無法相信,哽咽道:“老爺,你來接我和……咱們的孩兒了麼?”

眼淚又淌了下來,聲音哀絕。

林如海緩緩坐於榻邊,溫聲道:“靈韞,咱們的孩兒沒死,他只是去了很遠的地方,總有一天,他會回來的。”

被林如海有些溫暖的手握住,梅姨娘這才察覺出來不對,一下坐了起來,聲音卻愈發顫抖,淚流不止道:“老爺,您……您真的醒來了?”

林如海微笑頷首道:“忠伯見家裡出了事,你經不起打擊倒下了,擔心這樣家就要散了,便於我榻前哭了許久,我聽說了後,就醒來了。靈韞,相信我,孩兒只是去了很遠的地方,他沒有事,他一定會回來的。”

梅姨娘張着嘴,無聲的哀嚎了起來,非痛至骨髓,痛至靈魂最深處,又如何連聲都哭不出?

林如海眼中閃過一抹愧疚,輕輕將她攬入懷中,輕聲道:“靈韞,往後我哪也不去了,只當還未醒來,好好將養身子骨,好好與你書畫琴棋度日。皇恩雖重,你我業已還清。今後,咱們就在府上,等咱們的孩兒歸來,可好?”

論相貌,林如海屬於當世最頂尖的一撥。

論才學,林如海探花郎出身,詩詞賦文海內聞名。

論心情,他儒雅隨和,溫柔體貼。

這樣的男人,又如何不招女人傾心?

梅姨娘在經歷了最深的絕望後,卻迎來了老天對她的補償,讓她不至於自己埋葬了自己。

“好!老爺,我就和老爺一道,等孩兒回來。誰也,不告訴。”

她欠的恩情,也已還清了……

……

西苑,龍舟。

御殿內,獨帝后並新任儲君東宮太子李暄在。

只是,看着忸怩不安的站在那,時而眉飛色舞咧嘴直樂,時而糾結起一張苦瓜臉,難以決斷的李暄,隆安帝不由嘆息一聲,問道:“你不想當太子?”

李暄聞言,下意識的看向尹後,只是尹後卻看也不看他,只顧着拿着美人捶與皇上捶腿,不由氣餒,乾巴巴道:“父皇,兒臣想當,可是也不想當……”

“說人話。”

李暄忙道:“兒臣想當,是因爲覺着當了太子後,好些事可以做主了,不再讓那些荒唐混帳事發生。可也不想當……尤其是看到父皇當了皇上後,日夜操勞,太累太苦。且兒臣有自知之明,讀書讀書不成,武略武略也不通。若非父皇、母后寵愛,兒臣就是宗室裡最沒用的廢物點心。滿朝文武也都不喜歡兒臣,說兒臣憊賴荒唐,有辱父皇賢名。父皇,要不還是讓大哥來當太子罷。兒臣保證,大哥當太子,賈薔回來絕不敢鬧!”

隆安帝淡淡問道:“你有甚麼法子按住他?”

李暄小得意的嘿嘿笑道:“兒臣就同他說,要打罵那羣鬧事的士子容易,罷了功名流放發配也使得,可其他的不準幹。不然,兒臣一頭碰死他家大門上!”

聽聞此言,隆安帝一時語滯……

今日這個畜生爲了拉李時下水,生生跳進湖裡……

這種事,他的確做的出。

隆安帝不明白,他怎麼就生了這麼個兒子?

“父皇,兒臣說的是真心話,大哥能當太子,兒臣一百個願意。”

李暄見隆安帝不說話,以爲說動了,忙更勸一步。

隆安帝餘光旁觀,發現尹後仍一言不發。

他眼睛微微眯了眯,看着李暄道:“你就一點不貪戀太子之位?你莫告訴朕,你不知道天子與親王、郡王的分別。”

李暄乾笑了聲,道:“兒臣自然知道,一個是君,一個是臣嘛。且兒孫後代也完全不是一回事……可是兒臣還是想着,何必手足相爭?賈薔都說了,外面有無邊無際廣袤的土地,等着大燕去搶佔。兒臣果真想當皇上了,去搶片地盤當就是了。大哥當了太子,兒臣還當父皇、母后的皇子,自由自在多好。等將來兒臣在外面佔山爲王,修個大大的園子,請父皇、母后去臨園!兒臣覺得賈薔說的很對,在大燕內爭,都是沒出息的。要鬥,去和西夷洋番們去鬥,那才過癮,還能利國利民!”

隆安帝聞言,深深看了李暄一眼後,垂下眼簾,遮掩住目光中的失望,擺手道:“皇儲之事,豈有朝令夕改的道理?賈薔你也不必擔心,沒人想殺他。去罷,朕要安歇了。”

李暄聞言跪安,臨出宮殿前又看了一眼,就見其母后仍在恭恭敬敬的爲隆安帝捶腿。

一陣夜風吹過,李暄身上生出了些寒意,只是一時沒想明白,他方纔哪句話說錯了……

他還未出殿門,卻見戴權急急進殿,甚至顧不得與他打個招呼,就匆匆同隆安帝道:“主子爺,林府回報,林相醒來了……”

……

PS:麻煩大家幫忙分享一下本章說,分享時帶上作品相關話題,滿八百次可以換個小推薦。如今爲了一個小小的推薦,也得費力啊……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個好欺負的(第三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一筆虧空!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二百二十三章 愛屋及烏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一章 清白身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漸生波瀾起澎湃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七百一十六章 摘桃子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八百六十一章 雙寧會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活曹操!第四百八十五章 真正的至尊 (第三更!)第一百二十八章 甄家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五年爲期第四百二十六章 唯極富貴者能大度第九百四十一章 ,娘娘,臣乃偉丈夫!第四百二十七章 也不是個好欺負的(第三更!求訂閱!)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讓娘娘受驚了……第五百八十五章 尹皇后:賈薔果真是個好的!第一千零九十三章 軍功爵!第三百二十二章 林妹妹初入寧國府第五百二十三章 生殉可卿第二百八十六章 第一筆虧空!第二百一十九章 撕破面皮第五百三十五章 三個驚雷!第九百四十五章 血經第二百三十八章 明快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六百九十六章 藥引!藥引!!第六百零八章 貪婪者的狂歡第四百五十二章 國士無雙林如海第七十七章 寶玉,委屈你了第三百一十六章 賈赦出擊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一百六十六章 罪過第九百五十四章 絕殺!第七百一十八章 林如海:竇現失德,當罷免之!第一千零八十七章 成王敗寇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二百九十九章 雞飛蛋打第一百七十七章 千手觀音第八百八十一章 臣請娘娘賞桃花(求訂閱!)第八百七十九章 繡衣衛,誅賊!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二百四十八章 暴怒第八百三十一章 這天下朝廷不取,我來取之!第九百零五章 賞春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驚變第八百五十章 壞透了的林丫頭!第九百二十一章 機關算盡,反誤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結交 (第三更!)第四百二十四章 登門相求(第三更!)第五百一十六章 幫你數數心跳第四十二章 倒槍散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一億畝養廉田第一百二十三章 恩怨第六百五十四章 林如海:直去榮國府!第二百二十三章 愛屋及烏第七百六十章 寶釵之悲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賣妹求榮第八十八章 交鋒第九百零九章多謝……薔哥兒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一千零六十一章 被發現了!第五十六章 心思第六百五十三章 賈薔和三皇子同歸於盡?第三百七十九章 菊月樓風波(中)第五百零八章 生兒禮第五百二十五章 賈敬第八百三十七章 四海王必須死!第一百零五章 激動第三百九十九章 東府原有這個習俗第一百五十三章 新衣第三百八十章 菊月樓風波 (下)第三百零三章 酒後之言?第二百三十五章 榮慶堂上 (五)第五百二十六章 可卿身世?第八百四十八章 我是世間最美的情郎第三百九十八章 薔兒你好下流!!第六百五十九章 無道昏君第七百零六章 笑話第四百六十二章 掀桌子!第九百七十七章 馮淵案,復案!第八百五十六章 李暄的腦袋被他大哥打大了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二百三十六章 榮慶堂上 (完)第六百五十七章 賈薔:紫鵑,消失!第三百六十二章 惡客(第三更!)第九百八十四章 利益結合第三百九十三章 毒殺!(第二更!)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你昨晚乾的好事!第三百九十四章 路遇 (第三更!)第六百一十八章 二騎入神京……第四百五十章 沙比 (第三更!)第一百五十二章 說情第一百三十一章 謀劃第六百一十章 懸樑,吞金?第九百三十六章 夜宴第一千零七十五章 三日後,勤王誅逆!第二百七十二章 晴雯去哪了第八百一十六章 回京!!第一章 清白身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