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章 孩子沒保住……

“賈薔何人也?本爲權貴,又爲天子親軍指揮使,此輩不讀聖賢書,不明忠孝節義,一味放權,必成大禍!”

“賈薔幼無怙恃,乃無教養之子,不修德行,年少驟貴,便恣意妄爲,成爲國賊。”

“此獠不誅,將來亂大燕天下者,必是此賊!!”

“藉口採買海糧之由,擅啓邊釁,與葡里亞交戰,敲詐勒索百萬兩銀子,更威壓尼德蘭,使我天朝上邦仁義之名盡失!”

“海外之民自棄王化,系彼地土生,實與番民無異,在爪哇被殺,實則孽由自作,我大燕聖朝,何須加以責備,以壞仁義之名?”

“若不如此,賈賊焉能養私兵過萬,戰艦過百?此賊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矣!”

“有其師,必有其弟子!林如海於宮裡,逼着天子殺荊朝雲,此便爲逼宮之舉!”

“正是!天子爲民而受重傷,正是紫微星羸弱之時,林如海大忠實奸,行逼宮之舉,此賊之險,不亞於董曹之禍!”

“便是此理!那賈賊,就是其麾下呂奉先!”

“奉你娘個錘子!球攮的一羣忘八肏的頑意兒,黑了心了,跑這來聒噪!!”

正當佈政坊林府外的街道上,一羣白衣青衿士子們正在高談闊論,口口聲聲要除國賊時,就見一頭戴簪纓金翅王帽,穿着江牙海水五爪坐龍蟒袍的年輕王爺,騎着一匹御馬,在諸親衛護從下急急打馬而來,見着人羣張口就罵。

尋常宗室皇親,哪個不是打三五歲起就開始教禮數規矩,言談舉止的禮數都是烙在骨子裡的,何曾見過如此“口吐芬芳”的王爺?

然而這位王爺不僅罵,他面容猙獰顯然怒到了極點,縱馬過來,身邊伴當沒來得及來,就一鞭子抽下,一個國子監監生慘叫一聲倒地。

“吃飽了撐的忘八東西,爺本不稀得搭理你們,忍你們多時了!偏你們不知死活,哪嚼舌根子不能嚼,跑這來嚼蛆?林相爲了國朝社稷,落得今日的下場,人都快不行了,你們怎不乾脆進去拿繩子把他勒死?”

“想唱一出罵權奸的大戲揚名?好啊,爺成全你們,你們乾脆再來一出打奸王的戲不更好?看爺今兒不打死你們這羣球攮的下流種子!”

李暄得了信兒,京城士子和國子監生們得聞賈薔在南邊兒和葡里亞開戰,並一戰得勝後,原本就整天咒罵的人羣一下又炸鍋了。

本來他們罵就罵,李暄也管不了那麼許多,誰叫這樣熱鬧的事賈薔沒叫他?

且對於賈薔名下德林號的實力,說實話,他也有些心驚。

讓人罵罵,也並非全是壞事,防微杜漸……

可他沒想到,這些人會下作到這個地步,跑林如海家外面來罵了。

李暄是絕不信賈薔會造反的,且憑几條船造個雞毛的反,所以打心裡,賈薔仍是他最可靠,也是最指得上的朋友,賈薔臨出京前,特意將賈、林兩家託付給他。

如今要是因爲這些人讓林家出點事,那等賈薔回來,他還如何有臉見人?

因此下手極狠,不一會兒,地上躺了四五個書生。

伴當陸豐見了差點瘋了,上前拼命抱住李暄哭腔道:“爺,打不得,打不得啊!”

WWW ●тт kan ●c○

要是打幾個權貴子弟,將門衙內,那自然沒甚大事。

可這些個個都是讀書種子,肆意虐打,朝廷上非得炸鍋不可!

李暄不怕,推開陸豐還要再打,正這時,就見恪榮郡王李時急急打馬趕來,上前一把奪過李暄的鞭子,厲聲斥道:“老五,你還要胡鬧到甚麼時候?”

“我胡鬧?!”

李暄臉都氣青了,指着地上那幾個罵道:“這羣忘八肏的,哪有點讀書人的仁義?便是林如海不是大學士,就是一尋常小官兒,人家爲了朝廷,老婆老婆死了,兒子兒子死了,連他自己也險死幾回,跪在御前差點累死。四哥,這樣的臣子,就該受這樣的羞辱?這羣球攮的背後一定有人指使!”

李時聞言臉色難看的厲害,斥道:“到底該如何,朝廷自有公論,由得你在這出手打人?賈薔那套行事恣意妄爲無法無天的做派,你倒學了個齊整!我看你就是撞客了,賈薔養的私軍都能打敗一國,逼退一國了,你身爲大燕皇子,還幫他說話?”

周圍士子聽聞此賢王之言,竟有感動的嚎啕大哭的。

李暄還想說甚麼,卻被李時拉扯住,怒道:“父皇召見你!怎麼,還讓父皇等着你在這撒潑?”

李暄終不能再說甚麼,憋屈的恨恨離去。

然而這邊的士子卻因爲有李時撐腰,在經歷糊塗王爺的屈辱後,愈發歇斯底里的罵起街來……

……

皇城,西苑。

龍舟上。

看着跪在地上的李暄,隆安帝臉色難看的緊,卻沒有搭理。

他看向韓彬道:“此事還是要傳旨賈薔,讓他給個交代。朕的確說過,許他三月之期,德林號可假繡衣衛之名行事。可是朕沒讓他輕啓戰端,以番邦開戰!再有,德林號的實力是不是有些過分了?一個商號,可以湊出上萬戰兵,他想幹甚麼?”

韓彬緩緩道:“皇上所言甚是,此事的確要有個交代,也必須要有個交代。不過臣料想,還是與其出海之策有關。”

韓琮亦道:“朝廷從安南、暹羅採買糧食,多遭葡里亞、尼德蘭戰船攔截,損失慘重。兩廣總督派人前去交涉,也無甚結果。或許,這就是賈薔惱火出兵的緣由。賈薔的性子,皇上也瞭解。當然,三月期滿後,再妄動兵事,那就絕不能容了。”

隆安帝還未開口,李時就略略遲疑道:“兩位大學士說的都有理,只是小王卻聽說,此次興兵,是賈薔收復的四海王舊部爲了復仇才動的手。如今在小琉球做主的,是賈薔那位出身四海王之女的小妾。爲了收攬軍心,重振士氣,才……若是如此,賈薔已經行割據之實了。”

“四哥,你這話就沒意思了。小琉球原就被四海王佔據着,如今賈薔收了回來,浙江水陸提督和福建水陸提督都繞島巡視過一圈,以示朝廷主權。放之前,他們敢?怎麼好事到了你這,反倒成了壞事了?”

李暄忍不住開口說道。

李時眉頭皺起,卻聽隆安帝喝斥道:“混帳東西!你還有臉開口?”

李暄唬的臉色一白,想了想卻還是鼓起勇氣道:“父皇,眼下佈政坊林府門前聚集了幾百士子,不過兒臣覺得有些人未必是士子,就在裡面鼓搗起鬨。他們大罵林如海是國賊,是董卓、曹操,還罵賈薔是呂布,喊打喊殺的。可如今林如海昏迷不醒,林家就一個妾室,還大着個肚子。果真被這些人唬出個三長兩短來,叫賈薔知道了去,兒臣都不知道他會幹出甚麼事來……”

“荒唐!!”

“胡鬧!!”

聽聞此言,韓彬、韓琮並李晗、張谷等無不色變,紛紛厲呵起來。

隆安帝臉色同樣瞬間陰沉,眼神刀子似的看向戴權,戴權唬了一跳,忙道:“主子爺,想必是才發生沒多久,還沒報上來……”

隆安帝沉聲道:“立刻派人,將那些人趕走!成何體統?”

李暄這下高興了,又惱火方纔李時罵了他一路,告狀道:“兒臣剛纔就要趕那些人走來着,四哥還攔下兒臣,訓了兒臣一路。那些人得了四哥的相助,愈發得了意了,這會兒正罵的兇……”

李時氣極,瞪眼道:“小五,莫要胡說八道!我就是攔下你鞭打士子,你知道此事傳開你是甚麼下場?這會兒還反咬我一口!”

方纔宮裡只聽說了李暄和士子在佈政坊起了衝突,李暄鞭笞國子監監生,一羣君臣自然震怒。

隆安帝甚至承諾,會好好圈李暄一段時日,教他學好規矩王法。

可這會兒聽說居然是一羣書生跑去佈政坊罵國賊,那就是兩回事了。

韓彬等人對李時的看法,再度下調。

他那點小心思,又豈能瞞得過軍機處這羣天下頂尖的人物?

更何況,當**宮時雖然林如海打頭陣,可他們也都是壓陣之人。

果真清算起來,誰能跑得開?

不過就在氣氛漸漸微妙,韓彬沉吟稍許,正準備開口時,卻見戴權滿頭大汗面色慘白的急急進來,見其神色,隆安帝心中就是一沉。

果不其然,戴權至跟前後,顫聲報道:“主子爺,出大事了。林府……林府……”

“林府如何了?”

隆安帝臉色鐵青,龍舟殿內一片寂靜,韓彬等也緊緊抿嘴,目光森然的看向戴權。

戴權聲音愈發顫抖,道:“林府上奏,林相爺的妾室梅氏,因受……因受了驚嚇,難……難產……孩子,孩子……”

“孩子如何了?”

韓彬一步上前,極度壓抑着怒意問道。

戴權額頭上豆大的汗滴下,道:“孩子沒保住,還是個男嬰……”

龍舟宮殿內,鴉雀無聲。

李時面色亦變了幾變後,躬身道:“父皇,還請即刻下旨封鎖消息,並傳旨賈薔,立刻回京!以防,不忍言之事發生!”

聽聞此言,殿內諸人紛紛色變。

這就要,下手了嗎?

“嗷!!”

正這時,卻見一直跪在殿中的李暄一聲嚎叫後,猛地起身,一頭撞向李時。

李時猝不及防下,當即被撞倒在地,繼而被淚流滿面的李暄騎在身上,一通亂揍!

“四哥,你還要不要臉吶?好人,也要被你逼反了!!”

……

PS:居然這樣就一千章了……

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三百六十章 退親 (第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五章 外家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七百二十五章 四桅大船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
第八十二章 擔待第九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第七百零二章 可卿:二十四橋明月夜,玉人何處教吹簫第一百八十二章 戲園子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七十章 齊筠:侯爺,京里人都說你愛吃餃子!第三百六十章 退親 (第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強取豪奪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德林海師歸來說一下薛蟠此人第三十六章 奇遇第三百四十三章 至寶!(第二更!爲乞貓晨餐二寸魚大盟賀!)第三百三十七章 夜話 (第一更!)第七十八章 二嬸嬸第八十七章 告別第六百七十二章 賈薔:這操勞的人生,何時是個頭啊……第八百九十章 你娘就是不乾淨之人!第四百零八章 打秋風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不知死活第一百七十三章 退一步 (第四更!!)第三百六十六章 過街之鼠 (第一更!)第四百七十六章 有事相商第五百七十九章 休息一年,勿擾……第一千零四十六章 家事第三百二十一章 吳家跌倒,隆安吃飽第九百三十五章 何人贊同,何人反對?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請娘娘去桃園歇息……第九百七十六章 福壽膏第二百零五章 狐狸第第六百一十三章 天亡史家!第七十三章 謀退路第五十二章 贈書第四十七章 安能辨我是雄雌第九百八十一章 不請自來第二百三十二章 撕破臉皮第三百一十七章 一夜掃空!第四百四十七章 田國舅 (萬更求訂閱!)第二百二十八章 有我在第九百四十九章 私會第二百四十二章 機關算盡第二十六章 爭命!第一千零九十章 既然都不讓我走,那我不走就是第七百三十一章 和賈家聯姻?第二百六十九章 封侯非吾願第一百八十三章 外客第八百一十三章 封國公!第三百八十五章 叔叔怎來了?(第三更!)第九百一十三章 大哭第四百五十七章 激將第七百四十四章 李暄の慘狀(新年快樂啊!)第八百三十九章 寶參第四百九十章 適可而止第五百四十一章 不安第四百二十章 託付第五百三十七章 夏金桂……第十章 母女相商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八百零四章 京城炸鍋了!第四百三十四章 大燕勳臣中的敗類(第二更!)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血流成河!第九百九十二章 另闢蹊徑第一百四十二章 對答 (爲蘇少爺的劍盟主賀!)第一百五十一章 三味書屋(求訂閱,第三更!)第七百五十二章 綠豆糕第八百二十三章 林如海:你的時間不多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這樣也可以?第三百七十五章 安份第八百二十四章 怒極!第一百八十章 命運第一千零七十四章 尹家姑爺的施捨第九百四十七章 惡臭第三百四十四章 朕再收個義女如何?(第三更!)第九十八章 逃出第三百四十七章 晴天霹靂!(第二更!)第二百八十一章 再次平叛第八百七十八章 血洗到底!第五章 外家第三百四十二章 金冊 (第一更!)第七百七十三章 被發現了?第四十五章 相嫌第一百六十章 激怒第六百三十六章 湘雲:我先摘了你的桃吃!第一百三十七章 崩塌(第三更!)第七百零八章 一念之差第二百五十四章 陶醉(加更!)第七百一十三章 皇上不好了,竇大夫被五皇子騎馬撞翻了……第七百八十一章 天日昭昭!第九百四十四章 子瑜:你身上怎麼有姑姑的氣味?第六百四十章 三十六命婦鬧金鑾!第二百九十章 如此兼祧第六百四十六章 出賣和背叛第九百章 利令智昏第一百三十九章 金雞納樹(第五更!!)第九百九十七章 大戰!第六百零七章 殺人償命!(感謝狂拽鄭大師的盟主!)第七百二十章 我只是敲了敲邊鼓,搭了個臺……第九百二十三章 有沒有銀針測不出的毒?第七百二十五章 四桅大船第九百六十五章 尹後硃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