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

人死後,亡魂便會沉睡,古有六道輪迴,百年爲一世,百世爲一輪迴,六道輪迴之後,沉睡的亡魂便會甦醒,忘卻前身,轉世投胎。

···

劍魂大陸,魔獸山谷上空。

“紫雲劍聖,我凌皓來報仇了。”一個滿頭白髮的男子盯着眼前的老人說道,話裡沒有絲毫感情流露出來,臉上一片淡然,不知其喜怒。

“9年了,你還是來了,那個魔女真的對你那麼重要?”那個仙風道骨的紫雲劍聖說道,看着面前的年輕人,沒有一點敵意。

“紫雲劍聖,我敬你是老前輩,爲大陸做了許多貢獻,但是你錯就錯在殺了雪兒,更不該在殺了雪兒後還放了我,在你殺雪兒時我就發過誓,一定要你血債血償,魔女怎麼了,誰說修煉黑暗魔劍的就是魔,只要有一顆善良的心就是正道。”凌皓變得激動起來。

“看來你是不會回頭了,如果再過上幾年,以你的資質我可能不是你的對手,但是現在,哼,只能怪你太心急了。”說完,紫雲劍聖全身爆發出正紫色的光芒,光芒一絲不漏的全都凝聚到了手裡,一把正紫色的劍出現在了他的手裡,和原來爆發出的光芒顏色一樣,在劍的劍柄與劍身間有一顆正紫色的珠子,與劍渾然一體,“此劍號曰紫雲。”

“回頭?哈哈,在你揮劍殺向雪兒時,我就註定走上了這條不歸路,你現在叫我回頭,不覺得太晚了麼?”凌皓大笑起來,全身放出一白一紫兩道光芒,各佔半邊,然後光芒便像紫雲劍聖那樣全部集中到了手裡,一柄奇怪的劍出現在了他手裡,以中心兩分,包括劍魂在內,一面是淡紫色的,另一面是雪白色的,“此劍號曰皓雪。”

“皓雪劍?你還是忘不了她啊,那就戰吧,我雖然比你高一個級別,但是你有和他一樣的白色能量,我也不敢託大,看劍。”紫雲劍聖說着揮劍向前一斬,一道正紫色的劍氣向前衝去。

“今天不是你死就是你亡,我是不可能讓你看見明天的太陽的。”凌皓把皓雪劍放在胸口。

“叮··。”劍氣剛碰到皓雪劍便消散了,凌皓看着紫雲劍聖道:“不用熱身了,我不想拖時間。”

紫雲劍聖大笑幾聲:“年輕人真是沒耐心,好,那就如你所願...”只見紫雲劍忽然顫抖起來,一道道紫氣飄散出來,環繞在紫雲劍聖周邊。

“‘天地間,問之最強者誰,唯‘意’是也,天下劍法,各有千秋,唯‘境’不破。’意境劍歌。”隨着紫雲劍聖的話,散發出來的紫氣漸漸凝成了這些字。

“凌皓,這就是500年前獨孤劍聖的‘意境’劍歌,你打不過我的。”

“哼,每個人都只有一個最適合自己的劍歌,那是要靠自己領悟,前人的劍歌固然利害,但不適合自己的劍歌是發揮不出其威力的。”凌皓看着紫雲劍聖冷笑道,眼中滿是譏諷與不屑。

“滿嘴胡言,凌皓,你作爲一個後輩,哪裡輪到你來評論前人的劍歌。”

“哼哼,無知的人真可笑,那就讓你看看真正的劍歌。”

“‘笑與淚,愛與恨,感悟世間滄桑。心已死,夢已碎,了悟愛恨情愁。’皓天劍歌。”只見凌皓手中的皓雪劍放出兩道光芒,一白一淡紫,分別凝成這兩句話。凌皓的聲音在山谷間迴盪,猶如天神一般,紫雲劍聖如受重擊,腦中‘嗡嗡’作響,護體的‘意境劍歌’被‘皓天劍歌’緊緊的壓制在身體一丈方圓。

“紫雲劍聖,這就是自己領悟的劍歌所特有的‘威壓’,哈哈,人們爲了找到前人留下的劍歌不惜互相殘殺,兄弟反目,到頭來反而斷送了走上劍道巔峰的機會,可笑,可笑啊。”凌皓看着蜷縮在劍歌的包圍圈內臉色蒼白的紫雲劍聖,大笑道。

“難道真是我錯了?”紫雲劍聖心裡想到。

“當然是你錯了,紫雲劍聖,知道你爲什麼停留在劍聖中期幾十年再寸步難進嗎?就是因爲前人的劍歌束縛住了你,而你還把它當寶,哈哈。”

聽了凌皓的話,紫雲劍聖猛然擡頭,驚恐的看着凌皓,一臉不可思議。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在我的皓天劍歌籠罩的範圍內,沒有別人劍歌威嚴干擾或一些特殊物品抵擋,我就是這裡的神。”凌皓看着紫雲劍聖的表情笑着解釋到,“不要試圖逃跑,沒用的,我可以提前知道。”

“那我就和你同歸於盡。”紫雲劍聖看着一臉笑意的凌皓猛然爆發,手持紫雲劍衝了過來,‘意境劍歌’再度收縮,籠罩在一米之內護體,因爲他知道用劍歌攻擊是沒用的。

看着衝過來的紫雲劍聖,凌皓的臉色也變得凝重起來,雖然他的‘皓天劍歌’完克紫雲劍聖的‘意境劍歌’,還知道紫雲劍聖的心理,但兩個人的實力差距還是擺明着的,畢竟紫雲劍聖可是在劍聖中期待了幾十年,已經無限接近巔峰,而凌皓則只是劍聖前期,即使有了劍歌、劍魂和心理上的絕對優勢,也只比經驗豐富的紫雲劍聖佔點上風。

彭...

兩兵相接,迸發出了無窮的能量,充斥在天地間,無法散去,化成了無盡的紫色籠罩住了整個魔獸山谷。

落地城...

一個老頭滿臉滄桑,躺在藤椅裡目光呆滯的看着魔獸山谷的方向,彷彿可以看到哪裡的一切,最終嘆了口氣:“終究無法阻止他...。”

白日峽谷...

一位美婦人滿臉淚痕,不住的抽泣:“爲什麼還要去...。”

天紋城...

凌亮看着手中的劍心,不住的搖頭,“和當年你的父親一樣,這麼固執,希望你別走他的老路...”

魔獸山谷上方,激戰已經接近白熱化,無窮的能量肆意亂竄,凌皓口中吐出了鮮血,他終歸還是小瞧了紫雲劍聖,但是他知道,今天不會敗,無論用什麼方法...

“啊!”

凌皓整個人都燃燒了起來,一聲大吼山河碎。

“雪兒,曾經答應過你不再用這禁忌之法,今天,我可能要失約了...。”淡淡的自言自語,凌皓目光變得熱烈起來,接下來是死戰...

終歸是爲了她,一切都要從此畫上句號...

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九章 劍靈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三十一章 滾!!!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四章 小衝突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引子第二十章 綁架?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一章 考驗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六章 出發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章 綁架?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八章 一柄破劍引子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六章 戰鬥第十九章 劍靈第六章 戰鬥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十一章 考驗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三十一章 滾!!!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七章 御劍訣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
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九章 劍靈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三十一章 滾!!!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四章 小衝突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引子第二十章 綁架?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六章 神秘老人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十五章 一個月的修煉第七章 御劍訣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十一章 考驗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二十一章 巴掌印第十四章 魔法師?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三十章 嗜血魔狼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六章 出發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八章 一柄破劍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章 綁架?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一章 劍魂大陸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十八章 信念之戰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八章 一柄破劍引子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十二章 秦家第六章 戰鬥第十九章 劍靈第六章 戰鬥第二十九章 海的女兒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三章 開學了!第十章 青雨魔法學院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三十四章 傻逼,爺會飛第七章 御劍訣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第二十五章 埋骨崖底第三十三章 魔法陣第十一章 考驗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三十一章 滾!!!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七章 御劍訣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二章 什麼也不能阻止我打你屁股的決心第十六章 出發第二十四章 飲血第三十二章 敵襲第五章 逐出家族第二十七章 血羽步法第十二章 這也叫學院?第二十八章 掉落美女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