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五章 純金與兇藥ES

近乎六千個海賊如草芥般被泰佐洛屠殺殆盡。

這可能是泰佐洛在逐漸取得力量權勢之後,一次性殺了那麼多人。

儘管如此,他還是覺得多花了幾十秒時間。

只是這樣就算了,除卻身後這羣屍體,島上還有另一批礙事的傢伙。

風從遠方而來,吹起泰佐洛的衣襬。

溼潤的泥土味混雜着血腥味,在空氣中瀰漫。

泰佐洛繃着臉龐,看向遠方的目光中滿是不悅之色。

“不能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

充斥着殺意的冰冷聲音隨風消逝。

泰佐洛的腳下突兀間出現一股液態黃金浪潮,將他托起,朝着遠方的海岸線涌去。

遠處。

一羣CP0冷漠凝視着直奔他們而來的泰佐洛。

任何跟“壽命”掛鉤的存在,一直以來都是世界政府的目標。

哪怕是看不到摸不着的傳說……

世界政府上層也會派出CP0追查到底。

這樣的命令,似乎貫穿了世界政府的整個歷史。

CP0不知道上層爲什麼會對這種“存在”如此執着,他們只會忠誠的履行命令。

純金,也正是世界政府盯梢許久的傳說之物。

如今確實現世了,那麼他們勢在必得。

“目標正在接近。”

“準備迎擊。”

“散開,圍殺!”

CP0們驀然四散,圍向泰佐洛。

只是同時——

液體黃金化作無數箭矢,如驟雨般射向他們。

泰佐洛一出手,即是不留餘地的殺招。

意在速戰速決!

幾分鐘後過去。

近百個CP0的屍體躺在地上。

泰佐洛站在屍體中央,臉上乃至於身上沾染了不少鮮血,分不清是敵人的血還是他的血。

“真累啊……”

他不停喘息着,胸膛劇烈起伏。

爲了速戰速決,他可謂是竭盡了全力,甚至以傷換命。

雖然身上捱了好幾下,而且疲憊得很想立刻躺下……

但爲了以最快速度清除阻礙,這都是值得的。

促使泰佐洛如此拼命的原因,從始至終就只有一個,那就是——

不能讓船長等太久!

連傷勢都不去處理,泰佐洛拖着疲憊的身軀直奔海岸線而去。

與此同時。

聖地瑪麗喬亞盤古城。

十張放置在桌上的生命卡忽然自燃,不過幾秒時間就燒成灰燼。

這代表着——

生命卡的主人徹底死去。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雙手相握抵在下巴處,面無表情看着生命卡燒盡之後餘下的極少量灰燼。

這十張生命卡,是派去奪取純金的CP0小隊中實力最強的十個成員。

既然都犧牲了,也基本能確定任務已經失敗。

“黃金帝的提前介入,果然成了無可挽回的變數。”

西裝男眼神陰冷如毒蛇。

嚴格來說,讓莫德海賊團得到純金是一個不容忽視的壞消息。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將情報彙報向上層。

兩個小時過去。

電話蟲一直處於無人接聽的狀態。

負責此次任務的官員隨後又進行了數次確認,這才終於認定任務失敗,並且將消息彙報給五老星。

權力之室。

偌大殿廳,卻只擺放了一套沙發。

五老星各自落座。

他們要在這裡等CP0成員將百加得.莫尤押送到面前。

或許是幾天,又或者是十幾天。

可在那之前,他們先等到了純金被黃金帝奪走的壞消息。

“吉爾德.泰佐洛……”

山羊鬍五老星語氣不善念叨着泰佐洛的名字。

坐在他身旁的,是拄着柺杖的五老星,他冷哼一聲,道:“原本是一枚掌控之中的棋子,卻因爲百加.D.莫德而脫離控制。”

“所有的誘因,都來自百加.D.莫德。”

“是他攪亂了一切,讓‘大清洗’提前到來……”

“果然,必須儘快除掉他。”

“這也是伊姆大人的意思!”

五老星對於莫德的強烈不滿,在這三言兩語中體現得淋漓盡致。

他們不約而同望向緊閉的殿門。

待CP0將“誘餌”帶來之後,他們就要貫徹伊姆大人的命令,開始一場波及整個世界的大清洗行動。

而最先要熄滅的燈火之名,正是擁有D之名的莫德。

........

時間流逝。

轉眼間就過去了十天。

期間,莫德一直跟鎮守大本營的賈雅,以及遠在水先星島上的青雉保持聯繫。

大本營一切如常,天空之城的建造進度循循漸進。

水先星島那邊,以白鬍子爲首的諸多強者的盛大葬禮順利落幕。

能葬在離最終之島僅有一步之遙的水先星島,對他們而言,也算是一種歸宿。

而葬禮結束之後,紅髮海賊團並未逗留太久。

臨走之前,香克斯留下了不少美酒,並且託青雉向莫德表達了些許怨念。

從青雉這裡收到來自香克斯的怨念,莫德想了想,還是放棄了致電給香克斯的念頭。

現在他最關心的,還是桑妮的狀況。

甚至外界因水先星島慶典事件而沸騰不止時,他也一點興趣都沒有。

而就在今天——

泰佐洛終於抵達白土之島。

與他同來的,還有一同執行任務的紅心海賊團。

由於戰鬥之事被泰佐洛全部攬下,所以紅心海賊團在這次的行動之中,更多的是擔任接送任務。

革命軍對紅心海賊團和泰佐洛的到來,其實是頗有微詞的,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畢竟——

白土之島是他們的根據地。

越多外人知道,暴露的危險就越大。

如果只是莫德和羅幾人,革命軍的很多人都是可以接受的。

可是再加上紅心海賊團一羣人,以及曾經被革命軍列位目標的黃金帝,產生意見是在所難免的事。

然而莫德可不管那麼多。

“這就是純金嗎……”

莫德從泰佐洛手中接過一個外觀貌似西式路燈的嵌裝着木條的玻璃瓶。

瓶子中裝滿不明液體。

一顆金燦燦的拳頭大小的黃金球沉澱在液體中,散發出星辰狀的金色光線。

正如其名。

這種能夠極度放緩萬物生長之力的金屬,僅論外觀,其實跟黃金沒什麼區別。

硬要說區別。

也就是純金不需要光線反射,也能自主釋放出耀眼的金光。

莫德凝視着玻璃瓶液體中的純金,欣喜道:“你做得很好,泰佐洛。”

“莫德大人謬讚了。”

泰佐洛以手撫胸,對着莫德微微低頭。

在外人面前,他會稱呼莫德爲船長。

私底下,則是以莫德大人相稱。

“總之,辛苦你了。”

莫德深吸一口氣,沒有再浪費時間,拿着純金直奔桑妮所在的病房。

片刻之後。

病房之內擠滿了人。

雖然提前讓革命軍將病房內的其他傷患轉移到別處,但面積終究是個硬傷,人一多就顯得擁擠。

當然。

罪魁禍首還是茉莉。

他一進來,就佔了大部分的空間。

“茉莉……”

塔塔木看向茉莉,面露遲疑之色。

他有心想請茉莉去病房外等,卻不知該怎麼開口。

“人家纔不要出去!”

茉莉卻看穿了塔塔木的念頭,頓時氣鼓鼓道。

塔塔木敗下陣來,老實閉上嘴巴。

旁邊的克爾拉等幾名革命軍幹部,皆是苦笑一聲。

場內,除了躺在牀上昏迷不醒的桑妮,其他人都是看向莫德手中的純金。

裝放純金的瓶子似乎是封閉式的。

莫德索性直接掰開蓋子,將純金從液體中撈出來。

當純金離開液體,頓時釋放出耀眼的黃色光芒。

僅一息時間,整個病房便是籠罩在光芒之中。

“這……”

衆人以手掌擋住部分眼睛,勉強看向莫德手中那正在肆意綻放着光芒的純金。

也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在這股光芒的照耀之下,他們隱約覺得身體輕快了許多。

莫德看着手裡的純金,眼底流露出一抹驚訝之色。

這股黃光的亮度,足以比擬黃猿使用能力時所釋放出來的光芒。

若非親眼所見,誰能想到一種金屬會發出這麼耀眼的光芒。

“希望能有效果……”

莫德在心底自語一句,隨後將純金放到桑妮的雙手之中,並且讓桑妮的手指攏住純金,將大部分光芒阻隔在掌心裡。

做完這個動作後,莫德緩緩收回手,低頭凝視着桑妮的臉龐。

病房內的其他人也是看向桑妮,等待着結果。

其實像泰佐洛、甚平、佩羅娜、紅心海賊團他們,本身就和桑妮沒什麼交集,更別說是感情了。

只是看到自家船長如此心繫於桑妮,也就跟着關心起來。

病房內的所有人都在等一個結果。

無人說話,安靜得只能聽到呼吸聲。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

五分鐘、十分鐘……

直至過去了半小時之後,雖然桑妮沒有醒來,但臉色已然變得紅潤,一副血氣充盈的樣子。

隨後又過去了大概五分鐘的時間。

桑妮的眉毛忽然動了一下。

“嗯?”

莫德注意到後,眼中頓時流露出喜色。

他緊緊凝視着桑妮的臉龐,反觀其他人也是如此。

在衆多目光的注視之下,桑妮緩緩睜開了眼睛,明豔動人

“嗚嗚,桑妮,嗚嗚……你總算醒了……人、人家,都快被你嚇死人……嗚嗚!!”

看到桑妮終於醒來,一向很感性的茉莉忽然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大哭起來。

那四處飛濺的眼淚和鼻涕惹得身旁的衆人慌忙閃躲。

本就擁擠的病房頓時雞飛狗跳,亂成一遭。

病牀上。

桑妮轉動眼珠,一臉茫然。

不過在看到莫德之後,她的眼中有光芒漸起。

“莫德……你怎麼來了?”

她就像是剛睡醒起來,似乎還沒回過神,只是偏頭看着莫德,明豔動人的臉龐上便是緩緩浮現出開心的笑容。

“來看你啊。”

莫德無視了身後的嘈雜聲,也是朝着桑妮笑了笑。

他蹲得很低,儘量讓視線和桑妮平行,追問道:“現在感覺怎麼樣?有哪裡不舒服嗎?”

桑妮微微一愣,也在這時纔回想起此前發生的事情,眉頭漸漸皺起。

莫德看着她的反應,重複了一遍剛纔的問題。

桑妮壓住心中涌動不止的情緒,笑容變得有些勉強。

“感覺還好,就是有些乏力……”

“睡了那麼久,會乏力也是正常的。”

莫德稍微鬆了一口氣。

桑妮又愣了一下,問道:“我睡多久了?”

“半個月不止。”

“啊?”

桑妮有些慌亂起來,飛快挺起上半身,急切道:“莫德,你的弟弟……”

“我知道。”

莫德伸出食指壓住桑妮的脣角,讓桑妮說到一半戛然而止。

“可莫尤他……”

“桑妮,你現在該做的,是好好調養身體,而不是在這胡思亂想。”

莫德以一種不容反駁的語氣再次打斷了桑妮的話。

很少看到莫德這麼嚴肅,桑妮張了張嘴,最終沒有再說什麼。

從莫德剛纔的回答,她知道莫德應該已經知道了莫尤的事。

“嗯,這是什麼……?”

醒來之後,可能因爲注意力都在莫德身上,桑妮這會才注意手裡的異物。

“純金。”

莫德笑着回答。

也在這時——

佩羅娜的消極幽靈鎮壓住了病房內的騷亂。

除了有所防備的羅,以及佩羅娜下意識避開的泰佐洛和甚平之外,包括拉斐特在內的其他人,都是被消極幽靈掛上Buff,趴在地上愁雲慘淡。

“這個幽靈女……”

羅看了看陷入極度消極狀態的貝波等船員,臉色微黑。

要不是他剛纔足夠機警,估計又要被佩羅娜陰了一手。

不過。

消極幽靈也確實讓病房內安靜下來。

“莫德,我想看看純金。”

羅來到病牀房,提出請求。

“好。”

莫德對着羅點了下頭,隨後對桑妮說道:“桑妮,把純金給羅一下。”

“哦。”

桑妮還沒來得及詢問純金是什麼東西,便只能將純金遞給羅。

羅接過純金。

入手瞬間,只覺得像是突然間身置於生長繁盛的森林之中,而地上花草遍佈,周圍的空氣中洋溢着濃郁的生命氣息。

“好濃郁的生命能量。”

羅滿臉驚訝之色。

他感覺,就算將這顆純金扔在白土之島的某個角落,他也能在不用見聞色的前提之下感知到純金的氣息。

“這就是純金……”

羅心中涌現出一種無法名狀的感受。

作爲醫者,他敏銳的察覺到……

手中這顆金屬的存在,君臨於醫生絕對無法企及的頂點之上。

只是羅現在更在意的是——

假如配合純金的效果,是否能抵消掉從魚人島得到的兇藥.ES的副作用?

如果可行的話,也就意味着兇藥.ES將會成爲一種毫無副作用的能夠在短時間內大幅度增強力量的神藥。

也將是一種能夠穩定“統治”的強大手段!

要是能用手術果實的能力去探究出純金的秘密,興許能夠實現純金量產。

就算無法量產純金,只要能將純金和兇藥.ES之間的比例調控到最低的程度。

比如米粒大小的純金能夠抵消住數十顆兇藥副作用……

羅忽的看向莫德,眼眸中閃爍着明亮光澤。

手中之物,興許是王之利器!

第九十五章 又被擋下來了啊……第四百六十章 能夠預見的世界議題第三百九十七章 凌駕於怪物之上的怪物嗎?六一快樂(附5月打賞感謝,粉絲稱號活動。)第二章 基德第六章 你會坐視不管嗎?第三百七十四章 爲殺戮賦予意義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給面子第三百五十二章 世界政府所需要的能力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六十六章 無不駭然第三百八十五章 桃之助,卒!第四百十一章 海賊國家第七十三章 搶奪惡魔果實(二合一)第二十八章 想學嗎?第一百六十章 天龍人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在做夢吧?第三十八章 各懷鬼胎第四百九十八章 普通一拳第一百三十六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出場機會第一百三十七章 動盪不安的大海第四百九十五章 你的霸氣……!!!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場譁然第五百三十八章 存在的意義第二百四十八章 有一事相求第三百七十二章 風雲變色第八十五章 恕難從命第七十九章 草第二百零七章 不可能!第六十六章 新船設計圖與寶樹亞當第四百四十六章 可趁之機第二百三十六章 又一次被嚇暈的喬巴(二合一)第四百五十六章 秋水之威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用找了,我就在這。(二合一)第三十四章 第二個需求的考量第一百四十九章 見過拐彎的子彈嗎?第二章 又是火拳艾斯(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斷腿第五十五章 外人不得而知第四百五十二章 天龍人血濺當場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該不該跪下?第二百二十二章 想成爲世界之王嗎……真是抱歉了啊。第一百一十六章 飛機票第四百四十五章 餘波第七十九章 左手一槍,右手一刀第一百十七章 斷臂第四百四十章 重磅消息第一百七十一章 傳開了嗎?第六十一章 殘酷之處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項九星第一百四十一章 抵達香波地羣島第五百三十一章 桑妮受傷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由誰繼承第十三章 一把槍引發的血案第七十九章 哦,就這麼想死嗎?第四百七十九章 震動沸騰第四百八十二章 面向全世界的直播第二十三章 一封信函第二百八十七章 紅髮海賊團的到來!第一百八十八章 還不錯第三百八十九章 和之國的末日第一百三十四章 與屍體共舞第一百五十四章 怎麼,害怕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殺個回馬槍(1/3)第五百二十七章 帷幕降下之際第一百四十章 超新星們第九十一章 到底誰是海賊,誰是海軍?第十六章 有人天生不凡第一百一十七章 貓和老鼠第五百二十九章 混亂序幕第一百七十八章 悉數登場第一章 名號的傳承(第一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潛入或強攻第八十九章 驚人的資質第一百六十四章 主動權第三十九章 紐特曼.艾貝第一百六十章 主動請纓第二十二章 特殊來客第八章 某種決定第七十章 影子果實……還能這樣用?第一百二十九章 黃猿,謝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場譁然第四十四章 思想準備第二百零一章 你真的是桑妮第一百八十七章 別人做不到的事,我可以。第一百一十八章 透明果實第一百九十七章 所謂的秒殺第五十五章 外人不得而知第一百六十一章 這可是大新聞啊第二十八章 想學嗎?第一百四十四章 哪怕會激怒莫德,也在所不惜。第二百零二章 你就等着收取賞金吧……第六十二章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第五十五章 外人不得而知第五百三十章 來自五老星的威脅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三百九十八章 那你們也得消失啊第七十九章 哦,就這麼想死嗎?第五百二十二章 黃猿危第四百零八章 何爲真正的怪物
第九十五章 又被擋下來了啊……第四百六十章 能夠預見的世界議題第三百九十七章 凌駕於怪物之上的怪物嗎?六一快樂(附5月打賞感謝,粉絲稱號活動。)第二章 基德第六章 你會坐視不管嗎?第三百七十四章 爲殺戮賦予意義第一百二十七章 不給面子第三百五十二章 世界政府所需要的能力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六十六章 無不駭然第三百八十五章 桃之助,卒!第四百十一章 海賊國家第七十三章 搶奪惡魔果實(二合一)第二十八章 想學嗎?第一百六十章 天龍人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在做夢吧?第三十八章 各懷鬼胎第四百九十八章 普通一拳第一百三十六章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出場機會第一百三十七章 動盪不安的大海第四百九十五章 你的霸氣……!!!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場譁然第五百三十八章 存在的意義第二百四十八章 有一事相求第三百七十二章 風雲變色第八十五章 恕難從命第七十九章 草第二百零七章 不可能!第六十六章 新船設計圖與寶樹亞當第四百四十六章 可趁之機第二百三十六章 又一次被嚇暈的喬巴(二合一)第四百五十六章 秋水之威第二百九十五章 不用找了,我就在這。(二合一)第三十四章 第二個需求的考量第一百四十九章 見過拐彎的子彈嗎?第二章 又是火拳艾斯(第二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斷腿第五十五章 外人不得而知第四百五十二章 天龍人血濺當場第一百六十七章 我,該不該跪下?第二百二十二章 想成爲世界之王嗎……真是抱歉了啊。第一百一十六章 飛機票第四百四十五章 餘波第七十九章 左手一槍,右手一刀第一百十七章 斷臂第四百四十章 重磅消息第一百七十一章 傳開了嗎?第六十一章 殘酷之處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項九星第一百四十一章 抵達香波地羣島第五百三十一章 桑妮受傷了第一百四十二章 由誰繼承第十三章 一把槍引發的血案第七十九章 哦,就這麼想死嗎?第四百七十九章 震動沸騰第四百八十二章 面向全世界的直播第二十三章 一封信函第二百八十七章 紅髮海賊團的到來!第一百八十八章 還不錯第三百八十九章 和之國的末日第一百三十四章 與屍體共舞第一百五十四章 怎麼,害怕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殺個回馬槍(1/3)第五百二十七章 帷幕降下之際第一百四十章 超新星們第九十一章 到底誰是海賊,誰是海軍?第十六章 有人天生不凡第一百一十七章 貓和老鼠第五百二十九章 混亂序幕第一百七十八章 悉數登場第一章 名號的傳承(第一更)第四百四十七章 潛入或強攻第八十九章 驚人的資質第一百六十四章 主動權第三十九章 紐特曼.艾貝第一百六十章 主動請纓第二十二章 特殊來客第八章 某種決定第七十章 影子果實……還能這樣用?第一百二十九章 黃猿,謝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全場譁然第四十四章 思想準備第二百零一章 你真的是桑妮第一百八十七章 別人做不到的事,我可以。第一百一十八章 透明果實第一百九十七章 所謂的秒殺第五十五章 外人不得而知第一百六十一章 這可是大新聞啊第二十八章 想學嗎?第一百四十四章 哪怕會激怒莫德,也在所不惜。第二百零二章 你就等着收取賞金吧……第六十二章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第五十五章 外人不得而知第五百三十章 來自五老星的威脅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三百九十八章 那你們也得消失啊第七十九章 哦,就這麼想死嗎?第五百二十二章 黃猿危第四百零八章 何爲真正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