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漫天血雨

頂上之前,新世界的地盤被四皇瓜分。

只不過,四皇之間罕有正式接觸,就算隔個十年不見,也是一件很正常的事。

更別說是正面衝突了。

在耶穌布的印象裡,近十年來的唯一一次的激烈衝突,就是頂上戰爭前夕,老大率隊攔截百獸海賊團的戰鬥。

那一戰,是四皇之間少有的傾盡全力的廝殺對決。

當時香克斯和凱多那驚天動地般的霸王色碰撞場面,如今還歷歷在目。

現在看到莫德用高頻輸出的霸王色纏繞打得藤虎節節敗退,耶穌布情不自禁拿自家老大和莫德比較了起來。

莫德這小子……太離譜了。

耶穌布驚呆之餘,深感於莫德的變態。

說到底,還是因爲莫德太年輕了。

正是那種看上去和年齡完全不匹配的實力展露,才往往給旁人帶來一種震撼觀感。

耶穌布深吸一口氣,不再去想這些無益於戰鬥的事情,集中精神關注着莫德和藤虎之間的戰鬥。

作爲四皇海賊團的首席狙擊手,耶穌布最引以爲豪的能力,不是堪稱百發百中的槍法,而是修煉到一流的見聞色造詣。

在無數的廝殺中,他總是能憑藉超高造詣的見聞色,在萬千針孔中,找到唯一一個能夠穿線而過的擊殺敵人的機會。

對此,他很驕傲。

但今天遇到藤虎,他驕傲不起來了。

本想着讓同伴們去圍攻藤虎,然後爲他創造機會。

可海軍的人比他們還多,哪有充足的戰力去滿足他的設想。

不過——

當莫德到場之後,情況就不一樣了。

眼看着莫德將藤虎打得敗退不止,耶穌布意識到機會即將到來。

“嘿,這可是戰爭……”

耶穌布穩穩架着長槍,待機會來臨的瞬間,毫不猶豫對着藤虎開了一槍。

嘭!

硝煙噴涌。

一顆纏繞着武裝色的子彈從槍膛中飛出,尾端拉扯出一道道環形氣浪,筆直射向藤虎的右肩膀。

此刻正是藤虎橫刀被莫德壓制之際,無法收刀去防禦耶穌布打過來的這一槍。

這就是莫德以壓制力爲耶穌布製造的機會。

藤虎見聞色處於全力運轉狀態,哪怕耶穌布選擇開槍的時機極爲刁鑽,也還是被他的見聞色第一時間察覺到了。

來不及用刀擋開子彈了……

瞬間得出的正確判斷,迫使藤虎只能用身體來擋住耶穌布的全力一槍。

但在那之前,他還能用橫向重力來削弱子彈的威力。

“猛虎——”

藤虎心間低語,隨意念而動的橫向重力圈,擋在了子彈飛射而來的軌跡之上。

纏繞着武裝色的子彈筆直穿過由紫色波紋構成的重力圈,不僅是飛行速度還是威力,都是受到了明顯的影響。

利用橫向重力圈削弱子彈威力的同時,藤虎釋放出武裝色,覆蓋在右肩膀之上。

飛射而來的子彈,隨之擊打在他的肩膀上,猛然震盪出一圈氣浪。

提前佈下的武裝色,抵禦住了子彈的絕大部分傷害。

但攜同子彈而來的衝擊力,卻是影響到了藤虎的身體平衡,從而將藤虎的守勢打出了一個微小的缺口。

這種時候,換做紅髮海賊團的其他幹部,基本難以從這個微小的缺口中,對藤虎造成實質性麻煩。

可是莫德不一樣。

他的力量,他的壓制力。

會將這個微小的缺口進一步擴大,最大限化體現出耶穌布這一槍的價值。

“機會……”

莫德眼眸一凝。

閃爍着黑紅色電弧的秋水,重重壓住藤虎手中的杖刀。

缺口瞬間被擴大。

趁此機會,莫德擡腳踢向藤虎胸膛。

藤虎剛想防住,然而莫德隔空釋放出來的霸王色,已然化作纏繞着黑紅色電弧的肉眼可見的能量團,重重轟擊在他的胸膛上。

嘭!

隨着一下沉悶巨響,攜有千鈞之力的霸王色攻擊,將藤虎輕而易舉間擊飛出去。

倒飛出去的途中,一連串的鮮血從半空中散落下來。

莫德下意識擡起貝利變形而成的手槍,飛快擺正槍口,對準倒飛出去的藤虎。

但他很快反應過來,止住了扣動扳機的念頭。

“藤虎大將!?”

“怎麼會這樣,連藤虎大將也擋不住莫德嗎?”

“該死……!”

周遭的海軍,在注意到藤虎被莫德擊傷打飛後,或是震驚,或是失神。

而正在和他們交手的海賊,可不會錯過這麼好的進攻機會,紛紛出手,當即一片海軍倒地。

戰圈之內。

耶穌布看到莫德把握住了他創造出來的機會,不由暗讚一聲。

只是他看到莫德擡起槍口卻沒有扣動扳機,不免覺得有點奇怪。

同是用槍好手,就剛纔那種情況,要是開槍的話,至少能確保80%以上的命中率。

要不是他的位置不好,剛纔就替莫德開槍了。

莫德沉默目視着遭受衝擊從而飛向遠處的藤虎。

沒有開槍,也沒有趁勝追擊。

因爲海軍之中,唯獨藤虎……

他不想撕開最後的底線。

如果這樣就能迫使藤虎鬆手的話,便是再好不過。

莫德收回目光,轉而回頭看向正在快速接近推進城的恐怖三桅船。

“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將布魯克他們帶出來。”

亂戰還在繼續。

儘管紅髮海賊團抗下了大部分壓力,但是在敵衆我寡的情況下,布魯克他們仍舊難以脫身。

莫德得去幫他們脫身。

唸到此處,莫德幾下閃身,來到耶穌布面前。

耶穌布不等莫德開口,擡手就是一巴掌拍在莫德肩膀上,讚歎道:“你小子現在真是猛啊。”

莫德沒有接茬,而是問道:“雖然場合和時機不怎麼樣,但來都來了,你不打算去看一下烏索普嗎?”

耶穌布聞言,下意識瞥了眼推進城的方向,咧嘴笑了笑。

“已經‘看’過了,很精神,挺好的。”

“耶穌布,你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意思。”

莫德微微搖頭,心想着相隔這麼遠的距離,只是用見聞色看了一下,就算是看了嗎?

“莫德,是不是要撤了?”

耶穌布哈哈一笑,也是乾脆轉移話題,談起正事。

他知道莫德專門閃身過來,多半就是爲了告訴他這個信息。

“嗯。”

莫德點了下頭。

在團隊撤退之前,他必須得將這個消息告知紅髮海賊團。

“行,我知道了。”

耶穌布也是點頭,忽然問道:“索爾大叔怎麼樣了?”

“……”

莫德聞言沉默了一下。

看着莫德的反應,耶穌布意識到了什麼,眉頭不由一蹙。

莫德壓低聲音道:“索爾他……走了。”

“嗯?”

耶穌布臉色一變。

正當他開口準備說話時,莫德卻是不給他機會,直截了當道:“做好撤退的準備吧,我去接應同伴了。”

說完便是一下閃身,消失在了耶穌布眼前。

“那小子……”

耶穌布眼眸亮起紅光,視線迅速追向莫德遠去的背影。

索爾……

耶穌布輕聲一嘆,在心中默唸了一遍索爾的名字。

所敬重的前輩就這麼走了,難免傷感惆悵。

耶穌布微微搖頭,打起精神望向藤虎所在的位置。

莫德剛纔踢飛藤虎的那一下,雖然威力十足,但是要讓一個大將就此失去戰鬥力,是不可能的事。

被打飛的藤虎,從地面緩緩起身。

“很有力的一腳,咳、咳……”

藤虎朝着地面咳了一口血,旋即擡手,緩緩抹掉嘴角上的血跡。

“唔,船已經被拉過去了啊。”

放下沾染着灰塵血污的左手,藤虎仰頭,遠遠“看”向已然差不多抵達推進城的恐怖三桅船。

面對實力今非昔比的莫德,要想分心去限制住賈雅的漂浮能力,顯然沒那麼容易。

而且……

他的眼睛雖然瞎了,但心可沒有瞎。

即使剛纔遭受猛擊倒飛出去,也是有察覺到莫德的留手舉動。

交鋒時,更是隱約能夠感覺到,莫德並不想和他動手。

“立場這種東西啊……”

藤虎慢慢低頭,旋即“看”向奔往另一處戰圈的莫德。

一旦這場戰爭即將步向尾聲,那他的任務,就是用能力抑制住即將脫離戰場的莫德海賊團。

立場也好,身份也罷。

他都該這麼做。

忽然。

藤虎飛快一下側身,一顆纏繞着武裝色的子彈從他的胸前疾掠而過。

緊接着,藤虎擡起手臂,揮刀朝前斬了兩下。

鐺鐺——!

杖刀斬過之處,綻裂出兩朵火花。

這三槍,是耶穌布的手筆。

藤虎沒有再去看莫德,而是看向一臉桀驁的耶穌布,以及與耶穌布並肩而來的十來個身手很強的紅髮海賊團的人。

另一邊。

在賈雅的控制下,恐怖三桅船緩緩降落在推進城頂上。

也多虧了推進城地上的佔地面積足夠大,能讓恐怖三桅船順利停靠。

“先把傷者搬到船上。”

“草帽一夥,來搭把手。”

“來了來了!”

“喂,綠頭髮那個,你去那邊幹嘛?那裡是進去監獄的入口!!”

“是嗎???”

索隆一臉驚訝。

山治看不下去了,跑過去監督索隆登上恐怖三桅船。

不這樣做的話,他真擔心待會全員都上船了,結果不見索隆身影。

正是爭分奪秒逃跑的時候,要是發生這種情況,可就太操蛋了。

於是。

在羅的無語注視下,先上船的不是傷者,反而是索隆這個史詩級路癡。

爲了做好脫離戰場的準備,衆人迅速動員起來。

駐守在恐怖三桅船上的娜美喬巴他們,以及夏奇等人,也都是下船協助傷員的搬運。

“好嚴重的傷勢!!!這失血量……得快點進行緊急處理!!!”

喬巴看到了吉姆身上的傷勢,頓時震驚得瞪大了眼睛。

“別礙事。”

羅驅趕着喬巴,語氣很惡劣。

“我也是醫生,可以幫忙!”

喬巴艱難平復情緒,正色看着羅。

羅小心翼翼將吉姆搬上擔架,看也沒看喬巴,冷淡道:“顧好你自己的同伴吧。”

說話之餘,羅低頭,眉頭緊皺看着氣若游絲的吉姆。

現在就是爭分奪秒將吉姆送去手術室裡,如何保住吉姆的命,他也沒有太大的把握。

“烏爾基。”

羅擡頭看向身旁的烏爾基。

烏爾基點了下頭,協助羅擡起擔架,將吉姆送上恐怖三桅船。

賈雅駐足於推進城頂上邊緣處,低頭看向正被影分身和甚平圍攻的黃猿。

嗒嗒——

身後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賈雅回頭看去,只見夏奇大步走來。

“夏姨。”

“情況似乎很不樂觀。”

夏奇來到賈雅身旁。

這場戰爭,她沒有下場,而是駐守在恐怖三桅船上。

在保護雷利的同時,倒也是打退了不少擅長月步的海軍精銳。

此刻。

她注視着不遠處的戰鬥。

黃猿雖然負傷,但在影分身和甚平的聯手攻勢下,卻是沒有落在下風。

“我去幫他們。”

夏奇一眼就看出單憑影分身和甚平那毫無默契配合可言的戰力,根本擋不了黃猿太久。

不過,既然她來了,正好可以出一份力。

最重要的是,恐怖三桅船落在推進城頂上,她暫時也就不用擔心雷利的安危,可以放心的出手。

唰——!

在賈雅略顯驚訝的注視下,夏奇用出了類似於剃的技巧,身形一閃,轉眼間就出現在高牆底下,朝着黃猿而去。

“有夏姨幫忙的話……”

賈雅看了眼黃猿,心想着,應該暫時不用擔心來自黃猿的威脅了。

想到這裡,賈雅擡起頭,看向遠方的戰場。

她現在可以一邊恢復體力,一邊關注戰場上的變化。

視線幾經轉挪,賈雅很快就找到了莫德的身影。

此時。

莫德正操控着巨浪一般的影波,在敵陣中橫衝直撞。

沿途所過,一個個海軍非死即傷。

只是這般高調的操作,讓他暴露在衆多海軍的槍口之下。

“將他打下來!!!”

看着腳踩影浪爲所欲爲的莫德,海軍們震怒大吼。

頓時,各種絢麗的攻擊,鋪天蓋地般襲向站在影子巨浪上的莫德。

“影盾.固化。”

莫德眼神平靜,抽出一部分影子,揉捏成盾牌,覆上武裝色,旋即懸在前後左右。

諸如嵐腳、斬擊等看上去異常絢麗的攻擊,相繼擊打在覆蓋着武裝色的影遁上。

轟轟、轟隆——!

劇烈的爆炸中,影遁屹立不倒。

莫德的目光穿過影遁之間的縫隙,看向了被衆多海軍圍攻的霍金斯和亞瑟。

擁有替死稻草人的霍金斯,看上去雖然頗爲狼狽,但似乎沒有受傷,反倒是亞瑟,一身白衣已經被鮮血染紅,也不知是他的血,還是海軍的血。

“我倒要看看,你還剩下多少隻稻草人。”

戰圈之內,鬼蜘蛛眼神冷冽看着剛從霍金斯衣袖裡跌落出來的一隻小稻草人娃娃。

如果不是這些能夠替霍金斯抵禦傷害的稻草人,霍金斯現在已經死了31次了。

“呼、呼……”

霍金斯手持一把由稻草能力具化而成的劍,在不停喘着氣。

儘管沒有負傷,但是體力明顯快要到極限了。

“剩下……最後一個。”

霍金斯眼神凝重看着鬼蜘蛛,在心裡自語着。

眼角餘光瞥向周遭,地上躺着不少被他和亞瑟打倒的海軍,但是站着的海軍更多,從始至終築起一個密不透風的包圍牆。

“亞瑟也快撐不住了……”

霍金斯注意到,一身鮮血的亞瑟,已經開始要站不穩了。

這種情況,他們估計撐不過三十秒了。

如此困境之下,霍金斯仍是一臉平靜。

不論過程如何兇險,他都是堅信着自己的占卜結果。

今日。

他面無死相。

咻咻——!

左右兩側響起破空聲。

兩名海軍少將以剃高速近身,旋即化指爲槍,刺向霍金斯的要害。

霍金斯躲開攻擊,旋即驅劍斬退從左側攻來的海軍少將。

同時。

另一隻手甩出十餘根鐵釘,朝着另一個海軍少將飛射而去。

“鐵塊!”

那海軍少將選擇用鐵塊硬抗。

叮叮叮……

鐵釘打在在他的臉上身上,像是打在鋼板上一樣,紛紛反彈墜落。

霍金斯冷眼看去。

他的身後,瞬間具現化出一隻身披白色巫袍,手持鐵釘木棒的巨大芻靈。

那鐵釘木棒之上,泛着陰冷的氣息。

“咒殺!”

芻靈倏然揮動鐵釘木棒,狠狠砸在那海軍少將的臉龐上。

嘭!

強橫的力道,將那海軍少將砸得眼睛翻白,身體如同炮彈般倒飛出去。

但就在這瞬間——

鬼蜘蛛驀然出手,八道凌厲的斬擊,以閃電之勢劃過霍金斯的身體。

嗤……

來不及應對的霍金斯身上,浮現出了八道白色斬痕。

半響後,身上的白色斬痕突然消失,一隻稻草人巫毒娃娃順着褲管落在地上。

霍金斯看了眼掉落出來的稻草人娃娃,臉皮微微一抖。

這是最後一隻了。

接下來要是受到致命傷,就是真正的死亡。

周圍的海軍,再次攻向霍金斯。

他們不知道霍金斯已經沒有替死稻草人,對他們來說,反正不要停下攻擊就行了。

眼看着十幾個海軍一同攻過來,霍金斯眼神微凝,還不忘警惕鬼蜘蛛那邊。

這場戰鬥打到現在……

他身上的替死稻草人,基本都是鬼蜘蛛打掉的。

就像剛纔那樣,鬼蜘蛛會先讓同伴去攻擊霍金斯,然後再伺機而動,給霍金斯致命一擊。

正因爲如此,霍金斯的替死稻草人才會消耗得那麼快。

如果是一對一的話,他有絕對的信心去戰勝鬼蜘蛛。

但這不是決鬥,而是戰爭。

面對真正的險境時,霍金斯精神高度集中,控制着芻靈,打算死守。

不遠處。

被分割開來的包圍圈裡。

亞瑟眼前一陣模糊,搖搖欲墜。

“人也太多了吧……”

他在心中無力哀嘆着。

不管打倒了多少個海軍,周圍每個方位,總是能站着一個海軍。

“要撐不住了……”

亞瑟艱難操控着細長白線,逼退一個從身後攻來的海軍精銳,隨後想收回白線繼續佈防,卻發現手臂已經疲憊得擡不起來了。

“該死……”

亞瑟暗罵一聲,只覺得雙腿也開始發軟。

周圍的海軍,看出亞瑟已是強弩之末,便是對着亞瑟發起最後一次的衝鋒。

隆隆——!

就在霍金斯和亞瑟身陷險境時,地面忽然劇烈震動起來。

“嗯?”

海軍們微微一驚。

地面晃得厲害,仿若強震。

他們下意識看了眼地面。

變故徒生。

散落着碎石,且凹凸不平的巖地,在劇烈的晃動中迅速變成了泥沼般的漆黑之物。

海軍們的雙腳,就這樣陷進漆黑泥沼中。

“這是?!”

海軍們眼中泛出驚色。

尚未搞清楚發生了什麼,變成漆黑泥沼的地面,突兀間向上鼓動,仿若龍捲風一般,將他們卷向了空中。

海軍們吃驚之餘,匆忙反擊,破壞掉捲起他們的粘稠漆黑之物。

但他們還沒落地,就被新生的漆黑龍捲再一次捲住。

一時之間,周圍整整兩百多個海軍,包括鬼蜘蛛在內,全被數不清的影觸之物卷向了空中。

遠遠看去,深沉夜色下,似是羣魔亂舞。

場內。

唯獨霍金斯和亞瑟沒有被影觸之物碰到,皆是眼含驚色看向半空中正在和無數影觸之物對抗的海軍們。

他們瞬間意識到,這是莫德的能力,直接將周遭由島嶼殘塊構成的地面同化成了無窮無盡的影子!

眼中驚色頓時如潮水般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欣喜之色。

他們連忙看向四周,很快就看到了大步流星走來的莫德。

“船長!!!”

“離開這裡。”

莫德朝着霍金斯和亞瑟點了點頭。

霍金斯和亞瑟對視一眼,即刻聽從命令,朝着推進城的方向跑去。

但亞瑟受傷嚴重,跑了幾步就倒了。

“霍金斯,帶帶我!!!”

“……”

霍金斯嘴角微微一抽,折返回來,扛起亞瑟就跑。

莫德目送着霍金斯和亞瑟離去,旋即無視了被影觸之物捲住的衆多海軍們,徑直朝着布魯克所在的位置大步走去。

“百加得.莫德!!!”

鬼蜘蛛驅刀斬斷影觸之物,從半空中落下來,冰冷無比的目光,死死盯着莫德。

噗嗤,噗嗤!!!

就在鬼蜘蛛望向莫德的瞬間。

上方忽然傳來血肉之軀被擠爆的聲響。

卻是莫德加劇了影觸之物的力道,將一個個海軍硬生生捏死。

被擠壓爆開的大量血雨,從上方傾落在莫德兩側。

莫德就這樣迎着漫天血雨,大步前行。

此情此景,震撼人心。

鬼蜘蛛心頭悸動不已。

更遠處。

衆多海軍看着漫天散落的混雜着血肉白骨的血雨,臉上緩緩浮現出驚駭之色。

第三十五章 火雞達達第四章 改善體質第一百四十六章 相繼倒地第四百八十五章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第四十九章 肆無忌憚第八章 來客第三百九十四章 再次震撼第六章 你會坐視不管嗎?第一百四十一章 暗流涌動第二十八章 巷戰第三百七十六章 震驚的武士們第八十七章 草帽一夥的登場第一百二十三章 聽天由命第一百五十章 又有人來了!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的船長第一百章 爲何而來?第四十六章 喲,路飛,好久不見。第五百章 三項十星第二百五十六章 萬國?那我就一國一國的拆!第一百零八章 強力打手第五百十四章 要來三個大將才行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三百三十六章 如果有一天第一百零七章 第三顆惡魔果實第六十九章 烈牙海賊團第二百七十章 龐大的收益(二合一)第二百三十八章 莫德所帶來的契機(二合一)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項九星第一百零一章 無力感第二百二十八章 請讓我上船吧!第一百七十六章 百加得.莫德這個名字!(5200字)第八十八章 詭槍可不好玩啊第一百零一章 無力感第一百十一章 還是讓老夫來吧第二百二十章 那個男人……第四百三十章 沉默的凱多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不會告訴你的第一百一十六章 路飛:???第一百九十四章 是過於驚訝而忘記了使用震震果實的能力嗎?第四十五章 邀請第六十四章 萬博會第三十一章 臣服(第二更)第三十二章 團名X旗幟X航線(二合一)第五百十六章 海軍的底氣第七十五章 攔路第二百六十三章 匯聚一堂第一百三十七章 動盪不安的大海第二百九十三章 漢庫克,你想做什麼?(2/3)第三百零五章 愕然不已(4600字)第一百十三章 她已經沒救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五十三章 這是篩選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一百二十七章 就挺突然的第六十八章 絕境之中(第二更)第二百五十章 可惡啊,這個男人,真是太man了!第四百九十章 莫德,我巴雷特願稱你爲最強!第二百九十三章 漢庫克,你想做什麼?(2/3)第六章 梳理第九十三章 等待第五章 殯儀師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第二十六章 自由第一百零七章 爲何而來第二十五章 藏匿師第二百九十二章 他會來的!(1/3)第一百零八章 強力打手第五百三十章 來自五老星的威脅第二百二十章 那個男人……第八十六章 影子集合地第八十八章 合作第二百九十二章 他會來的!(1/3)第一百五十四章 怎麼,害怕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莫德更勝一籌第二百二十七章 震怒的四皇(二合一)第三百五十三章 區區兩個大將第五十六章 打得到的第五十七章 超出所有人的意料第七章 貨架第三百五十七章 全場寂靜第一百七十八章 悉數登場第一百二十八章 霸氣纔是資本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報的威力第一百八十九章 哦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必然會加入海軍第六十九章 金獅子登場(第三更)第一百章 爲何而來?第二百二十九章 計劃雛形第五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主角第六十六章 新船設計圖與寶樹亞當第五百零八章 世界政府完了,我說的。第五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主角第一百七十五章 誘餌大作戰(6000字)第三百四十八章 喬艾莉.波妮第五百二十五章 高下立判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線生機第一百七十七章 絕不退讓!第五百十二章 離譜到家了第二章 又是火拳艾斯(第二更)
第三十五章 火雞達達第四章 改善體質第一百四十六章 相繼倒地第四百八十五章 你們兩個一起上吧第四十九章 肆無忌憚第八章 來客第三百九十四章 再次震撼第六章 你會坐視不管嗎?第一百四十一章 暗流涌動第二十八章 巷戰第三百七十六章 震驚的武士們第八十七章 草帽一夥的登場第一百二十三章 聽天由命第一百五十章 又有人來了!第三百七十五章 你的船長第一百章 爲何而來?第四十六章 喲,路飛,好久不見。第五百章 三項十星第二百五十六章 萬國?那我就一國一國的拆!第一百零八章 強力打手第五百十四章 要來三個大將才行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三百三十六章 如果有一天第一百零七章 第三顆惡魔果實第六十九章 烈牙海賊團第二百七十章 龐大的收益(二合一)第二百三十八章 莫德所帶來的契機(二合一)第一百八十四章 第一項九星第一百零一章 無力感第二百二十八章 請讓我上船吧!第一百七十六章 百加得.莫德這個名字!(5200字)第八十八章 詭槍可不好玩啊第一百零一章 無力感第一百十一章 還是讓老夫來吧第二百二十章 那個男人……第四百三十章 沉默的凱多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一百一十九章 我不會告訴你的第一百一十六章 路飛:???第一百九十四章 是過於驚訝而忘記了使用震震果實的能力嗎?第四十五章 邀請第六十四章 萬博會第三十一章 臣服(第二更)第三十二章 團名X旗幟X航線(二合一)第五百十六章 海軍的底氣第七十五章 攔路第二百六十三章 匯聚一堂第一百三十七章 動盪不安的大海第二百九十三章 漢庫克,你想做什麼?(2/3)第三百零五章 愕然不已(4600字)第一百十三章 她已經沒救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五十三章 這是篩選第三百四十五章 打不過就加入第一百二十七章 就挺突然的第六十八章 絕境之中(第二更)第二百五十章 可惡啊,這個男人,真是太man了!第四百九十章 莫德,我巴雷特願稱你爲最強!第二百九十三章 漢庫克,你想做什麼?(2/3)第六章 梳理第九十三章 等待第五章 殯儀師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第二十六章 自由第一百零七章 爲何而來第二十五章 藏匿師第二百九十二章 他會來的!(1/3)第一百零八章 強力打手第五百三十章 來自五老星的威脅第二百二十章 那個男人……第八十六章 影子集合地第八十八章 合作第二百九十二章 他會來的!(1/3)第一百五十四章 怎麼,害怕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莫德更勝一籌第二百二十七章 震怒的四皇(二合一)第三百五十三章 區區兩個大將第五十六章 打得到的第五十七章 超出所有人的意料第七章 貨架第三百五十七章 全場寂靜第一百七十八章 悉數登場第一百二十八章 霸氣纔是資本第一百二十五章 情報的威力第一百八十九章 哦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必然會加入海軍第六十九章 金獅子登場(第三更)第一百章 爲何而來?第二百二十九章 計劃雛形第五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主角第六十六章 新船設計圖與寶樹亞當第五百零八章 世界政府完了,我說的。第五百二十一章 真正的主角第一百七十五章 誘餌大作戰(6000字)第三百四十八章 喬艾莉.波妮第五百二十五章 高下立判第二百三十三章 一線生機第一百七十七章 絕不退讓!第五百十二章 離譜到家了第二章 又是火拳艾斯(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