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菲洛(4700字二合一)

女人二次倒下後,直接昏迷。

羅剛纔用手術果實領域掃描過女人的身體狀況,倒是不怎麼意外。

他回頭看了眼拉斐特那邊的情況。

在拉斐特的催眠能力效果下,原本羣情激憤的村民們跟中邪似的,呆立當場,一動也不動。

“方便的能力……”

見此,羅在心裡默默想着。

莫德向前幾步,來到女人身旁。

“羅,先給她治療吧。”

“可以,但我需要一個房間。”

羅說着,視線越過呆立的村民們,望向道路盡頭的村莊。

夕陽西落,最後一縷暮光在眼前慢慢消逝。

之後,沒有月亮,也沒有星星。

天地之間,如同被拉上窗簾的房間,倏然間陷入黑暗之中。

ωωω● ttКan● c○

夜色籠罩之下,遠處的村莊輪廓呈現出一種灰暗的死氣氛圍。

也只有村民手中那正在燃燒的火把,在這日夜交替之際,帶來些許暖意。

“那就直接去村子吧。”

莫德看了看被催眠的村民們。

讓拉斐特忙活一下,也就沒什麼配合不配合的問題了。

衆人沒有異議,越過那羣被催眠的村民。

藉着火光,能看到其中一些村民臉上或手臂上的綠斑。

那綠斑,是被感染的症狀。

即便如此,卻還要聚衆叫囂着燒掉不祥之物。

莫德微微搖頭。

這般愚昧……

很快,衆人來到村子入口。

只是走一段路的功夫,村子內多處地方已經燃起燈火,不至於像先前那般死氣沉沉。

莫德沒有跟人打招呼的意思,隨便挑了個泥瓦平房,就帶頭推門而入。

平房內空無一人,佔地面積不小,但佈置極爲簡陋。

貝利竄進房子裡摸索了一會,從一個抽屜內翻出幾根蠟燭。

將所有蠟燭點燃後,燭光照亮了整個房間。

莫德四處打量。

臨牆擺放的傢俱上,乃至於正廳中央處的桌子上,皆是覆蓋着一層厚厚黑灰。

由此可見,這是一棟長時間無人居住的房子。

“羅,你的手術果實能力,應該可以用來打掃吧?”

房子內落塵極多,莫德不由看向將女醫生放到牀上的羅。

聽到莫德的話,羅眉頭一挑,有些難以置信。

“怎麼,做不到嗎?”

莫德看着羅的神情,只以爲羅對於能力的掌握精度還不夠強,所以無法做到用Room來抹塵之類的事情。

羅一時沉默。

他實在不想用手術果實的能力去打掃衛生。

可要是回答做不到,他幾乎可以想象出莫德之後會說什麼話了。

那被莫德多次蹂躪過的自尊心,勉強還是堅挺了一下。

羅咬着牙,艱難道:“能。”

“那太好了。”

莫德微微一笑。

在衆人的注視下,羅張開手術果實的領域,將覆在地上乃至於傢俱上的灰塵聚攏到一塊,然後推出房子。

“厲害啊!”

莫德對着羅翹起大拇指,毫不吝嗇讚賞之意。

“好實用的能力。”

又一次見識到手術果實領域內的那種彷彿能夠掌控一切的精妙操控力,賈雅有些羨慕。

在莫德的帶頭下,衆人用一種讚賞的目光看着羅。

然而,羅壓根就高興不起來。

在心裡輕嘆一聲後,羅將鬼哭丟給貝波,旋即走到牀邊,低頭看着昏迷過去的女醫生。

“我要開始‘手術’了。”

“哦,那我們離遠一點。”

莫德向後退了兩步。

拉斐特和賈雅亦是如此。

隨後,他們一臉好奇,等待着羅開始手術。

“……”

羅並沒有直接開始手術,而是耷拉着眼皮,無奈道:“我應該跟你們說過,在手術的時候,我不喜歡有外人在場。”

莫德驚訝道:“羅,你居然……”

“嗯?”

羅再次挑眉,疑惑看着莫德。

莫德轉而嘆道:“你居然將我們當做外人,唉。”

羅下意識解釋道:“我不是這個意思。”

“那就好,你可以開始手術了。”

莫德的臉上帶出一絲笑意,朝着羅比了一個可以開始了的手勢。

“……”

羅見狀,心累不已。

算了……

羅又一次暗歎。

“Room。”

隨着一聲輕語,半圓球空間憑空展開,將失去意識的女醫生囊括其中。

羅食指一擡,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將女醫生託至半空中。

“切離。”

羅手臂一揮,用食指隔空“剖”開女醫生的身體。

針對於毫無防備的目標時,不需要長刀之類的鋒利外物,僅用手指,亦或是念頭,就能將目標的身體切割開。

在莫德幾人的驚詫注視下,羅的手指如蝴蝶翩舞般抖出一連串的殘影,將女醫生的身體切割成一塊塊。

要是對手術果實不甚瞭解的人,如何會想到,像這樣的大型分“屍”現場,會是一場超越了科技的手術。

“算你們運氣好,這個病毒並不會‘攻擊’心臟……”

羅自語一句,凌空指揮着那一塊塊被切割開來的身體組織,隨即動用能力,將“寄居”於人體內的病毒一一剔除出來。

手術果實的能力在切割目標身體時,並不會產生任何痛感。

但如果觸及到目標的心臟,則會激發出強烈的痛感。

要是這病毒侵蝕人體心臟,那麼,在進行手術的時候,一些承受力較差的人,恐怕會當場疼死。

所以,羅纔會說出那一句算你們運氣好的話。

剔除掉大部分病毒後,羅掀開女醫生的帽檐,進而卸下烏鴉面具。

失去了帽檐和麪具的遮擋,女醫生散落下一頭白髮,五官娟秀,看着很是年輕。

此時,她雙眼緊閉,臉色頗爲蒼白。

羅沒有去關注女醫生的相貌,直接驅動能力,祛除掉女醫生臉上的綠斑。

這是治療的最後一步。

完成之後,羅將女醫生的身體重新組合起來。

一場手術下來,耗去了半個小時左右的時間,也讓羅微微氣喘。

因爲是第一次用能力解決這種病毒,所以做了不少無用功,進而浪費不少體力。

只要多做幾次,手術時間應當能縮減到十五分鐘,同時不用消耗那麼多體力。

但歸根究底,羅的體力還是遠遠跟不上手術果實的特性和精度。

莫德在一旁看着羅完成治療,眼中精光閃爍。

親眼見證了這場手術,他愈發期待羅的成長,對於撬出武器果實的設想,更是充滿信心。

手術結束後,效果拔羣。

女醫生悠悠醒轉。

衆人看向女醫生。

房間內,突然安靜了下來。

醒過來的女醫生,迷迷糊糊間迎向莫德幾人的目光。

雙方就這樣安靜對視着。

片刻之後,

女醫生的臉上慢慢浮現出一片紅雲,然後低下頭,聲若蚊鳴。

“我、我的‘鴉面’呢?”

“呃?”

看着害羞得低下頭的女醫生,莫德不由一怔。

這個人,真的是之前那個喋喋不休的女人嗎?

“你叫什麼名字?”

莫德拿起剛纔被羅隨手丟到一旁的烏鴉面具,反問了一句。

女醫生結巴道:“瑪、瑪利亞.帕裡、西、西奧.克里託.瑞茲、茲.布拉斯、斯、科……”

“停!”

這名字也太長了吧?

莫德聽得頭皮發麻,連忙換了個問話方式。

“我們該怎麼稱呼你?”

“叫、叫我菲洛就可以了。”

“菲洛是吧……你說的‘鴉面’,是這個面具吧?”

“嗯。”

菲洛輕輕點頭。

莫德將烏鴉面具遞給菲洛。

菲洛接過面具,慢慢戴了上去。

一秒過去。

菲洛忽的起身,緊盯着莫德一行人。

“你們是誰?要做什麼?”

“嗯?我的身體?”

“痊癒了……?”

“你們對我做了什麼?”

“是誰治好了我?”

戴上烏鴉面具的菲洛跟變了個人似的,哪還有之前的羞意,語速快如機關槍,直接向着莫德他們拋出一堆問號。

莫德幾人再一次面面相覷。

這個叫做菲洛的女醫生,有點怪啊……

貝利眼珠子一轉,小短腿撲騰幾下,朝着菲洛凌空躍去。

他想要卸下菲洛的烏鴉面具,看看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

菲洛那拋卻羞意的眼睛倏然銳利起來,餘光瞥向貝利的同時,右手以一種彆扭的姿勢打向貝利。

若是貝利不躲的話,菲洛的右手背將會與貝利的臉頰來一次親密的接觸。

“咦,這女人……”

貝利有些意外。

原以爲是一個小弱雞,沒想到卻有兩下子。

貝利的小短腿在空中蹬了一下,伴隨着一陣氣爆聲,那身在空中的嬌小身體朝着一側橫移出去。

菲洛一掌落空,驚異看着用出月步的貝利。

她沒能將貝利拍下來,只能眼睜睜看着貝利撲過來。

貝利狡黠一笑,探手將烏鴉面具摘了下來,隨即縱跳向後退,好奇看向菲洛。

“誒?”

菲洛那擡手之間所展露出來的氣勢,隨着烏鴉面具的卸下,如春雪一般消融。

“對、對不起!”

菲洛倏然蹲下來,雙手捂着臉。

就算看不到菲洛此刻的神情,從那怯弱的語氣中,也能感覺得到菲洛的歉意。

僅僅是因爲一個烏鴉面具,就讓菲洛有了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

“老大,這女人好有趣。”

貝利手裡拿着烏鴉面具,跳到莫德的肩膀上。

莫德沒有說話,拿過烏鴉面具,看向菲洛的目光中多出了一縷怪異。

拉斐特和賈雅饒有興趣打量着這個女醫生。

戴上烏鴉面具後,性格會變得比較外向,甚至有一點話癆的跡象。

卸下烏鴉面具後,性格則會變得十分內向,連說話都會結巴。

感受着來自衆人的目光,卸下面具的菲洛跟鴕鳥似的,埋首於雙膝之間。

相比於莫德他們,羅對於這個女人毫無興趣,反而仔細打量起這棟佔地面積不小的房子,尋思着今晚可能就要在這裡歇腳。

短暫的沉默之後,菲洛爲了問清楚瘟疫之事,終於鼓起勇氣,主動迎向衆人的目光。

“是你們……治好了我嗎?”

“準確來說,是他治的。”

莫德指了指在一旁正在打量房子的羅。

菲洛循着莫德的指引,慢慢起身看向羅,小心翼翼問道:“先生,你是怎麼做到的?”

說着,菲洛頓了一下,繼續道:“我……這段時間調配了很多藥劑,可是不管怎麼配比,都沒辦法根除這種病毒,最多隻能起到抑制的效果。”

羅一臉冷淡,道:“我沒有向你科普的義務,另外,從現在開始,洛爾島的這場瘟疫,由我接手了。”

言下之意,就是這裡已經不需要你了。

“我,想知道!”

菲洛彷彿聽不出那話外之意,向前踏出一步,望向羅的深藍色眸子中,充斥着希冀之色。

羅卻是不爲所動,冷冷道:“女人,我說得已經夠清楚了,識相的話,就快點滾。”

那冷淡而不善的態度,令內向的菲洛緊咬嘴脣,眼眶發紅。

“渣男。”

貝利輕聲嘟囔了一句。

羅聞言,額頭微黑。

莫德揉了一下貝利的腦袋,訓斥道:“你怎麼可以這樣說羅?”

貝利可憐兮兮道:“老大,我可沒有指名道姓。”

你丫的,膽子肥了給我挖坑。

莫德那按在貝利腦袋上的手掌微微發力。

貝利疼得咧牙呲嘴,無所謂道:“要是大姐頭在這裡,指不定要在渣男前邊加上一個變態。”

“……”

莫德腦海裡閃過桑妮的樣子,不由會心一笑。

羅看了眼一唱一和的莫德和貝利,擡手輕壓絨毛帽的帽檐。

除了心累,他還能說什麼。

這個女人的烏鴉面具只會引來村民們的敵意,就算有拉斐特的催眠能力在,也招架不住整個村子的人。

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直接讓痊癒的菲洛離開就行了。

這是羅的想法。

拉斐特彷彿能夠意會到羅的思緒,鬼使神差看向羅。

這個時候,羅正好聯想到拉斐特的催眠能力,也就看向了拉斐特。

兩個男人的視線湊巧對上。

實際上,拉斐特跟羅抱有同樣的想法。

既然這裡的人那麼敵視烏鴉,再加上羅已經將菲洛治好,也就沒必要讓菲洛留下來。

但是……

拉斐特想到了莫德對於【鴉】的情有獨鍾,不由得無奈一笑。

那微妙的神態,彷彿在告訴羅:放棄吧,有這烏鴉面具在,莫德豈會驅趕菲洛。

興許是因爲莫德之前從村民手中救下烏鴉面……不對,是救下菲洛的舉動,僅用眼神交流,羅幾乎意會到了拉斐特的意思。

唉。

我究竟攤上了一個怎樣的合作對象啊……

羅在心裡默默想着。

.........

夜色深沉,海上風平浪靜。

一艘軍艦來到洛爾島的外海。

軍艦甲板上,一個個海兵協力合作,從船艙內搬出一個個裝滿物資的木箱。

一個身披大衣,右邊眉眼處留有一道交叉刀疤的年青海軍在一旁監督着手下將物資搬到甲板上。

“瑟維斯准將,援助洛爾島的物資,基本都在這裡了。”

一名校官來到那年青海軍面前。

“辛苦了。”

名爲瑟維斯的年青准將點了點頭,目光一轉,望向前方的洛爾島。

島上的貧瘠小國,並非世界政府的加盟國。

僅以立場而言,被世界政府所管轄的海軍,亦是沒有援助這個小國的義務。

只是,對瑟維斯而言,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即是他的正義。

所以,在得悉洛爾島的境況之後,他每個月都會專門跑一趟,爲那些飽受瘟疫肆虐的居民輸送一輪至關重要的物資。

瑟維斯凝視着夜色下的洛爾島輪廓,輕聲道:“也不知道瑪利亞.帕裡西奧.克里託.瑞……”

“瑟維斯准將,您其實不用直呼菲洛醫生的全名。”

身旁的副官及時打斷了瑟維斯要念出菲洛醫生全名的舉動。

“好吧,也不知道菲洛醫生怎麼樣了。”

瑟維斯點了點頭,望向島嶼的眼中流露出一抹擔憂。

副官認真道:“菲洛醫生肯定不會有事的,她……”

“不好了!”

忽然,一道惶恐的聲音從瞭望臺傳來。

瑟維斯和副官臉色一變,條件反射般看向上方的瞭望臺。

負責偵查的海兵從瞭望臺探出頭來,臉上滿是驚懼之色。

“瑟維斯准將,洛爾島西邊懸崖底下,發現莫德海賊團的船!”

“什麼!?”

瑟維斯,乃至於甲板上的衆多海軍,皆是神情劇變。

莫德海賊團,近期的話題人物……

怎麼會在洛爾島???

這裡,可沒在利維坦島的那條航線!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分魂概念第六十二章 鋒芒畢露第一百七十九章 目光所及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不在乎第五百零八章 世界政府完了,我說的。第四百九十五章 你的霸氣……!!!第四百九十四章 沒想到我還挺受歡迎的第二百零七章 你剛纔……想說什麼來着?第二百七十七章 那個男人(二合一)第四百三十四章 結束了,凱多。第四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四百八十六章 左槍右刀第四百五十六章 秋水之威第五十三章 這是篩選第七十章 影子果實……還能這樣用?第三十五章 火雞達達第七十九章 左手一槍,右手一刀第四十九章 報導第四百十二章 世界破壞者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就滅了他們第二十七章 蹲守第三百七十二章 風雲變色第八章 來客第一百六十四章 頭條新聞第三百一十六章 海軍的手段第五百四十五章 無名指第七十四章 全面反攻第三百五十四章 是好運還是倒黴?第三百一十七章 那一刻,黃猿變成了光。第七十六章 莫德的霸王色第二百二十九章 計劃雛形第一百九十八章 咕嚕咕嚕第四十章 大漩渦第五百三十二章 紅髮,你會是敵人嗎?第九十一章 真想快點見到他們第四十三章 理性分析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態大崩第一百二十七章 影子果實的多變性第二百一十章 史上最兇險的能力第七十三章 被忽悠的貝利第五百零三章 希望如此吧第五十章 他……又變強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莫德更勝一籌第三十五章 火雞達達第一百一十八章 挺熱鬧的啊第四百九十二章 世界公敵第五百十七章 打不死的小強第三百九十九章 絕境第一百七十四章 以上克下(第二更)第二百八十四章.舉全團之力(1/3)第三百七十章 絕望的燼第二百四十章 凱多來襲(二合一)第八十七章 草帽一夥的登場第一百五十一章 看吧,影子是凍不住的。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不愧是你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來錯地方了嗎?第一百二十三章 名刀秋水第三百九十二章 他……也是當之無愧的四皇。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黃猿:喂?喂?怎麼還是沒聲音啊?第五章 殯儀師第二十八章 自信過頭第三百七十六章 震驚的武士們第六章 梳理第二百十五章 寂靜無聲第一百九十八章 咕嚕咕嚕第八十七章 草帽一夥的登場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以爲我怕你嗎?!我怕的是百加.D.莫德!第一百六十一章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啊?第一百八十七章 別人做不到的事,我可以。第一百九十二章 巨兵海賊團的情報(第一更)第七十三章 被忽悠的貝利第十八章 蛇道鼠路第一百十一章 祗園第一百一十八章 透明果實第一百六十三章 好可怕喲第一百一十八章 挺熱鬧的啊第二百三十九章 支離破碎的生命卡(二合一)第四百五十八章 莫德的速度第二百三十二章 遠水救不了近火第十三章 一把槍引發的血案第二百十九章 時間飛逝第一百三十三章 浪的前提第三百六十二章 甚平加入!第一百二十二章 情況不對第八十一章 特別待遇第一百六十二章 莫德他……做到了我們一直想做的事!第四百十一章 海賊國家第八十八章 糟糕的登場時機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九十六章 混戰如斯第二百二十五章 終於來了啊……第五百三十七章 確立合作第六十七章 三方彙集第三百三十五章 顏面盡失第一百七十三章 嘁,不痛不癢的一腳(第一更)第十七章 仇怨第一百七十二章 再見人魚少女第十四章 規劃(第五更,爲掌門橘子風味加更)
第一百九十六章 分魂概念第六十二章 鋒芒畢露第一百七十九章 目光所及第四百二十一章 我不在乎第五百零八章 世界政府完了,我說的。第四百九十五章 你的霸氣……!!!第四百九十四章 沒想到我還挺受歡迎的第二百零七章 你剛纔……想說什麼來着?第二百七十七章 那個男人(二合一)第四百三十四章 結束了,凱多。第四十七章 風雨欲來第四百八十六章 左槍右刀第四百五十六章 秋水之威第五十三章 這是篩選第七十章 影子果實……還能這樣用?第三十五章 火雞達達第七十九章 左手一槍,右手一刀第四十九章 報導第四百十二章 世界破壞者第一百九十九章 那就滅了他們第二十七章 蹲守第三百七十二章 風雲變色第八章 來客第一百六十四章 頭條新聞第三百一十六章 海軍的手段第五百四十五章 無名指第七十四章 全面反攻第三百五十四章 是好運還是倒黴?第三百一十七章 那一刻,黃猿變成了光。第七十六章 莫德的霸王色第二百二十九章 計劃雛形第一百九十八章 咕嚕咕嚕第四十章 大漩渦第五百三十二章 紅髮,你會是敵人嗎?第九十一章 真想快點見到他們第四十三章 理性分析第一百五十一章 心態大崩第一百二十七章 影子果實的多變性第二百一十章 史上最兇險的能力第七十三章 被忽悠的貝利第五百零三章 希望如此吧第五十章 他……又變強了!第四百二十八章 莫德更勝一籌第三十五章 火雞達達第一百一十八章 挺熱鬧的啊第四百九十二章 世界公敵第五百十七章 打不死的小強第三百九十九章 絕境第一百七十四章 以上克下(第二更)第二百八十四章.舉全團之力(1/3)第三百七十章 絕望的燼第二百四十章 凱多來襲(二合一)第八十七章 草帽一夥的登場第一百五十一章 看吧,影子是凍不住的。第一百五十二章 真不愧是你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來錯地方了嗎?第一百二十三章 名刀秋水第三百九十二章 他……也是當之無愧的四皇。第二百二十一章 回來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黃猿:喂?喂?怎麼還是沒聲音啊?第五章 殯儀師第二十八章 自信過頭第三百七十六章 震驚的武士們第六章 梳理第二百十五章 寂靜無聲第一百九十八章 咕嚕咕嚕第八十七章 草帽一夥的登場第三百五十五章 真以爲我怕你嗎?!我怕的是百加.D.莫德!第一百六十一章 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啊?第一百八十七章 別人做不到的事,我可以。第一百九十二章 巨兵海賊團的情報(第一更)第七十三章 被忽悠的貝利第十八章 蛇道鼠路第一百十一章 祗園第一百一十八章 透明果實第一百六十三章 好可怕喲第一百一十八章 挺熱鬧的啊第二百三十九章 支離破碎的生命卡(二合一)第四百五十八章 莫德的速度第二百三十二章 遠水救不了近火第十三章 一把槍引發的血案第二百十九章 時間飛逝第一百三十三章 浪的前提第三百六十二章 甚平加入!第一百二十二章 情況不對第八十一章 特別待遇第一百六十二章 莫德他……做到了我們一直想做的事!第四百十一章 海賊國家第八十八章 糟糕的登場時機第一百八十七章 誰讓我是稱職的七武海呢?第九十六章 混戰如斯第二百二十五章 終於來了啊……第五百三十七章 確立合作第六十七章 三方彙集第三百三十五章 顏面盡失第一百七十三章 嘁,不痛不癢的一腳(第一更)第十七章 仇怨第一百七十二章 再見人魚少女第十四章 規劃(第五更,爲掌門橘子風味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