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事件(4600字二合一)

誰的血?

真是一個奇怪的問題。

“這問題很重要嗎?”

莫德近距離打量着男人身上那縱橫密佈的傷口。

嘖,舊傷未愈,新傷又至,說的就是這個男人的真實寫照。

這麼嚴重的傷勢,不說承傷力,單承痛力就非同尋常了。

男人緊盯着莫德,那聚焦成一束的目光中不含絲毫情感。

“重要。”

他多日滴水不進,嗓子沙啞低沉,說話時仿若獸類的低吼聲。

莫德視線上擡,迎向男人的目光。

男人那種像是在看死人的眼神,被普通人感受到也會不悅,更何況是那些高高在上的貴族。

會被綁在這裡折磨,多少有點咎由自取的意味。

“有海軍的,也有士兵的,以及船上的貴族,大概就是這些吧。”

“……”

男人沉默,嘴巴卻是慢慢咧開,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

他笑了。

同時,看向莫德的眼神多出了一絲溫度。

“殺得好。”

那沙啞低沉的聲音中充滿快意。

是針對海軍亦或是貴族?

大概率是後者吧。

莫德來了點興趣,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馬爾斯.吉姆。”

“奴隸?”

“是。”

吉姆回答得磊落,似乎並不在乎自己的奴隸身份。

莫德想了想,拔出千鳥,將捆綁住吉姆的層層鎖鏈斬斷。

嘩啦。

沉重的鎖鏈落在地上,發出悶響。

吉姆看向被輕易斬斷的鎖鏈,眼中流露出驚訝之色。

少了鎖鏈的束縛,他從邢架上走下來。

那被利器戳得稀巴爛的雙腳承託着他的體重踩在地上。

足以令常人痛到慘叫打滾的疼痛,卻只是讓他眉頭輕蹙一下而已。

“你很不錯,死在這種破地方未免可惜。”

莫德緩緩將千鳥歸鞘。

吉姆沉默看着莫德。

莫德淡淡道:“你自由了。”

言罷,莫德轉身離開。

這個叫吉姆的男人,有着非同一般的韌性。

不是肉體,而是精神。

東海竟有這麼一號人物?

不過,要是他和拉斐特沒來這艘船……

也許一天,也許兩天。

這個男人定然會被折磨致死,成爲這個世界上每一秒都會有所遞增的冰冷數字之一。

吉姆沉默看着莫德的背影,直至莫德走到門口前,纔出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百加得.莫德。”

踏出房間之前,莫德留下了名字。

吉姆看着空蕩蕩的房門,低聲默唸了一遍莫德的全名,旋即邁開那慘不忍睹的雙腳,來到擺放着各種刑具的桌子前。

掃了一眼桌上的刑具,吉姆伸出同樣是傷痕累累的右手,然後從刑具中拿起一把小刀。

隨後,他拿着小刀,用一種粗糙手法颳起腦袋上的頭髮。

不一會,他給自己剃了個光頭。

因爲手法粗糙,光滑的腦袋上多了十幾道開始滲出血液的傷口。

少了頭髮的遮掩,也顯露出了吉姆額頭上的圓形烙印。

那個烙印並非是天龍蹄印,但也是被視爲奴隸身份的一種印記。

剃掉頭髮後,吉姆向着房門走去。

每走一步,地上就會多出一個血腳印。

另一邊。

在一間巨大而奢華的房間裡,拉斐特微笑看着身前在不停哀嚎的羅威爾。

地上躺着一截血淋淋的手掌,旁邊則是一把被斬成兩半的精良燧發槍。

“本、本王可是……”

“嗤。”

“嗚嗚……”

拉斐特一劍刺進羅威爾說話時張開的嘴巴,然後順勢挑出一截舌頭。

羅威爾那說到一半的話語頓時變成無意義的嗚鳴聲。

“是什麼?”

拉斐特反手一劍,將舌頭釘在地上,臉上的笑容透露出幾分妖異。

羅威爾滿臉恐懼的伏在地上,不敢再發出任何聲音。

“嚯嚯。”

拉斐特笑了笑,收起杖劍,隨後拖着羅威爾走出房間。

幾分鐘後,他拖着羅威爾來到船艙內的大堂。

這艘船很多地方都是華而不實,內裡構造更是以城堡的風格來打造。

大堂內的四周,零散站着人數約在一百二十左右的奴隸。

他們多是衣不蔽體,只能將窗簾或者桌布當做衣服披在身上。

莫德也在大堂,他面前的地上放着一個鼓鼓囊囊的布袋,裡面裝了一路搜刮來的金銀珠寶。

拉斐特拖着羅威爾來到莫德身前。

“這是卡內特的國王,也是去參加世界會議的正主。”

拉斐特隨手一甩,將羅威爾丟到莫德身前。

“嗚嗚……”

羅威爾仰頭看向莫德,眼中滿是透徹的恐懼之色,那滿嘴的鮮血隨着嗚嗚聲而濺射一地。

莫德瞥了眼羅威爾,旋即看向拉斐特,道:“直接殺了就是,不用特意將他帶過來。”

聽到莫德的話,羅威爾的身體抖了起來。

拉斐特笑道:“嚯嚯,只是想到了一個好玩的點子。”

“說說看。”

莫德看着拉斐特,心想着拉斐特難得這麼有興致。

拉斐特掃視了一圈奴隸們,平靜道:“向他們提供一個能夠發泄暴力的機會,你說,他們會珍惜嗎?”

話裡的他們,所指的自然是周圍的奴隸。

莫德看向拉斐特的目光中多出一絲詫異。

相處久了,他倒是忘了拉斐特是以濫用暴力出名的。

“試試就知道了。”

莫德沒什麼興趣,卻也不會阻止拉斐特。

拉斐特笑了笑,從袋子裡掏出一把金銀首飾,然後甩向地面。

那小巧而精緻的金銀首飾散落一地。

落地時發出的輕響,像是一記輕拳落在衆多奴隸的心頭上。

拉斐特舉着柺杖,末端處抵在羅威爾的脖子上,那蒼白的臉上流露出危險的笑容。

“這位是南德卡內特的國王羅威爾,你們之中,要是有誰能將他活活打死,就能得到這些可愛的小東西。”

“……”

場內鴉雀無聲。

奴隸們面面相覷,卻無人敢向前一步。

那可是一國之主,如果事後被發現的話……

奴隸們想都不敢想。

幾分鐘過去,動靜全無。

拉斐特平靜看着沒有任何動作的奴隸們。

也就如此吧。

拉斐特心想着。

也在這時,一道沉悶的腳步聲從人羣后傳來,卻是從廚房而來的吉姆。

他恢復自由的第一件事不是去處理滿身的傷勢,而是去廚房裡大吃大喝。

也因爲這樣,他纔會在這個時間點上出現。

聽到那腳步聲,奴隸們回頭看向比他們高出一個上半身的吉姆。

臉色一變的同時,他們下意識讓出一條路。

吉姆面無表情穿過奴隸們讓出來的路。

他滿嘴油漬,手裡拿着一隻啃到一半的烤乳豬。

大步行走之際,他張嘴咬下一口肉,只是咀嚼了兩下就直接嚥下去。

吉姆又高又壯,在奴隸羣中顯得鶴立雞羣。

在這種身高對比下,莫德和拉斐特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吉姆。

莫德沒什麼反應,拉斐特則是認真打量着吉姆。

那滿身的傷口比強壯的身體來得顯眼許多。

在衆多目光的注視下,吉姆來到羅威爾身前。

沒有絲毫猶豫,他擡起仍在滴血的右腳,直接重重踩在羅威爾的脖子上。

咔嚓——!

羅威爾的脖子直接被踩扁,頃刻之間就沒了生息。

吉姆收回腳,旋即又咬了一大口烤乳豬。

他身上這些傷口,起碼有一半是羅威爾貢獻的。

對於羅威爾,更是有着不解之仇。

在這個前提下,他儘管拿到了這個機會,也是沒想過要將羅威爾折磨致死,而是一腳利落解決,並且沒有流露出半點恨意。

以最快的方式去達成想要的結果,這是他始終銘記於心的行事準則。

踩死羅威爾後,吉姆忽的對莫德屈膝半跪。

做出這個舉動的意義所在,僅是爲了讓視線下落,不至於讓莫德仰視他。

“我不要金銀。”

半跪下來之後,少了身高差距,吉姆反而要仰頭才能與莫德對視。

莫德挑眉,饒有興趣看着剃掉頭髮的吉姆,順勢問道:“那你想要什麼?”

吉姆沒有第一時間回答,而是揚起滿是油漬的左手。

嘶——!

他用力撕下額頭上連帶着奴隸烙印的皮膚。

鮮血頓時從傷口裡橫流出來,順着鼻樑滑向下巴。

做完這個舉動後,吉姆沉聲道:“我什麼也不要,只想將這條命給你。”

莫德平靜看着吉姆額頭上的刺眼傷口,忽的提起裝着戰利品的布袋,然後丟到吉姆面前。

“我不需要你的命,但你可以跟着我們。”

言罷,莫德轉身向着出口走去。

“嚯嚯。”

拉斐特挺是意外看了一眼吉姆,旋即跟上莫德的腳步。

吉姆二話不說就丟掉手中的烤乳豬,然後提起布袋跟了過去。

在衆多奴隸的注視下,莫德三人離開了船艙。

來到甲板上,吉姆看了眼滿地的士兵屍體,眼眸中仍是一片死寂,很少流露出情緒。

“回船。”

莫德踩着月步升空。

拉斐特則是提着吉姆飛向空中。

極遠之處。

桅杆船停在海面上。

貝利站在瞭望臺上不停張望。

以防萬一,他已經將船帆收了起來,而且還拋下船錨。

“怎麼還不回來?”

貝利低聲嘟囔着。

這是他第三十三次唸叨了。

又是張望了好一會時間,終於是讓他在遠處的空中看到莫德的身影。

“可算回來了!!”

貝利稍微放心。

“咦?”

很快,他就注意到了吉姆的存在。

幾分鐘之後。

吉姆盤坐在甲板上,自行處理傷勢。

這艘桅杆商船的規格不大,但該有的東西基本都有,比如醫療用品。

這倒是方便了吉姆。

眼下天色尚早,莫德卻回房矇頭就睡。

拉斐特本想清點一下收穫,但他是航海士,得時刻關注航向,也就作罷。

甲板上,貝利圍着吉姆走來走去,視線不停掃過吉姆身上的傷口。

這也太多了吧?

看來是個狠人。

貝利心想着。

吉姆看了看像是好動兒的貝利,沒有加以理會,而是專心處理傷勢。

他將命交給莫德,可不是要來混吃混喝的。

爲了發揮出價值,他必須儘快養好傷。

拉斐特關注着風向之餘,偶爾會看向正在處理傷勢的吉姆。

在他看來,吉姆的底子還不錯,就是不知道實力怎麼樣。

作爲航海士,拉斐特已經在盤算着如何去利用吉姆的勞動力。

以目前的瞭解,比較適合的位置好像只有舵手一個。

“有待觀望。”

拉斐特默默想着。

不論是吉姆的能力,還有吉姆的忠誠和價值觀。

這都是拉斐特之後會去重點關注的事情。

他不會反對莫德所做的決定,卻要儘量幫莫德掃掉後顧之憂。

...........

七天後。

一艘平淡無奇的商船來到濛濛島的近海區。

商船收帆拋錨,停在海面上。

片刻後,商船放下一艘小船。

“這裡就是濛濛島啊。”

小船上,薩博一臉微笑。

克爾拉將船槳丟給薩博,指使道:“快點划船!”

“好的,克爾拉大人。”

薩博開了句玩笑,旋即拿起船槳劃了起來。

小船慢慢駛向沙灘。

不一會,小船衝上沙灘。

薩博和克爾拉跳下船,往着樹林走去。

很快,他們穿過樹林,來到濛濛島居民所在的環谷內。

他們的到來,立即引起濛濛島居民的警惕。

賈雅聽到外頭的動靜,拿起斧頭,然後走出房子。

本以爲又是不長眼的海賊,沒想到卻是一對年輕的男女。

賈雅眯眼看着薩博和克爾拉,平靜道:“兩位,我們這裡不歡迎外人。”

薩博瞥了眼賈雅手中的斧頭,正要出聲解釋,就聽到了桑妮的聲音。

“雅姐,他們是來找我的。”

桑妮也從房子裡出來。

“薩博,克爾拉!”

看着一段時日未見的兩人,桑妮露出大大的笑容。

賈雅見狀,默默收起斧頭。

“桑妮,我好想你!”

克爾拉越過賈雅,緊緊抱住桑妮。

感受着克爾拉那擠壓在身上的柔軟觸感,桑妮低聲嘟囔一句:“好像變大了很多。”

“什麼?”

克爾拉鬆開桑妮,眼露詫異。

“沒什麼。”

桑妮不着痕跡瞥了眼克爾拉的胸膛,旋即又鬼使神差掃過賈雅那更勝一籌的存在。

唉。

心中一嘆,桑妮轉而問起薩博和克爾拉的來意。

“克爾拉,你們怎麼會來這裡?”

“你先看看這個。”

克爾拉從兜裡拿出一張摺疊起來的報紙。

桑妮接過報紙,先是習慣性掃了一眼日期。

是昨天的報紙。

濛濛島地處偏僻,送報鷗一週只來一次,所以每次收到的報紙都是好幾天前的。

桑妮攤開報紙看了起來。

“是莫德。”

在看到其中一個版塊上的照片時,桑妮眼中冒出光芒。

薩博來到一旁,笑道:“莫德這段時間很活躍,多虧了他,我們這次……”

“咳咳。”

克爾拉佯裝咳嗽,適時提醒了一下薩博。

薩博止住話語,轉而哈哈一笑。

世界會議期間,加盟國的各個國王要離開國家去往聖地瑪麗喬亞。

如此一來,就給了革命軍不少行動機會。

而最近,莫德襲擊卡內特王船,並且殺掉卡內特國王和諸多貴族的事件在短短几天內就傳遍了整個東海。

受到此事影響,卡內特王國之內自是興起了不小的動盪。

薩博和克爾拉來東海的本意並不是要針對卡內特王國,但正好碰到了莫德一手造就的王船事件……

所以,他們並不想錯過這次機會。

特意來濛濛島,其實也是想正式邀請桑妮加入。

桑妮沒有在意薩博的反應,認真瀏覽着報紙上關於莫德的報導。

剿滅惡龍海賊團,以及襲擊卡內特王船事件都在其中。

在看到莫德襲擊卡內特王船,並且讓船上很多奴隸得以自由時,桑妮眼中流露出笑意。

“雅姐,你看……莫德的賞金漲了。”

“呵。”

賈雅微微一笑,卻是不以爲意。

不過,她還是接過報紙看了起來。

所關注的當然不是莫德的賞金,而是報導裡的內容。

第五百二十七章 帷幕降下之際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要感謝你,鋼骨空。第五百零八章 世界政府完了,我說的。第七十二章 不止於此(元旦加更)第四十三章 賣、賣我???第二百一十九章 四項九星(二合一)第一百零一章 究竟是誰快誰慢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請自來第二十六章 緣分如此(加更)第二百零一章 你真的是桑妮第二百十二章 鶴的關注第三百九十一章 獨戰兩位四皇第二百三十三章 下一個目的地(二合一)第六十四章 海軍158支部第二百七十四章 四皇的待遇(二合一)第四百七十五章 慶典預熱第九十四章 菲洛(4700字二合一)第一百三十一章 布魯克第八十七章 來日方長(二合一)第一百七十九章 令我愉悅第四百章 霸氣與能力的結合。第二百四十五章 全壘打第四百八十九章 世界,一片死寂第六十五章 取悅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必然會加入海軍第二百一十章 史上最兇險的能力第四百零三章 黑夜將至第三百零九章 已經足夠了,退下吧。第九十一章 到底誰是海賊,誰是海軍?第四十三章 理性分析第二百十二章 黑鬍子的末日(二合一)第三百九十三章 霸海!第二十四章 誰的血?(第三更,600月票加更。)第二十七章 真是一個可怕的男人第五百二十四章 衆生隨影第五十章 他……又變強了!第一百零七章 爲何而來第一百五十三章 這可是我的獵物第二十章 深夜殺基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是海軍第五十三章 趁他病要他命第三百六十三章 古代種人造果實第一百二十三章 斷腿第二十六章 自由第四百十六章 你……做了什麼?!!第二十八章 想學嗎?第一百零九章 晉升六星第一百二十六章 搶人第一百九十二章 動盪不安的局勢第五十五章 籌碼(還債)第二百七十七章 那個男人(二合一)第八十八章 糟糕的登場時機第三百五十四章 是好運還是倒黴?第一百三十三章 浪的前提第四十九章 潛力股第四百二十七章 天空……裂開了第四百六十章 能夠預見的世界議題第七十七章 非要我選的話……第二百二十八章 談話和新的賞金(二合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會吧不會吧第七十七章 平衡第一百零九章 晉升六星第四章 所看重之物第三百八十一章 潛在之物第四十三章 理性分析第二百四十一章 哦,那就讓我送你們一程吧。第四百九十二章 世界公敵第五百四十六章 此戰難免第二百三十章 他們的懸賞第一百四十章 僅一天時間第一百一十章 所謂霸氣(4700二合一)第一百二十二章 既狠,又快。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們冒犯到您了第三百九十四章 再次震撼第二百四十四章 勝敗關鍵第四百四十九章 莫德的野心?第三百八十六章 斬首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正的敵人第一百七十章 好好銘記這次失敗吧第二百五十章 可惡啊,這個男人,真是太man了!第九十五章 黎明殺機第十一章 你們是在找這個?略顯生疏的第二次?(? ???ω??? ?)?第一百章 差點忘了第三十五章 白鬍子與金獅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影流之主第八十七章 離開與到來第三十八章 辱我船長,必殺之!(第三更,補昨天。)第九十二章 訓練計劃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們海軍……已經輸了第二百六十一章 匪夷所思(二合一)第三百五十六章 好像正在被莫德攻擊第四十六章 喲,路飛,好久不見。第一百八十三章 掌握古代兵器的第一步第二百三十七章 被秒殺的路飛(二合一)第三百二十九章 結果也是無濟於事第一百六十章 主動請纓第一百八十八章 爆炸性消息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刀即可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
第五百二十七章 帷幕降下之際第四百六十七章 我要感謝你,鋼骨空。第五百零八章 世界政府完了,我說的。第七十二章 不止於此(元旦加更)第四十三章 賣、賣我???第二百一十九章 四項九星(二合一)第一百零一章 究竟是誰快誰慢第一百一十二章 不請自來第二十六章 緣分如此(加更)第二百零一章 你真的是桑妮第二百十二章 鶴的關注第三百九十一章 獨戰兩位四皇第二百三十三章 下一個目的地(二合一)第六十四章 海軍158支部第二百七十四章 四皇的待遇(二合一)第四百七十五章 慶典預熱第九十四章 菲洛(4700字二合一)第一百三十一章 布魯克第八十七章 來日方長(二合一)第一百七十九章 令我愉悅第四百章 霸氣與能力的結合。第二百四十五章 全壘打第四百八十九章 世界,一片死寂第六十五章 取悅第一百一十三章 我必然會加入海軍第二百一十章 史上最兇險的能力第四百零三章 黑夜將至第三百零九章 已經足夠了,退下吧。第九十一章 到底誰是海賊,誰是海軍?第四十三章 理性分析第二百十二章 黑鬍子的末日(二合一)第三百九十三章 霸海!第二十四章 誰的血?(第三更,600月票加更。)第二十七章 真是一個可怕的男人第五百二十四章 衆生隨影第五十章 他……又變強了!第一百零七章 爲何而來第一百五十三章 這可是我的獵物第二十章 深夜殺基第一百一十六章 我是海軍第五十三章 趁他病要他命第三百六十三章 古代種人造果實第一百二十三章 斷腿第二十六章 自由第四百十六章 你……做了什麼?!!第二十八章 想學嗎?第一百零九章 晉升六星第一百二十六章 搶人第一百九十二章 動盪不安的局勢第五十五章 籌碼(還債)第二百七十七章 那個男人(二合一)第八十八章 糟糕的登場時機第三百五十四章 是好運還是倒黴?第一百三十三章 浪的前提第四十九章 潛力股第四百二十七章 天空……裂開了第四百六十章 能夠預見的世界議題第七十七章 非要我選的話……第二百二十八章 談話和新的賞金(二合一)第一百八十一章 不會吧不會吧第七十七章 平衡第一百零九章 晉升六星第四章 所看重之物第三百八十一章 潛在之物第四十三章 理性分析第二百四十一章 哦,那就讓我送你們一程吧。第四百九十二章 世界公敵第五百四十六章 此戰難免第二百三十章 他們的懸賞第一百四十章 僅一天時間第一百一十章 所謂霸氣(4700二合一)第一百二十二章 既狠,又快。第一百四十二章 我們冒犯到您了第三百九十四章 再次震撼第二百四十四章 勝敗關鍵第四百四十九章 莫德的野心?第三百八十六章 斬首第四百七十四章 真正的敵人第一百七十章 好好銘記這次失敗吧第二百五十章 可惡啊,這個男人,真是太man了!第九十五章 黎明殺機第十一章 你們是在找這個?略顯生疏的第二次?(? ???ω??? ?)?第一百章 差點忘了第三十五章 白鬍子與金獅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影流之主第八十七章 離開與到來第三十八章 辱我船長,必殺之!(第三更,補昨天。)第九十二章 訓練計劃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們海軍……已經輸了第二百六十一章 匪夷所思(二合一)第三百五十六章 好像正在被莫德攻擊第四十六章 喲,路飛,好久不見。第一百八十三章 掌握古代兵器的第一步第二百三十七章 被秒殺的路飛(二合一)第三百二十九章 結果也是無濟於事第一百六十章 主動請纓第一百八十八章 爆炸性消息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刀即可第四百四十四章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