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可是,她又很想讓他嘗她的手藝,好吧,她承認,她對他餘情未了,那又如何,只是餘情而已,她沒有想要把這份餘情給進行下去的欲 望,被傷害的心很難再癒合。

姑且就這麼耗着吧!反正這個男人她已經不會對他有什麼期望了,不管她擁有多麼矛盾的想法,她已經學會不要對一件事情有太高的期待,越是期待、越是絕望。

這是他教會她的。

在紐約時,莫岑哲讓她覺得他是自己唯一的依靠,而在臺灣,他陪着她到了十八歲,就下定決心扔開了她,那時她就知道沒有一個人會永永遠遠地陪着她到最後,也許會有一個人,但那個人絕對不會是大叔。

這個大叔只是她的監護人,他給不起她想要的,而她想要的,他連探問的勇氣也沒有。

她已經不再是十幾歲的小孩了,她知道該如何保持跟大叔的距離,他們之間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但她心裡知道,那只是表面。

他似乎想要回去,她卻不想,回不回去對她而言不再是重要的了。

“我吃。”他坐了下來。

“不怕被我毒死?”她冷冷地嘲諷。

“死在你家,你還得想想如何處理屍體。”他燦若陽光地對她一笑。

夏佳仁揚起一抹惡意的笑容,“這可不是一個大問題,是很好解決的。”

“哦?”他好整以暇地吃着,當筷子上的菜放進嘴裡的那一剎那,他傻了一下,沒想到滋味遠遠比自己想像的要美味多了。

她講出下文,“真的很簡單,買些魚回來,每天刮你的肉給它們吃。”她故意在他吃飯時講着噁心的話題。

“哦?那得多少魚?只怕它們要吃很久吧。”他認真地與她探討這個問題。

“還可以養狗!”

“有些狗只吃飼料,而且你的小套房不能養狗。”他提醒她。

“那該怎麼辦呢?”她天真地眨着眼睛,充滿希望地看着他,迫切地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答案。

他優雅地吃着飯,“很簡單。”

“哦?”對話似乎被調過來了。

“你每天吃我的肉,煎炸也好、清蒸也好。”他給出了一個好主意。

她下意識地摸摸自己有些噁心的胃部,“那骨頭呢?”她不死心地再問。

“也很簡單……”

“怎麼樣?”

“燉骨頭湯喝,又好喝又有營養……”語音剛落,莫岑哲主動地收住話,看着她臉色蒼白,不自然地站在那兒。

“你……”

“嗯?”

“變態!”她罵了一聲,轉身就走了。

莫岑哲大獲全勝地笑了,可眼睛一到桌上的飯菜,他的胃部也跟着不自在地**着,果然吃飯的時候不能說些太過奇怪的話題。

他沒有胃口地放下碗筷,準備要收拾時,看見她又出現了,不同於她方纔輕鬆的家居服,夏佳仁穿上了一套外出的服裝。

外頭軍綠色的外套過膝,腿上是藍色的圓點絲襪,到腳踝的靴子,外套裡只穿了一件長版海軍風情的藍白條紋棉衫。

很清純、很漂亮,他壓住喉間的讚歎,“要上課了?”大學的課程比較輕鬆,有時上午沒課、有時下午沒課,或者全天沒課,但也有全天都有課的時候,那是他最無聊的時候,沒有人跟他拌嘴。

“工作!”她給了一個簡單的答案,拿起放在沙發上的包包。

工作?他知道她從事模特兒工作,可這一個月他都沒有看她接什麼工作,他看着她漸漸遠去的背影,手上的動作也一頓,轉而拿起自己的外套和私人用品,緊隨其後。

“小芳……”夏佳仁下了樓,鑽進車裡。

“小夏你下來了。”

“嗯,今天的工作是……”小芳停了下來。

“怎麼了?”

“小夏,這個人你認識?”小芳目瞪口呆地看着不請自來的莫岑哲。

夏佳仁順着她的目光,看見坐在後座的莫岑哲,後者正對着她笑。

“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爲什麼不能在這裡?你好,我是佳仁的……”

“大叔,他是我的叔叔。”

莫岑哲的笑容滯留在臉上,不知道是他的記憶太好了還是怎麼了,他記得夏佳仁從不會對別人這樣介紹他,大叔?叔叔?

一種難以形容的感覺在胸口漫開,莫岑哲的熱情一下冷卻了,笑容也黯淡了下來。

“是,是嗎?那……”小芳還是不懂現在是什麼情況。

夏佳仁看了一眼莫岑哲,“大叔,你快回去,別鬧了。”

莫岑哲臉色難看了很多,不容拒絕地丟出了一句話,“我陪你。”

“我不是小孩子……”夏佳仁一聽,立刻皺起了眉頭。

完全處於狀態外的小芳臉都要皺成一團了,“小夏,要遲到了……”

夏佳仁咬住了豐潤的下脣,“算了,開車吧,不用管他。”現在要是跟他討論不準什麼之類的話,只怕沒完沒了的。

小芳駛動了車,車內一陣安靜,這倒沒有什麼,因爲夏佳仁不愛說話,平時話也很少,她已經習慣了。

只是後面那個男人的眼神好凶狠,似乎想把夏佳仁的腦袋瓜子看出一個洞來,小芳一邊開着車,一邊不由得猜測。

這個男人一看就知道比夏佳仁要大上好多歲,但外表看起來還挺年輕的,只是他的氣質很穩重,夏佳仁站在他的身邊,就顯得稚氣多了,而且她總覺得他們關係似乎不是夏佳仁說的那麼簡單……小夏的一個凜冽目光瞪了過來,小芳趕緊收回了目光,不敢再想東想西的。

當車子停在了拍攝地點的時候,夏佳仁下了車,小芳抓緊時間陪在她身邊,跟她講述今天要拍攝的內容。

被人給扔在一邊的莫岑哲自己找了一個位置,坐在角落,他靜靜地閉着眼睛,其實他知道,夏佳仁有做模特兒的天賦,不僅僅是她混血兒的五官,還有喬森說過的,她很上相。

他查過她的資料,近幾年,她靠着做模特兒賺錢,薪水也不是特別高,但她一個人生活倒也夠了。

可是關於她的私生活卻只能用無聊來形容,她規規矩矩,看似沒有大問題,但莫岑哲卻知道她刻意跟人羣保持距離。

就像他剛認識的那個夏佳仁一樣,就像她現在對他做的事一樣,她怕被再一次地拋棄,他沒想過要她馬上把自己重放進她的生活,可是她的排擠動作太明顯了,不僅僅是針對他,而是對所有的人。

他再一次地睜開眼,看着蔚藍的天空,心一陣一陣的麻,人羣熙熙攘攘,他隨之看去。

她一身華麗的禮服,像一位中世紀的騎士,帶着陰柔的美感出現在人羣前,很帥氣、很吸引人,可……這不是她,她不該穿着騎士服,不該剪個像男人的頭髮,更不應該……讓他心痛!

“好了,好了,開始了……”不遠處人羣開始熱鬧起來。

如果可以,他會撕裂她的僞裝……

“你在做什麼?”

“陶土……”

“泥巴巴的東西有什麼好玩的!”她稚氣地轉過頭。

他一笑,沒說話,繼續專心地做着陶土。

“啪啦”一聲,昨天剛做好的陶土雛形毀在了她的手上,她揚着下顎。

“夏佳仁……”

“幹什麼?”

“明天的電影我不陪你去看了……”

“啊……”她不滿地大叫。

她不喜歡他做陶土,因爲沒有人陪她玩,多年前的一個小插曲意外地躍上腦海,他輕輕地笑了。

他也不喜歡她做模特兒,因爲,模特兒做久了,面具就戴久了,僞裝逐漸地深入骨髓,那麼她便不是夏佳仁了……

就如她當初那樣,他只是想她陪自己玩,就這麼簡單……

工作結束後,夏佳仁疲憊地坐在化妝間裡,小芳幫她去買杯熱飲,她對着鏡子緩慢地卸妝,一抹身影出現在鏡子裡。

“大叔,你去哪裡了?”剛剛她趁着小憩時尋找莫岑哲,卻沒有看見他的身影。

莫岑哲接過她手上的卸妝棉,大掌轉過她的小臉,她閉上眼睛,感覺到卸妝棉輕柔地在她的臉上擦拭着。

夏佳仁詫異他熟悉的手法,正想要開口調侃,出口的卻是一聲痛呼:“好痛,大叔,你幹嘛這麼用力?”

莫岑哲好似沒有聽見似的,繼續用力地擦拭着她的臉,用力過量的下場就是她的臉紅了好大一片,她嘟着嘴,不滿道:“住手!”

可很顯然,他沒有聽見,手仍然用力着,根本不是在擦了,而是接近於搓,似乎要搓下她一層皮來。

她火大地拍開他的手,兩眼狠狠地瞪着他,“你幹什麼?”

幹什麼?莫岑哲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幹什麼,他只是看不慣她這樣的裝扮,他深沉地沒有回答她的問題,他抓着她的臉不放。

“你放開!”夏佳仁站了起來,揮開他的手,望着不再笑容滿面的他,不由得害怕,她下意識地轉身跑開。

在自然界中,處於食物鏈頂端的貓頭鷹看見了老鼠,就會立即血性大開地衝過去飽餐一頓,而此時,夏佳仁就有一種莫岑哲會衝過來活剝她的錯覺。

但願是錯覺!

“啊!”手纔到門把,夏佳仁便被他扯了回來,一把給按在桌上,她驚恐地瞪着大眼。

她臉朝下地被壓在下面,看不見他神情,她心慌得厲害,“放開我!”

迴應她的卻是一聲拉鍊聲,他拉開了禮服身後的拉鍊,她掙扎地更厲害了,“莫岑哲,你在幹什麼?”

手一頓,身後傳來男人低沈的聲音,“不叫大叔了?”總是一口一個大叔的小女生,終於敢叫他的名字了,他還以爲她真的要把他當成叔叔了。

“放開我!”好漢不吃眼前虧,她纔不要跟他爭論稱謂的事情。

他沒有理會她,大掌扒開她的衣服,做着他剛纔就想做的事情,撕裂她的僞裝!

衣服被扒得精光,連遮蔽的內衣也褪下,這不是她第一次在他面前光**身子,卻是第一次在他侵略目光下**着,夏佳仁瑟瑟發抖,不是冷意,而是駭意,她不知道一向溫柔的大叔怎麼突然變得這麼陌生、可怕……

莫岑哲靜觀她的神情,還不夠,這樣對她還不夠,他上前,一把轉過她,她睜着大眼,一臉的羞憤,他直接貼上她的身子,炙熱的雙脣靠近她的,將她冰冷的雙脣熨得火燙。

她全身一顫,不敢置信自制能力這麼強的大叔竟然會對她有了色心……他明明不喜歡,他明明就恨不得早點把她這個包袱給扔開……

他的舌頭伸了進來,滑溜溜的,舔舐過她口腔的每一個角落,舌尖用立地吸吮着她的,她在他的身下嚶嚶抗議,他不管不顧,只想着她的甜美,大手在她光滑的身子上來回地撫摸着,未曾被人觸摸過的身體被他徹徹底底地摸透了,身體每一個部位都在發燙,身體的本能,她無法控制,可是……眼淚涌了上來。

他不是不要她了嗎?爲什麼要這麼對她,他以爲她是誰?一個供他發泄的女人嗎?

夏佳仁突然想到那一次刻意**身體的挑逗,天哪!原來有時候慾火不需要特意去挑逗,一來就一發不可收拾了。

她的腦子很清楚,她知道今天的天氣如何,能猜出現在大概是幾點,可是她猜不透莫岑哲會這樣對她!

第八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七章
第八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八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四章第十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二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