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天天身體不舒服哦?”不知何時出現的燈光師站在一邊力挺攝影師。

“呃,這個,你們知道的,小夏很忙……”小助理都快要被逼哭了。

“哼,不就是現在紅嘛,小心被寫成耍大牌了……”隔壁化妝間的另一個女模特兒湊熱鬧地插嘴道。

“是了,是了,這個得小心,不過小夏跟我們關係可好了,對吧?小夏,走吧走吧!”攝影師見風使舵,不準備讓她走,伸手想拉她的手。

夏佳仁一個白眼賞過去,口氣像是吃了一個榴槤似的,臭得要命,“誰要跟你們走?我還有事,再見!”

小助理看着夏佳仁瀟灑離開,趕緊跟上,還不時地頻頻回頭看那些被拒的人,她不由得笑了,雖說夏佳仁既不合羣、人又直,常常得罪人,可是隻要是她拍的廣告一定會爆紅。

所以就是再生夏佳仁的氣,他們也不敢怎麼樣,誰教她紅呢!

“小芳,車停在哪裡?”她們已經到地下停車場了。

“哦,在那邊。”小助理小芳趕緊指指前方不遠的車子。

小助理把夏佳仁送到家裡後,確定她進了門,纔開着車子離開。

夏佳仁走進浴室,放了一缸的熱水,滴了薰衣草精油,她快速地脫掉衣服,淋浴過後,躺進了浴缸裡,閉着眼睛、放鬆着身子。

他離開後,她一點也不想待在那個房子裡,一個人像個傻瓜,沒有向好友尋求幫助,一個人在大街上流浪,直到她走到不能再走,然後戲劇化地,有星探發現了她。

她爲了錢,答應做模特兒,模特兒的收入還不錯,她就一直做到現在,起初她也沒有告訴好友,大叔已經走了,自己也搬出來了,加上好友那時要出國了,不想太打擾對方,既然什麼事情都解決了,以後再說吧。

最後她在電話裡說了一切,被童子琳罵得狗血淋頭,不過她反而笑得更開心了,她不想一有困難就求人,如果她已經有了解決的方法,何不先試試看再說呢。

她想,其實她很幸運,之前有一個大叔,現在她有自己,她可以自力更生。

“大叔你這個混蛋!”閉着的雙眸倏地睜開,夏佳仁對着空氣狠狠地罵了一句,還生氣地拍了拍水,激起一陣波浪,水花濺溼了她的臉。

不喜歡就不喜歡,何必搞得像是遇見猛獸似地逃開,簡直就是懦夫的行徑,夏佳仁氣嘟嘟地噘着嘴。

即便過了三年,有些氣不是說消就能消的呀!

“最好別讓我看見你,否則……”她狠狠地等着前方的牆,過了一會兒,氣餒地搖搖頭,“還是別出現好了,免得……”

免得讓她看見不該看的場面,例如他尋得真愛的橋段,例如他已經是一個孩子的爸的畫面……沒錯啦,她還是忘不了他,即使自己試着去談了幾段戀愛,可結果都是匆匆結束。

誰教那些男生要嘛太成熟,要嘛太幼稚,都不會剛剛好!

她無聊地拿起浴缸旁邊的幾隻水鴨子,放在水中,看着水鴨子們漂呀漂,她也放空了思維……

急促的門鈴聲打斷了她的神遊,回過神時,熱水已經變溫的了,她慢慢地站起來,擦乾身子,套上浴袍,穿着拖鞋走到門口,打開門,她先是一愣。

“砰”的一聲,她又把門給關上了,轉過身回房,門鈴又一次響起,回去她打開門,又關上,回房,門鈴第三次響起來,她又打開門,又關上……

“夏佳仁,你幹什麼?”莫岑哲已經爆發了,他沒有耐心再按第四遍的門鈴了。

“大叔?”夏佳仁傻愣楞地問。

“是我。”莫岑哲逕自推開門,走了進來。

夏佳仁眉一挑,“大叔,你是不是忘記了該有的禮節?”她所學的禮節可都是從他那裡學的,她可從沒有這麼不禮貌地闖進別人的家裡。

聽到她熟稔的叫法,莫岑哲的氣急敗壞終於收斂了,“我沒有地方住。”

分開這麼久,第一次見面就是這樣的話,夏佳仁不給好臉色,“你不是有房子嗎?”

“沒有人打掃。”說這話的時候,莫岑哲還故意看了她幾眼,發現她絲毫沒意會到他對於她不打掃那棟房子的埋怨。

“你可以住酒店,等人打掃好你的房子後再搬回去!”夏佳仁給出一個最佳答案。

“可是酒店沒溫暖。”莫岑哲一邊參觀着她的房子,一邊回她的話,她的房子很簡單,很像她的風格。

“我的小廟容不下你這尊大佛。”她直接把話挑明。

莫岑哲瞥了她一眼,眼神又冒出火來了,“該死,你的頭髮,誰讓你剪成這樣的!”

“我自己。”她淡淡地回嘴。

“你……”莫岑哲看着她宛如出家人的髮型,心裡難受到了極點,“以後留長。”

“不要!”她想也沒想就直接回絕,她不覺得自己這個髮型不好,相反的,這種髮型可以隨時佩戴假髮,她可以成爲百變女王,要長要短都可以,何況廣告贊助商似乎比較中意她目前這種少之又少的髮型,一般女孩子不會喜歡這種髮型的!

“你以爲這樣好看,遠看就像一個橄欖球!”莫岑哲毒舌道。

“大叔,你對女生的彬彬有禮去哪裡了?”一聽到他說到橄欖球,夏佳仁就想到了橄欖臀的後續,如果她沒有意識到自己喜歡他、如果她沒有跑去跟男生約會,他就不會認爲她長大了,可以一個人生活了,而丟下她一個人……

臭橄欖,她討厭死了!

“你確定你現在是女生?”莫岑哲真的很想用布將她的頭包住,真的是難看到了極點。

“你!”夏佳仁瞠目結舌地看着他,一時說不出話。

莫岑哲將她的驚訝看在眼裡,“這幾年過得怎麼樣?”他漫不經心地問。

心中的刺又長了出來,夏佳仁抿抿嘴,“還行吧!”

“書呢?還有讀嗎?”其實莫岑哲知道她的一切,他花了一些時間調查了她這幾年的生活,卻發現她生活得還不錯,他不由得心酸,沒有他,她還是一樣開心嘛。

“嗯,考上了T大的傳媒系。”其實她還是有一些小存款的,在紐約的時候,她有幫喬森當髮型模特兒,喬森對她很好,所以她的存款也是很可觀的。

雖然在莫岑哲連個屁也沒放地離開後,她心情很不好,但生活上還可以,不過雜七雜八的東西,像房租、學費什麼的,開銷不低,她才一直做模特兒賺錢。

他驚訝地瞅着她,語帶懷疑,“我還以爲你要一輩子做模特兒呢!”

他口氣中的鄙夷,夏佳仁是聽出來了,“我做模特兒不好嗎?我自己賺,我自己用。”

“我沒有說不好。”他咬牙切齒,他鄙夷的是她那些太過性感的衣服!

夏佳仁懶得跟他爭辯,兩手一攤,“你看見了,我的生活並不好,只能住這麼小的房子,所以……”她的房子很簡單,一間臥室、一間浴室、一間客廳、一間廚房,真的沒有一點空間放他這尊大佛。

“沒關係,我不介意,我住客廳就好了。”莫岑哲厚着臉皮,天知道他幹嘛要死纏爛打地住進這裡,因爲他不放心她嘛!

“你確定?”夏佳仁指指那個小小的沙發,臉上帶着挑釁。

莫岑哲點點頭,“對。”

夏佳仁盯着他,確定他不是在開玩笑之後,無所謂道:“隨便你。”

莫岑哲笑了,他的問題少女擁有一顆美麗的心靈。

“不過,”夏佳仁壞壞地看着他,“你拋棄我三年,我生父都沒有追究?”一箭雙鵰,她既想知道莫岑哲這一次的目的,又想知道那個從未見過的父親對她有何想法。

哦,她的心靈指示偶爾美麗一下,多數時候還是令他頭疼,莫岑哲溫柔地笑着,“他有問起你。”

夏佳仁心裡舒坦了一些,轉而丟出另一個刁鑽的問題,“你怎麼回答?”瞭解了生父的想法,她更想知道他怎麼解釋,他像丟掉垃圾似地丟開她的行爲。

莫岑哲默不作聲,在夏佳仁執意的目光下,他緩緩吐出,“我說你過得很好。”

很好?他是哪裡看出她過得很好?夏佳仁火了,“別告訴我,你這三年仍關心着我!”

莫岑哲垂眸,“我有匯錢給你。”

“哈哈!”夏佳仁誇張地笑了幾聲,“匯錢?是我爲你打掃房子的錢嗎?我告訴你,不需要!你的臭房子,我放在那裡爛!”

當初說好了,衛生由她負責,她不準再動打工的念頭,專心念書,她除了是學生,還是他房子的清潔工!

他默默地瞟了她一眼,“我知道。”

“哦,那你是來算帳的?”夏佳仁眯着眼睛,尖銳的問題接連拋出,存心不讓他好過。

“我是來關心你的。”他冠冕堂皇地說。

夏佳仁看着他,臉上明顯的不相信,“不要說得這麼好聽,真的關心我,三年前就不會一聲不響地離開了,說吧,你找我有什麼事情?”

她已經很難再去相信人了,相信的後果便是被拋棄,她已經厭倦了這樣的生活了,她隨手從桌上的香菸中抽了一根出來,火還沒點燃,香菸便被奪走了。

她冷冷地問:“你幹什麼?”

她又變回了以前那個防備人的少女了,莫岑哲柔柔地看着她,“抽菸不好。”

夏佳仁不接收他的好意,“已經抽了三年了,要有肺病早有了!”

“佳仁,我不該離開。”莫岑哲看着她。

“哦?”夏佳仁看着他誠懇的模樣,眼裡更多的是不信任。

“不要再問我爲什麼離開,我現在不會離開了。”莫岑哲肯定地說。

“你要走就走好了,反正腳長在你身上。”夏佳仁面不改色地說。

莫岑哲沒有用更多的言辭表達自己的話,他知道有時說再多也沒有做的來得實際,“好了,這個話題到此爲止,現在你該去換衣服。”

他不知道她是不是每一次都喜歡穿着浴袍出來迎接客人,但莫岑哲可以肯定,他絕對不會允許她下一次還這麼做。

換衣服?夏佳仁驀然花兒般地笑了,手放在腰間,“好呀,我在家裡都是這樣穿的……”語音剛落,她抽掉腰間的束縛,浴袍緩慢地往旁邊散開,順着她滑膩的肌膚而下,調落在她的腳邊。

她猶如維納斯般純潔高貴,魅惑地對着他眨眨眼,“我喜歡這樣,自在、舒服。”

活了三十多年,莫岑哲從來不知道原來自己的血液可以流動得這麼快速,神速地衝上了他的俊臉,差點就腦溢血了。

夏佳仁優雅地轉了一個身,故意以最完美的角度呈現在他的面前,語調柔媚地說:“希望你能快點習慣哦……”

欺負她?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偏要闖,他自動送上門來,她就要他後悔再一次地踏進臺灣,來到她家。

高挺豐滿的胸脯、一手盈握的纖腰、纖細筆直的雙腿……莫岑哲看得目瞪口呆,口乾舌燥,他要是能適應得了,他就是柳下惠!

莫岑哲喜歡夏佳仁,他知道,當他意識到時,他落荒而逃,他什麼樣的女人都見過,卻沒想到自己有一天會喜歡上一個小自己十歲的女生。

試想,當莫岑哲十歲上國小的時候,夏佳仁在幹什麼?還沒出生;當他在泡妞時,她還咿咿呀呀地跟在大人身後跑着……太多太多的距離,他實在不想去衡量。

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四章
第十六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四章第一章第六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七章第一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九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一章第十三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四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章第七章第二章第三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四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