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經過大半年的飲食調養,她的臉色紅潤如蘋果,一雙綠眸像魔術般吸引人的目光,哦,對了,就是她的混血外表,讓她在華人和外國人當中相當吃得開。

“不行!”他搖搖頭,太危險了,如果派對上的男生有和他一樣的想法,問題少女有可能會成爲問題媽媽,他簡直無法往下想。

“大叔,你工作不忙嗎?”夏佳仁換了一個話題。

莫岑哲已經瞭解她靈魂中邪惡一面,“不準轉移話題!”

“好吧。”夏佳仁靠着門,無辜地看着他,似乎在說,請讓我去吧,求求你了。

莫岑哲可不會上當,“你知不知道多少女生被下了藥而不自知,然後……”他臉一紅,感覺自己此刻有些過於激動了。

夏佳仁好心地接下去,“懷孕,墮胎……”

莫岑哲見鬼似地張大眼睛看着她,不敢相信她過份坦白的話語,“你……”他驚訝到說不出話了。

夏佳仁吹了一個響亮的口哨,愉快地看着他似乎想撞牆的表情。

“你聽我說。”他努力地安撫着激動的心情,“你不能去參加那種……不健康的派對……”

“大叔,十個派對裡有八個都在抽大麻、酗酒……”夏佳仁看着他像驚弓之鳥似地瑟縮了一下。

“不行,你絕對不能去,如果你發生那種事情,你的一生就毀了……”莫岑哲嚇得滿頭大汗。

“大叔,去年你答應過不會對我講大道理的!”她哼了哼,提醒他要言出必行。

莫岑哲驀地垂頭喪氣,以前他就覺得她很不可愛,她現在已經把這項缺點發揮到極致!

夏佳仁像個大人似地拍拍他的肩膀,奈何他太高,她都構不到,話說她都有一百六了,他是不是長太高了?她只好把手搭在他的手臂上,俏皮地對着他眨眨眼,“大叔,既然這樣,我要走了,我要來不及了。”

“不行!”雖然還沒想到其他理由,可莫岑哲不能眼睜睜地看着她羊入虎口。

“大叔!”夏佳仁不耐煩了。

“你……”莫岑哲詞窮,手緊緊地抓着夏佳仁的包包。

夏佳仁硬脾氣一上來,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甩開,連帶把自己的包包也給甩了出去。

莫岑哲的手被甩開了,夏佳仁的包包也躺在了地上,若是一般人來看,好似一對要分手的男女,男的死纏爛打的場景。

夏佳仁看着他,不發一語。

“我接受你的道歉,只要你不去那個該死的派對!”莫岑哲趁機接過話。

夏佳仁眼睛一眯,似乎非常不爽,“不,我就是要去!”本來去不去也是無所謂的,可看着莫岑哲緊張兮兮的模樣,她就想逗逗他。

寄人籬下的拘束早在他們生活的第二個月就消失了,只要她不要太過分,莫岑哲總是睜一支眼、閉一支眼,可是他似乎管得越來越嚴了。

看來派對的事情對他的刺激不小,他不但沒有妥協,反而緊張得要命。

夏佳仁並沒有很大的興趣要參加派對,這一次也是拗不過埃利的要求才答應的,可看着莫岑哲的表情,她突然很好奇他在派對上曾發生什麼事情。

“大叔,你在派對上做錯事?”她像是發現他的小秘密一樣興奮。

他說不出話,支支吾吾,“沒有!”

“你把女生的肚子搞大了?”

“沒有!”他立刻否決。

“你被下藥?”

“沒有!”

“你……”

“該死,那些派對不過是男生想要跟女生上牀的途徑罷了!”偷嚐禁果,青少年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這個了。

莫岑哲懊惱地瞪着夏佳仁,夏佳仁得意地笑了,“嘖嘖,原來大叔也有吃葷的時候。”

莫岑哲的臉一陣青一陣紅,耍狠道:“閉嘴!”他太清楚那些外國男生對亞洲女生的覬覦,對外國男生而言,那種充滿羞澀的東方美人是多麼地令人……興奮……

“是外國人還是……”她邪惡地笑着。

莫岑哲無力地垂下頭,卻驚見地上的東西,“該死,那是什麼?”

呦呦,大叔真的要發飆了,從來不在她面前講粗話的大叔爆發了,夏佳仁順着他的手勢看向地上的……

“這不是我的!”她澄清。

“你竟然帶保險套?還有那個是什麼?避孕藥?”莫岑哲要發瘋了!

“那不是我的,是埃利斯的!”埃利斯肯定是惡整她,真是可惡,明天非得跟她算帳!

“埃利斯?”

“女生,我的同學。”

“立刻跟她分開,不準跟她來往!”

夏佳仁不開心了,“然後呢?你要帶我去做處女膜檢查嗎?”

一羣烏鴉飛過莫岑哲的頭頂,他簡直要被氣到吐血了!“你……”

“什麼?”

“立刻給我回房!”

“做什麼?”

“面壁思過!”好好地給他反省。

“可以面門嗎?”

“夏佳仁!”他的叫聲幾乎掀開了屋頂!

“好的,我的先生。”夏佳仁面無表情地轉身。

在莫岑哲看不見的地方,她的臉上掛着愜意的笑容,整他真好玩!

氣呼呼的莫岑哲獨自一人站在客廳裡生着悶氣,他該如何是好呢?

夏佳仁肯定不知道她一時興起的惡作劇,會讓莫岑哲作了一個重大的決定,在莫岑哲宣佈這個決定之前,他約了夏父見面。

“阿哲,你這次約我出來,是有什麼事情嗎?”夏父日理萬機,一向喜歡有話直說,而他也喜歡與爽快的人交談。

“我想回臺灣發展。”

“是嗎?可是你的‘嵐’現在纔剛起步……”夏父深思着,以一個好友的立場斟酌他的決定。

莫岑哲沒有多說原因,“我不僅僅想回去發展,我還想帶她回去。”他雖然是夏佳仁的監護人,可是他覺得有必要通知一下她的生父。

他口中的她,他們心知肚明,就是夏佳仁。

夏父的神情冷淡,可眼神閃過一瞬的愧疚,“她……願意嗎?”

莫岑哲笑一笑,“她會願意的。”紐約不適合她,她應該回到原來的地方去,那裡是一個有人情味的地方,也不會令人頹廢喪志。

“是爲了她,你才……”

“呵呵,當然不是,她只是一個因素,還有就是我也想回去了。”莫岑哲溫柔地笑着。

“你真的要回去?”夏父知道臺灣對莫岑哲來說,是一個不願回想的地方。

“是的。”莫岑哲點點頭。

“好吧,不管如何,這個人情我一輩子也還不清。”夏父誠懇地說。

“哈哈,你說過最討厭別人說客套話,現在跟我客氣什麼!”照顧夏佳仁也許一開始真的只是想要還夏父的人情,可是現在他覺得他跟小ㄚ頭生活的日子挺開心的。

“這是真心話,不是客套!”夏父笑咪咪地說。

“好吧……”兩人又聊了好一會兒,在莫岑哲準備要離開的時候,夏父叫住了他,“請等等。”

“怎麼了?”

“收下這個吧。”夏父將一個牛皮紙袋拿出來,放在桌子上。

莫岑哲臉一冷,“我說過很多次,不需要!”

夏父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你不需要,可她也許需要,你可以留着……”

“不。”這種情形每次都會發生,以至於他們之前愉快的聊天都成了多餘,莫岑哲嚴肅道:“我可以養活她。”

“這不是你的責任。”

“但現在是了。”莫岑哲不知道自己在爭執什麼,當初不收夏父的錢,是因爲他要還人情,現在不收下錢的原因,似乎和原來不一樣了。

爲什麼?自己也不知道。

夏父的眼睛一剎那間有些困惑,片刻後似乎有所頓悟,他笑着收回牛皮紙袋,淡然道:“好。”

莫岑哲匆匆地道別,在夏父面前,他有一種感覺,好像埋於地下幾萬年的秘密要被看透了,天知道他根本沒有所謂的秘密。

他光明正大,又沒有做什麼羞恥的事情!

莫岑哲離開後,開着車回家,途中下了車給夏佳仁買了最愛吃的泡芙,當他回家的時候,問題少女正用憤怒的眼神暗示着他的。

“你太過分了!”

“嗯?”

“你竟然跑去學校警告埃利斯不準跟我來往。”雖然她也不是很喜歡埃利斯,但沒有一個人是完美的,大家都喜歡不完美的人,不是嗎?

“哦。”他大方地承認,不覺得自己哪裡做錯了。

其實夏佳仁也不是真的生氣,她就是不喜歡他這麼霸道,不喜歡他這種像母雞保護小雞的行徑,她都已經十五歲了,就要滿十六歲了!

莫岑哲將預先準備好的泡芙拿出來,對着她討好的笑一笑,“你看!”

她不是小孩子,他以爲用食物賄賂是一個好行爲嗎?夏佳仁沒好氣地拿過泡芙,隨手塞了一個在嘴裡,“嗯,算了,這次算了,下次絕對不可這麼做了!”她發誓絕對不是泡芙征服了她,而是她不想太計較了!

莫岑哲笑了笑,“我有一件事情要跟你說。”

夏佳仁眉一挑,心裡有一種要倒大楣的感覺,“什麼事情?”猶記得他上次跟她說事情,請注意,是說,不是商量,所以這種事情絕對是沒得商量的。

他上次說要帶她去非洲看動物大遷徙,而她對非洲一點興趣也沒有,但是反抗也是沒用的。最後他是盡興了,她卻是帶着一身的紅疹回來的,上帝保佑她,千萬,千萬不要再去狗不拉屎的地方了!

“年底我們回臺灣!”莫岑哲宣佈道。

“你所說的回是回去玩還是……”

“定居……”

哦,她弄錯了,他買泡芙不是因爲埃利斯的事情而道歉,是因爲這件事,夏佳仁忍住用食指去摳喉嚨,把泡芙吐出來的衝動。

“沒得商量?”

“沒有!”

“這個學期,我考了前三名……”

“親愛的,你已經用完願望了。”

“是嗎?我用在哪裡?”夏佳仁瞠目結舌。

“第一個學期,你要我不準講大道理;第二學期,你說不準我再帶你去非洲;第三個學期,嗯,你現在正在讀,等你知道考試成績時,我們大概在臺灣了。”他理性地分析。

“不能提早許願嗎?”夏佳仁真誠地望着他,希望他能改變想法。

“不能!”沒有妥協的餘地。

“提早一點點?”她比比手指,意圖說服他,一點點真的不多。

“寶貝,我不是銀行,我不提供貸款。”他幽默道。

“你可以的!”夏佳仁不服氣地瞪着他。

“回去不好嗎?”他問道。

“我已經習慣這裡了!”她理直氣壯。

“不,不,你沒有習慣,你還是比較喜歡中式早餐。”莫岑哲露出兩排亮白白的牙齒。

“我可以從今以後都吃西式早餐的。”她堅定自己的立場。

“那你大概會恨我一輩子!”莫岑哲低語着,“好了,我只是通知你一聲,你沒有投票權!”

“爲什麼!”她憤怒不已,“選總統都可以投票,這麼重要的事情爲什麼不能民主投票?”

哦,她在美國待的這段時間,大概是政治學得最好,他搖搖頭,“你真的是讓我太無語了,家裡只有我們兩個人,無論如何投票,結果都是一樣的!”沒有結果。

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六章
第五章第十一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十二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九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七章第九章第九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十一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七章第十一章第五章第三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