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夏佳仁看了看紙條上的地址,疑惑地蹙着眉,這個地址……療養院?她聽過這個療養院的名字,因爲那是私立的貴族療養院,有錢就能住。

“在想什麼?”今天莫岑哲自己開車,他一邊看着夏佳仁,一邊小心地開車。

“沒什麼……”她抓緊手心,一隻大掌伸過來,正好搭在她手上,她的手冰冷得厲害。

“真的沒事?”他不放心地又問一次。

“沒什麼啦,人家就是有點累,想休息了。”她對他笑了笑,半轉過身,背對着他,“你讓我休息一下,到了再叫我。”

看着自己的手空了,莫岑哲只好把手規規矩矩地放在方向盤上,臉上一層霧色。

莫岑哲最愛的女人?難道不是她嗎?她捫心自問,暗色的玻璃上倒映着她猶豫的臉龐,莫岑哲看了一眼車窗,望見她一臉心事重重的模樣。

她在想什麼?

洛思療養院,夏佳仁站在門口,咬着脣,猶豫地看向裡面,接着她緩慢地走了進去。

馬上就有人爲她服務,“小姐,請問你是來探病嗎?”

“呃,我想找一位……”她遞出手上的紙張,“這位小姐。”

工作人員拿過紙張,先是看了她一眼,接着道:“李夫人跟我們說過,小姐這邊請。”

李夫人安排了一切嗎?藉着上課的名義,擺脫了莫岑哲的夏佳仁蹺課來到這裡,就是想弄清楚這件事情。

她是不是不小心掉入了那位李夫人的圈套裡呢?要是真的話,那她真的是笨死了。

護士把她帶到一個房間後就離開了,她靜靜地打量着房間,在房間的一個角落沙發上坐着一名女子。

她倒抽了一口氣,她以爲那是一個娃娃,沒想到竟然是一個人。

說那個女子是娃娃一點也不過分,她很漂亮,頭髮長及腰部,髮尾捲曲,一雙黑眼睛又大又亮,肌膚雪白,就和她小時候玩過的娃娃一樣漂亮。

房間內陷入詭異的沉默,她吞了吞口水,“你好……”

那名女子沒有反應。

夏佳仁覺得奇怪,上前在她的前面晃了晃手,她仍是沒有反應,“小姐,你好……”

洋娃娃女子沉靜如玩偶,一動不動。

夏佳仁的心頭有一種毛毛的感覺,她掉頭準備要離開時,看見了站在門口的李夫人,她嚇得驚呼了一聲。

房內仍是安靜無聲,李夫人淡淡地開口,“你來了……”

“夫人你……”夏佳仁臉色都蒼白了,人嚇人真的會嚇死人的,她拍拍自己的胸口,試圖冷靜下來。

“這個女人就是他最愛的人。”李夫人放下昂貴的包包,走到女子身邊,拿起梳子一下一下地梳着她的頭髮,好似不是第一次,她的動作很是熟練。

“她是誰?”夏佳仁純粹是好奇,她甚至覺得這名女子與李夫人非常的相像。

李夫人沒有說話,夏佳仁深吸了一口氣,卻發現這個房間的氣氛壓抑到極點,連帶得令她呼吸都困難,深呼吸並沒有起到緩解的作用,夏佳仁實在受不了了,“我要走了。”

“你別跟着那個男人,否則你的下場就和她一樣……”在夏佳仁踏出門口時,李夫人突然來了這個一句。

李夫人什麼都沒有多說,卻比什麼都說了的效果還要驚人,夏佳仁狼狽地離開了房間,當她碰到那名護士時,她抓住了護士,“你好,我想問一下,那位小姐她生了什麼病?”

護士看了她一眼,才既起她就是剛剛的探訪者,“哦,你說李小姐?”

“李小姐?”她傻傻地重複着,怪不得容貌會這麼像,怪不得李夫人對那名女子這麼溫柔,夏佳仁幾乎可以猜到其中的曲折了。

“是的,她是精神方面的問題,受到太大的刺激,所以就自我封閉,這種病通常很複雜,但也是有好轉的機會……”護士以爲她是家屬或是親朋好友,詳細地解釋。

夏佳仁面無表情地點點頭,“謝謝你。”

“不客氣,如果你有時間,可以多來探望,也許能讓她好起來。”

她沒有說話,勉強地一笑,接着踉蹌地離開了。

外頭的陽光如此的絢麗,夏佳仁覺得自己的腦子都要爆開了,她一步一步地走出療養院,看到停到門口的跑車,她看着車內的男人走出來,迎向她。

“你知道了?”莫岑哲開門見山地問。

“她是你同父異母的妹妹?”她現在好想大笑,卻笑不出來。

“對!”

“她愛你,以女人的方式愛着你?”

“嗯。”

夏佳仁努力地眨着眼睛,想將這個男人看得清楚一些,“你愛她?”

“從來沒有!”他冷酷地說。

夏佳仁像被點到了什麼穴一般,神經地拉着他的手,火速地往療養院衝去,莫岑哲被她的行爲嚇了好大一跳,“佳仁!”

夏佳仁沒有說話,鐵青的臉色活像是從地獄來的使者。

我母親將我交給夏伯伯以後就離開了,聽說後來又嫁給了一個有錢人,我是私生子,是夏伯伯收留我、栽培我……

走着走着,夏佳仁小跑起來,被拉着跑的莫岑哲無助地跟着她。

你愛她?

從來沒有!

病房的門一下子被打開了,李夫人不悅地看向門口,在看到是莫岑哲和夏佳仁時,她有些吃驚。

夏佳仁微喘着氣,跟在她身後的莫岑哲不明白她要做什麼。

莫岑哲看到了房間裡的李小姐,他有一瞬間的內疚。

他不知道,他一直不知道這名女子瘋狂地喜歡自己,在他還不知道她是李夫人的女兒時,他就明確地拒絕了她。

過了一段時間後,她消失了,直到一個宴會,他看見了她,她也見到了他,那一刻他看見她眼裡的崩潰。

他不愛她,甚至把她當陌生人,所以他沒任何感覺,直到他聽到她瘋了住進療養院。

他坐立難安,雖然他不是罪魁禍首,但他還是不安了,她不該因爲上一代的一個錯而害了她自己的一輩子,如果她早知道他是李晨明的私生子,也許她就不會愛上他。

她情何以堪?愛上同父異母的哥哥!

夏佳仁深吸一口氣,在李夫人下逐客令之前,她豁出去地大喊:“混蛋!”

不知把目光擺在哪裡好的莫岑哲一驚,看着周身有着熊熊大火的夏佳仁,“佳仁……”

“你給我閉嘴!”夏佳仁兇狠地大喊了一聲,莫岑哲立即噤口,“回去再收拾你!”

夏佳仁轉過頭,看着李夫人以及那名女子,她氣呼呼地喊道:“你們憑什麼給我扮成受害者的模樣,是你的女兒愛上了大叔,大叔從來沒有愛過她!你憑什麼把錯都歸咎於大叔!是你的女兒犯花癡、是你的女兒愛玩禁忌遊戲、是你的女兒情不自禁……”

李夫人臉色大變,貴婦的形象轉而退下,她破口大罵道:“你是哪裡來的瘋子?我女兒哪裡有問題,是他!是他勾引我女兒,我女兒纔會愛上他,他是故意的,明知到他們有血緣關係,竟然還勾引……”

“你給我閉嘴,你的嘴巴比屎還臭,大叔纔不會故意勾引她!像她這種弱不禁風的女人,纔不是大叔喜歡的型,是她自己不要臉貼上來,你也是,不要臉地把所有的錯都怪在大叔身上,你們兩個就是一對不要臉的母女!”

李夫人指着她,氣得說不出話來,“你……”

他曾經有過一段不好的回憶,所以他不想回臺灣,他一直不去面對、一直逃閉着,莫岑哲沉默地看着擋在他身前的小女人……

“告訴你,以後不準說大叔愛的是這個女人!”她一頓,神氣地揚眉,“大叔愛的是我!”

李夫人憎恨地看着他們,夏佳仁也不想看見她,重重地哼了一聲,轉身拉着莫岑哲走。

“嗚嗚……”

他們聽到了一陣哭聲,於是停住腳步,相視一眼,同時轉過身。

夏佳仁看見了那個坐在沙發上的女人面無表情地哭着,她的臉上掛着兩道淚痕,喉間發出嗚嗚的哭泣聲。

“俞渝!”李夫人驚喜地大叫,李俞渝住在這裡這麼久,一直都沒有反應,“醫生!護士!”她驚喜萬分地跑出去叫着醫生和護士。

夏佳仁偷偷看了一眼莫岑哲,發現他的眼底除了愧疚之外沒有別的情緒,她才滿意地拉着他往外走。

李夫人,李俞渝……哼,這些不重要的人,休想傷害到她的大叔,來一個,她劈一個,來兩個,她斬一雙。

夏佳仁從來不覺得自己很幸運,但現在她不得不承認自己很幸運,她有一個工作很忙得單親媽媽,但媽媽很疼愛她;她有一個從未謀面的生父,雖然從來沒有被生父疼愛過,但生父幫她找了個有力的保護者。

而大叔,他什麼都沒有……但現在,他有自己!

“說!”夏佳仁坐在沙發上,一臉的寒意,一副要算帳的模樣。

被罰站的莫岑哲一頭霧水,“說什麼?”

“說你爲什麼這麼傻,被人欺負!”夏佳仁一肚子的氣,小時候她也因爲單親家庭的關係而被小朋友欺負,但她都心機頗深地欺負回來了,而那些小朋友到現在都不自知。

“我沒有被人欺負!”他陳述道。

“但你自責了!”她犀利地指出他心太軟,對別的女人心軟,這可不是一件好事。

“佳仁……”他深邃的眼眸溫柔地注視着她。

她冷冷一笑,“別以爲我會輕易放過你!”

莫岑哲討好地依偎在她的身邊,沒有說話,只是喚着她的名字,“佳仁,佳仁……”她怎麼會這麼可愛呢!他的心被填得滿滿的,他以爲她會嫌棄自己,就像很多不知情的人一樣,用一種噁心的眼神鄙視他,他們都被李夫人誤導,真的認爲他是一個居心不良的人,認爲他真的利用血緣關係,讓李俞渝發瘋。

所有人都把矛頭指向了他,他像個傻瓜一樣被萬人指責,只有她沒有聽信纏言,她不知道,當他得知她來到療養院時,他真的很怕她出來以後,也以那種厭惡的眼神看着他。

夏佳仁將他埋在她脖子的臉擡起來,看着他眼裡一陣水意,她氣憤地罵道:“你訓斥我的魄力到哪裡了?被人欺負了不懂得還擊嗎?”

莫岑哲笑了,他沒有她想的這麼軟弱,但他也沒有自己以爲的那麼強大。

“以後再讓我知道你乖乖地被別人欺負,我就再也不理你了!”夏佳仁氣到了極點,講的話也毫不留情。

他出了一身冷汗,像啄木鳥啄樹似地猛點頭,“我知道,我知道,我再也不敢了!”

她氣憤難消,冷哼了幾聲,“今天不準上牀!你睡沙發!”果然生氣了,而且是很生氣。

是夜,萬籟俱靜,男人躺在有些小的沙發上輾轉反側,懷裡沒有了某個小女人,很沒有安全感,他都難以入眠。

他緩慢地爬起來,看着窗外的月光,他不由得拿了一根菸,點燃,緩緩地抽着,不一會,他抽完一根,緩慢地站起來,往房間裡走去,臥房並未上鎖,他像個小偷似地潛進去。突然房間的燈打開了,本該躺着睡覺的女人正坐在牀上。

他笑容滿面地湊過去,“佳仁……”

“我睡不着!”她越想越氣憤,拿起身邊的抱枕狠狠地往男人身上砸去。

莫岑哲準確地接住,“還在生氣?”

“沒什麼,我只是發神經!”

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七章
第十三章第七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十三章第六章第十五章第六章第十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三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章第十四章第五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七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一章第七章第二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八章第十六章第七章第十三章第八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十四章第六章第十四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三章第六章第十六章第十四章第十六章第三章第六章第九章第十六章第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八章第一章第三章第七章第一章第十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一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五章第二章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