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一名約爲十四歲左右的少女佇立在僻靜的墓園,寬身的襯衫隨着晨風不斷地搖曳着,這不像是一個正在發育的身子,而更像是一個沒有吃飽飯的兒童。

少女眉目清朗,波瀾不驚地處在陰森骯寬闊的墓園,站在最高處一眼望去,沒有一個人影,少女將手中的雛菊放在墓碑前,輕輕地說:“媽,我走了……我要去找……”

少女的話說道一半不由得停住了,“去找父親……”當說到父親兩個字時,少女的臉上有一抹嘲諷,美麗的翠眸留戀地再望一眼墓碑,她緩慢地轉過身,往外走。

金色的太陽透過雲層,佈滿大地,絲絲光芒,卻不帶溫暖,她緩緩地走着,初秋的季節,她的身上只穿着一件長袖襯衫,和一條破舊的牛仔褲,腳上是一雙洗白的布鞋。

她的身上沒有多餘的裝扮,揹着一個揹包,她坐上公車,一路坐回家,走到家門口時,一輛高級的轎車停在那兒,似乎等了很久。

夏佳仁看了看那輛黑得發亮的轎車,再看了看自己窘迫的模樣,眼神複雜地停在那兒,一動不動。

車門打開了,一名同年齡的少女走了出來,“佳仁……”

“子琳……”她下意識地低頭,藏住臉上的不自在。

童子琳走上來,拉着她的手,往日活潑的她淚汪汪地看着夏佳仁,“你真的要走了嗎?”

“嗯。”她低低地應了一聲。

童子琳沒有說話,吸了吸鼻子,眼眶紅紅地塞了一張紙條給她,“不論你去哪裡,你一定不要忘記我,要記得打電話給我……”

夏佳仁紅了眼眶,倔強地沒有吭一聲。

她們當了很多年的同學,童子琳自然知道她的固執,於是也跟着沉默了,直到司機催促自己,她才戀戀不捨地上了車。

夏佳仁終於擡起頭,她看着那輛與自己格格不入的車,黑色的車窗放了下來,童子琳哭喪着臉,嚴肅地警告她,“夏佳仁,你一定要聯繫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小公主耍完狠以後,以哭聲作爲尾音,抖着肩膀,輕輕地哭泣。

夏佳仁的小手輕輕地握緊,看着她、看着車子緩緩離開……

“子琳,再見……”夏佳仁輕輕地說,眼裡的猶豫就好像頭頂上的烏雲,任由風也吹不散。

wWW•тTk Λn•co

她又低着頭,攤開手,一個一個指甲印如月牙呈現在手心,夏佳仁用腳尖踢了踢腳下的石子,累了,停了下來,轉身往那幢老舊的公寓走去,在經過垃圾桶時,她將被手心的汗浸溼的紙張扔了進去。

再見了,子琳……

其實她不適合做她的朋友,如果童子琳是太陽,那麼她便是月亮,誰會喜歡陰晴不定,陰晴圓缺的月亮呢!

但是她喜歡真心當她朋友的童子琳……夏佳仁笑了,如果以後還有見面的機會,她一定會把握機會跟她做很好的朋友,如果有如果的話……

因爲明天她要飄洋過海,去那個陌生的國度,去找那個陌生的生父,以及不歡迎她的夏家。

對,她姓夏,即使她是一個私生女,但她還是“光榮”地被賦予了這個不該屬於她的姓氏。

夏佳仁緩緩地往三樓的房間走去,剛走到門口,看見房東站在門邊,“佳仁,你回來了!”

“阿姨好。”她點點頭,長長的瀏海遮住了眼睛,教人看不出她在想什麼。

“你還好吧?”

“我很好,謝謝阿姨關心。”

“那就好,你媽媽也可憐,怎麼突然就心肌梗塞了呢?你一個人怎麼辦?”

夏佳仁默默無語,她年輕卻懂事,她知道房東阿姨並不是真的想知道自己未來如何,不過是想從她的嘴裡套出一些有關她親生父親的訊息,好用來當成以後與隔壁鄰居閒聊時的話題。

房東大概也感覺到她的冷漠,於是道出來意,“你媽媽走得急,連房租都沒有交……”

“阿姨,房子裡的傢俱或家電可以抵嗎?”她輕聲地問,反正人都要離開了,留着那些東西,也沒有用。

房東狀似爲難地看了她一眼,才百般不願地點點頭,“人都死了,不行也得行,免得別人說我欺負你一個孤兒……咳,佳仁,其實阿姨也不是那個意思……”話題又繞回了夏佳仁以後該怎麼辦。

夏佳仁面無表情地搖搖頭,“我知道,謝謝阿姨,那我先進去了……”

“嗯嗯!”房東掩不住嘴邊的笑容,心裡對她留下那些傢俱一陣得意,夏佳仁母女過來住時,她沒有提供傢俱,現在她以一個月的房租換了一屋子的傢俱,怎麼說她也划得來,她開心地扭着肥大的臀部離開了。

夏佳仁關上門,靠在門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接着拖着疲憊的身子鑽進了被窩,無論什麼事情,她都不想去想了,她現在只想要好好地睡一覺,然後,別的再說吧……

當夏佳仁一路迷迷糊糊的,像一隻誤闖黑森林似的小白兔般出現在紐約的機場時,她整個人還是渾渾噩噩,不知所措。

她聽到的是嘰哩呱啦的英文,以及各種膚色的人,無論是男人或是女人,都比亞洲人高出了好多,而她身處其中,就像一個小矮人。

夏佳仁一步一步地隨着人潮移動,當她走到機場門口時,看着黃色亮眼的計程車,她傻乎乎地站在那裡,會有人來接自己嗎?

媽媽躺在病牀時跟她說過,不要擔心,爸爸會來找她的,什麼都不要擔心……

哦,母親的天真,夏佳仁早就見識過了,母親在不知道親生父親有婚姻的情況下,稀裡糊塗與其發生關係,懷上了她後,還一意孤行地要生下她,知道真相後,母親自責自己當了第三者,一個人懷着她回到了臺灣,生下她,撫養她長大。

而母親總說父親是愛她這個女兒的,可是夏佳仁知道母親不愛親生父親,一夜情會有多少感情,天才知道!如果真的要說,只能怪自己的母親太笨、太善良,不忍心把她打掉,到頭來裡外不是人。

夏佳仁靜靜地找了一根柱子,靠在那裡輕喘着氣,當方律師出現,將機票交給她時,她第一次相信了母親的話,父親會來找她,會來履行這麼多年都未曾履行的責任。

她不貪心,她不會做一個不聽話的孩子,她會乖乖的,她不會惹父親的妻子生氣,她會一直很聽話。

“哈囉!”一道溫柔的男聲響了起來,打破了她的思緒。

夏佳仁靜靜地看着男人,來人是一個長相溫柔的人,不是特別的突出、是特別的帥氣,但讓人感覺很舒服。

“你叫夏佳仁吧?”他輕輕地問,還不時地看看她,又看看手中的照片,兀自點頭,“確實是你!”

他認識自己?夏佳仁臉上升起了一股疑惑,他看起來和她想像中的模樣差很多,“你是我的父親?”她小心翼翼地問。

男人臉上差點就掛不住笑了,“你說什麼?”

夏佳仁看着男人激動地比劃着手腳。

“我有這麼老嗎?”莫岑哲不過也就是二十四歲而已,被她這麼一問,頓時覺得自己是不是太老成了才被誤會,嘴巴不由得下垂,“我不是你的父親……”他幽怨地說。

夏佳仁仔細地看了看,確實,他長得一點也不像母親形容的,是一個事業有成、成熟穩重的男性,“不好意思。”她開口道歉。

“咳,言歸正傳,我是來接你的。”莫岑哲友好地說。

“我的父親呢?”父親,說來真是生疏,夏佳仁每一次說到這個詞的時候,口氣就忍不住帶着諷刺。

莫岑哲沒有聽漏她的怪聲怪氣,但是沒有當一回事,“他臨時有事不能來。”

“爲什麼?”她問。

莫岑哲垂着臉,努力地思考着,夏父是他多年的忘年好友,在困難的時候還拉了自己一把,如今夏父想託莫岑哲照顧他的私生女,莫岑哲自然是不能sayno的。

“他不要我?”一張慘白的臉色配上這樣的語調,任誰都不忍心說一些難聽的話,莫岑哲沉默。

夏佳仁低着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她似乎很不開心,長長的頭髮遮住了她的臉龐,卻掩飾不了她的天生麗質,剛剛的一瞥足以讓他看清楚她脫俗的美,她的眼睛是神秘的綠眸。

唉,真的是清官難斷家務事,而他只能幫助夏父……收留這個可憐的女生,“你不用擔心,我會照顧你。”

她仍低着頭,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莫岑哲靜靜地陪着她,突然少女跑開了,他嚇了一大跳,反應過來時,女孩已經跑出了他的視線所及。

他快速地追了上去,沒花多久時間就抓住了她的手,卻在碰觸到她的手時,她發出一種類似野獸嘶吼的嗓音,“啊……”

“喂!”莫岑哲不知道她怎麼了,下意識地抱住她,她卻不合作地大大踢打着他,迫使他鬆手,卻沒想到人高馬大的莫岑哲根本不把她的暴力當一回事。

只是在機場門口上演的這一幕引起了航警的注意,他們迅速地將兩人帶離了機場大廳。

“等等,這是一個誤會……”莫岑哲喘着氣試圖講清楚。

“放開我!”夏佳仁大吼大叫。

航警已經把莫岑哲當成意圖誘拐少女的嫌疑犯,直接把他們帶回了機場的偵訊室。

當一片混亂結束時,莫岑哲鬆了鬆自己的領帶,發現夏佳仁沉默不語地坐在那兒,像一個被拋棄的玩偶。

他心底一陣痠疼,不過是一個剛認識的女孩,就這麼莫名地勾起了他的同情心,他走了過去,少女驀地擡頭,凌厲地瞪視着他。

“好了,別鬧了,我們該回去了。”他像是安慰小女孩似的。

夏佳仁仍是凶神惡煞地瞪着他,眼裡帶着防備,“你是騙子!”她一罵完就咬着脣,一句話也不說。

莫岑哲有些無奈地撫撫額頭,“我哪裡是騙子了?”

“我……”她輕咬着下脣,“我父親會來接我的。”

夏佳仁知道自己是一個不受歡迎的人,她不該來到這個世界,可是她已經來了,也已經回不去了。

莫岑哲被她痛苦的眼神震懾到,一時語塞,她很聰明,而他卻覺得心疼,她是在什麼樣的環境下才養成了如此事事防備的心理。

在保護自己的時候,也傷害着別人……

莫岑哲靜靜地坐在長椅另一端,陪着她等她口中的父親,他卻很清楚夏父是不會來的,因爲夏父已經將夏佳仁的監護權改定給自己了,但他說不出口,去傷害一個女孩,像花一樣稚嫩的女孩,他做不出來。

父親,夏佳仁從來不渴望有一個父親,可是她只不過是在逞強,其實她需要,她非常的需要,她要一個父親,一個背影像大山一樣高大雄偉的父親,在她難過、開心時,可以用強而有力的臂膀擁抱着她。

她只是一直在僞裝,僞裝不要父親,僞裝可以不需要父親,其實她需要,因爲媽媽已經去了另一個世界了,她已經沒有親人了……

如果上帝將門關上,一定會另外開一扇窗戶,可是她怎麼都找不到那扇窗戶。

一件大衣落了下來,披在夏佳仁瑟瑟發抖的身體上,“紐約早晚溫差大。”

她臉上有些尷尬,可她還是硬着頭皮道了一聲謝,“謝謝你。”

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一章
第十六章第十章第六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一章第三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一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六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六章第五章第九章第三章第八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九章第四章第七章第三章第九章第十二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十一章第一章第二章第十四章第十三章第三章第十五章第二章第一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二章第四章第四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三章第十二章第七章第六章第十二章第十六章第五章第四章第十四章第一章第十六章第一章第十章第十六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三章第十五章第七章第十章第八章第十二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十二章第五章第八章第十五章第四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十一章第十一章第十四章第九章第九章第一章第十四章第八章第七章第三章第十章第十二章第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