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九章 皆爲敗將!

煞魔鼎中,七彩色的湖水,粘稠地流向更多煞魔。

就連破甲,黑嫗和黃燈魔這類的高階煞魔,連番遭受着污濁異能的荼毒,也顯現出了幾分無力。

煌胤倒不是吹噓,也真沒誇大其詞,繼續下去的話,黑嫗、黃燈魔終將被凍結。

源自於七彩湖的污濁精粹,能抹掉虞依依和大鼎,烙印在煞魔魂魄中的痕跡,讓那些煞魔改頭換面,淪爲煌胤的部將班底,爲他去衝鋒陷陣。

他曾在煞魔鼎待了許多年,他從最弱小的煞魔起,變成了最強煞魔。

他本就熟悉煞魔鼎,知道那些魔紋的精妙,還知道鼎主人和鼎魂的溝通方式,他能輕車熟路地,去奴役那些被污濁侵染的煞魔。

甚至,連以煞魔組建陣列的方式,他都一清二楚。

“虞淵,你認真考慮一下吧。”

煌胤在那臃腫魔怪上,臉上帶着笑容,給出了他的意見。

他想讓虞淵去說服虞蛛,讓蕪沒遺地的那個湖泊,容納七彩湖的湖水,讓蕪沒遺地化作另外一個彩雲瘴海。

他爲何,要這般重視虞蛛?

異魔七厭?

突然間,虞淵想到被聶擎天鎮壓在浮生界,不知多少年的七厭。

七厭的原始形態,是七條劇毒溪河的集結,他附體煉化的天星獸,不過是他的傀儡和魔軀。

就好比,煌胤煉化出來的,胡彩雲摯愛的軀殼一樣。

眼前的七彩湖,有七種鮮豔色澤,異魔七厭的原始形態,恰巧是七條劇毒溪河……

冷不丁地,在虞淵腦海中,浮現一幕畫面出來。

七條色澤不同的劇毒溪河,將濃郁的污濁異能,從別處匯聚而來。

匯入,煌胤此刻所在的七彩湖。

據他所知,七厭也誕生於彩雲瘴海,乃其中獨特且強大的異類,那七厭和七彩湖,是否存在着什麼淵源?

煌胤那麼看重虞蛛,是不是也因爲虞蛛核心的靈魂深處,有七厭的印記?

想到這,虞淵突然道:“你和七厭是什麼關係?”

這話一出,地魔始祖之一的煌胤,忽然脫離那臃腫魔怪,踩着一根滑膩的觸手,直接就飄向了虞淵。

他沒脫離七彩湖,而是在湖邊停下,厲喝:“你認識七厭?”

他突然不淡定了,表現的有些反常,似極其重視七厭!

“何止是認識。”

虞淵輕扯嘴角笑了起來。

煌胤的反應,令虞淵心生愕然,他沒想到漂泊在外域星河,狡詐且殘忍的七厭,能夠讓煌胤這般在意。

七厭,和他在飛螢星域道別,如今在何處,他也不甚清楚。

可他知道,七厭若是迴歸浩漭,定然去彩雲瘴海,也可能……來這地下污濁世界。

望着眼前的七彩湖,虞淵一臉的若有所思,猜到七厭和地魔始祖之一的煌胤,應該是認識的,而且關係不凡。

“他在什麼地方?他……難道還活着?”煌胤明顯激動了。

異魔七厭,被聶擎天禁錮鎮壓,從彩雲瘴海帶往外域星河後,就一直封在浮生界地下,再沒有能接觸外人。

此事,鮮有人知道。

“他不是早被聶擎天殺了?”

下面的這句話,煌胤不是和虞淵說,而是看向鬼巫宗的袁青璽,“我常年在地下,我的許多消息來自於你。你並沒有和我說過,七厭竟然還活着。”

袁青璽皺着眉頭,道:“我們近期的確獲知了一些,關於七厭的消息。只是,我們還沒有能夠證實,並不清楚到底是真還是假。我們的能量,還沒有大到能覆蓋天外的衆多星河,所以……”

“就是他當真還在!”煌胤喝道。

“這小子,興許要更清楚一點。”

袁青璽無奈之下,指了指虞淵,“從我們得到的消息看,確實有個奇異的傢伙,可能是被七厭附體了,和他在外面的星空,有過一陣子的相處。可我們,無法確定被附體者,體內就是七厭。”

“嘿,看樣子鬼巫宗也不過如此。”虞淵大笑。

到了這時,他才意識到鬼巫宗殘存的力量,遠不能和通天商會相比,更加不可能和五大至高勢力抗衡。

他和七厭的來往,商會,還有那五方勢力,早就已經證實了。

袁青璽不知,煌胤也不知,說明鬼巫宗的殘存力量,和眼前的這些地魔,對浩漭的影響力,沒有到太誇張的程度。

“袁青璽,你們誘導羅玥進來,將其束縛在那座污濁陰山,就是逼白骨來吧?”

“至於你呢……”虞淵看向煌胤,“你通過對煞魔鼎的瞭解,讓大鼎沉落到污濁世界,也是想讓我進來是吧?”

“這個七彩湖,聚涌着污濁精能,是你的力量來源,能讓你發揮出最強戰力。你縮在七彩湖,一直待在這裡,才能和煞魔鼎對抗。”

虞淵微笑着分析。

“煌胤,你自己也清楚,一旦離開這片地下的污濁世界,從那七彩湖踏出地表,你……都不是我那鼎魂的對手。”

此言一出,煌胤眼窩中的紫色魔火,嗤嗤地作響。

如有一束束紫色幽電要濺出。

而虞淵,則想明白了一些事情,於是愈發淡定。

他沒在地下的污濁世界,看到所謂的“源界之門”,暫時是沒有……

設想一下,如果沒有源界之神幫助,袁青璽和煌胤的種種做法,哪裡來的底氣?

是白骨!或者說……幽瑀!

晉升爲鬼神的白骨,握着那畫卷,在恐絕之地和眼前污濁之地,都是無敵存在!

袁青璽所做的這些事,還有煌胤說的那麼多話,就是期待着白骨打開那幅畫,找回真正的自己,從而化身爲幽瑀。

一旦,白骨成了幽瑀,他們就有了依仗!

所以,白骨的態度,纔是最爲關鍵和重要的。

“你給我一條活路?”

ωωω◆Tтka n◆CΟ

想明白這點後,虞淵在斬龍臺內,放聲笑了起來。

“煌胤,你敢這麼大言不慚,是因爲還知道我的本體真身,此刻並不在下面對吧?我就問你一句,若離開七彩湖,去地表外的世界,就你一個魔神,敢和我一戰嗎?”

“小子很狂妄!”煌胤離開那根觸手,踏出了七彩湖,站在了袁青璽身旁的大地,周身流淌的污濁湖水,散逸出濃郁的七彩煙雲。

七彩煙雲,以他爲中心散逸,洶涌地蔓延八方。

這一幕畫面,虞淵看着感到熟悉……

因爲,胡彩雲作戰時,就是如此!

“你不過只是剛晉升陽神,何來的底氣,和我這麼說話?”煌胤質問。

“袁青璽是吧?”虞淵反而鎮靜下來,輕笑一聲,“他這位地魔始祖,在下面待太久了,不知道外面世界的精彩。你,不會也不知道吧?你來告訴他,他如果剛離開這裡,敢去見我的本體真身,他會落得一個什麼下場。”

鬼巫宗的袁青璽,聞言,罕見地沉默了。

他雖不確定,異魔七厭和虞淵有過接觸,不確定附體天星獸的就是七厭。

可通過他得來的消息看,晉升爲陽神後的虞淵,在那修羅族的飛螢星域,所展現出的力量,絕對是自在境級別!

而斬龍臺,還在虞淵的手中!

斬龍臺,對鬼物和地魔,有着什麼樣的壓迫力,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如果當真將煌胤,和陰神、陽神、本體合一的虞淵,一起放在地表上的世界,或外域的星海,或任何的地界!

只要不是在七彩湖,不是地下的污濁世界,他都不太看好煌胤。

“他真有那麼強?”

煌胤因袁青璽的沉默,忽然沉穩了許多,就要涌向虞淵的彩色瘴氣,也慢慢停了下來,“你和我說過,還有你……”

煌胤又看向披着冰瑩甲冑,在鼎口現身的虞依依,“他就只是陽神啊!”

“你。”

虞依依伸出手,先指向了煌胤,清冷的眼眸深處,逸出冷傲輕藐的光芒。

“還有你!”

她又指向袁青璽。

稍作猶豫,她的指頭移了一下,落在了鬼神白骨的身上,“甚至是你……”

白骨略一皺眉。

虞依依迅速移開指頭,深吸一口氣,眼中的輕藐和自豪光芒,漸漸地明耀。

“即便是在那個,神鬼魔妖之爭的年代,即便你們全是最強狀態,不還是被我的真正主人,一個個地打殺?你們幾個,要麼魂飛魄散,要麼只剩一點殘念,要麼連番轉世,你們皆是我主人的手下敗將,在數萬年之後,你們重聚起來又能如何?”

“你們,真以爲你們能贏?”

她這話,將煌胤,袁青璽,還有白骨都給羞辱了。

然而,知道她第一任主人是誰的,在場的三位邪魔巨擘,在她搬出那個人,說出這番話以後,竟全部沉默了。

煌胤,袁青璽,還有白骨,隱隱約約間,彷彿感覺出那個人的目光,落在了他們的身上,在暗處靜靜地看着他們……

連已晉升爲鬼神的白骨,都覺得,靈魂忽然變得沉悶了一些。

他握着那畫卷的手指,握緊之後,又放鬆了一下,然後再次握緊!

他似在猶豫,內心在天人交戰,在想着要不要打開畫卷……

古老地魔的始祖煌胤,鬼巫宗的老祖袁青璽,早就知道現在的鼎魂虞依依,就是那位斬龍者的婢女。

他們皆是戰敗者,皆被斬龍者轟殺,又知道虞依依說的是事實。

所以,無力反駁……

身爲地魔始祖之一的煌胤,眼窩深處的紫色魔火,搖曳不定,卻不再那麼洶涌。

他突生一股寒意,此寒意……從他的魔魂至深處而來,令他猛地一個激靈,導致眼中的魔火都閃爍不定。

隱約間,那位早已不在人世的斬龍者,如隔着無窮時空,在古老的過去看着他。

煌胤魔魂震顫!

然後,他突然就發現,此刻正看着他的,只是斬龍臺中的虞淵。

……

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驚天幻術第五百三十四章 有人來過!第一百八十五章 空間法陣第五百零八章 海底魔汐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步神壇,一步深淵!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四十三章 白紙扇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九百七十一章 暗域寒井!第三百三十四章 妖血沸騰第六十二章 暗算第一百一十三章 戰場遺址第兩百七十一章 再生毒計!第四百五十章 殘酷殺戮第九十一章 痛苦的修行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劍光動!第六百三十一章 煉藥修行!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一千三十三章 附體者第七十二章 抱團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五百三十七章 明坤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三百一十五章 剝離龍魂第四百六十三章 引火上身!第七百二十章 非要找茬?第一千八十四章 變冷的世界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影!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八百六十章 母親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二幕!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按兵不動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來歷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魅汲元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三百二十七章 難以抉擇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九百四十八章高看幾分第四百二十六章 分裂!第三百四十二章 浴血奮戰第五百七十九章 劍獄第一百八十五章 空間法陣第七百一十八章 初靈鬼王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五百八十章 術法通神第三百八十八章 護道人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五百三十五章 玄血補天丹!第兩百五十六章 荒蕪的藥圃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兩百七十八章 投奔第五百四十七章 歸途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穫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逃脫昇天第三百六十五章 皇之哀嚎第八百八十章 轟殺天驕!第九百二十四章甕中鱉第兩百八十八章 女皇陛下背後三道影子!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互訴衷腸第三百一十六章 無敵軍長第八百零九章 我是誰?第兩百四十三章 旭日精芒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七百二十八章 也就一劍!第九百五十七章 再生者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藥劑師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跌境又跌階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九十章 真真假假第七十四章 能不能陪我一起瘋?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四百七十七章 叛徒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兩百七十九章 也是傳說第六百七十三章 賊喊捉賊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塵封的秘辛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風雨漂泊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解魂毒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三奇地!第五百七十章 林間魂聚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女威嚴第兩百一十七章 煉器胡家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三百八十三章 破符!第四百四十四章 器魂可在?第一百六十四章 倏然鉅變!第九百四十七章你認爲?第六百三十二章 打臉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豔麗波瀾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
第八百四十二章 焦躁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驚天幻術第五百三十四章 有人來過!第一百八十五章 空間法陣第五百零八章 海底魔汐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節快落~~)第六百二十四章 一步神壇,一步深淵!第六百六十六章 好巧不巧第四十三章 白紙扇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老僕的進階路第九百七十一章 暗域寒井!第三百三十四章 妖血沸騰第六十二章 暗算第一百一十三章 戰場遺址第兩百七十一章 再生毒計!第四百五十章 殘酷殺戮第九十一章 痛苦的修行第一千三百二十七章 劍光動!第六百三十一章 煉藥修行!第六百八十一章 商會書樓第一千三十三章 附體者第七十二章 抱團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五百三十七章 明坤第三百八十章 該殺就殺!第八百零五章 底氣!第三百一十五章 剝離龍魂第四百六十三章 引火上身!第七百二十章 非要找茬?第一千八十四章 變冷的世界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影!第八百一十一章 魂念似網第八百六十章 母親第五百九十八章 第二幕!第一千二百八十三章 按兵不動第一千一百三十七章 真正來歷第五百一十三章 天魅汲元第五百六十二章 女皇醒了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升溫第三百二十七章 難以抉擇第八百三十四章 嶄新理念!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道則崩碎第九百四十八章高看幾分第四百二十六章 分裂!第三百四十二章 浴血奮戰第五百七十九章 劍獄第一百八十五章 空間法陣第七百一十八章 初靈鬼王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想等!第一千三百八十六章 兩條河第五百八十章 術法通神第三百八十八章 護道人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換一種活法第五百三十五章 玄血補天丹!第兩百五十六章 荒蕪的藥圃第一千一百四十一章 星河毒瘤第兩百七十八章 投奔第五百四十七章 歸途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 意外收穫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逃脫昇天第三百六十五章 皇之哀嚎第八百八十章 轟殺天驕!第九百二十四章甕中鱉第兩百八十八章 女皇陛下背後三道影子!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互訴衷腸第三百一十六章 無敵軍長第八百零九章 我是誰?第兩百四十三章 旭日精芒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冤家路窄第七百二十八章 也就一劍!第九百五十七章 再生者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藥劑師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跌境又跌階第一千一百一十四章 月之鎧第一千九十章 真真假假第七十四章 能不能陪我一起瘋?第五百四十一章 圖窮匕見第四百七十七章 叛徒第九百九十四章 初臨外域第兩百七十九章 也是傳說第六百七十三章 賊喊捉賊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塵封的秘辛第六百一十四章 真我依在!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風雨漂泊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你在逗我笑嗎?第一千四百四十章 解魂毒第三百三十二章 承載劍意!第四百三十六章 第三奇地!第五百七十章 林間魂聚第五百四十五章 神女威嚴第兩百一十七章 煉器胡家第三百三十六章 傷亡慘痛第三百八十三章 破符!第四百四十四章 器魂可在?第一百六十四章 倏然鉅變!第九百四十七章你認爲?第六百三十二章 打臉第七百七十一章 被迫請求第一千二百六十四章 豔麗波瀾第五百九十七章 第一個脫困者